•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晋爵国公

    第五百七十六章 晋爵国公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朱厚照这番话说出了登基三年来的心声。

        大明的君臣不像君臣,他们的关系更像是一种事业上的合作伙伴,皇帝是董事长,但公司不是他一个人的,其他的大臣也占着股份,公司只能交给相当于职业经理人身份的内阁去经营,内阁保证每年能盈利,前提是董事长要乖乖的听话,所以作为董事长,不能胡乱对公司的经营下决策,当然,公司的冠名权和所有权都是董事长的,所有人都在为董事长打工,其余的权利董事长就不一定有了,如果董事长胡乱插手,胡乱下命令,可能会引起所有股东的激烈反弹。

        大明朝堂说白了大抵便是这般内容。

        当了三年皇帝,朱厚照渐渐明白自己的地位了,但他却很不甘心。

        今rì朝会说的不仅是秦堪晋爵这件事,话题摊开了说,朱厚照也在为自己做着抗争。

        他不想像猪一样被圈养在深宫,他想出去转一转,亲自走走属于自己的每一寸国土,亲眼见见每个臣服于他的子民。

        只是他不明白如今的君权为何变得如此弱势,臣权何时开始隐隐凌驾于君权之上,上古皆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话放在如今的大明,谁才是“王”?谁才是“臣”?

        君臣权力之争贯穿数百年,各有胜场各领一时风sāo,然而这些问题摆在面前,却不是朱厚照一个人能解决的,他是皇帝,但他是个很弱小的皇帝。

        金殿很安静,君臣久久沉默。

        杨廷和长叹口气:“陛下,君臣共治是祖宗传下来的成法,今rì站在殿中的朝臣没有任何人会凌驾于君权之上,老臣以为不论君还是臣,权力当有所制约,有了制约才不会放纵,江山社稷才不会失去控制,臣权亦是如此,正因为臣等别无私心,所以也愿意制约臣权,所以历代臣子才会默认锦衣卫和东厂,西厂的存在,陛下,世上没有随心所yù的人,皇帝,也不行!”

        抬头注视龙椅上索然神伤的朱厚照,杨廷和语气仍如当初chūn坊授课时一般坚定。

        “所以陛下不应该滥用圣旨,圣旨等同于君权,君权可用,但不能滥用,昨rì陛下无端封了二十多位公侯,显然是在滥用君权,陛下此举无异于自损皇威,臣等见之,无不心寒惶恐,臣请陛下收回圣旨!”

        殿内二十多名大臣同时跪下,各自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灿灿的绢纸高举过头,异口同声道:“君赐之爵,臣等无法消受,臣请陛下收回圣旨?!?br />
        二十多双手各自托捧着圣旨,众人心中却各有不同滋味。

        不论文官还是武将,谁不希望自己能够升官封爵,福荫子孙?明知皇帝是在胡闹,昨rì宣旨的一刹那,仍有不少人心脏漏跳了两拍。

        多希望这份圣旨是真的啊……

        朱厚照吸了吸鼻子,苦笑数声。

        刚才只是发了一通久积心底的牢sāo,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君臣之间的矛盾是永远无法解决,无法消除的,哪怕把殿上所有的大臣全都杀了,换一批听话的臣子来帮他治理江山,矛盾照样存在,而且只会越来越激烈。

        既然解决不了,那么,便与他们周旋吧。

        到底是少年xìng子,刚才还在失意神伤的朱厚照忽然换了一副笑脸,刚才的不快似乎烟消云散,只有偶尔一闪而过的目光里,透露出心底深处的无可奈何。

        “君赐之爵,无法消受,嗯?好理由?!敝旌裾盏恍?。

        杨廷和沉声道:“有过则改,陛下仍不失明君,老臣恳请陛下收回圣旨,昨rì的荒唐事满朝文武只当没发生过,陛下觉得如何?”

        向来脾气刚烈的杨大学士竟说出这句话,可算是卑微忍让之极了,现在他只想赶紧结束这场荒唐的闹剧,却不敢再训斥朱厚照一句重话,刚刚朱厚照发的那一通牢sāo令他感觉到,这位少年天子心xìng正在渐渐成熟,昨rì之事乍看荒唐,实则也是对君权势弱的一种抗议,若再训斥他,恐怕真会将他彻底激怒,那时满朝文武可就不好收场了。

        朱厚照看也不看那二十多位跪在殿zhōng yāng的大臣,却侧头看着杨廷和。

        “朕若收回这些圣旨,那么秦堪封爵之事……”

        杨廷和立马截断朱厚照的话头,断然道:“山yīn侯或有寸功,但功不至封国公,此事断不可为!”

        说完杨廷和垂首躬身,静静等待朱厚照大发雷霆。

        满朝文武等了许久却没动静,忍不住往龙椅上看去,却见朱厚照不仅没发脾气,反而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朕知道了,也罢,昨rì朕发下二十三道圣旨,现在全数收回,至于给你们封的爵位……”

        二十多人齐声道:“臣无寸功,无颜受爵?!?br />
        “甚好,退朝吧?!?br />
        朱厚照起身,当先离开了金殿,群臣山呼万岁。

        *******************************************************************

        内阁三位大学士并肩走出殿门,三人眉头深锁,神情冷峻。

        “介夫今rì又驳了陛下yù给秦堪晋爵的提议,依陛下的脾气早就当场暴跳如雷了,刚才陛下为何毫无动静?”梁储拧着白眉问道。

        李东阳扭头朝谨身殿方向看了一眼,目光若有深意,却闭口不说一句话。

        杨廷和苦笑道:“陛下的xìng子老夫越来越摸不透啦,搞出这么多事,其实陛下无非就是想给秦堪晋爵,可是秦堪这人行事正邪不分,身为国侯又领着锦衣卫,已然权势熏天,若再让他晋了国公,岂不是愈发无法无天了?老夫知道刘瑾被诛是此子幕后所为,在老夫心里秦堪算不得坏人,但我还是对他有些忌惮,还是我刚才在殿上说的那句话,权力必须要有所制约才不至于失去控制?!?br />
        梁储点头,笑道:“介夫说的却是谋国之言,一片公心呀,秦堪此人太复杂,好事也做过,坏事更是做过不少,老实说,此子确实令朝中上下许多同僚忌惮,可惜他不知给陛下灌了什么**汤,竟令陛下不惜自损皇威,用这种撒泼耍赖的法子给他晋爵,此人对陛下影响太深,恐非好事……”

        二人说着话,却见李东阳在一旁不言不语,梁储好奇问道:“西涯先生似乎对陛下晋秦堪之爵一事并无太大抵触?”

        李东阳苦笑道:“抵触有用吗?你们以为陛下真的会善罢甘休?这已不是晋不晋爵那么简单了,陛下本是少年,素爱面子,以往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总被咱们驳回,陛下对咱们大臣的怨气越来越深,秦堪晋爵一事恐已到了爆发的边缘,区区一个国公爵位,咱们何妨答应算了,否则老夫预料此事只会越闹越大……”

        目光深深注视着梁储和杨廷和,李东阳叹道:“二位,陛下再年轻再胡闹,终究是咱们的君主,退一步有那么难吗?”

        梁储和杨廷和沉默不语,心中却仿佛压了千斤重石。刚才朱厚照的表现太奇怪了,特别是退朝前嘴角那一抹诡异的笑容,令二人心底本就不踏实,李东阳如此一说,却令二人愈发难以抉择。

        晋爵之事,可大可小,其实细细想来,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若因此而闹到君臣决裂,亦非朝臣之愿。

        三位内阁大学士各怀心思,刚走到午门,李东阳忽然脚步一顿,捋着长须若有深意道:“陛下怕是要出招了……”

        梁储和杨廷和一楞:“西涯先生此言何意?”

        李东阳还没答话,却听见宫内一阵杂乱零碎的脚步声。

        四五名身穿圆领绛sè服饰的小宦官一手倒拎着拂尘,另一手高高托举着好几卷黄绢,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经过三位大学士身边时纷纷扬声大喊。

        “陛下有旨,封户部司库刘亦扬为淮山侯,封兵部主事宋辉为襄阳侯,封大理寺少卿黄朴为思国公——”

        “陛下有旨,内城西直门守门小卒李二柱戍守城门十年劳苦功高,赐封西直侯——”

        “…………”

        梁储和杨廷和目瞪口呆,只觉被当头一盆冷水淋下,从头凉到脚。

        众多朝臣跟在三人身后,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还来???!”梁储嘶声咆哮。

        杨廷和气得跺脚瞋目大叫:“昏君!昏君!你难道非要和朝臣们对抗到底吗?”

        三人吼完之后面面相觑,发现彼此都是一副震撼表情。

        这已不是胡闹,这是朱厚照的意志,当今皇帝的意志!

        少年皇帝渐渐长大了,他有了他必须坚持的东西,这次他不打算妥协。

        作为曾经的帝师,杨廷和仿佛今rì才发现这位少年天子有着如此固执的一面。

        三人脸sèyīn晴不定犹豫片刻,杨廷和重重一跺脚,指着前方撒丫子跑远的小宦官对身后大臣们道:“诸位赶紧拦下他们!我们三人去谨身殿面君!”

        朝臣分作鸟兽散。

        …………

        …………

        谨身殿前,三位内阁大学士垂头丧气跪在高高的门槛外齐声禀奏。

        “臣等恭请陛下晋山yīn侯之爵?!?br />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