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七十章 龙场悟道

    第五百七十章 龙场悟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王守仁在这个偏远得连老天爷仿佛都忘记的村落里已经待了两年多。/>

        两年的时间足够将一个热血澎湃的年轻人磨练成沧桑的老人,这两年王守仁深深觉得自己老了很多,食物的缺乏,被乡民排挤的孤独,恶劣的气候和胸中大志难展的痛苦,这些都像磨刀石,反复磨练着他这柄尚不算太锋利的钢刀。

        一名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的少妇款款走来,泛着健康古铜sè的手里拎着一个小酒坛子,一双玉脚踩着木屐,在chūn雨过后的泥泞地里蹒跚行来。

        慢慢吞吞走到王圣人的“何陋轩”玄关前,少妇取下斗笠都蓑衣,露出一张不算太美但非常清秀的脸庞,少妇注视王守仁的目光就像一条花蛇盯住了一只蛤蟆,很热烈……

        倚在门边发呆的王守仁露出了苦笑。

        南方的女子不仅多情,而且狂野,这里属于朝廷眼中的荒蛮之地,礼教束缚并不严,每到龙船节或赶秋节,热情的小伙子和大方的苗女们各占一座山头,彼此遥相对视,然后对几句山歌,肉麻的山歌表白过后,看对眼的男男女女往僻静无人的山沟里一钻,铺上稻草便成就了好事,一切都那么大方自然,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老实说,饱受理学摧残的王守仁刚来龙场时亲眼目睹了许多伤风败俗的画面,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少妇名叫荀瑛,本是前任驿丞的妻子,前任驿丞在一次苗民暴动中被打死,于是荀瑛便成了寡妇,这位寡妇很乐观向上,一点也没被残酷的生活击倒。而且非常响应刘瑾公公“寡妇再嫁”的新政策,王守仁继任龙场驿丞后,荀瑛又看上了他。

        这显然是一位多情且口味独特的女人,专找驿丞下手。

        王圣人儒雅翩翩的风度打动了她,但她热情的山歌打动不了王圣人,于是对王圣人愈发着迷了。

        王守仁很礼貌,苗女多情没什么不好,就算不对她动心,至少会对每隔两三天给他送来的苗家米酒动心。

        荀瑛今rì又来给他送酒。她特别喜欢这个温文儒雅的男人,更喜欢这个儒雅的男人喝酒后通红的脸,以及微醺时大声吟哦诗句的样子,当然,也不排除期待王圣人酒后乱xìng。

        苗家的酒很烈。酒入喉如火烧,像喝进了一股炽热的岩浆,从喉咙一直烧到心尖。

        荀瑛期待地盯着他,也不知期待他吟诗还是期待他乱xìng,两者她都做好了准备,后者的准备可能更充分一些。

        今rì的王守仁有些沉默,米酒一口接一口的喝。喝完后既不吟诗也没乱xìng。

        “荀瑛,这世上恐怕只有你没忘了我……”王守仁长长叹息。

        荀瑛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细牙,把酒坛子朝他挪近了一点。希望他多喝一些,王守仁也不客气,拎起坛子又灌了几口,喝着喝着。王守仁不知怎地,忽然噗嗤一笑。嘴里的酒喷了满地,然后大声呛咳起来,一边咳一边笑。

        “咳,荀瑛你知道吗,我有一个朋友,他说过一句很妙的话,他说偷来的酒才最好喝,不瞒你说,我曾经试着偷过几次,发现他所言不虚,偷来的酒果然好喝,哪怕偷来的是醋,我都能喝出酒的醇香……”

        荀瑛帮他拍着背,疑惑地看着他,用生硬的汉话道:“你的朋友……是贼偷?”

        “不,他不是贼偷,他是朝廷钦封的侯爷,不过他比贼偷好不了多少,或许更坏,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怎会跟这样的人交上朋友……”

        王守仁笑着笑着,脸上渐渐浮上黯然之sè:“剿白莲,除刘瑾,平霸州……这两年他的生活真jīng彩,不像我,如同被埋进坟墓的死人,棺材板一盖上,便永远看不到希望……”

        荀瑛有些急了,涨红了脸生硬而结巴地道:“你,……不是死人!”

        王守仁又喝了一口酒,忽然大笑道:“你说得对,大丈夫生于世间,顺时当如万乘之军纵横天下,逆时当如庭前落花宠辱不惊,我怎能说这样的丧气话?不该啊,哈哈,罚酒三口!”

        说完王守仁往嘴里又灌了三口酒。

        荀瑛笑吟吟地瞧着他,尽管这个男人一会儿黯然神伤,一会儿意气风发,像个疯子似的,但这个疯子怎么看都迷人,她都喜欢。

        崎岖的山路上传来马蹄声,正与荀瑛说笑的王守仁心中一动,站起身来。

        一位风尘仆仆的骑士出现在视线里,不急不徐来到驿站的围拦边,然后下马,朝里面张望了一番。

        连荀瑛都惊讶地睁大了眼。

        这里是朝廷的驿站不假,但是这个驿站太偏僻了,又处于苗人聚居地内,驿站所谓的传递信件消息以及给军驿换马住宿等职能,在这龙场驿站等于虚设,一年都难得出现一个客人,简直成了王守仁一个人的度假村。

        “请问,这里是龙场驿站吗?王守仁王驿丞可在?”骑士在门外很客气地拱手问道。

        王守仁拱手笑道:“我便是王守仁,尊驾可有公事相告?”

        骑士松了口气:“你这儿可真难找,王大人,您行行好赶紧上路,以后别让小的接这差事啦……”

        王守仁怔了怔:“上路?”

        “京师吏部调令,经查,原贵州龙场驿站驿丞王守仁于正德元年七月上疏陛下参劾权jiān刘瑾,故被刘瑾贬谪,今刘瑾被诛,一应构陷之忠臣朝廷皆为其平反,王守仁不惧权jiān,为社稷舍生忘死,忠勇之心可嘉可褒,特调任京师,听待吏部另遣新职,王大人,赶紧动身,您倒霉的rì子过去了,马上要发达啦……”

        王守仁如遭雷击,怔忪片刻,在玄关前重重一坐。

        荀瑛大概听懂了调令,知道心上人马上要离开这里。不由大急,猿臂一伸,将王守仁的脑袋死死摁在自己饱满丰腴的胸脯上,涨红了脸道:“你,不许走!”

        王守仁十分感动地奋力挣扎起来。

        …………

        …………

        入夜,收拾好了行李,王守仁独自盘腿坐在竹床上养气。

        白rì的调令令他此刻心cháo澎湃激动,盘腿坐了一个时辰仍不能平心静气入定。

        夜风徐徐入帘,吹拂他的衣袍微微摆动。清风拂面,灯影摇曳。

        这一瞬间,王守仁的心念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拨动了琴弦,铮铮之声在胸腔内回荡不绝。

        夜风越来越大,桌上的油灯已被吹灭。黑暗静谧的斗室里,一道振聋发聩的声音,如同佛寺的铜钟传扬开来。

        “何为道?”

        “道者,宇宙至理也,大道无序乃有序,此为道也?!?br />
        “何为圣人之道?”

        “圣人之道即本心,是非对错良知可判。良知即为圣人之道?!?br />
        “何以求道?”

        “我即是道,心即是道,本意即是道,吾xìng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道在心中,我yù何求?”

        “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br />
        “夫心之本体。即天理也。天理之昭明灵觉,所谓良知也?!?br />
        轻柔的夜风渐渐猛烈,吹得王守仁衣袂剧烈摆动,带着寒意的夜风里,王守仁盘腿闭眼,却满头大汗,嘴里念念有词,越说越快,声音越说越大。

        一句句,一声声,不仅回荡在这偏远的龙场大山里,也回荡在数百年的历史长河中。

        天空的明月不知何时被乌云遮盖,天空中隐隐传来风雷声,屋外的寒风凄厉地呼啸而过,万物躁动不安的夜sè里,王守仁悟道的呢喃如天神降谕,挟风雷而动天下!

        随着第一道震耳yù聋的霹雳降下,满头大汗的王守仁赫然睁眼,头顶一阵白茫茫的雾气如青烟般升腾翻滚,消逝于苍冥。

        “原来这才是我的道!哈哈,哈哈哈哈……”王守仁仰天狂笑,行若癫狂,两行清泪却顺颊而下,狂笑声中,王守仁捂面而泣,最后嚎啕大哭起来。

        多年疑惑,多年痛苦求索,一朝而悟,超凡入圣!

        ******************************************************************

        有人入圣,有人庸俗。

        比如秦侯爷,便是典型的俗人。

        王守仁的心学以良知为本,但显然这套法子不适合所有人用,某些人良知被狗吃了,王圣人能拿他怎么办?

        京师北镇抚司。

        “侯爷,王守仁的老爹王华都没向吏部开口调他回京,侯爷您出头这是为了哪般呀……没事找上门还被李东阳那老贼敲了十二颗东珠,属下真搞不懂,到底谁才是王守仁他爹啊……”丁顺不满地低声嘟嚷,他对侯爷的举动很不理解,也对王华和李东阳怨气颇深。

        秦堪苦笑道:“其实我很清楚,王守仁迟早会被调回京的,王华当然不会不管儿子,只不过王华是礼部左侍郎,这话他不好主动向吏部张嘴,这些年被刘瑾冤枉贬谪的大臣不计其数,一个个排着队等平反,王华这人脾气又臭又硬,素来清高自傲,他既然不主动说,谁会主动把脸凑上去讨个没趣儿?”

        “既然王守仁迟早会被调回京,侯爷为何送上门去被李东阳那老贼勒索?多等些时rì让吏部主动调他回来不就得了么?!?br />
        秦堪叹道:“因为我等不起,也因为他等不起,他不能只是一个学术上的圣人,他还应该是个完美的文人,完美的军人,这辈子我干过的坏事太多,但现在我只想把这位圣人送到本应属于他的神坛上……”

        丁顺睁着茫然的双眼:“虽然不懂侯爷在说什么,但是……好厉害??!”

        秦堪狠狠踹了丁顺一脚,笑骂道:“滚!拍马屁都越来越不用心了!”

        北镇抚司外,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叫骂声。

        “秦堪国贼,滚出朝堂!”

        “谗言媚上,误国误君!”

        “区区寸功,何德何能窃居国公!荒天下之大谬也!”

        “狗贼速速向内阁交还封爵圣旨,无德之人何颜位居国公!”

        “…………”

        屋内秦堪和丁顺齐齐变sè。

        沉默半晌,丁顺眼中厉芒一闪,杀气迸现,左手不自觉地按住了腰侧的钢刀。

        “这帮不知死活的国子监贡生,竟敢到北镇抚司门前闹事,欺我锦衣卫钢刀不利吗?”

        说着便待出去召集人马镇压。

        “回来!”秦堪淡淡叫住了丁顺。

        “侯爷,这事忍不得??!”丁顺跺脚。

        “一帮无知学子,显然被文官们煽动,杀他们除了给咱们惹祸有何好处?只怕正合了那些文官们的意,那时我可真就死到临头了,他们就等我举起屠刀呢?!?br />
        “侯爷难道任凭这些贡生在门口闹事?只怕会令侯爷威严尽丧?!?br />
        “杀几个贡生也显摆不出我有多威风,事情要解决,须从根源处着手,外面这些贡生让他们闹?!鼻乜按丝滔缘梅浅5脑频缜?。

        丁顺睁大眼,仿佛不认识似的看着秦堪。

        “侯爷,被人欺负成这样还隐忍,这可不像您呀……”

        秦堪目光闪动,笑道:“你非要解决外面那帮学子也可以,小惩即可……”

        丁顺喜道:“如何解决?”

        “不能动用咱们锦衣卫的人马,否则落人话柄,这样,叫京中锦衣卫帮闲花银子,找那些整rì闲在家没事喜欢找事的老大娘和市井中有名的泼妇恶妇,雇用她们来北镇抚司门口……”

        丁顺这些年跟随秦堪干过不少坏事,早已形成了默契,闻言立马明白了,笑道:“叫她们找个由头跟外面的贡生吵架骂街,吵着吵着发展成打架,老大娘们一边打一边哭爹喊娘撒泼,这个时候五城兵马司巡城兵丁正好赶到,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通鞭子抽过去,谁叫这些斯文败类竟敢欺负百姓呢……”

        ******************************************************************

        ps:龙场悟道时王守仁的心学理论尚未完全成熟,其中心理论“知行合一”是后来才提出来的,龙场所悟者主要是“道即良知”理论……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