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功成归京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功成归京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唐子禾走了,走得干脆洒脱,而且没给秦堪留下任何把柄。(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

        秦堪有意无意地和她做了一次搭档,配合非常默契,有时候让自己的手指缝稍微松一点,漏掉一些人和物过去,感觉其实挺好的。

        不得不说,唐子禾的脱逃行动干得很漂亮,秦堪一直不敢低估这个女人,然而还是对她的事颇感意外,来他派丁顺和少年兵一路尾随唐子禾的囚车,就是准备在快到京师时相机把她救出来,可是丁顺根没有出手,唐子禾就自己轻松地脱逃了。

        尽管有些怅然若失,秦堪还是很欣慰。不归降朝廷也好,若真被朱厚照封了女官,去当那个什么十王府的总管,天天给那些老公主们看大门,兼职干一些青楼老鸨的活儿,秦堪估计唐子禾会忍不住把十王府的老公主们全宰了,然后召集京师街头一些痞子混混无赖挥兵攻打豹房,活捉朱厚照狂扇他耳光,以唐子禾的脾xìng,她还真有可能干出这事。

        唐子禾走了,秦堪的事情还没结束。

        领兵离京时朱厚照给了他一个实职,“北直隶督抚”,“督”为军职,总督北直隶的一切军务,“抚”为政职,总领北直隶政务,也就是说,北直隶的军政大权尽握于秦堪一手,当然,这个职位是暂时的,朝廷不可能真的让某个大臣长期掌握一省军政大权,敢这么干的朝廷最后一般只有两种结果,不是督抚挂了就是皇帝挂了。

        十万京营将士兵分三路剿灭刑老虎,杨虎等反军,而秦堪仍留在霸州城内主理霸州政务。

        大乱之后必大治,从当初攻城时秦堪便发现朝廷的公信和威严已在霸州百姓心中破产了,长久的欺压对霸州百姓的荼毒太深。若非实在是绝了活路,谁愿意干这种扯旗造反的事?甚至连城破之时连反军都失去了抵抗,霸州的百姓仍悍不畏死的拿起刀枪与官兵拼命,那舍生忘死的一幕幕至今仍令秦堪感到震撼无比。

        治理霸州首先是安民告示,上面一再重复对曾经附逆的霸州百姓不追究,不株连,其次是打开官仓,并从京师紧急调集粮食,城内城外设立三十余处赈粮处。一袋袋口粮按人头户籍发放到百姓手里,大乱甫平,民心不稳,粮食是稳定人心的最好手段。

        百姓们对官兵仍有敌视情绪,就连领赈济粮的时候也是骂骂咧咧。从官兵手里拽过粮食仍骂个不停,自古霸州民风剽悍,民间尚武之风颇重,而且脾气异?;鸨樟?,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所以霸州自古以来便是最难平定的地方。

        这个地方还有一个享誉天下的特产,那就是响马盗。三五人一群,二三十号人一伙,白天忙农事,夜晚蒙上脸满世界找肥羊。东西抢了人杀了,大家聚在一起把脏物一分各自散伙,面巾取下又是呵呵憨笑的老农,官府来人查问。睁着又老又萌的眼睛一问三不知。

        如此大的民怨,如此剽悍的民风。如此无法无天的响马盗……yù治理霸州,秦堪将要面对的问题很复杂,很棘手。

        留在霸州的一万京营将士发动起来了,他们要做的是进山剿匪,一万大军步行进山,对霸州方圆百里的大山小山全部拜访了一遍,拜访的方式有点不大礼貌,发现响马盗的聚集点便封山剿灭,用刀用枪剿不灭便用火烧,时值冬rì万物凋零,霸州的树林也只剩了一些枯萎的枝桠,大火烧林不仅逼出了许多冬眠的动物野兽,也将那些隐藏在深山老林的响马盗逼出来了,被烟熏得一块块腊肉似的向朝廷投降。

        …………

        安民告示贴过,朝廷对霸州免税废马政的政策也贴过,赈济霸州的粮草一车又一车进城,工部派来重建霸州民居及商铺的官员到位,负责分发粮食的户部官员顶着霸州百姓们的唾沫仍挤着笑脸将一袋袋粮食发到百姓手上,吏部新委任的霸州知府已到任,新知府名叫王黍,原南京户部侍郎,曾做过八年的知县,治民治城经验丰富,于是吏部从南京直接调任……

        秦堪做的这一切终于令霸州百姓渐渐转变了态度,朝廷做到如此地步,百姓们还能说什么?他们渐渐相信朝廷确实是在施行仁政,而且诚意十足。

        三路平乱大军的进展神速,自古以来,民间的造反者很少是朝廷的对手,这是造反领导者的个人素质决定的,他们造反以前或许只是个普通的农夫,盗匪甚至是低贱的奴隶,由于个人的见识和阅历所限,造反以后他们并没有很明确的目标,有的只想吃碗饱饭,运气好的占了城池便驻足不前,沉迷于享受,小富即安的思想成了造反者最大的弊端。

        刑老虎和杨虎等人莫不如是,攻占了济南和彰德两座城池后,刑老虎和杨虎驻兵城外,享受了几个月的钱权美人环绕的奢侈生活后,这才懒洋洋地派出信使,商量合兵继续南下,扩充地盘的正经事。

        过够了不正经的生活后才想到干正经事,这种人若让他成功,老天都瞎了眼。

        果然,派出的信使还没回音,济南彰德两府被京营将士重重包围。

        秦堪坐镇霸州城,从正德二年腊月一直等到正德三年开chūn,连新年都是在霸州城里和丁顺及少年兵们一起度过了。

        正德三年二月初七,红翎信使八百里军报入霸州。

        济南,彰德两府城破,贺勇和毛锐亲自领兵入城厮杀,反军头目刑老虎和杨虎夫妇破城后死于乱军中,同时苗逵率领三万京营将士在北直隶真定府大败另一支反军头目张茂,京营将士士气如虹,反军一触即溃,溃败之时张茂被手下反水的反军将领活擒,献于苗逵帐前。

        喧嚣一时,战火蔓延三省的霸州之乱,终于被秦堪一手扑灭。

        消息传到京师。朝堂君臣大贺,除了对秦堪的一片褒扬之声,还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不少言官包括秦堪的岳父杜宏当即上表,请求朱厚照速速将秦堪召回,北直隶军政大权尽握一人之手不是好事,至于战时才有的北直隶督抚这个官职也该卸下交印了。

        正德三年二月十五,秦堪留下贺勇,毛锐等将领率两万京营将士继续剿灭各地反军余孽。剩下的近八万京营将士则由秦堪带回京师。

        霸州城外,大军拔营,与留守霸州的诸将领和知府衙门的大小官吏告别后,秦堪的钦差仪仗打出来,缓缓走出霸州东城门。

        城门外的护城河边。数千名百姓静静站在官道两旁,穿着暗黄蟒袍的秦堪刚走出城门便楞了,老实说,他根没想到百姓们居然自动自发聚集城门外送他,他以为自己的离开是冷冷清清的,就算有人看见他,那也是带着仇恨的目光看他离开。然而此刻城外的百姓们脸上却没有任何仇恨的表情。

        jīng诚所至,金石为开,这一刹,秦堪眼中有些湿润。

        攻破城池不算什么。剿灭反军也不算什么,将失去的民心重新争取回来,秦堪觉得这才是这几个月以来最大的收获。

        四名年纪老迈的宿老上前,跪在秦堪的马前恭恭敬敬磕了个头。然后将一把硕大的蓝顶大伞捧给秦堪,大伞展开。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许多人的名字。

        秦堪心情愈发激动,这便是“万民伞”么?官声清白为民谋福的官员离任时才有资格得到的万民???

        “恭送秦侯爷——”

        数千百姓全部跪下,声震九霄。

        雪融化了会变成什么?

        变成chūn天?!乜翱醋懦峭庥粲舸写械腸hūnsè,如是想着。

        一片送别声中,秦堪策马离开了霸州城。

        …………

        …………

        两天的行军,秦堪和八万京营将士终于回到了久违的京师。

        巍峨雄壮的京师城墙遥遥在望,秦堪疲倦的神sè消退许多,神情欢喜地舒了口气。

        对京营将士的最后一道命令便是各自归营,秦堪只领着数十名侍卫打马进城。

        相比霸州百姓送行的壮大场面,京师明显冷清了许多,城门口仍旧人来人往,不过却没有一个欢迎他的大臣。

        秦堪不由苦笑,想想也是,以他如今神憎鬼厌的朝堂人际关系来说,指望大臣们一齐聚集城门口仰视这个佞臣凯旋归来的得意嘴脸,想必就算朱厚照下旨别人也不会来。

        进了城,秦堪首先去兵部衙门交卸帅印,又去吏部办了督抚卸职手续,最后去了一趟豹房,yù向朱厚照禀奏霸州平乱的巨细,谁知到了豹房门口却被守卫拦住,大汉将军面带难sè地告诉秦堪,陛下这些rì子很少来豹房,每天早出晚归忙碌。

        “忙碌”二字令秦堪颇感惊奇,他实在想不通一个又懒又馋又爱玩的皇帝正经忙碌起来是何模样。

        不过大汉将军告之陛下的忙碌地点后,秦堪什么都明白了。

        …………

        京师东城某个偏僻小巷口的酒肆里。

        侍卫们簇拥着秦堪来到酒肆,秦堪抬步缓缓走进,举目四顾,没发现朱厚照的身影,身前却有一位肩头搭着白巾的店伙计走来,非常麻利地拿白巾拂了拂桌椅,然后朝秦堪一弓身,面朝秦堪咧口笑出一嘴白牙。

        “哟,客官您几位?先给您上半角酒,再来几样小菜如何?店的杏花酒可是地道有名的,不尝一尝简直白活半辈子啦……”

        秦堪目光集中在店伙计脸上,呆呆看了一会儿,然后……倒吸一口凉气。

        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