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五十二章 隐而不发

    第五百五十二章 隐而不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相见却如诀别,争如不见.

        伤心悲情已不重要,得失取舍更是无谓,唐子禾脸上带着泪痕,语气却无比平静地述说着身后事。

        秦堪不知此刻她的心中有何感想,他自己却是百感交集。

        无法指责面前这个女人,因为秦堪自己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他和她仿佛被命运推向了敌对,连挣扎都无济于事。

        “秦堪,我被押解京师后,朝廷会判我怎样的死罪?”唐子禾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

        秦堪面颊微微抽搐一下,叹道:“按大明律,造反首逆该当凌迟……”

        “凌迟?”唐子禾笑了笑:“像刘瑾那样,对吗?”

        “对?!?br />
        唐子禾看着他:“你把我从城头救下,难道为了让我遭更大的罪?城破之时为何不干脆给我一个痛快?你这是慈悲还是残忍?”

        秦堪犹豫了一下,道:“回京后我会向陛下求情,改凌迟为饮鸩自尽,想必陛下会给我这个面子的?!?br />
        唐子禾凄然一笑:“多谢你,我不怕苦痛,但凌迟之刑要脱光受刑人的衣服,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刑,这个我受不了,我的身子是冰清玉洁的,不是任何人想看就看?!苄棠翘炜梢曰灰律崖??我想换一套干净的绿色钗裙,虽然我知道终究要化作一捧黄土,但我还是想干干净净的走……””

        秦堪鼻头一酸,点头道:“可以,你有任何要求我都答应你?!?br />
        唐子禾垂头叹息:“你是个好男人,可惜我无?!?br />
        秦堪苦笑道:“我们相识恰到错处,早一点或晚一点都对,偏偏老天安排我们在最错误的时间相遇,唐子禾,对不起,我不能放你,你是陛下指定要诛除的钦犯,我虽位高爵显,但我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

        “我懂的,朝堂风诡云谲,皇**无法掌控,何况是你……”

        秦堪忍住心酸道:“除了不能放你,我可以满足你一切要求,吃的喝的穿的,我甚至可以想办法延长你受刑的曰期,让你好好享受一下人间繁华,了无遗憾的上路?!?br />
        唐子禾垂头静静道:“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还债……这辈子的债不还完,我死不瞑目。秦堪,你知道吗,其实我有机会赢你的,许泰兵围霸州的时候,我便预料到他会失败,甚至还预料到朝廷派来的下一位主将一定是你,我想过派人去京师散布谣言,说你在天津剿白莲教时与白莲教红阳女有私情,故而因私废公,红阳女及三千属下逃出了六卫大军的包围……”

        “我本来就是红阳女,散播谣言时我可以制造很多证据,那时京师庙堂市井传遍,纵然明廷皇帝毫无保留信任你,相信内阁和朝中诸臣也绝不会信任你,许泰兵败后他们绝不会将十万大军交到一个与白莲教逆首眉来眼去的人手里,他们冒不起这个险,只能另遣主将,不谦虚的说,这世上只有你才能打败我,别的主将若兵围霸州,我有七成把握将其击溃,一来一往间,北直隶,河南,山东义军已势壮,燎原之火无可扑灭,我唐子禾并不是没有机会试问鼎重几何……”

        随着唐子禾娓娓述说,秦堪脸色渐渐苍白如纸,浑身剧烈颤了几下。

        若唐子禾真走了这步棋,胜负确实未知,他比唐子禾更清楚自己在朝堂中的处境,刘瑾死后他独得朱厚照的信任,许多朝臣已将他视为继刘瑾之后的第二号佞臣,一直在想办法拿他的把柄,若京师传出他与白莲教有染的谣言,虎视眈眈的朝臣怎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且不说能不能将他治罪,有了这个嫌疑,至少领兵平叛已绝对不可能了,大臣们冒不起这个险,如唐子禾所言,朝廷派了别人为主将,一则对她不了解,二则唐子禾没了顾忌,放开手脚尽施机谋之下,孰胜孰负还真不好说。

        秦堪此刻冷汗潸潸,这女人太厉害了,谁能想到早在许泰攻打霸州之时她便已埋下了针对他的杀招。

        “我领兵出征霸州之时,京师风平浪静,你为何没用此计?”秦堪的声音忽然变得嘶哑难听。

        唐子禾眼泪又簌簌而落。

        “我狠不下心,秦堪,我做不到伤害你的任何事情,你有远大的志向,你欲改变这个世道,这些年你已走得很艰难很辛苦,我不能再给你制造任何麻烦,朝堂行走如履薄冰,也许我这一计会彻底把你毁了……”

        仿佛有一柄大锤狠狠撞击着秦堪的心房,这一刹秦堪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色彩,只有唐子禾那张哀怨悲伤的脸,在瞳孔中无限放大。

        营帐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秦堪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变得冷硬的心被一股暖流悄悄融化。

        …………

        唐子禾一直垂着头,不知怎地,忽然噗嗤一笑,抬起头看着秦堪时,凄苦欲绝的俏脸赫然换上一副娇艳的笑容,笑容里带着几分妩媚,戏谑,和无法掩饰的深情。

        “对我心软了?实在想不通啊,你这样的好人在尔虞我诈的朝堂里是怎样活下来的,而且活得有滋有味儿,我都替你着急?!?br />
        秦堪被她骤变的表情惊愕许久,然后才揉着鼻子苦笑道:“既像圣女又像妖女,我越来越不懂,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唐子禾嫣然笑道:“闭上眼睛想我的样子,我在你心里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br />
        与她一席谈话,秦堪此刻心乱如麻,只想避开她好好冷静一下。

        就在他准备跨出营帐时,唐子禾忽然叫住了他。

        “秦堪,我想还债,这句话是真的?!?br />
        秦堪一楞,定定注视她许久,发现她黑亮的美眸里升出一种诡异的妖艳。

        秦堪似有所觉,一言不发地走出了营帐。

        *****************************************************************

        回到帅帐,秦堪眉头一直皱着,神情复杂无比。

        丁顺进帅帐禀事,朝廷收复霸州,安民告示已满城张贴,随军文吏写好了报捷奏疏直送京师,接下来便是等待新的霸州知府上任。

        大乱之后必有大治,秦堪领北直隶督抚,目前首要做的便是安抚霸州民心,出台免赋税,免徭役,废马政,赈流民等一系列政策,眼下京营大军一万人进驻霸州城内提防反贼余孽滋事,而丁顺和五百少年兵则为督察队亦跟随入城,但凡发现京营将士有扰民,虐民,滥杀及抢掠等行为,一律军法严办。

        丁顺禀完事后,秦堪却迟迟没有反应,丁顺等了半晌,小心地道:“侯爷……侯爷!”

        “嗯?什么?”秦堪回神。

        丁顺苦着脸道:“侯爷,属下不会又要从头到尾再禀一遍吧?”

        “哦,这个不用,本侯听进去了……丁顺,你去打听一件事?!?br />
        “侯爷尽管吩咐?!?br />
        秦堪朝帅帐门口看了看,虽然知道军中帅帐是戒备森严所在,任何人未经允许擅闯皆会被当场格杀,但他仍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

        “你去查一下军中哪个将领干过很多坏事,就是坏到头顶长疮脚底流脓那种,外表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其实内心里绝非善类……”

        秦堪说着忽然住口,用极其不善的目光盯着丁顺:“你用这种眼神看我做什么?你在想什么?”

        丁顺立马道:“苗逵,侯爷,您说的人可不就是苗逵吗?”

        一脚将丁顺踹了个趔趄,秦堪怒道:“公报私仇这么明显,当本侯是瞎子吗?换一个!”

        “侯爷,这样的人可不少,如今军中但凡千户以上的将领,谁手底下没干过几件伤天害理的事?吃空饷,喝兵血,欺负老百姓……前曰霸州城破,京营左哨军参将何松趁乱冲进城里,发现一名女子尚有姿色,领着几名亲兵将女子劫掠到暗巷里轮流糟蹋,属下领着督战队赶到时他们事情都快干完了,目前何松正关在营帐里,他知道侯爷您铁面无私,于是派了好几拨亲兵赶去京师托门路疏通呢……”

        “左哨军参将……”秦堪沉吟许久,嘴角一勾,道:“官儿不大也不小,就他了?!?br />
        “侯爷找这个坏种是为了……””

        秦堪冷冷道:“告诉何松,本侯给他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予他五百人,将钦犯逆首唐子禾押解京师,若有丝毫纰漏,两罪并罚,人头落地!”

        丁顺大吃一惊,怔怔看着秦堪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丁顺能跟在秦堪身边这几年,被秦堪引为心腹亲信,他自然不是蠢人,蠢人是没办法在秦侯爷身边待这么久的。

        沉默片刻,丁顺若有深意道:“侯爷,不如再令何松立下军令状,若有纰漏承担全责,另外再派一位跟何松素来不合的将领为副,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

        PS:还有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