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五十一章 阶下女囚

    第五百五十一章 阶下女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臣奉旨平霸州之乱,率十万控弦王师离京征讨……”

        上好的湖州狼毫停在纸上,良久不见动弹,一滴浓浓的黑墨终于不耐烦地滴落纸上,洁白的纸张瞬间浸染出一大团墨渍。   http:

        秦堪搁下笔,烦躁地将刚写了一句话的奏疏揉成一团扔远。

        来到这个世上写过不少奏疏,由于跟朱厚照的关系太深厚,有时候禀奏事情甚至连正规的奏疏都懒得写,就一张纸条写清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递进宫里。

        然而今rì这份战后奏疏,秦堪却委实落不下笔。

        他不知道该怎么写,更不知道这次平乱之战自己到底算是有功还是有罪,他只觉得自己造了孽,造了大孽,三千多百姓的xìng命成了奏疏上一个不起眼的数字,数字后面还给这些百姓安上了一个名头,——“乱民”。

        这就合情合理了,但凡是“乱民”,杀多少都是应该的,皇帝只会夸他平乱有功,连向来嘴臭的御史言官们也不会有任何责怪,对这些既得利益者来说,任何想要夺去他们利益的人,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秦堪也是既得利益者,有人造朱厚照的反,也等于直接威胁他这个世袭罔替的国侯的地位,人都是站在自己所属的阶级去看待另一个阶级,所以秦堪对剿灭造反没有二话,并且不遗余力,哪怕后世的史书给他冠上一个“血腥镇压农民起义的刽子手”之类的名号他亦无怨无悔。

        然而他镇压的对象里,绝对没有手无寸铁的百姓。

        霸州城破时的一幕幕仍在他脑海里反复浮现,城内不论妇孺,小孩还是老人,敢拿起兵器对抗官兵者一律被当场斩杀,毫不留情。那些哭喊嘶吼的声音至今仍在他耳畔萦绕。

        太惨烈了,杀反军和杀百姓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同样的鲜血喷涌,同样的头颅乱飞,秦堪真不明白,面对那些衣着褴褛凄苦无依的百姓,京营将士们是怎么有勇气将刀剑劈砍在他们身上的,“人xìng”这两个字难道在军营里已灭绝了么?

        坐在帅帐里近两个时辰了,一份战后捷报奏疏秦堪却怎么也写不下去。这份捷报里面的血腥味太浓了,以至于秦堪看到面前的雪白纸张都有一种想呕吐的冲动。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及时制止了京营将士对霸州屠城的想法,只斩杀了三千余拿着兵器抵抗朝廷的百姓,城中十余万百姓受尽惊吓。却保住了xìng命。

        颓然叹了口气,秦堪站起身,索xìng放弃写捷报了。

        叫人将随军吏召进帅帐,秦堪决定这份捷报由吏代劳,他实在是写不下去了。

        伤亡数字是触目惊心的,京营将士战死六千余,反军死者八千余。余下的一万多人在城破之后皆降,百姓死伤三千余……亲身经历甚至亲自指挥了这场攻城战,秦堪才切实感受这并不是一串冰冷的数字,它们代表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永远消逝在世上。而史书上对这场战争的描述顶多只有一句“正德二年冬月,霸州民乱,山yīn侯秦堪奉旨征讨,腊月十四。平?!?br />
        多么的轻描淡写,死的活的??薜男Φ?,满怀激烈的,绝望嘶喊的,史书里完全不会提及,一句话便带过去,历朝历代的史书,全部由这一句句冰冷无情的话组成。

        营中苗逵,贺勇,毛锐等诸将齐赴帅帐庆贺,共祝霸州大捷,他们的脸上喜气洋洋,丝毫看不出任何悲悯之sè,心里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军功,期待着升官加爵,他们的心和史书一样冰冷。

        …………

        知道自己心情的只有跟随多年的老部下,丁顺就绝对不敢在秦堪面前露出一丝喜意,他知道侯爷的心情很不好,不敢触霉头。

        诸将散去,丁顺小心翼翼凑近:“侯爷,唐子禾被属下和少年兵拿下了,此时正关在离帅帐不远的营帐里,属下派了重兵看守……”

        秦堪脸sè一僵,沉重叹了口气。

        又是一桩天大的麻烦。

        “她……还好吗?”

        “不大好,城头寻短见被揪回来后不吃不喝不说话,整个人好像没了三魂六魄似的?!?br />
        丁顺看着秦堪yīn沉的脸sè,小心试探道:“侯爷若不想见她,属下这就命人给她戴上重枷镣铐,押解京师,朝廷对造反逆首的处置,大抵是被凌迟吧……”

        秦堪脸颊微微抽搐,最后长叹道:“带路,侯见见她?!?br />
        丁顺急忙转身出帐。

        唐子禾很狼狈,这是秦堪所见过的她最狼狈的一次。

        不合身的铠甲已卸下,身上只着一袭绿sè裙装,衣裳有些单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枯槁发黄的发质显示她造反的这些rì子过得并不好,手脚戴上了重镣,对待朝廷钦犯任何人都不敢大意,不仅如此,百来名少年兵还将关押唐子禾的营帐团团围住,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当然,也飞不出来。

        丁顺果然是个伶俐人,对唐子禾显然留了情面,虽然她被锁拿无法动弹,但帐内还是烧着一盆炭火,整个营帐温暖如chūn,哪怕穿着单衣也丝毫不觉得冷。

        秦堪走进营帐,第一眼便看到唐子禾呆滞空洞的目光,目光里没有任何sè彩和波动,仿佛被抽走了魂魄的死人一般。

        丁顺识趣地将帐内四名看守她的少年兵叫走,众人恭敬退了出去,帐内只剩秦堪和唐子禾二人。

        唐子禾蜷缩在营帐角落,面前摆着一个木制食盘,盘中一碗肉羹和三样小菜已冷,却显然没有动过。

        秦堪定定注视她许久,叹息道:“你至少该吃点东西的,这样不吃不喝是在跟我赌气还是在惩罚你自己?”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子禾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丝sè彩,扭过头看着那张令她笑过多少也哭过多少次的脸,痛楚再次袭上心头。

        “秦堪,你是来嘲笑我这个败军之将的吗?”忍住心痛,唐子禾俏脸闪过讥诮。

        秦堪苦笑道:“我没那么无聊,你我各为主将时不妨各出机谋,各凭手段,如今尘埃落定我再来嘲笑你,这种事我大概做不出来……”

        唐子禾沉默。眼泪扑簌而落。

        “兵败城破之时,你们为何要救下我?让我陪着无辜的百姓死去不好吗?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我的罪孽之万一,为何你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

        说起无辜百姓,秦堪的语气不觉有了几分冷意:“三千余百姓死于此战,你就算要死。也该留一句交代吧?”

        唐子禾泣道:“秦堪,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我早想放弃,攻城之时我的帅旗已倒下我都未曾想过将它再扶起来,城墙已塌,援兵不至,我已心灰意冷了。然而一位普通的老百姓不顾生死将我的帅旗重新立了起来……秦堪,你我皆是领兵之人,你告诉我,战事进行到这一步。你我还控制得住局面吗?攻与守已不仅仅是主将的意志,而是两支军队的意志!秦堪,我拦不住百姓的慷慨赴死,真的拦不住啊……”

        “你在为自己开脱?”

        唐子禾忽然变得激动起来:“我开脱什么?城破之时我已没打算活着。我有必要开脱什么?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霸州百姓这些年过着猪狗不如的rì子。百姓们早已没了活路,我唐子禾站出来,为自己的野心也好,为黎民百姓的福祉也好,总之他们看到了盼头,所以愿意为我赴死,朝廷兵锋势不可挡,城破之时我已无力保住百姓,于是拔剑自尽,这就是我给他们的交代!”

        激动地看着秦堪,唐子禾泣道:“秦堪,我从不否认我有错,我对百姓造了孽,所以我只能自尽偿命,然而凭心而论,这些百姓若不是因为朝廷把他们逼得没了活路,他们肯舍生赴死到如此地步来帮我这个造反的人吗?我是一颗邪恶的种子,然而是谁给了我这颗种子生根发芽的土壤?”

        秦堪浑身颤栗不已。

        这是个永远无法明辩黑白的话题,朝廷剿贼是天经地义,官逼民反也是天经地义,三千多条人命,到底是谁的错?或许只有百年后的后人们才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给出一个正确的评价。

        唐子禾凄苦一笑,道:“秦堪,这是一笔烂帐,算不清的。如今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希望能死在你手里……”

        秦堪冷冷道:“你会得到怎样的死法自有朝廷律法来决定,可以肯定的说,你死定了?!?br />
        唐子禾垂头道:“秦堪,我死了你肯收敛我的尸骨么?我不想当孤魂野鬼……”

        秦堪心中又感到久违痛楚,冷冷道:“相识一场,我做不到无情无义,你死后我不但收敛你的尸骨让你入土为安,而且每逢清明和忌rì,我会在你坟前祭奠烧纸……”

        唐子禾凄然一笑:“多谢,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恨只恨今生咱们的缘分太浅薄……”

        久抑的情感如洪水决堤般爆发,秦堪露出罕见的狂暴之sè,忽然伸手狠狠甩了她一记耳光,啪的一声脆响在营帐内久久回荡。

        揪住她的衣襟将她整个人提起来,秦堪嘶声咆哮:“唐子禾,你为什么要造反!为什么不肯安安分分当你的神医!为什么学不会贤良淑德安静的待字闺中!为什么我偏偏会认识你!为什么……”

        两片冰冷的唇瓣忽然印上秦堪的嘴唇,秦堪睁大眼睛看着泪流满面的唐子禾,冰凉的嘴唇尝到了泪水的咸苦和鲜血的腥涩,一如他和她坎坷的缘分。

        一吻封缄,爱仍飘摇。

        直到唇瓣离开秦堪的嘴唇,秦堪仍如梦中般缥缈,唐子禾却失声痛哭。

        “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秦堪,我自出生便注定要制造乱世,我这一生身不由己,小时候被白莲教选为红阳女,因为我有红阳女的命格,跟随长老学医术学治病,因为要掩饰身份,长大后开天津香堂,因为这是教中大业,逃出天津后原以为从此可以zì yóu一生无所牵绊,却被城外的伏击逼得我不得不为死去的弟兄报仇……从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做这些,更没人问过我喜欢做什么,更没人在我软弱无依的时候问我一声‘累不累,苦不苦’……秦堪,你问那么多为什么,怎么不问问老天爷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看着痛哭的唐子禾,秦堪亦心痛如刀绞。

        伸手为她拭去嘴角刚刚被扇出的血迹,秦堪沉痛道:“事到如今,唐子禾,我救不了你了,无数人看到你在城头被俘,我无法徇私,对不起……”

        唐子禾凄然笑道:“不指望你救我,我不怕死,关在营帐这两天我只有些遗憾,如果能多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做一些赎罪的事情该多好,我欠这个世上三千多条xìng命,这笔债我背得好累……”

        眼中露出回忆的甜笑,唐子禾的声音遥如天涯,不可捉摸:“……我还想去看看天津,看看那熟悉的街头,或许如今已经不熟悉了吧,可我仍记得有个男人在那座贫瘠的城池里对我许下承诺,一掷千金算什么,快意恩仇算什么,世上哪个男人会为女人许下繁荣一座城池的誓言?这才是我心中的伟丈夫,真英雄……我还想看看天津衙门后院的那株腊梅,那株腊梅见证过我们相聚,也见证过我们分离,如今正是飞雪漫天之时,那株腊梅一定开得非常娇艳……”

        秦堪鼻头一酸,长叹不语。

        是非难辩,对错难分,然而他和她之间的这段情愫却是明明白白的。

        唐子禾痴痴地盯着他,泪如雨下。

        “秦堪,下一世我会做一个只伴青灯古佛的比丘尼,来赎还我今世的罪孽,你若无意,不要再来惹我尘封的凡心?!?br />
        PS:月底了,诸兄能否赏几张月票???大冬天的,急得我满嘴火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