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军心民心(下)

    第五百三十三章 军心民心(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斩了!”

        两个字干脆果决,反军数万众,唐子禾的威信不容置疑,不容反抗。

        葛老五眼中凶光一闪,长刀出鞘。

        “慢,慢着!”做恶的将领慌了,他发现唐大元帅是说真的,不是虚言吓唬,只不过寻常百姓家的女子而已,况且刚才扭打纠缠尚未成事,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处置得如此严厉。

        “唐大元帅,末将知罪,求大元帅饶我这遭,明rì朝廷大军攻城,末将豁命死战砍几个千户的头颅立功赎罪便是……”将领面sè苍白跪地求饶。

        唐子禾丝毫不为所动,目光瞟向葛老五已分外严厉。

        葛老五暗暗一叹,握刀的手一紧,一道雪白的刀光掠过,求饶的将领似乎连疼痛都没感觉到,硕大的头颅已冲天而起,喷泉一般的鲜血流满了院子。

        院子里一片寂静。

        被辱的女子眼见着血淋淋的一幕,浑身轻颤,翻着白眼晕过去了,女子的父母急忙扶住她,一脸惊惧地看着唐子禾。

        唐子禾抿了抿唇,朝二人抱拳道:“是我治军不严,而致手下出了这等败类,二位老人家,帅向你们赔罪了?!?br />
        “不,不敢当,大元帅折煞老汉……”老人抖抖索索便待向她下跪,却被唐子禾扶住。

        “老人家,我们置生死于不顾,毅然高举义旗与朝廷作对,为的是什么?我只盼改天换地之后像你们这样的百姓能够过上好rì子,不再背负苛捐重税,不再老无所养幼无所依,不再受官府的欺凌压迫,若我们义军和朝廷官府一样欺压百姓鱼肉乡里,我们和朝廷有何区别?这义旗举起来有何意义?”

        唐子禾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晦涩:“老人家,我义军初聚,军中难免良莠不齐,一些败类充斥其中,今rì手下欺辱令女,是我这个元帅的责任,还望老人家原谅,以后我治军会更加严厉,绝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能不能做到,请老人家拭目以待?!?br />
        老汉感激涕零,眼中惊惧之sè尽去,一位领兵数万的大元帅竟然能放低身段跟他一个小百姓解释这么多,这是何等的风度和胸怀。此时老汉心中的怨恚早已烟消云散,风霜的老脸刹时布满了无尽的感激。

        “大元帅折节屈尊,老汉受宠若惊……”老汉犹豫片刻,面容浮上刚毅之sè:“大元帅,老汉痴活五十载,受过官府的欺压无数,今rì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将老汉这些百姓当人看。老汉大半截身子埋黄土了,此生别无所求,你们为百姓豁出xìng命,我老汉何惜此身?这些年老汉住在霸州城里。别的不敢保证,但城里市井街坊的人面老汉倒是认识十之,大元帅守城艰难,老汉这就为大元帅号召邻里。为义军尽一点心力……”

        唐子禾微微动容,她没想到斩了一个做恶的将领竟换来如此福报。民心,果然可用而不可欺。

        “多谢老人家……”唐子禾竟躬身向老汉施了一礼,葛老五等侍卫见状急忙也弓下身去一同施礼。

        老汉急忙虚扶,连道不敢当。

        院子很快被打扫干净,被斩首的将领的尸首也很快被侍卫抬走,沾了鲜血的地面洒了厚厚一层草木灰,再用铲子铲走,院子里一切如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命侍卫留下一百两银子聊为老汉一家压惊后,唐子禾转身往外走去。

        “大元帅……”老汉在身后叫住了她。

        唐子禾回头,却见老汉神情有些激动地瞧着她。

        “大元帅,朝廷大军凶猛,你们可要守住啊,你们不弃百姓,天下不会弃你?!?br />
        …………

        …………

        走出院子,夜sè依然冰凉,唐子禾心中却洋溢着暖意。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做对了一件事。

        从小被白莲教当成红阳女培养,从小到大干的都是装神弄鬼愚弄乡邻的事情,所谓无生老母,所谓真空家乡,那些不着边际的信仰虚无缥缈,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也不知世人为何那么虔诚地相信它。然而今rì,一个平凡的百姓说出的一句平凡话,却令她感动莫名。

        “葛老五,你听到了吗?我们不弃百姓,天下便不会弃我们……这就是民心?!碧谱雍锑?。

        葛老五重重点头,随即面容浮上苦sè:“元帅,刚才那名被斩的将领是杨虎夫妇手下,这对夫妇心眼儿可不大,而且特别护短,咱们招呼都不打便斩了他们手下骁将,杨虎夫妇或许嘴上不会说什么,但心里肯定非常不舒服。咱们义军虽然拥众七万余,然则都是北地豪杰响马七拼八凑而成,若下面的将领对元帅心生嫌隙,对我们的大业恐将不利……”

        唐子禾轻叹,她何尝不知目前的景况,然而善就是善,恶就是恶,扬善惩恶是必为之举,任何事站在道理上,下手怎样狠辣亦无愧于心。

        “杨虎夫妇现在何处?”

        葛老五道:“奉元帅之命,杨虎夫妇领军一万取山东济南府,此时应该快走出北直隶了?!?br />
        唐子禾想了想,道:“我修书一封,派快马追上去,我会好好向他们夫妇解释今rì之举,至于他们接不接受那是他们的事,当初我颁下的军法不是摆着看的,这件事我没做错?!?br />
        葛老五无奈点头:“是?!?br />
        沉默片刻,葛老五展颜笑道:“元帅,刑老虎送来了军报,他领两万义军取河南彰德府,大军长趋而入势如破竹,朝廷无可匹敌,过不了几rì,彰德府便可纳入咱们囊中了?!?br />
        唐子禾不悲不喜地撩了撩眼皮,淡淡道:“在算计之中,没什么好高兴的,天下受官府欺凌的百姓太多,两万义军一路掩杀而去,到彰德府城下绝不止两万了,我军气势如虹,朝廷节节败退,此消彼长之下,若刑老虎连彰德府都拿不下去,他这辈子算是白活了?!?br />
        抬眼看着漆黑的苍穹,唐子禾叹道:“霸州离京师不过二百里,天下人皆以为我占了霸州之后会挥军直取京师,但我偏偏反其道而行,舍北而取南,京师我不取,我取天下!北直隶,河南,山东……这些地方若皆入我义军之手,我大军有了巩固的后方,充足的粮草和兵源,京师皇廷指rì可克,现在我只希望刑老虎,杨虎他们的动作快一些,再快一些,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葛老五疑惑道:“为何?”

        唐子禾苦涩道:“许泰围城半月,京营伤亡惨重而霸州仍未克,其败势已定,朝廷不会容许咱们和许泰继续耗下去,一月之内京师必然换将,取许泰而代之的平叛主将,……非秦堪莫属!”

        “元帅的意思是,咱们不是秦堪的对手?”

        唐子禾神情恍惚,目光空洞地看着夜sè,静默许久,缓缓道:“秦堪,世之鬼才也,当初他在天津剿白莲教与咱们交过手,其手段神鬼莫测,包括上月京师朝堂诛除刘瑾,据说当时金殿上攻势一波接一波,一个比一个要命,这些都是秦堪幕后的手笔,权势熏天的一代权阉就这样倒在秦堪的算计中,如此厉害的对手,说实话,若战场与他相抗,我并无把握?!?br />
        十rì后,许泰兵败。

        围城一月毫无建树,朝中原对他信心满满的大佬们于是有些窃窃私语了,许泰虽然曾在宣府任过副总兵,跟鞑子打过仗,不过那都是平原遭遇战,若论攻城,委实缺少了经验,再加上他的对手唐子禾并非轻与之辈,城池守得固若金汤纹丝不动,攻城一个月仍无进展,京中私交甚笃的大臣派人偷偷送信,言及朝堂内阁和兵部颇多非议,正酝酿着发起廷议更换主将。

        许泰急了,若朝廷真的更换了平叛主将,他许泰这一生的仕途大抵仅止于此,无法再有寸进,事关前程,许泰顿时失了方寸。

        正德二年十一月初六,许泰再次下令全军攻城,双方鏖战正酣,攻守双方伤亡无数,霸州城仍久攻不下,京营将士士气正渐颓之时,霸州东北面忽然出现一支援军,却正是唐子禾暗中布下齐彦名所部一万余人,这一万反军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许泰所部顿时陷入里外皆敌的夹缝中,一轮激战后中军大乱,将士丢盔弃甲而逃,中军一乱,前军先锋和后军也压不住阵脚,也跟着乱了。

        此战京营四万将士,殆亡者两万余,围城一月终以失败惨淡收场,乱军中主将许泰被部下亲兵拼死护卫,这才逃得一命,提督军务的右副都御史马中锡则在乱军中被反军乱刀劈死。

        消息传回京师,朝堂震惊,群臣大哗!

        PS:还有一更……レレ梦レ岛レ小说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