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一十九章 行刑伏诛(上)

    第五百一十九章 行刑伏诛(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钱宁?”

        秦堪仔细打量钱宁片刻,嘴角勾起轻笑,随即点头笑道:“果然是一表人才,侯记住你了?!?br />
        说钱宁一表人才倒不是夸他,眼前这位钱百户年约二十许,生得剑眉星目,面白脸正,一双眼睛直视别人时竟有几分大义凛然的味道。

        秦堪嘿嘿笑了两声,眼中却闪过一丝嫉sè,这家伙生得比自己还英俊,实在是对秦侯爷在帅哥界地位的挑衅,说不清来由的,秦堪有种弄死他的想法,以保持自己帅哥界排名第一的江湖地位……

        钱宁颇识进退,秦堪只一句“记住你了”,却令钱户大喜若狂,当即跪在秦堪面前狠狠磕了三个头,感激道:“钱宁愿为侯爷驱使,侯爷以后若有不便为之事,钱宁誓为侯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句话说得有水平,连秦堪都楞了半晌。

        按说钱宁成功阻止了那个该死校尉通风报信的举动,将刘瑾的最后一丝生机扼杀在摇篮里,对秦堪而言这可是一件大功,应该赏金升官,但秦堪见钱宁出手杀自家卫里弟兄太过狠辣,难免有杀人灭口独揽功劳之嫌,于是保留了态度,只说了一句轻飘飘的“记住你了”,话里未必没有对钱宁毒辣手段不满的意思。

        然而钱宁欣喜不已说出这句话,里面的意思也很丰富,以后愿为侯爷做那不便为之事,这“不便为之事”自然是心腹亲信才能干的事,目前锦衣卫里人人都清楚,侯爷身边真正的心腹亲信全是当初从南京跟随他到京师,一同在崇明岛并肩杀过倭寇的南京老弟兄,比如丁顺。李二,常凤等人。

        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如今整个大明锦衣卫系统里,因秦堪的态度原因,卫中多以南京人或者江南人为傲,这两年来南北镇抚司里一些重要的职能部门也大半换上了秦堪曾经的南京老班底,客观的说,北方人在锦衣卫系统里委实出头不易。

        钱宁说出这句话,大抵也是这个缘故。他希望秦侯爷能引其为心腹,有侯爷的威名在背后撑着,这世上哪有真正难办的事?然而给侯爷办事办好了,还怕不能像丁镇抚,李千户他们那样风光么?

        秦堪稍稍一琢磨便知钱宁的想法。当下打了个哈哈,温言勉励了他几句后,打发钱宁回去,既无赏金也没升官。

        看着钱宁千恩万谢离开的背影,秦堪拧着眉喃喃沉吟:“这几rì清洗朝堂阉党,忘了马永成这家伙,差点酿成大祸。这马永成……”

        思虑半晌,秦堪颓然叹了口气,若说清洗刘瑾党羽,第一批要抓的便是宫中除张永外的另外六虎。这六人早在刘瑾执掌司礼监便投靠过去,不过好在这些年只对刘瑾阿谀奉承,自己贪点钱财,并没做过太多坏事??墒钦饣亓蹊固?,朱厚照已极为伤心。若将他身边的东宫老人全当成刘瑾党羽拿下,不论有多少证据,恐怕朱厚照都会对秦堪生出嫌隙。

        犹豫许久,秦堪终于决定暂时放过马永成。

        没办法,秦堪不是刘瑾,他有权,但不会肆无忌惮,他对皇权和舆论始终保持着敬畏心,或许不够霸气,但无疑会活得很久。

        内狱加强了对刘瑾的看管,这次由锦衣卫,东厂,西厂三方人马互相监督,秦侯爷已下了严令,任何人不得与刘瑾接触,更不准交谈,违者杖杀。

        刘瑾入狱第三天清晨。

        看着破败木窗外投shè进来的一缕阳光,刘瑾只觉得手脚冰凉,期待中的皇帝赦令还没到来,再过三个时辰,他将被押赴菜市口,当着京师臣民的面被刽子手千刀万剐。

        “赦令,赦令啊……”刘瑾痴痴盯着窗外,老泪潸然而下:“陛下,老奴错了,饶了老奴吧……老奴不想再掌司礼监,只想回陕西老家度过晚年,陛下,赐老奴一个好下场吧……”

        窗外的清晨,树枝上百鸟争鸣,一派生机。

        窗内的脏乱牢狱内,一具苍老的身躯半趴在地上微微颤抖,在无比的恐惧中静静地任由生命一点一点走到尽头。

        终于,殿外杂乱的脚步声惊醒了默默祈祷的刘瑾。

        刘瑾从铺满cháo湿稻草的冰凉地上跳了起来,赤红着双眼呼吸急促地盯着殿门方向。

        ……陛下的赦令圣旨来了吗?陛下终于还是舍不得老奴了吗?

        或者是……押他赴刑场的厂卫?

        刘瑾仿佛在进行着生命中最煎熬的赌博,在恐惧中静静等待老天对他的宣判。

        杂乱的脚步声走到牢门前站定,昏暗的牢门外,一道冷漠无情的粗犷声音大声道:“刘瑾,时辰已到,刑场吃完断头饭准备上路吧!”

        刘瑾两眼圆睁,身子不由自主地一软,整个人横趴在牢门口,仿若疯子般张大了嘴,嘴里流出浑浊的口水,喉咙眼里发出毫无意义的“嗬,嗬……”声。

        外面等待押人的锦衣卫挥了挥手,厉声道:“给他戴上重枷,带人犯刘瑾赴菜市口!”

        一名校尉掏出牢门钥匙,正打算把牢门打开,趴在地上的刘瑾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整个人蹦了起来,两只枯槁的手穿过牢门栅栏,死死抓住大锁,不让校尉开门。

        “求……求求你们,再等一会儿,就等一小会儿……”刘瑾带着哭腔凄然求恳。

        门外的锦衣卫百户怒喝:“大胆!刘瑾,你以为你还是司礼监掌印么?给我把手松开!”

        刘瑾疯狂摇头,眼泪鼻涕糊满了一脸,抓着大锁的双手却愈发用力,仿佛这把锁已是他唯一的生机,松开,生机便流逝了。

        百户大怒,抄起绣chūn刀的刀柄,狠狠砸着刘瑾的双手,刘瑾一边哭一边咬着牙,鼻孔里发出痛苦的闷哼,却仍死握着不肯松手,很快他的双手便被砸得皮开肉绽,鲜血顺着手腕缓缓流下。

        “陛下赦令马上就到了,真的,你们要相信我,陛下舍不得杀我,求求你们再等一等,你们可怜可怜我这个老人吧……”刘瑾嚎啕大哭,接着忽然想什么似的,jīng神振奋道:“我还有银子!我有银子!我把银子都给你们,一百万两买一个时辰如何?只求你们再等等,我不想死,陛下不能让我死,陛下离不开我的,我死了陛下怎么办啊……”

        PS:不知不觉月底了……好久没求月票……求各位看看口袋里有没有消费出来的月票,有的话拜托投给我吧……,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