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四百零六章 必攻必救

    第四百零六章 必攻必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逼迫乡绅揭举教徒,赈济城中贫民的同时查缉白莲信众,无故调拨漕运银子犒赏三卫以稳军心,这些全都是为激白莲教主动出手而做的布置。

        看似眼花缭乱的乱拳,秦堪真实的目的只有这一个。

        欲击倒对手,只有让对手动起来,动了才能发现破绽,了解对手的优缺点。

        夜风很冷,仿佛掺杂着冰刀霜剑,刮得脸庞生疼。夜空下起了小雪,一粒粒一片片,沁到脸上融成了水,顺着面颊流到下巴。

        秦堪捧着热茶,对身外的寒冷浑若未觉,仍旧一动不动坐在院子中间。

        李二小心翼翼打破了深夜的静谧:“侯爷,下雪了,回屋吧,当心着凉……”

        “李二,你若是天津白莲教的头目,被本侯当头一击之后如欲报复回来,你会怎么做?”

        李二咧嘴一笑:“属下若是白莲教头目,被侯爷神威手段如此一吓,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裹了这些年教徒们送来的香火银子,拍拍屁股离开天津,有多远躲多远,跑到一个繁华大城里隐姓埋名住下,买个大宅子,买两个漂亮婊子当妾,从此过着神仙日子……”

        秦堪点点头:“虽然说出去窝囊了点,但也不算胡说八道,如果那白莲教的头目性格和你一样没出息,确实有这种可能?!?br />
        李二急忙笑道:“侯爷,别让属下乱说话坏了您的琢磨心思,您就当属下放了个屁……”

        秦堪悠闲笑道:“左右是闲聊,胡说八道有何不可,我又不会治你的罪……说说吧,除了拍屁股跑路,这头目如果还想稍微干点有出息的事,你若是他,你会怎么做?”

        李二苦着脸道:“侯爷,属下会耍刀弄枪?;岢宸嫦菡?,可……您别叫属下动脑子呀,属下若有侯爷您一丁点儿的智谋,早就埋头读书考状元去了……”

        秦堪喃喃叹道:“除了严嵩,看看我身边都是些什么粗鄙汉子啊,人才太少了……三卫暂时稳住了,若欲报复朝廷,白莲教必煽动百姓作乱。煽动百姓有个前提,那就是在城中制造恐慌,百姓不恐慌,天津城乱不起来。李二,给你一个提示:子曰,食色,性也……”

        李二勉为其难的咂摸着嘴开始动起了脑子,不知过了多久,李二忽然恍然大悟,猛地一拍大腿:“侯爷。我明白了!白莲教若欲煽动城中百姓,一定会将城里的青楼妓院一把火烧了。让满城男人无妓可嫖,如此,百姓岂不恐慌大乱?”

        咬了咬牙,李二脸颊浮上极度的愤怒之色:“好歹毒好卑鄙的白莲教!这是要我……要男人们的命??!”

        秦堪也咬了咬牙,脸色铁青道:“李二,你名字里虽然带了一个‘二’字,本侯一直以为名不副实。难道本侯猜错了?如果你真的这么二乎,本侯索性把你一脚踹到辽阳,跟鞑子们真刀真枪拼命去……”

        李二一惊。急忙躬身道:“官仓!侯爷,白莲教如欲作乱,必烧官仓,官仓没了粮食,城中百姓必乱!”

        秦堪冷冷一哼,斜眼睨着他:“属蜡烛的不是?不点不亮!”

        “侯爷,属下错了……”李二嬉皮笑脸地赔了罪,然后正色道:“侯爷,既然官仓是白莲教之所图,咱们应该早做布置才是?!?br />
        秦堪点点头,抬头看着夜空中飘洒下来的雪片,淡淡道:“可惜了官仓的千石粮食啊……”

        “侯爷,既然咱们提早布置了,官仓的千石粮食应该烧不起来……”

        秦堪嘴角露出奇异的笑容:“不,让他们烧,这千石粮食若不烧干净,下面的戏本侯可就没法唱了?!?br />
        *****************************************************************

        漫天风雪掩住了城中的杀机。

        唐子禾披着一身黑色的披风,马蹄裹上了厚棉,仿佛与黑夜融成了一体。

        策马无声地缓缓地走在天津城外东郊农庄的小径上,迎着呼啸的寒风和冰雪,寒风吹起了披风,露出披风下掩藏着的娇好婀娜身躯,一闪即隐。

        离农庄百余步时,唐子禾勒停了马,站在原地不言不动如石像一般,半柱香时辰后,聆听出周围动静并无异常,确定周边没有官兵埋伏,她才小心地策马继续前行。

        小心驶得万年船,唐子禾很清楚自己在干着怎样的买卖。

        到了农庄门口,唐子禾修长健美的长腿一偏,像只翩跹的蝴蝶一般轻轻下了马,将马系在庄前一株大槐树上,这才慢慢走进农庄院子。

        一个年轻的农家后生打扮的小伙子迎上前,道:“红阳女您来了……”

        唐子禾点点头,左右环视一圈,诧异道:“人呢?大家不是约好了在此处商议对策吗?怎地一个都不见?”

        小伙子笑道:“陆续赶来的百多号人全部被葛五爷带进城了……”

        唐子禾一呆,接着悚然大惊,失声道:“进城了?葛老五疯了!他带大伙儿进城做什么?”

        小伙子见唐子禾面容有异,不由也慌了,急忙道:“葛五爷说,明廷的钦差太狡诈,这几日拿了咱们白莲教这么多人,必须给他迎头一击,如果烧了天津屯粮官仓,城中百姓恐慌之下必乱,看这姓秦的哪有工夫再查咱们白莲教……”

        唐子禾勃然大怒,接着一脸怆悲之色,使劲跺了跺脚,仰天叹道:“完了!葛老五带走的可是咱们白莲教百多名骨干呀!”

        “红阳女,难道……葛五爷做错了?”

        “当然错了!咱们能想到官仓乃城中恐慌之源,官兵难道想不到?你当明廷的钦差和锦衣卫都是吃干饭的?天津官仓此时必已布下天罗地网!……葛老五,休矣!”

        话音落,天津城内忽然一阵大火烧起,火势凶猛,很快烧红了半边天。

        怔怔看着城中通红的火焰,唐子禾身躯一晃,美眸中流下一行珠泪,泪珠映着火光滴落地上,摔得粉碎……

        *****************************************************************

        ps:求月票凶猛如火势??!烧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