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收服牟斌

    第三百九十九章 收服牟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权力的争夺是一件无情的事,为了权力欲望人们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厮杀搏斗,最后的结局通常只有“成王败寇”四个字。

        秦堪和牟斌就是这样。

        若论当初的恩怨,说不上恩,也谈不上怨。将秦堪强行调进锦衣卫是因为与牟斌自己的前程息息相关,对秦堪逐级的提携升官也是牟斌为了迎合圣心,一次又一次的将秦堪作为弃子更是出于牟斌生存的本能……

        牟斌是典型的官场中人,他对秦堪所做的一切都符合官场生存原则,最终落得贬谪天津,只能说应了“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句老话。

        身处朝堂越久,秦堪对牟斌就越恨不起来。他很理解牟斌的一切做法,易地而处,若秦堪是牟斌,处于当时的境地里,恐怕秦堪做得比他还要绝。

        双脚跨进天津锦衣卫指挥使司大门的那一刹,秦堪便发现自己恕了。

        …………

        …………

        衙门前堂和二堂是处理公务的地方,成化年后天津锦衣卫不设指挥使,只设了一个常驻的千户所,原本的指挥使衙门自然就成了千户办公和居住的地方。

        穿过二堂后,衙署里的景色变得幽雅怡人了,后院正中一棵参天古树,古树旁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正中水榭凉亭皆俱,沿着卵石小径往里走,各色花草整齐地排列小径两旁,百余步后便豁然开朗,一个十余丈方圆的空旷大院子出现眼前,院子东西北三面合围,三面皆是厢房。

        牟斌就住在东厢房里。

        漕运总督陈熊倒是知趣之人,将秦堪带到内院,指点了牟斌的屋子后,便微笑着领了天津众官员武将转身到二堂内相候。

        李二右手一挥,禁宫百余名高手分别占住了内院的各个厢房门口和厅堂入口,厢房的琉璃绿瓦屋顶上隐隐有人影闪过。那是埋伏在暗处的锦衣卫肃敌高手,天津凶险虎狼之地,秦堪此行终于调用了很少出动的卫中肃敌高手相随。

        *****************************************************************

        独自走进东厢房,秦堪首先便闻到一股很浓的药味,屋子外一名俊俏少年正蹲在地上熬着汤药,屋内光线有些昏暗,摆设倒破为幽雅,两个书柜一个书案。书案四宝皆俱,内里便是一张简陋的土炕,牟斌穿着一袭白色里衣正强撑着从炕上支起身子,望着秦堪的目光又惭又喜,神情很是激动,眼中却落下泪来。

        秦堪急步上前,阻止他下床行礼。

        “牟帅……年余不见,别无恙乎?”秦堪深深叹道。

        牟斌摇摇头:“下官贬谪待罪之人,可不敢当侯爷‘牟帅’之称?!?br />
        “且不论当初恩怨是非,我有如今腾达之日。全托牟帅提携之恩,你是我的老上司。我怎能不敬之礼之?”

        牟斌流泪道:“侯爷越是这样说,下官越是羞惭无地,恨地无缝啊?!?br />
        秦堪叹道:“当初……你并没错,我也没错,错的是钢刀加颈般的朝局,错的是将我们步步逼进绝境的内外廷,牟帅不必心怀歉疚。那时我是棋子,你是下棋的人,重用或是弃子。存乎一心,棋盘上的风云诡谲,有时候连下棋的人也不由自主的……”

        牟斌泣道:“侯爷,当初……牟某也是棋子??!”

        秦堪笑了:“既然都是棋子,是非恩怨就揭过去吧,都是身不由己,何必再翻前帐……”

        朝牟斌眨了眨眼,秦堪笑道:“其实啊,当棋子挺好的,幸好牟帅也是棋子,比如说上次内外廷联手的结果,棋子都活得好好的,反倒是下棋的人被弄死了,内外廷的老伙伴们都惊呆了……”

        牟斌悚然一惊,后背没来由冒了一层冷汗,目光略带惊惧地瞧着笑容灿烂的秦堪,却没品出他这句话里的意思,也不知是为自己二人庆幸还是暗含警告。

        沉吟思索半晌,秦堪说话间不知不觉改了口:“天津白莲之事过后,牟大人还是回京师北镇抚司任指挥同知吧,锦衣卫需要牟大人这样的前辈打理日常事务,这些事务靠手下那帮只知打打杀杀的杀才是办不成的,至于另一位同知赵鉴以及那几位指挥佥事,还有南北镇抚司内林立的派系……呵呵?!?br />
        秦堪摇摇头没再说,牟斌却非常清楚他的意思,自弘治以来,锦衣卫系统内人浮于事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官僚作风盛行,作为直属皇帝的特务机构,这样的风气无疑是非常危险的,秦堪虽为锦衣卫指挥使,但毕竟独木难支,将牟斌重新召回北镇抚司正是他思索许久后的决定。

        牟斌闻言不由感动得涕泪交加,艰难地支起身子哽咽道:“下官定为侯爷效犬马之劳!”

        秦堪急忙扶住了他:“牟大人不必客气,一啄一饮皆由缘定,你我是有缘之人呀?!?br />
        “是是?!?br />
        看着牟斌感激的表情,秦堪忽然似玩笑又似认真道:“下回我若有难,牟大人可不能再拿我当弃子了,不然……锦衣卫还缺一个去司礼监刘公公身边当卧底的残缺型人才……”

        牟斌顿觉老蛋一紧,急忙拱手道:“下官向天盟誓,将此残身卖予侯爷,从此绝不背叛,违者天雷劈之!”

        秦堪不怀好意的邪恶目光在牟斌胯间打量了一番,忽然想起当初朱厚照说过,牟斌都这么老了,割一割有什么打紧,秦堪顿时有些懊悔,这句警告远不如把他家孩子扔井里有威慑力……

        一来一往之间,秦堪和牟斌就这样完成了昔日身份的对调,当初的老上司变成了老下属,二人神情从容自若,非常自然,仿佛这种关系已维系了很多年一般。

        “好了,发毒誓没必要,本侯岂是相信毒誓的肤浅之人……咳,不对,本侯岂是让属下乱发毒誓的肤浅之人,说说正事,你如今伤势如何?当初是怎样被白莲教刺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