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谋划辽东

    第三百八十三章 谋划辽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两代人的思想都能产生代沟,更别提秦堪和杜宏差着好几百年了。

        见识这东西是环境的产物,换了几百年后,秦堪的见识跟所有人差不多,他知道的东西别人都知道,像秦堪这样的人,无非是一颗沙子融入了沙堆里,泯然于众人。但在这个见识相对落后的大明,秦堪的见识便突出来了,天下究竟有多大,这些只懂得关着门苦读孔孟经义的书呆子们哪里知道?

        秦堪懒得跟他们解释关于球的志向,并且决定原谅杜宏这个没见识的老家伙”“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岳母杜王氏今日找秦堪不拉家常,目前她最关心的便是杜嫣这个秦府大妇的地位问题,bijing女儿是她这个当娘的生的,而秦堪的妾室是妾室她妈的生的。

        一本泛黄的典籍啪地扔在秦堪的案头上,典籍没有封皮,也没有名字,看得出有不少年月了,整本书毛毛糙糙,非常破旧,这样的书一般适合用来垫桌脚。

        秦堪茫然地看着杜王氏:“岳母大人……这是何物?”

        “道家房中术?!倍磐跏系共烩钼?,大大方方道。

        秦堪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岳母大人,小婿和嫣儿只是没有孩子,小婿……可以的!”

        杜王氏横了他一眼,道:“谁也没说你不可以呀,这本典籍是当年师祖张三丰留下的,正宗的道家修炼术,你和嫣儿照上面的法子修习,不出三五月?;掣鲆荒邪胱硬怀晌侍?,我大明自永乐以后罕有封爵者,而你竟被陛下赐封国侯,秦家兴旺指日可待,偌大的侯府没个子嗣继承那怎么行呢?”

        秦堪摸了摸鼻子:“金柳肚里已……”

        杜王氏呵呵一笑:“别指望她了,我这几日已仔细看过你家妾室的肚子,她怀的必是个女娃,承继不了爵位的,秦家第一个儿子还得着落在嫣儿身上?!?br />
        秦堪奇道:“你怎么知道金柳肚里……”

        杜王氏瞪眼道:“男人上马管军下马治民,女人家的事你知道那么多干嘛?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虽说怀疑岳母很不礼貌。但秦堪总忍不住觉得她一定每天躲在房里偷偷画圈圈诅咒金柳生个女儿。而且很有可能杜宏也在一旁手执桃木?;矸?br />
        强自按捺自己的小人揣度之心,秦堪的注意力又放到面前分不清年代的破旧典籍上。

        越破的东西越值钱,按这个逻辑来说,这本书大抵价值连城了。因为它实在破得无法形容。

        可是……秦堪越看越觉得这本所谓的正宗道家房中术古籍就是那种地摊上十块钱一本的货色。廉价不说。拿到手上以后还得维护shijiè和平,这笔买卖怎么算怎么觉得被糊弄了。

        秦堪现在也有这种感觉。

        洞房有危险,练功须小心。

        蹙眉盯着这本古籍。秦堪道:“岳母大人,不知您和岳父照书上的法子练过吗?”

        “当然……”杜王氏脸一红,道:“……没练过。你岳父是个老顽固,死活不肯练?!?br />
        “难道岳母大人认为小婿很奔放?”

        “总比你岳父好吧,试试又不会死?!?br />
        劈手夺过桌案上的古籍,秦堪匆忙往怀里一塞:“我先让家里养的狗试试……”

        当种马也就罢了,居然还要他当实验型种马,练成神经病谁负责?

        秦堪决定无视这本古籍,有机会把它卖给刘瑾,就说练了这东西能老树发目,枯木长新枝,不信刘瑾不买,就算最后真长出来了也没guānxi,只消向朱厚照一举报,再阉他一次便是了。

        …………

        …………

        朱厚照和刘瑾的注意力已完全放到豹房的修建工程上,秦堪也去工程现场看了几次,工程端的非常庞大,工部目前已调用民夫万人,开始了地基工程,用时不用一年,京师太液池西南岸将会平地拔起一片雄伟的皇家建筑,这片建筑在历史上将留下浓重的一笔。

        秦堪最近也忙里偷闲,没去北镇抚司应差,锦衣卫一应公函信书,皆由校尉送到侯府批示。

        不过清闲得不够久,在家只休息了几日,北镇抚司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月前天津卫闹白莲教,教徒纠集民众冲击天津卫官府,被贬到天津当千户的原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奉命严查,结果查了半月没查出名堂,反而深夜被刺,锦衣卫飞马禀报,牟斌被刺伤口在小腹,是江湖人士用一种名叫“吹箭”的东西射出,箭矢虽小,但在这个外科并不发达的明朝,小小箭矢完全射入了小腹里无法取出,伤势严重之极。

        秦堪颇为fènnu,给天津卫去了一封措辞严厉的训斥信,并且命身边最得力的心腹丁顺亲自赴天津,将这伙无法无天的邪教剿了。

        ****************************************************************

        丁顺顶着秦堪的怒火,领着数百名锦衣卫匆匆忙忙离京。

        秦府内院里,秦堪眉头紧锁,使劲按揉着眉心,家事国事,都是烦心事,感觉自己像陀螺,不停的转,不停的处理着?;?,处理得多了,心里不由自主产生一种深深的厌倦。

        一双手轻轻按上秦堪的双肩,非常笨拙地用力帮他按揉着,力道很大,秦堪没回头便知道这绝非家里人的手法,杜嫣给他推拿时认穴奇准,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令人舒服得想睡觉。金柳的力道偏轻,如同杨柳拂过水面,手法与其说是按摩,还不如说是**,而怜月怜星……不可能是她们。她们通常都是四手齐上。

        秦堪痛得直咧嘴,忍不住薄怒地回过头,想看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下人丫鬟敢如此不敬。

        扭过头,愠怒的眼神忽然一怔。

        塔娜咬着下唇,用她那双略显粗糙的手一板一眼给他按揉着双肩,神情认真得仿佛在草原上用刀子给牛羊剥皮……

        “停!住手!”秦堪急忙道:“想弄死我给我来个痛快的?!?br />
        塔娜停了手,一脸委屈:“你家夫人也是这么给你按的,为何我不能?”

        “因为你不是我夫人,而且手法也很不对,好像在我身上找地方捅刀子的感觉?!鼻乜暗幕卮鸷懿涣羟槊?。

        对于塔娜。秦堪有着另一种相处方法。那就是直爽,蒙古人喜欢直来直去,一切客气话在他们眼里都是虚伪。

        所以秦堪不打算跟塔娜客气。

        塔娜只好放下手,垂头时不易察觉地撇了撇嘴。

        秦堪好整以暇地瞧着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什么事直说吧?!?br />
        塔娜脸上稍微高兴了一些。道:“我要你在侯府后院开一片草场,我注意看了,侯府厢房后面有好大一片土地荒芜着。撒点草籽下去,明年开春我便可以骑着马驰骋了?!?br />
        真是个荒唐却又令人心疼的建议。

        秦堪定定注视她许久,缓缓道:“塔娜,你想念草原么?”

        塔娜抿了抿唇,却飞快点点头,然后摇头,眼中的哀伤之色一闪而逝。

        秦堪mingbái她的意思,他和她本就是一场政治联姻,若说二人之间的感情,其实并不算完全没有,只是二人心里都对这种政治联姻感到排斥,于是他和她索性连那一点点情愫也排斥出去了。

        手指无意识地在桌几上敲了几下,秦堪嘴角忽然露出几丝笑容。

        “塔娜,我让你回草原怎样?”

        塔娜飞快摇头:“我不能回去?!?br />
        秦堪笑道:“名义上来说,你已是我的妾室了,你从草原进京是以朵颜卫使节兼我秦堪的妾室的名义来的,进了侯爷已算是我秦堪的人了,所以我这次派你回草原,你便以大明的使节兼花当女儿的身份回去?!?br />
        “回去做什么?”

        “通婚!”秦堪从嘴里迸出两个字。

        塔娜惊讶地睁大了眼:“和谁通婚?”

        “汉族和蒙古族通婚?!?br />
        “不懂?!?br />
        “简单的说,我过几日会提出朝议,允许辽东边境城镇百姓与朵颜三卫牧民之间男女通婚?!?br />
        塔娜想了想,疑惑道:“你……到底打着什么主意?通婚对你们汉人有何好处?”

        秦堪笑道:“不仅对汉人有好处,对你们朵颜也有好处。如今朵颜部不是与我大明结盟了吗?既然结盟就必须互通有无,‘互通有无’四字,并不仅仅只指稻米盐巴茶叶瓷器这些物质,人口也可以互通有无的,我就不信你们朵颜部的每个牧民人人都能娶到老婆,人人都能把女儿嫁出去,不论任何地方,任何国度,男女过剩的情况总是存在的,大明辽东诸边镇的城乡农户也不例外……”

        塔娜bijing不蠢,稍微一想,便忽然大怒:“你……好恶毒的心思!我朵颜部若与汉人通婚,以后血统怎么算?他们生下来的孩子到底算汉人还是算蒙古人?再说,你说通婚便通婚,你们边镇的汉人农户愿意么?”

        秦堪笑道:“辽东如今正大力发展马政,然而每年向朝廷缴纳六匹成年马对农户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若朝廷推行新政,对辽东诸边镇发下布告,许诺每户若能娶朵颜部落妻子一位或嫁给朵颜部落男子为妻一位,则每年免去两匹应缴马匹,并适当给予别的减免税赋政策,你觉得辽东边镇的汉人们会不会愿意呢?至于到底算汉人还是蒙古人的问题……”

        秦堪直视着他,缓缓道:“我与你父亲花当当初在草原上指天盟誓,各自向神灵发誓从此互不侵犯,大明与朵颜部亲若一家,往后大明的历代皇帝和朵颜的历代可汗皆遵此誓,违者神明不佑,天共殛之。塔娜,既已亲若一家,血统是汉人还是蒙古人,有那么重要吗?还是说,你父亲花当与我的盟誓只权宜之策,将来说撕毁便撕毁?”

        塔娜眼中泛上几分惊慌,急忙摇头道:“不,大明开放互市,朵颜的牧民们有吃有喝有穿,额直革并无半分别的心思……”

        秦堪接道:“那不就得了,我提议的汉蒙通婚也完全是一番善意,大明帝国是泱泱上邦,大明的子民并不比朵颜部的牧民低贱,况且这种通婚只是平民之间,并未限制你们朵颜贵族的婚姻,秉着双方自愿的原则,塔娜,男女情爱本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你为何要在里面掺杂许多世俗的桎梏来阻止这种发自内心的情爱呢?”

        顿了顿,秦堪继续道:“再说,纵然我不提出这个建议,如今大明已向朵颜部完全开放了三个互市,朵颜部和我大明边镇子民产生交集已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你父亲若强行阻止,失去的只会是部落牧民的人心,这对你父亲的统治地位很不利,只有顺应时势的统治者,才能保住万年久安的王位,世代不衰不竭?!?br />
        塔娜的俏脸渐渐涨得通红,她总觉得秦堪这番话是歪理,却也不知道歪在哪里,论口才,十个塔娜也比不了一个秦堪,嘴拙的她顿时急得跺脚,模样可爱之极。

        “我……我不知道,但我额直革肯定不会答应的!你,你这狗官一定有诡计!”

        秦堪笑眯眯道:“答不答应,总得试试才知道,塔娜,带着秦堪的妾室以及花当的女儿这两个身份回草原吧,我会派人护送你回去,出关后你先到辽阳,辽阳叶副总兵再亲自护送你去朵颜栖居之地,把我今天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你的父亲,事情只是个轮廓,我和你父亲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勾画出这个轮廓里的血肉,让它逐渐完善,成为可行之策?!?br />
        塔娜怒道:“说来说去,通婚的好处都是你们明廷的,我朵颜部有何好处?”

        “肯定有好处,回去告诉花当,就说明廷承诺永远以花当一脉为朵颜正统,并愿意全力维护花当及其后人对朵颜的统治地位,而且我会禀明朝廷,在辽阳城不足百里之地新建一座城,名为朵颜城,你父亲不仅坐拥广袤的牧场和部落牧民,而且还会成为朵颜城的城主,城内一应治军管民的衙门和民居全由明廷帮你们修建,所有的官吏也由花当来任命,明廷绝不插手和委派?!?br />
        调皮地朝塔娜眨眨眼,秦堪又开始坏笑了:“喜欢吃大明的稻米大麦蔬菜吗?是不是嫌互市那些商人太黑心,把稻米大麦卖成了天价?没guānxi,明廷给你们提供麦种和菜种,而且会派官员赴朵颜城教你们牧民开荒种地,全部免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