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与虎谋皮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与虎谋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什么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就是了。

        彼此有着深深忌惮的两个人,对方一丝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警觉,甚至激烈的反应。

        斗心眼很累,特别是大家都觉得对方不是个善茬儿的时候,斗起心眼来更累。

        “陛下欲建豹房,据说内库已空,刘公公应该很缺银子吧?”

        刘瑾仍然一脸警惕:“谁说内库已空?内库明明有银子?!?br />
        秦堪叹道:“刘公公何必诳我?我手握锦衣卫,内库有没有银子这点小事我难道不知?陛下欲建豹房,耗资何止百万,不知刘公公打算如何出这笔银子?”

        刘瑾脸色阴沉,抿口不语。

        秦堪悠然笑道:“如今满朝文武皆反对陛下建豹房,劝谏奏疏成百上千堆积司礼监,陛下少年心性,打定主意的事情绝不更改,豹房已是板上钉钉,陛下正与大臣们赌这口气的时候,若哪天忽然伸手找你刘公公或马公公要银子,而你们不仅拿不出银子,连内库银子的去向都没个说法,刘公公如何以对?”

        刘瑾沉声道:“侯爷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言?!?br />
        “刘公公有没有兴趣跟我做笔买卖?”

        “什么买卖?”

        “我帮你弄一百万两银子?!?br />
        刘瑾神情愈发警惕:“杂家要付出什么?”

        秦堪笑道:“左都御史和兵部右侍郎,另外,还有一个黑锅?!?br />
        “黑锅怎么说?”

        秦堪叹道:“世上捞银子从来没有如沐春风的,有时候必然要采取一些不怎么斯文的手段,那时势必会引起一些言官们的参劾,捞银子我可以帮忙,但是恶名声可就要刘公公自己背了,毕竟,我们还没熟到背黑锅不分彼此的地步。你说呢?”

        刘瑾冷笑道:“当杂家傻子么?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这种事情,杂家自己难道不会干?用得着欠你的人情么?”

        秦堪笑道:“刘公公太小看我了,若靠杀人掳掠弄银子,且不说天下悠悠众口如何堵,你能短期内靠掳掠弄来一百万两银子么?”

        刘瑾无言以对。

        秦堪没说错,哪怕他无法无天满世界抢劫,也没办法短期内抢到一百万两银子,这世上的有钱人虽多。也不是个个都能碰的。

        “侯爷,你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刘瑾深怀戒心问道。

        秦堪笑吟吟道:“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左都御史和兵部侍郎呀。刘公公权当我花一百万两银子买了这两个官儿,事情很简单,没你想的那么复杂?!?br />
        刘瑾很想朝他脸上呸一口。

        他秦堪若真是打着这么简单的主意,刘瑾情愿再被阉一回。

        “刘公公领着西厂,想必你也知道了消息,我的岳父是绍兴知府,昨日他进京了,本打算将他升到兵部侍郎,从此在京为官。也算一家人团聚,结果刘公公乾纲独断。我岳父兵部侍郎当不成,左都御史也当不成,我这个女婿千里迢迢将他召进京,却害得我好生没面子,这事呀,最后还得求到刘公公身上?!鼻乜八档梅浅?仪?。

        刘瑾狐疑道:“真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br />
        刘瑾冷笑:“杂家堂堂司礼监掌印,你难道以为杂家连区区百万银子都没办法捞到。反而要求助于你?”

        “公公自然有法子的,问题是,你弄这些银子需要多久。陛下将豹房看得很重,眼看就要亲自过问修建事宜,公公数日之内能拿出这些银子来吗?”

        刘瑾语滞,接着道:“杂家没法子,难道你有法子?”

        秦堪笑道:“我捞钱的手段,公公想破头都想不到的?!?br />
        “你真的只要左都御史和兵部侍郎?”

        “对?!?br />
        “真的不需要让杂家背上奸淫掳掠的恶名?”

        秦堪叹道:“掳掠尚说得过去,公公拿什么去奸淫?”

        *****************************************************************

        大明正德朝两位最显赫的大人物就这样做了一笔买卖,虽然只是初步意向,虽然刘瑾深怀戒心,但买卖还是达成了共识。

        这笔买卖更深刻地说明了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见到坏人便怒气冲冲拂袖而去,丝毫不假以辞色,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幼稚的做法。朝堂本是个大染缸,无论正义的人还是邪恶的人,跳进了染缸里,还想保持原来正义或邪恶的本色,可能吗?没沾上脏水的官儿,政治寿命一定长久不了。

        内库被八虎掏空一事,秦堪早已知道,之所以没告诉朱厚照,是因为他很清楚,凭朱厚照和刘瑾等八虎十年积累下来的情分,区区一百多万银子是绝对没法伤到刘瑾的筋骨的,既然把柄已算不得把柄,秦堪索性利用这个把柄给自己谋一点好处。

        回家的路上,丁顺亲自牵着秦堪的马,走得很慢。

        明年开春秦堪便打算升丁顺为锦衣卫镇抚,李二补上丁顺的内城千户。消息早已放出去,丁顺最近心情非常好,走路都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当初从南京开始便一直追随他的老弟兄,如今已被秦堪一批一批地安插进了锦衣卫任百户,甚至副千户,没有亏待一个人,然而升官升得最快的,还数丁顺。

        很莫名其妙的感觉,秦堪只觉得丁顺用起来最顺手,不蠢也不聪明,该奸滑的时候比谁都精明,该玩命的时候比谁都豁得出去。

        “侯爷真打算跟刘瑾做这笔买卖?”

        “废话,宴席都请了,本侯逗他玩吗?”

        丁顺挠挠头,道:“但……侯爷不是跟刘瑾很不对付么?为何两人打得头破血流的,一眨眼又勾肩搭背做起买卖了?”

        “刘瑾需要银子填补亏空,我需要官位安插亲信,正好我们彼此都有对方所需要的东西,于是各取所需,买卖做完该打还得继续打?!?br />
        “侯爷,跟刘瑾这种人做买卖,您不觉得是与虎谋皮吗?”

        “别往人家脸上贴金啊,谁是虎?我这叫与驴谋皮?!?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