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三百七十章 迫在眉睫

    第三百七十章 迫在眉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杜宏对女婿秦堪的感觉有点复杂,很不好形容。

        想他杜宏是正儿八经弘治三年的二甲进士,及第之后翰林院里苦熬资历八年才被外放为官,七品知县当了三年才被破格擢升为知府,顺便领了个南京监察御史的虚衔……

        十余年寒窗苦读,十余年官场沉浮挣扎,好不容易才当上知府,说来官路算是平顺,然而跟他的女婿一比,杜宏忽然发觉自己这么多年读书,这么多年当官,根本全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三年前的秦堪在哪里?他还只是一个从农家走出来的落魄书生,在山阴县衙里老老实实半垂着头,一脸无奈地接受当时还是知县的杜宏罚他二十两银子。

        三年后呢?他身居显赫高位,被当今天子引为肱股重臣,官显爵贵,一呼百应,可谓风光之极。

        货比货该扔,杜宏对秦堪没瞧顺眼过,可随着秦堪升官封爵节节高,杜宏心里也越来越酸。

        老丈人嫉妒女婿,对女婿而言绝非好事。

        比如现在,杜宏的口气就如同吃了枪药似的。

        “哼!侯爷倒是越来越出息了,一纸令下,天下官府莫敢不从,老夫这区区小知府也不得不匆匆赶来京师,面聆侯爷宝训呀?!?br />
        “岳父大人折煞小婿了,小婿怎敢调动岳父大人,岳父大人官场沉浮多年,小婿也只是想为岳父大人尽点心力而已……”

        杜宏眉梢一挑:“哦?贤婿竟然如此有孝心。老夫倒错怪你了。说说看,千里迢迢将老夫召进京师,你想为老夫尽什么心?”

        秦堪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陪笑道:“自然是想法子给岳父升官,比如左都御史就很适合岳父这样的人才……”

        杜宏乐了:“哦?原来老夫是人才?”

        “简直惊才绝艳……”

        “好,多谢贤婿照拂了。老夫何时上任?”

        秦堪暗暗叫苦,期期艾艾道:“这个……还需要组织研究研究,讨论讨论,摸索摸索……”

        “说人话!”

        “办砸了,要不您原路先回去。一年半载小婿再叫您过来?”

        杀气如寒风,迎面吹拂而过,秦堪一身起了鸡皮疙瘩……

        自己果真错了,刚才应该坚持自己的主见,想法子让这老家伙晕几天再说……

        …………

        …………

        秦府内堂阴风阵阵,寻常家宅此刻竟如万马军中的帅帐一般杀气腾腾,剑拔弩张。

        杜宏老实不客气地占了主位。捋着长须一脸阴沉地瞪着秦堪,不时像个疯子般嘿嘿冷笑两声。

        岳母杜王氏和杜嫣对翁婿之间的凝重气氛仿若浑然不觉,母女俩笑语盈盈地坐在一起互诉离情。

        翁婿俩大眼瞪小眼,不知过了多久,杜王氏再也受不了了,于是出来打圆场。

        略带不满地横了秦堪一眼,杜王氏道:“女婿办事怎地如此不靠谱儿?说着给你岳父谋个左都御史呢,结果咱们人已到了京师你却将此事办砸了,这不是折腾咱们吗?”

        秦堪苦笑赔礼:“岳母大人,小婿错了。不过也不算办砸,二老且请在府里住几日,小婿定将此事办妥?!?br />
        杜王氏满意地点点头,扭脸望向杜宏时,转瞬变了脸色:“女婿富贵了犹不忘岳父,事情虽没办好,总算也尽了心不是?你个老东西不道声辛苦。反而给女婿甩脸子,一把年纪越活越回去了?!?br />
        杜宏脸色一滞,捋着长须悻悻哼了哼,扭头望向别处。

        秦堪听得暗暗佩服,自家人的口气各打五十大板。连消带打便将满堂杀气消弭于无形,这样的人才……似乎比岳父更适合当官。

        …………

        …………

        岳父岳母进京,给杜宏升官的事已排进了秦侯爷的日程,而且迫在眉睫,因为岳父那杀人似的的目光很有威慑力,丝毫不介意女儿当寡妇……

        更危险的是,岳母杜王氏对宅子里忽然多出的两个女人金柳和塔娜明显不怀善意,杜宏升官这事如果不尽快搞定的话,金柳和塔娜的处境很不妙。

        和杜嫣一样,岳母杜王氏擅做红烧肉,秦堪真怕自己哪天回家时,杜王氏笑意盈盈端出两个热气腾腾的锅……

        “看来要跟刘公公做笔买卖啊……”秦堪喃喃自语。

        刘瑾掐住了都察院的脖子,他若一日不松口,左都御史一职便一日轮不到杜宏。

        幸好,刘公公目前的处境跟秦堪差不多,大家都是有麻烦的人,凭这一点,大抵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喝几杯,互诉一下衷肠。

        ****************************************************************

        和秦府内堂一样,司礼监里此刻也是阴风阵阵。

        刘瑾指着马永成的鼻子正在破口大骂。

        马永成垂着头,任由刘瑾的唾沫星子溅到脸上,也不敢抬手擦一下。

        朱厚照一句“建豹房”,宫里许多掌权的太监便浑身发了虚,包括刘瑾和马永成。

        “你说你这内库总管怎么当的?两个月前的二百万两矿税银子呢?全没了?你们这些混帐,一个个只知贪墨宫中,一点也没想过为陛下分忧,有银子捞时跑得比狗还快,麻烦上身便连一个人影儿也不见,杂家对你们真是失望透顶了!”

        马永成哭丧着脸道:“刘公,二百万两也不经花呀,四十万两拨付造作局量产佛朗机炮,五十万两拨给宫中修缮华盖谨身武英三殿……”

        刘瑾怒道:“还有一百多万两呢?”

        马永成尴尬地摸着鼻子不出声了。

        “查帐!一定要狠狠的查帐!查出一个杂家便杀一个!”刘瑾决定充分发挥他擅查帐的长项。

        马永成倒也爽快,很干脆地从身后摸出一个薄薄的帐本递给刘瑾,似乎早有准备。

        正义的刘公公咬牙切齿翻开帐本,眯着眼睛粗略一扫,指着帐本里第一笔不明支出,怒道:“五十万两!这五十万两哪里去了?好大的胃口,哪个混帐把它贪了?”

        马永成咳了两声,弱弱地朝刘瑾一指。

        “刘公,这笔五十万两……不是送给您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