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三百六十章 刘瑾入套

    第三百六十章 刘瑾入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Www.U8XS.Comu8小说更新最快小说阅读网被正义的刘公公鄙夷的秦堪好端端坐在家里,唯一的不适就是莫名打了两个喷嚏。

        狐疑地瞧了瞧堂外晴朗的天空,秦堪揉了揉鼻子。

        丁顺急忙端过茶盏递给他,殷勤笑道:“侯爷为国操劳,可要当心身子呀?!?br />
        坐下来,翘起腿,秦堪慢条斯理啜了口茶,悠悠道:“你继续说?!?br />
        “是?!倍∷臣绦溃骸鞍春钜姆愿?,属下这几日在城外流民营里前后又挑选了四百个少年,年龄大约全部在十四到十七岁左右,全手全脚,没有残废,不过都太瘦了,饿了不少时日,一个个瘦得跟小竹竿儿似的,目前都安置在城外东郊的庄子里?!?br />
        秦堪点点头,道:“从城里请几位大夫,给他们先做个身体检查,有病治病,特别是传染病,一定要严防,然后每天大鱼大肉管饱,让他们先把身子养壮实,养身子的期间请几个夫子教他们读书认字,包括随我从辽东回来的残余的一百多个少年,全部都进庄子读书认字,总之,你就当他们是一群管吃管住的学生娃子,除了读书,每日只需少量的身体锻炼,强度的军事操练暂时不必?!?br />
        丁顺点头笑道:“虽然不大懂侯爷的用意,但侯爷的话属下一定不折不扣照办,您瞧好吧?!?br />
        秦堪深吸了一口气,沉寂已久的眼中闪烁着期待的火花。

        又一批希望的种子,他们,是涅槃之后的新生,承载着改变这个时代的重任。

        交代完这件事后,丁顺紧接着笑道:“侯爷,通政司任良弼已被拿进了诏狱,单人单房关着,按侯爷的吩咐,任何人不准靠近他的牢房?!?br />
        秦堪笑赞道:“老任这人还是很上道的?;赝犯龌?,他儿子拜白莲教香堂一事,我就不计较了,此事过了之后放他儿子出狱,同时也告诉他,他家祖坟咱们也不挖了,本侯担保他老任家的人丁从老到幼一根毫毛都不会少,此事过后。让老任自己上疏告老吧?!?br />
        丁顺连连点头:“侯爷仁义无双,入白莲教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老任只是帮侯爷在朝堂里造点声势便免了家破人亡的祸事,上哪儿找这么便宜的事去?可是侯爷,您拿了老任的把柄,让他在朝堂上玩这么一出,到底为了什么呀?”

        秦堪笑道:“两个目的,第一,逼刘大夏致仕,第二。造作局量产佛朗机炮?!?br />
        “任良弼上疏请求朝廷量产佛朗机炮,您再上疏激烈反对。这出戏跟您的两个目的有关?”

        “有关,以你的智商,现在还看不出,目前做的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好几步,如今也该动手了……”说着秦堪忽然冷笑:“这是个连环坑,栽进去了就别想出来……”

        丁顺沉默片刻。小心翼翼道:“侯爷,是‘连环计’吧?”

        秦堪一楞,道:“是啊。我刚才不就是这么说的吗?连环计?!?br />
        “侯爷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认识刘大夏的儿子吗?”

        丁顺道:“属下打听过了,刘大夏的长子名叫刘祖修,是个读书读傻了的呆货,考了两次科试都没中,如今正在家中苦读,打算来年再考一次,刘大夏教子特别严厉,放了话出来,这次再不中就滚回祖籍,乡野间结庐卧薪读书去?!?br />
        秦堪喃喃叹道:“国事一塌糊涂,家事也一塌糊涂,这老家伙的人生如此失败,他难道不愧疚么?丁顺……”

        “在?!?br />
        秦堪冷冷道:“找个人把刘祖修引出来,灌醉他,然后……”

        听完秦堪的计划,丁顺惊愕地睁大了眼睛:“侯爷,这么损的主意,定是严嵩那白面书生出的吧?这些读书人太坏了,侯爷以前没说错,秦始皇真该把他们埋干净……”

        秦堪气定神闲道:“严嵩只提供了灵感,具体的主意是我出的?!?br />
        丁顺又呆住了,尴尬半晌,忽然抬手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秦堪展颜一笑:“好,收到你响亮的歉意,本侯决定原谅你了?!?br />
        ***************************************************************

        不见硝烟的京师朝堂里,秦堪和刘瑾悄然无息地开始对弈,各施所谋,互相算计。

        深夜,司礼监。

        刘瑾盘腿坐在东墙边的大炕上,双手拢在袖子里,屋外的凛冽寒风呼啸而过,而他的笑容却明媚如春,

        “佛朗机炮什么的杂家不懂,但杂家就是不让你称心如意!”刘瑾得意地笑道。

        张彩一直沉思着,良久才开口道:“刘公,此事因佛朗机炮而起,中间掺杂了任良弼和秦堪的私人恩怨,刘公是不是等些时日再做道理?”

        虽将张彩引为自己最重要的幕僚,但刘瑾对他的建议并非全盘接受,事实上刘瑾大多数时候做的决定都是他自己的主意,张彩的话也只是个参考,比如新政里的罚米法,便是由刘瑾所独创,身边亲信如张彩等皆苦劝却不被采纳,以至于刘瑾新政虽条目好看,但其中幼稚之处颇多,渐渐成了朝堂有识之士眼里的一个大笑话。

        这回刘瑾也不打算听张彩的,随着权力的疯长,刘公公自视也越来越高,他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拥有高深智慧的人,而且拥有一双看透迷雾的眼睛,虽小,却闪亮。

        “等什么时日?我大明的忠臣任良弼已被奸贼拿入了诏狱,杂家怎能不救?佛朗机炮明明是个好东西,他秦堪说不造便不造,而且还放话说什么谁敢造就弄死谁,我呸!杂家就偏偏要造,倒要看看秦堪有什么手段弄死杂家!”刘瑾说这话时一脸愤慨,双袖灌满了正义之风而膨胀,凛然如正义的化身。

        “刘公,秦堪此人不可小觑呀……”张彩尽职尽责苦苦相劝。

        “不怕,救出任良弼,命造作局大造佛朗机炮,户部不拨银,杂家就从内库拨,恰好云南四川两地矿监上月押了一批矿税入京,内库撑得起。杂家做了这两件事,算不算扇了秦堪的耳光?秦堪威严大丧,以后在他的爪牙面前如何抬头做人?”

        刘瑾越想越得意,忍不住仰天大笑,尖利的笑声在司礼监内回荡不息。

        笑声还未歇,又有小宦官匆忙进屋。

        见小宦官惊惶的神色,刘瑾如同被忽然掐住了脖子的鸡似的,笑声戛然而止,他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何事惊慌?”刘瑾斥道。

        小宦官颤声道:“老祖宗,不好了,您在东城灵椿坊的宅子……”

        刘瑾一呆:“宅子怎么了?”

        “着火啦!”

        “???”刘瑾楞了片刻,接着勃然大怒:“谁?谁干的?没有王法了吗?”

        “老祖宗息怒,幸好您的宅子只烧了前门半间耳房,火势很快被扑灭了?!?br />
        刘瑾终于松了口气,擦了擦满头的冷汗,随即忽然一个激灵,嘶声道:“秦堪!必是秦堪!杂家知道他的底细,此獠擅火攻……”

        “老祖宗,您猜错了,这回不是秦堪,是兵部尚书刘大夏的儿子刘祖修?!?br />
        刘瑾反倒冷静下来了,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刘祖修?他爹刘大夏都不敢招惹杂家,这小王八崽子吃豹子胆了?”

        小宦官居然露出几丝笑容:“老祖宗息怒,此事是误会,刘祖修今晚逛窑子灌多了马尿,满大街撒酒疯呢,提着灯笼到处乱甩,又唱又跳的,接着一失手,灯笼脱手而飞,正好掉入了老祖宗的宅子前院的一堆枯叶里,火是这么着起来的?!?br />
        刘瑾铁青着脸重重一哼:“杂家可不管什么误不误会,这事儿杂家若揭过去了,以后满朝文武谁都可以借着酒疯来烧杂家的屋,杂家的日子还过不过啦?来人——”

        小宦官慌忙从怀里掏出一份礼单递上来,笑道:“老祖宗,刘祖修知道自己闯了祸,他也吓坏了,托人从宫外给您送来了赔罪的礼单,一万两银子呢……”

        一听到有一万两银子,刘瑾眼中贪婪之色一闪,怒色渐缓,拧眉沉吟起来。

        小宦官接着道:“老祖宗,那刘祖修还说了,明晚城东福宾酒楼为老祖宗设宴,刘祖修想当面向老祖宗磕头赔罪,求老祖宗莫计较晚辈的一时之误?!?br />
        刘瑾冷笑:“蹬鼻子上脸了不是?杂家什么身份?他刘祖修什么身份?也配请杂家?他爹请我还差不多?!?br />
        沉默不语的张彩忽然开口道:“刘公,礼单倒是其次,如今刘公推行新政,朝中大臣颇多反对,大臣们与刘公的关系也空前紧张,兵部尚书刘大夏亦是其中之一,今晚刘大夏之子烧了刘公的宅子,下官觉得并非坏事,若刘公将此事揭过,也算给刘大夏表明了善意,将来未必不能打开这个缺口,也可打破刘公如今满朝皆敌的局面?!?br />
        刘瑾犹疑道:“你的意思是,杂家明晚去赴那刘小子的宴?”

        “对,下官正是此意,刘公志向高远,却也需要众人帮衬,孤鹰可击长空,雁群方能致远。眼下缓和与众臣的关系是很有必要的,请刘公斟酌?!?br />
        刘瑾倒也没多想,嘿嘿笑道:“左右不过一顿宴席,邀买人心罢了,明晚杂家便屈尊走一遭吧?!?br />
        ****************************************************************

        ps:还有一更……

        Wwω·U8xs.comu⑻小说更新最快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