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正面接敌

    第三百二十四章 正面接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行军十日,放眼望去尽是无垠的茫茫草原,如大海一般辨不清方向,有经验的蒙古人如同脑子里装了指南针似的,对方向的把握非常准确。

        草原不仅仅只是看似赏心悦目的青草白云,事实上草原绝没有秦堪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时已十月,渐入寒冬,青草早已变成了枯草,而且有的地方光秃秃的,那是被游牧小部落的牛羊啃吃之后的痕迹,每到冬季时,牧民们脸上便渐渐失去了光彩。

        没了青草,草原便供养不起太多的牛羊,只能分批次的将牛羊大批宰杀,而且受饥饿的不仅是牛羊,当牛羊不再肥硕之时,便意味着牧民们的日子不好过了,一个部落不可能靠这点有限的牛羊肉熬过冬天,于是牛羊渐少的同时,很多蒙古部落的人也不得不饿死一批。

        所以草原上的蒙古部落是对自然界优胜劣汰法则执行得最直接最彻底的群体,食物和生活资源的严重缺乏,使得他们不得不学会残忍。仅有的一份食物,年老的要让给年壮的,年壮的再让给年幼的,这绝不是什么尊老爱幼,而是个人对部落对家庭的贡献大小决定食物的配额。

        除了被迫宰杀牛羊,蒙古人入冬后进攻大明边镇也是他们每年必有的举动,最基本的食物需求都不能满足的时候,便只好用手中的刀剑抢掠了。

        可以理解,但不可原谅,因为秦堪是汉人。

        朵颜虽与明蚭崦恕a骄衔痪?,而且目前有着共同的敌人?乜靶睦锶炊远溲沼凶派钌畹姆辣?,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做人还是不能太实诚了,该盿舻幕故且a粢坏?,跟外族人讲什么君子风度简直是愚蠢…?

        …………

        …………

        大帐里,秦堪翘着腿,手里甚至端着一个景德镇官窑茶盏儿。茶盏里冒着丝丝热气,上好的雨前龙井在沸水中翻腾,帐里茶香四溢。

        临行前杜嫣给他准备得很充足,大到马桶夜壶,秋衣冬袄,小到各种京师的点心糕饼,和秦堪生活中用惯了的一应用品。足足凑了一整辆马车,所以在这茫茫草原里,秦堪居然能喝到杭州雨前龙井,委实是天大的幸福。

        “跟李杲大战在即,记住少伤人命,毕竟罪在李杲。下面那些边军将士是无辜的,争取兵不血刃拿下边军……”秦堪一边品着茶,一边慢悠悠地吩咐道。

        丁顺恭声道:“秦帅,大战一旦发动,恐怕要做到兵不血刃很难啊……”

        秦堪叹了口气。道:“确实很难,所以我们要争取大战之前便把李杲彻底击垮。顺便也要严密监视朵颜部的动向,他们帮我的忙我可以表示感谢,但如果想趁火打劫,我也不会跟他们客气,发过的誓就当我和花当同时放了一个屁好了……”

        “秦帅,朵颜届时果真收不住手怎么办?”

        秦堪不假思索道:“安排两个人把刀架在塔娜的脖子上,花当不听令就剁了他女儿?!?br />
        丁顺愕然道:“秦帅,你对这女人可真够狠的……”

        秦堪叹道:“这女人可是有着追杀亲夫的前科,最好提前把她剁了,不然真被她老爹硬塞给我,我还能活过今年冬天吗?”

        “秦帅深谋远虑!”

        “李杲那边有消蟟???

        “散出去的探子陆续回来了,李杲举兵三万已渡过西拉木伦河,往西行军,预计三日后将与我们迎面撞上,昨日我军斥候已在前方发现了辽东军的斥候,双方小小交战一阵,伤亡各半,另外……”

        “另外什么?”

        丁顺犹豫了一下,道:“散布在辽阳城里的探子也回来了,不过没打听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李杲经营辽东十余年,可谓根深蒂固,其势力已遍布辽东,据说李杲本是陕西榆林人,为了争取世代将辽东经营下去,他甚至将他老李家的祖坟都迁到了辽东,选了个风水极好,聚风藏气的旺地葬了下去,办了四十九天的法事,这人打定主意要当辽东土皇帝了……”

        秦堪心头一动,口中却叹道:“这个不孝子,连祖宗都被他折腾得不安宁……”

        丁顺笑道:“估摸李杲这人宗族之念颇重,对祖宗多少也有几分孝心,不然不会如此郑重其事迁祖坟?!?br />
        秦堪嘴角一勾,冷不丁道:“知道他祖坟葬在哪里么?”

        ***************************************************************

        三日后,秦堪与李杲两军终于不可避免地在辽河边遭遇上了。

        阴谋诡计不可能解决世上所有的危难,有的事避无可避,终究必须明刀明枪地正面遭遇。

        没有宣战也没有骂阵,双方探路斥候的激烈交战拉开了这场战争的帷幕。

        四队斥候伤痕累累各自回营禀报之后,双方大军迅速在辽河平原上摆开了阵势,接着便是一阵试探性的箭雨互射,最后各自扎下阵脚,相隔五里遥相对峙。

        辽河上空战云密布,空气中夹杂着令人窒息的浓浓杀意,凛冽的寒风吹起漫天黄尘,朦胧中隐隐闪现敌人刀兵的寒光。

        传令官骑着马在阵前挥舞着令旗竭力嘶吼,传达着将领们的一道道军令,天色也在这漫天杀气的平原上迅速阴沉下来,风声里似乎夹着鬼惊神号般的呜咽,在空旷的平原上呼呼作响,犹添几分压抑。

        翔云列晓阵,杀气赫长虹!

        …………

        …………

        秦堪坐在中军阵中,远远注视着五里外的辽东大军坚实的阵脚营盘,心中不由有些感慨。

        世上没有一无是处的坏人,一个坏人之所以能够为祸四方,终归有他的本事,单看辽东大军的阵容军纪,便知李杲委实是一位难得的将才,边军不愧为边军,看他们的精气神,比起京师吃太平粮的官兵高了不止一筹。

        只可惜,李杲这位将才走上了邪路,再有才华的将领,走上邪路都留他不得。

        “大人,对面的李杲已摆开了阵势,看来打算顽抗到底了?!币督峥岬氐?。

        “天要下雨,人要找死,谁都没办法……”秦堪叹了口气,却有些拿不定主意。

        军令易下,然而进攻的命令下了以后,眼前的情势可就不再由自己掌控了,除开朵颜这一万人的死活不关他事,自己这方可是有八千汉人官兵,而对面也有三万大明的边军,难道这一场自相残杀的战争真的不可避免吗?

        坐在一张虎皮硝制的帅帐大椅上,秦堪深深拧着眉,脑中急速转动。

        战事一触即发,而且自己这方胜算颇大,可他就是不愿下这道进攻的命令。

        一旦开战,损失的都是大明的边防力量,这个看似繁华实则孱弱的国家损失不起这些精锐。

        “派个人过去跟李杲传句话,就说本官许诺,只要他投降,可免他一死,大家和气点把这件事解决,莫损我边军元气?!鼻乜坝淘ピ偃?,下了这道命令。

        一名高举节杖的军士单骑策马朝李杲中军奔去。

        半柱香时辰过后,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中军阵中扔了出来。

        李杲绝然的举动终于激起了秦堪的怒火。

        “进攻!”

        传令官手中的令旗刚一挥落,一袭火红色的身影当先策马飞奔出去。

        秦堪凝目愕然望去,却见那抹红色如烈火一般耀眼,在万马军中跳跃翻腾。

        今日的塔娜手中没有提鞭子,而是一柄长而狭窄,如唐朝陌刀似的大长刀在灰暗的天空下散发出森然雪光。

        人如虹,马如龙,充满血腥味的天地里赫然多了一抹与战场格格不入的亮丽风景。

        她的身后,数千朵颜骑兵嗬嗬怪叫着挥舞弯刀,紧紧靠贴在她的两翼,阵型像一支尖锐的锥子,狠狠扎向辽东军的腹心。

        朵颜骑兵不愧为名震天下的精锐,连朵颜的女人也这般出色。

        急速冲锋中,辽东军前部射出漫天的箭雨,朵颜部的勇士们仿佛受过专业训练似的,纷纷将身子藏在马腹下,一轮箭雨射过,两军已近在咫尺。

        塔娜一声暴喝,手中长刀如流光般一划,一颗人头冲天而起,而此时朵颜的勇士们也适时冲进了军阵中。

        …………

        …………

        秦堪坐在中军阵里,瞠目结舌看着塔娜那干脆利落的挥刀厮杀,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这女人……比杜嫣还爷们,杜嫣的个人武功强,而塔娜,却有万夫不当之勇……

        穿越至今遇到的女人都是些什么人??!

        辽军前部在朵颜骑兵的一轮冲击之下顿时露出败退之象,秦堪眼看着数十名辽东军士惨叫着死在朵颜骑兵的刀下,心中不由一紧。

        “丁顺,传令朵颜骑兵撤回来!快!杀我们大明的将士还杀上瘾了……”

        低沉的牛角号呜咽吹响,前方冲锋的朵颜骑兵楞了一下,但仍表现出极好的服从态度,勒转马头飞快往回跑。

        花当骑着马从前军奔到中军,一见秦堪便得意洋洋地指着远处不甘不愿回撤的塔娜笑道:“秦大人,我的女儿不错吧?上马能斩将夺旗,下马能把你服侍得周周到到,娶了她你绝对不亏?!?br />
        秦堪咧了咧嘴,干笑道:“确实不错,令千金绝对有手刃亲夫的实力?!?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