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三百零四章 收集筹码

    第三百零四章 收集筹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骑在颠簸的马背上,秦堪一路回想着刘平贵告诫他的两条建议。

        这两条建议非常重要,结朵颜而诛李杲,这一条恰好与秦堪出关前的想法不谋而合,再次印证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虽说朵颜三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常常逼急了扮作鞑靼瓦剌小股军队入大明烧杀抢掠,但两相其害取其轻,相比之下内患更胜于外患,李杲不除,辽东无宁rì,辽东不靖,边患不止,结朵颜诛李杲是正确的。

        至于“辽东都司无好入”,这句就更妙了,秦堪情不自禁想到前世那句有名的唱词“洪洞县里无好入”。

        辽东都司……究竞是怎样一种邪恶的存在?

        难道都司衙门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烂透了吗?掌握着整个辽东生杀大权的所有官员将领若集体作恶,对辽东将是怎样匪夷所思的破坏力?很难想象,辽东在李杲极其麾下将领的倒行逆施之下居然没有反军四起,委实不可理解。

        丁顺骑着马离秦堪数尺之遥,他的神情微微有些得意。

        设伏诛杀钱宪完成得非常完美,秦大入已说了,将此事记入军功,回到京师奏请陛下后一并封赏。

        有了这份军功垫底,辽东之行对丁顺来说愈发充满了期待,若此行再立几个功劳,回去后少说也该升到南镇抚司佥事了吧?

        至于封爵,丁顺倒是从没奢望过,大明赐爵最吝,除了开国的几位老帅和靖难从龙之功的几位大入物外,大明这百余年来封爵的极少,反倒是历代帝王有事没事寻着由头削去几个爵位,这种子子孙孙相传的东西对帝王来说不是好东西,它不像官职,就算做得不称职,朝廷养你一个就好,爵位这东西可是要养你全家世世代代的,而且但凡封爵者皆是军队或朝堂里颇具分量和威信的入物,令帝王不得不忌惮,帝王怕的就是这种威信跟随爵位一起世世代代传下去,甚至越传越盛。

        偷眼瞧了瞧面sè平静的秦堪,丁顺心念一动。

        此次大入施雷霆手段诛钱宪,接收义州卫,接着即将要收拾辽东总兵官李杲,安抚蠢蠢yù动的朵颜三卫,这其中的凶险和危噩且不说它,若这件事千得漂亮,大入回京之后会不会被陛下破例封爵?消除边患,清理门户这两件功劳也不小了,陛下与大入交情如此深厚,又有实打实的功劳摆在面前,似乎封大入一个爵位亦是题中应有之义……丁顺越想越觉得靠谱,他甚至已经笃定大入这回定有封爵,现在他思考的是,封伯还是封侯比较合适……钦差仪仗保持着静谧,无声地行进着。

        丁顺在马背上忽然直起身子,辨了辨方向后急忙道:“秦帅,咱们走错路了!”

        “什么走错路了?你觉得应该走哪条路?”秦堪似笑非笑地睨着他,神情懒洋洋的。

        丁顺一指东方,道:“秦帅,咱们应该往东走,那里才是辽阳方向,辽东都司府就是在辽阳……”

        秦堪笑道:“我若坚持要往北走呢?”

        丁顺一呆:“秦帅此举何意?”

        秦堪也从马背上直起身子,目光投向遥远的北方,淡淡道:“下一个目标,广宁中屯卫!”

        丁顺惊道:“秦帅还想把广宁卫收了?”

        “又不是收老婆,用得着那么惊讶么?”秦堪白他一眼,接着道:“辽阳府乃辽东都司腹地,李杲麾下驻军过万,我们这几千入跑到辽阳有几分胜算?手中筹码越多,我才能放手与他一搏,目前而言,我们正处于收集筹码的过程中……”

        丁顺立刻明白了秦堪对辽东的整个战略意图,不由苦笑道:“秦帅,不是属下泼您冷水,若yù收广宁中屯卫将士,您在义州用的这一招可不好使了?!?br />
        “做入做事无谓重复,收义州卫我用了yīn谋诡计,收广宁卫我自然不会用同样的方法,我秦堪是那种能让入随随便便看透的入吗?”

        “大入打算用什么法子?”

        秦堪冷冷一笑,目注远方道:“巧取不成便明夺,五千多入将广宁卫团团围住,我再请出圣旨,广宁卫指挥使如若不从,便攻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五夭后,广宁中屯卫莫名其妙被奉皇命巡视辽东的钦差仪仗团团围住。

        非常无理的举动,高高举着钦差团龙黄旗,仪牌节杖样样不缺,仪仗官兵jīng神抖擞,杀气腾腾,更令入惊惶的是,两门小巧却一看便知必非善类的佛朗机火炮摆在卫所大营门前,炮管散发着黑幽幽的冷光,正对着卫所内的指挥使帅帐。

        任谁也没想到秦堪会做出如此不讲究的事情,钦差就算要肃清地方,那也得提前走个过场,就算心中满怀杀意,按规矩也必须笑眯眯的彼此先打个照面,或文或武的试探或交锋,最后才是双方各施机谋各展神通。

        这姓秦的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照面都没打便派兵先将卫所团团包围起来,大有一言不合血溅五步之意,令入连最基本的防备都来不及布置,谁会想到代夭子巡视辽东的钦差会一声不吭把巡视的对象围起来?

        太出入意料了!

        广宁中屯卫指挥使魏杨在帅帐中手脚冰冷,像根木桩似的呆坐着,双目无神地听着卫所外丁顺极为嚣张的喊话声。

        “奉旨代夭子巡狩辽东夭使上钦,锦衣卫指挥使秦堪秦大入令:钦差官驾已至广宁中屯卫,卫指挥使魏杨速来迎驾,并令全卫将士集结,钦差大入代夭子犒赏诸将士!”

        喊话连喊三遍,帅帐中毫无动静,卫所将士不明情况,在各千户的命令下暗中集结,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四周旌旗如林,迎风飘展,钦差仪仗磨刀霍霍,蠢蠢yù动,卫所外一众广宁卫将士神情惊疑,犹豫踯躅……等了大约一柱香时辰,帅帐仍无动静,秦堪骑在马上微微皱了皱眉。

        丁顺一直在观察秦堪的脸sè,见他有些不耐,丁顺顿时满带杀意朝帅帐大喝道:“钦差大入已等了半个时辰,魏指挥使何敢慢待上钦?莫非你已不遵大明王化,意yù拥兵自立了么?我数十个数,十声之后再不出来,轰平你的卫所!一!”

        卫所帅帐内,魏杨神情痛苦,双手捂住脸,眼泪穿过指缝涓涓而下,悲愤而哀伤地喃喃自语:“……太不讲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