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获准练兵

    第二百六十五章 获准练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六十五章获准练兵

        一个人能听懂谁说了实话,谁在溜须拍马,说明他长大了,这是件好事。有些当官的一辈子只喜听奉承话,别人稍说一句不大中听的实话便不高兴,或者干脆捂住耳朵假装没听见,这种人怎么评价呢?心xìng比较脆弱纯洁吧?

        秦堪笑道:“臣其实也不大说实话的,偶尔心血来cháo说一次,陛下往后想听臣说实话的机会不多,臣努力向刘公公学习,争取把陛下拍高兴了?!?br />
        朱厚照笑道:“你若学得像刘瑾那样溜须拍马,你便不是秦堪了,奉承话听得当时乐呵一下便好,若把奉承当实话,整天活在谎言里,做人是不是太悲哀了?”

        秦堪长长一揖,道:“陛下能明白这个道理,臣为大明社稷贺?!?br />
        朱厚照哈哈笑道:“别人把我当昏君,你难道也觉得我是昏君吗?我信宠刘瑾,并非因为他溜须拍马,而是他从我幼时便一直照顾我的情分,父皇在世时太忙,我与母后又不大亲密,身边这几个家奴我已把他们当成了家人?!?br />
        秦堪点点头,心情忽然有些沉重。

        刘瑾得势的原因是他自己长久以来对朱厚照的照顾,这种情分是rì积月累的,不可能消除,朱厚照把他当成了家人,rì后刘瑾乱政弄权,祸乱天下,如此情分之下,朱厚照想必也不会太怪罪于他,这颗长在大明胸腹中的毒瘤若想把他剜除,恐怕不太容易呢。

        暗暗叹了口气,秦堪转移了话题:“陛下刚才所言兵事,京军与边军对调换防颇为不易,不过臣另想了个法子,不知陛下可有兴趣?”

        “快说来听听?!?br />
        “既然不可将现有的两地军队调换,不如另起一军,这支军队不从世袭的军户中选取,而是挑选一些寻常的百姓人家子弟,年纪不必太大,十几岁便可?!?br />
        “十几岁的新兵,打起仗来能靠得住吗?”朱厚照经常演习武事没有白费,一听便听出了事情的关键。

        秦堪笑道:“这支军队,臣想用自己的法子训练他们,除了一些必要的战场杀敌技巧,臣还想教给他们一些新奇的东西,比如兵法,比如火器等等……”

        “火器?你想再组一支神机营?”

        “不,他们跟神机营不同,他们使火器,但并不完全依赖火器,他们与大明军队最大的不同便是,他们将会使用一种新式的战法,配合火器之后,这支军队将成为我大明的百胜之师?!?br />
        朱厚照沉吟半晌,点头笑道:“虽然不大明白,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秦堪,你做事一直是靠谱的,我一直都很信任,既然你觉得此事可为,便放手做去吧,这支军队嘛……嗯,就挂在锦衣卫名下,由你直属,不归兵部所辖,至于耗费银两……”

        朱厚照一顿,表情变得纠结拧巴了:“所耗银两,你自己想办法吧,昨儿个马永成告诉我,内库差不多能跑耗子了,户部韩文那个老匹夫更不可能给你支出这笔银子,朕这个皇帝当得一穷二白,说来犹觉心酸……要不这样,朕即将大婚,户部为此拨了三百万两银子,这笔钱朕拨一半给你……”

        秦堪苦笑道:“陛下高义,连老婆本都拿出来了,臣若拿了这笔银子,岂不被天下万夫所指?罢了,总共才几百号人,用不着这么多银子,所耗军费,臣自己想办法?!?br />
        “拿去吧,朕的大婚也用不了这么多银子,没必要为夏家那个女人耗费太多,那种女人最好用被子一卷,直接抬进宫里了事,哪里凉快上哪待着?!?br />
        秦堪不由有些可怜那位未来的夏皇后了,看来就算朱厚照与她大婚,恐怕也不会碰她一下,“老婆一辈子是处女”这句话已不再是骂男人,而是对女人赤luo裸的攻击,很伤自尊,感觉皇后娘娘不会再爱了……

        文华殿内。

        皇帝怠政,刘健谢迁告老,李东阳独木难支,昔rì弘治帝与三位阁老同治政事,一派君臣相得的景象已然不复再见,偌大的殿内空荡荡的,脚步稍重一点都能听到巨大的回音。

        历史翻过新的一页,有的东西必然被人遗忘,繁华落尽后满目萧然,终将被尘封于角落里。

        今rì的文华殿终于恢复了些许人气。

        刘瑾坐在殿内正中的书案后,这个位子是昔rì首辅大学士刘健处理政事的专属位子,今rì被刘瑾一坐,颇有几分鸠占鹊巢的味道。

        焦芳佝偻着身躯,布满了老年斑的脸上带着几分微笑,沉稳且安静。

        刘瑾仿佛刻意想营造出上位者的威严,端着茶盏儿慢悠悠地啜着,眼角却很不上位地瞟了瞟焦芳,见他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刘瑾不由有些泄气,感觉自己气势上仿佛落了下乘。

        “咳,焦大人……”

        焦芳佝偻的腰板忽然一挺,恭谨却不失尊严地一拱手:“刘公公请讲?!?br />
        “吏部尚书马文升在陛下登基之后便告了老,内阁两位大学士也告了老,这朝廷不知怎么回事,仿佛一夜之间大家都老了,大家都要走,那么多位置空下来给谁去呀……”刘瑾不紧不慢地试探着。

        焦芳的笑容多了几分贪婪意味:“刘公公,下官今年七十余,但下官尚未觉老?!?br />
        刘瑾大乐:“焦大人倒是实在,杂家今年其实也有六十多了,可杂家怎么觉得这辈子才刚开始呢?!?br />
        “刘公公之言,下官非常认同,老骥伏枥,夕阳不短?!?br />
        刘瑾又叹道:“杂家虽觉得这辈子才刚开始,可总有几件不顺心的事……”

        焦芳的腰板挺得愈发笔直,态度也愈发恭谨:“刘公不妨跟下官说说,或许,下官能为刘公分忧?!?br />
        不知不觉间,焦芳的称呼已然变了,“刘公公”和“刘公”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意思,这个突然变换的称呼令刘瑾愈发高兴了。

        PS:这更是昨天的,昨天的,昨天的……

        码字多了感觉很累,很累就上床睡觉,一睡又过头了……说了凌晨发的,结果拖到现在……很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