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另募新兵

    第二百五十七章 另募新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以戴公公的聪明睿智,当然不会接受秦堪如此疯狂的建议。

        太监这个群体比爹更可怜,所以坑太监比坑爹更无耻。

        戴义满脸讪笑地不停施礼,秦堪见他惶恐的模样,心中不由黯然叹息。

        如意算盘落空了,戴义这阉货竟然不蠢。

        陪着笑表示司礼监秉笔兼执掌东厂这两个职位已经很满足了,人不知足会遭天谴的,然后戴义胡乱行了个礼,说午后会有厚礼送至秦府,以报知遇之恩,最后戴义慌慌张张地跑了,而且跑得很快,用行动证明了男人裆下少了个零件,受到的空气阻力会小很多……

        目送戴义跑远的背影,秦堪心情不由有些沉重。

        弄死刘瑾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啊……

        出宫门,过金水桥,承天门外,丁顺李二和北镇抚司的都指挥佥事,镇抚使,以及京师里各锦衣卫千户等在广场上,每个人穿着崭新的斗牛袍或飞鱼袍,腰间挎着的绣chūn刀刀柄高傲地斜指上天,看表面非常威武不凡,看阳光投shè在地上的影子却如同每人挺着一根昂扬的不文之物发*似的。

        见秦堪施然走出,不论真心还是假意,众人脸上皆浮出了笑容,指挥佥事赵能一张白净的老脸已绽出了花儿,面朝秦堪二话不说,纳头便拜,其余众人身子也同时一矮,纷纷朝秦堪单膝军礼跪拜下去。

        “属下等齐贺秦帅执掌锦衣卫,贺秦帅步步高升,来rì封王列侯,世代荣贵!”

        人来人往的承天门前,被众锦衣卫下属来了这么一出,动静闹得挺大,来往巡梭的军士和百姓纷纷侧目。

        秦堪楞了一下,接着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上前一步亲自将赵能搀扶起来,温和笑道:“赵大人,诸位快快请起,都是卫中兄弟同僚,不必这一套虚礼?!?br />
        赵能顺势直起身,拱手笑道:“刚刚听宫里传来消息,陛下于朝会上褒扬秦帅平乱有功,擢升指挥使,下官接了消息便匆忙领着同僚来承天门外相候,以后秦帅若有任何差遣只管吩咐下官,下官必为秦帅赴汤蹈火?!?br />
        众下僚一涌而上,纷纷朝秦堪作揖恭贺不已,逢迎阿谀之词喷薄而出,可谓滔滔不绝。

        秦堪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没有任何不耐烦,也不见拿捏官架子,心中却隐隐有些不悦。

        虽说官场迎上欺下已是陈规,但锦衣卫这个部门有着它的特殊xìng,如果连它的上层架构也只是一群只懂逢迎拍马的投机之徒,以后如何能指望它成为自己手中的尖矛利剑,如臂指使呢?

        含糊敷衍似的应付着众下僚的逢迎,秦堪眼睛一瞥,却见丁顺李二等一群从南京便跟随他的老部下静静地站在远处含笑看着他,脸上只有一片对秦堪真心恭贺的神情。

        秦堪心中一暖,面容露出了真正的笑意。

        丁顺这群人才是自己的铁杆部下,可谓真正的心腹亲信,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浪,让秦堪可以完全放心把背后托付的,唯有他们。

        赵能和众人的恭贺没完没了,不知过了多久,众人才意犹未尽地散去,秦堪耳边滔滔不绝的嗡嗡声才渐渐消失。

        抬起手一看,自己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大叠写满了密密麻麻字迹的礼单。

        秦堪不由苦笑,难怪世人总将“升官”和“发财”两个词结合在一起,原来升官和发财的关系真的如此密不可分。

        待一众佥事,镇抚使和千户们散去之后,丁顺和李二才笑嘻嘻地上前拱手道:“属下恭贺大人高升指挥使,以后整个锦衣卫便由大人发号施令了,属下们跟随大人,前程可愈发敞亮啦?!?br />
        秦堪苦笑道:“你们也打算来一通滔滔不绝的马屁?”

        丁顺笑道:“属下嘴笨,可说不出那许多肉麻话儿,尽力为大人办好差事便是?!?br />
        秦堪点点头:“嗯,知道我的为人便好,记住,我只看你们办事尽不尽心,嘴上说得天花乱坠的人,入不了我的眼,丁顺……”

        “属下在?!?br />
        “我如今新近上任指挥使,许多人手用得不大放心,南京跟来的老弟兄你瞧着安排一下,南镇抚司安排几个,经历司也安排几个,你和李二嘛,我另有用处?!?br />
        “大人尽管吩咐?!?br />
        秦堪压低了声音道:“你和李二去城外的流民营,挑选四五百名背景干净,底子单纯,十七八岁年纪的少年子弟,我拨个地方给你们,然后你rì夜cāo练他们?!?br />
        丁顺低声道:“大人这是要练兵?”

        “对,练兵,但我们不能练私兵,否则是诛九族的大罪,明rì我给陛下说一声,陛下尚武,不会不答应的,陛下答应了,满朝文武自不会多话。你就负责cāo练这四五百名少年,记住,半年之内,我要看到这些人有个兵样子,若有一丝不足,你丁顺自己卷铺盖滚蛋吧?!?br />
        丁顺疑惑道:“大人,锦衣卫里校尉力士何止数万,大人是锦衣卫的最高头领,为何还要练新兵?”

        秦堪叹了口气,锦衣卫里的校尉,百户们皆为军户世袭,百余年来沉疴已重,暮气渐深,更头疼的是卫中派系林立,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勾心斗角处处掣肘,秦堪他一个新上任的指挥使,论威望远不及牟斌,论资历他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卫里如赵能这样的下属僚官们嘴上恭称他为秦帅,心里谁会真正对他服气?官场上循序渐进苦熬资历方为正道,像他这样升官速度如同坐火箭似的,终究不能被人所容。

        所谓文官不可一rì无权,武官不可一rì无兵,这便是秦堪想再练一兵的初衷,有一支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力量,将来若有异变,自保足矣。

        还有一个原因,大明的军制如今已糜烂到一定的程度了,秦堪作为穿越者,坐到了今rì这个地位,已然有资格一一实践自己当初改变这个时代的想法了,许多关于强兵强武的新念头若用在卫所官兵身上肯定收效甚微,但用在这四五百名新招募的少年身上便完全没问题了,这是四五百张雪白干净的白纸,秦堪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尽情地挥洒泼墨,把他们画成一幅幅绝世奇画。

        心中那颗希望的种子,埋藏隐忍了两年之后,终于开始生根发芽,四五百名少年,便是他希望的开始。

        来到这个时代,总要做一点什么的,不仅为了自己。

        骑马出城回家,一群侍卫意气风发地簇拥着秦堪,好拍马屁的僚属送来一副全新的仪牌仪仗,被秦堪一脚踹得老远。

        回个家还打着仪牌开着全副仪仗招摇过市,这种人简直有毛病。

        一群人骑马快回到府上时,秦堪竟有些踯躅不前了。

        不知道家里的婆娘有没有发现他和金柳的jiān情,如果发现了,此刻金柳大概已成了锅里的一堆红烧肉了吧?

        “jiān情”这两个字有点严重,不太符合事实,与金柳重遇到现在,自己还没jiān过呢。

        郊外的庄子小路上,秦堪猛地勒住了马,神情愈发犹豫,一众侍卫见秦帅皱眉沉思,纷纷老实地避开几步,不敢出声打扰。

        真羡慕那些娶了老婆还大摇大摆把小三小四往家里领的禽兽们啊……

        为何他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却感到如此心虚呢?

        秦堪咬了咬牙,回吧,伸头缩头都躲不开这一刀,索xìng光棍一点。

        一夹马腹,马儿飞快朝秦府奔去。

        …………

        …………

        来到门前下马,把缰绳扔给迎上来的下人,秦堪特意扫了一眼下人的神sè。

        嗯,很平静,看来金柳应该还活着,家里没发生惨案。

        老管家颠着碎步上前满脸堆笑地给秦堪道贺,秦堪随手一个翡翠扳指扔过去,管家高兴得眉眼不见,一迭声地道谢。

        走进内院,院子里一片空寂,杜嫣和金柳不见人影,院子中间却见怜月怜星这对双胞胎萝莉双手托着下巴愁眉苦脸地叹着气,小小萌萌的俏脸装作出大人成熟的样子,煞是可爱。

        “怜月怜星,你们叹气做什么?”秦堪弯下腰笑问道。

        怜月怜星急忙站起身,朝秦堪福了一福,齐声道:“老爷回来了?!?br />
        秦堪张望一圈,低声道:“主母不在家吗?又进城了?”

        怜月怜星摇头:“主母在房里?!?br />
        “那位和主母一起回来的金姑娘呢?”

        二女小脸一垮,怜月委屈地瘪着小嘴道:“金姑娘被主母带回府,一回来便抢着做事,平rì打扫院子,给主母端水递茶,浇花剪树这些活儿都是奴婢做的,她却把咱们的差事抢了……”

        怜星应声虫似的连连点头:“嗯嗯!”

        怜月说着眼眶泛了红:“……太不讲道理了,客人就是客人,怎么老抢奴婢们的差事呀,活儿都让她干了,咱们干什么?将来奴婢们变得好吃懒做,主母若嫌弃了把咱们卖掉,以后咱们哪有那么好命遇到老爷这么好的人家?”

        “嗯嗯!”百度搜索书书屋,书书*屋手打,书*书屋提供本书TXT下载。

        怜月抬头可怜巴巴地瞧着秦堪,道:“主母曾经说过,若再有女人进府,让奴婢们把她扔井里去,老爷,这位金姑娘要不要扔井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