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二百零六章 拿人钱财

    第二百零六章 拿人钱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又是一个宁王府幕僚。[~]

        秦堪丝毫不觉意外,百余年前第一代宁王朱权被成祖皇帝忽悠了一次,那次的忽悠规模比较大,满肚子冒坏水儿的成祖皇帝告诉宁王,只要帮他起兵攻入南京,把当时的建文皇帝朱允炆踹下皇位,大明大好江山与宁王共治之。

        作为一员武将,宁王朱权是优秀的,他与朱棣戍守边境,打得蒙古残余势力闻风丧胆,是中国上下数千年少见的主动攻击外敌的悍将,但作为政治人物,朱权无疑挂科了,“江山共治之”这种话他竟也相信,活该被朱棣卸了兵权改迁封地,窝在江西南昌这个小城里动弹不得。

        李士实这个名字秦堪并不陌生。

        此人是南昌的富绅,家境非常富裕,而且也是成化二年的进士,最高做到右都御史,只可惜官场如战场,有钱不一定哪里都玩得转,在一次朝堂政治斗争中,李士实完败收场,灰溜溜地致仕回乡,却被暗藏祸心的宁王朱宸濠揽入麾下,从此成为宁王的左膀右臂。

        今日宁王麾下的第一智囊主动找上秦堪,令他顿时充满了警觉。

        李士实还未说出来意,秦堪便已将其定义为黄鼠狼给鸡拜年。

        “原来是李先生,”秦堪笑着拱拱手,不论李士实存着怎样的心思,至少大家都是读书人,都有功名在身,读书人之间的礼数必须要有。

        李士实笑得很谦逊,哪怕他曾经官至右都御史,此刻却谦虚得如同一名见了上司的小吏。

        “不敢当‘先生’之称,今日李某特意为瞻仰秦大人的风采而来……”

        这话很中听,虽然明知是假话,秦堪还是忍不住侧了一下身子,留给李士实一个光辉圣洁的侧面,角度刁钻,走位风骚,供他好好瞻仰。

        见秦堪笑而不语。李士实也笑得愈发深刻了。

        “除了瞻仰,李某尚有一个不情之请……”

        “李先生但言无妨?!?br />
        李士实目光闪烁一下,压低了声音道:“秦大人身手了得,文武双全,听说去年在南京时王岳那个不开眼的干儿子冒犯了您,被您出手教训了一番……”

        秦堪眼中瞳孔一缩:“你是说刘琅?”

        “正是。[]”

        “刘琅不是后来被王公公活活打死了么?时隔一年你才来说情,是不是太晚了点?”秦堪似笑非笑道。

        李士实笑道:“那个不开眼的东西怎值得李某为他说情,秦大人小瞧我了。李某是想为另一个人讨个人情……”

        “谁?”

        “秦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您在南京教训了刘琅以后余怒未熄,又命锦衣卫手下寻刘琅的把柄,同时您的手下还拿了一个人,姓陈,名清元,不知秦大人有印象否?”

        当然有印象,当李士实自报家门的那一刻开始,秦堪便隐隐有种预感。他是为陈清元而来的。

        仰头思虑半晌,秦堪果断摇头:“不记得了?!?br />
        李士实脸色顿时有点黑,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官场惯例。本无可厚非,只不过眼前这家伙装糊涂装得太过分了。

        咬了咬牙,李士实从怀里摸出一张礼单,轻轻塞进秦堪手里,笑道:“单子上所列之物已派人全部送至贵府上,秦大人现在应该记得了吧?”

        秦堪飞快朝礼单上扫了一眼,不由有些吃惊。

        白银二万两,东珠一百颗,南海红珊瑚四株。此外还有塞北熊胆,百年山参,极品翡翠玉如意……

        秦堪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宁王是想拿银子砸死我么?”

        李士实见秦堪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由有些慌了。同为读书人,他很清楚大明读书人的清高脾气,有的人喜欢钱,砸多少都甘之若饴,有的人不喜欢。给他送钱等于朝他头上泼大粪。

        李士实急忙伸手打算将礼单拿回来,不迭地连连道歉:“李某孟浪了,这就拿回去,还望秦大人莫计较,李某真的只是一番好意……”

        谁知手没碰到礼单,却被秦堪飞快收进怀中,然后一脸坚毅地沉声道:“砸吧,我想我受得住的!”

        李士实:“…………”

        京师的官儿越来越高深莫测了,这是李士实此刻最真实的感受。

        …………

        …………

        礼单收了,再装傻未免不地道,秦堪这才展开了笑颜:“李先生刚刚一提醒,我忽然想起来了,不错,去年在南京确实抓了一个叫陈清元的家伙……”

        李士实喜色一闪,拱手道:“敢问此人如今身在何处?”

        秦堪含笑反问道:“时隔一年,该招的都招了,宁王现在才想起救他,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李士实笑道:“事涉藩王,只凭一人的满嘴胡说,相信朝廷不会采信的,宁王并不担心?!?br />
        “既然不担心,为何现在又要救他?”

        “不担心是一回事,此人留在朝廷手里终究是个隐患,王爷不喜欢这个隐患给他添太多麻烦,秦大人明白李某的意思吗?”

        “明白了,所以宁王打算把他救出去?”

        “对,无论怎样救都好,王爷不会给秦大人添麻烦的,死的活的都成,秦大人不会拒绝这小小的要求吧?”

        秦堪笑道:“当然不会,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满京师打听打听,我的人品还是值得相信的?!?br />
        李士实大喜,他没想到秦堪这么好说话,轻易便将王爷交给他的事情办妥了,于是对秦堪的印象愈发好起来。

        “秦大人是个讲究人,那么……”

        这时,一名锦衣校尉匆匆走来,抱拳道:“千户大人,宫中无人值守,御马监宁公公请您过去谈一谈驻防之事?!?br />
        秦堪淡淡点头,与李士实拱手告辞后,缓缓朝皇宫走去。

        李士实不放心,追在秦堪身后大声提醒道:“今晚亥时,京师朝阳门内,王爷和李某等候秦大人的好消息?!?br />
        “知道了知道了?!鼻乜昂芊笱艿鼗踊邮?。

        ***************************************************************

        东宫。

        太子与宁王朱宸濠的叙话很快结束。当宦官入银安殿禀报说,谢迁大学士请太子移驾春坊时,朱厚照的神情愈发苦涩。

        大学士们很执拗,哪怕陛下病危之时,他们也从不间断太子的学业,反而有点变本加厉,强塞硬灌的味道。

        弘治帝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太子即将登基。大学士们很清楚,待到太子登基以后,再想督促他读书,恐怕难比登天了。

        朱宸濠显然也不打算跟大学士们照面,三位大学士的正直名声天下皆知,朱宸濠心里有鬼,道与魔是不能相见的。

        朱厚照匆匆跟宁王打了声招呼,便直奔春坊而去,朱宸濠面带微笑?;夯鹤叱鲆驳?。

        英明睿智勤政的弘治快死了,未来大明江山之主是个荒唐昏庸的屁孩子,这对朱宸濠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一个只爱玩乐什么事都不懂的孩子。有何资格当这锦绣江山之主?风水轮流转,皇帝轮流做,燕王一脉坐了百余年龙椅,现在也该轮到宁王一脉了。

        银安殿外,刘瑾和谷大用手执拂尘,正指挥着东宫的小宦官们修剪花园内的枝叶,见朱宸濠走来,刘瑾和谷大用急忙躬身退到一边,给他让开了一条道。

        朱宸濠目光一闪。却站住了脚,打量着刘瑾和谷大用,瞧了半晌,忽然笑了,指着二人道:“可是太子身边伴驾的刘公公和谷公公?”

        刘瑾和谷大用微微吃惊。虽然侍侯太子十余年,但他们敢肯定,宁王从未见过他们,为何一见面便能认出他们?

        “正是,奴婢拜见宁王殿下?!绷蹊凸却笥霉淼?。

        朱宸濠虚手一扶。笑道:“二位公公不必多礼,太子喜玩乐,二位公公服侍太子必然辛劳,有劳二位了,本王入京身无长物,给二位公公随手带了一些南昌的土产,望二位欣然笑纳……”

        说着朱宸濠环视周围,发现没人注意后,从衣袖中掏出两张似乎早已备好的礼单递给刘瑾和谷大用。

        二人眼中喜色一闪,动作熟练地用两只手指一勾一缩,礼单便不着痕迹地塞入了自己的衣袖中。

        “多谢王爷厚赐,奴婢感激不尽,王爷但有吩咐,奴婢无敢不从?!?br />
        朱宸濠哈哈一笑,神态亲热地上前握住了二人的手,手上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加重了几分力道。

        “二位公公言重了,本王最喜交朋友,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咱们常来常往,莫要生疏才是?!?br />
        …………

        …………

        走出东宫的朱宸濠心情很不错,每当自己落下一子,他便有一种越来越浓烈的欣喜,因为每落一子便代表着自己离京师皇廷内的那张龙椅又近了一步,为了这张龙椅,宁王一脉已卧薪尝胆百余年了,朱宸濠有着强烈的信心,他相信这个目标在他这一代宁王的雄韬伟略下一定能实现。

        李士实恭敬地等在东宫外,见朱宸濠出来,李士实拱手笑道:“王爷,事成矣,姓秦的千户答应了,今晚便将陈清元送到朝阳门?!?br />
        朱宸濠笑得愈发开心:“这秦堪是个不可小视的人物,今晚本王要亲自结识一下?!?br />
        …………

        …………

        阳春三月,天气转暖,但京师的夜仍旧冰冷彻骨。

        朝阳门外的甬道阴影处,朱宸濠和李士实就这样静静地负手而立,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前门大街,街上一片漆黑空荡,连个鬼影子都不见。

        一阵寒风吹来,朱宸濠和李士实在呼啸声中同时打了个哆嗦,然后又同时使劲吸溜了一下夺腔而出的清鼻涕……

        嗤——

        静谧的夜里,更夫的梆子声连敲四下,天色已四更。

        良久,朱宸濠带着浓重的鼻音道:“士实啊,你跟秦堪约的什么时辰?”

        “……亥时?!?br />
        “钱财已送到他府上了?”

        “已送?!?br />
        “言语中可有得罪他?”

        “没有啊……”

        “他既拿了钱财,为何爽约?”

        李士实带着几分哭腔道:“门下委实不知啊……他说他的人品值得相信的,谁知道他竟是这号人呢?”

        朱宸濠脸颊狠狠抽搐几下,仰头望着夜空稀疏的星辰,又使劲吸溜了一下鼻涕,无限幽怨道:“这人……不讲究?!?br />
        叶子悠悠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