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二百章 坑人发明

    第二百章 坑人发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坑坑更健康,坑人已成了秦堪的恶习,它是典型的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朱厚照当然不仅仅来找秦堪诉苦,他是来收银子的。

        他对银子其实根本没什么概念,太子从小生活在皇宫内,吃穿用度都是天下最好最贵的,而且想要什么只需吩咐一声,自然有无数太监宫人将其送到眼前,银子这东西对朱厚照来说太无谓了。

        不过身为超市的三大股东之一,当秦堪派人去东宫通知他到了分红的时候,朱厚照便欢喜不胜地赶来了。

        朱厚照不缺钱,但他从没有自己挣过钱,这次分红可谓人生第一桶金,意义非常重大,朱厚照喜欢自己亲手挣来东西,尽管所谓的“亲手”只不过派人送了几万两银子,但……也算是“亲手”参与的投资了。

        “分银子!”朱厚照单手叉腰站在秦府前堂内,方才爱犬惨遭不幸的颓势一扫而空,活脱梁山聚义厅里分脏的嘴脸。

        秦堪拍拍手,家仆们抬着几个大箱子进来,打开箱子一片银灿灿的白光,晃得眼睛生疼。一旁随侍的刘瑾两眼看直了,目光中露出贪婪的光芒,朱厚照对银子没概念,但刘瑾有概念,太监很少不贪财,刘瑾尤甚。

        “殿下,这是咱们超市三个月的分红,扣除成本和人工等各项开支,按执股比例,殿下应得的分红为一万三千两银子……”秦堪微笑道。

        朱厚照眼睛也看直了,他当然认识银子,但从没有近距离的看过如此一大堆银子摆在面前,不是国库也不是内库,而是他朱厚照实实在在赚来的。

        一种巨大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朱厚照的表情如同打完BOSS后捡到了紫色装备一般喜悦,喜悦的不是银子的价值,而是一种长大独立的感觉。

        独自沉浸在喜悦中不可自拔,秦堪微笑着退出了堂外。

        或许很久以后朱厚照才会明白,男孩成长为男人。不仅仅会赚钱那么简单,要学习和经历的还有很多,坚韧的性格,不屈的精神,沉稳的仪态,以及对女人有着致命吸引力的一点点小沧?;蛐∏逍隆?br />
        这些道理小朱大概不懂,告诉他他也听不懂……朱厚照有模有样地在堂内一锭一锭数着银子,秦堪负手含笑站在堂外。刘瑾不知何时也退了出来,二人立于前堂回廊下相视一笑,笑容里有多少真心诚意只有天知道。

        刘瑾笑起来的样子很讨喜,或者说他天生长着一副讨喜的脸,一笑眼睛便眯成两道弧度向下的月牙儿,不得不说,这样明媚的笑容长在一个太监脸上,委实有点“明月照沟渠”的味道。

        扭头看着堂内喜滋滋的朱厚照,刘瑾笑着叹了口气。尖细的嗓音如同被掐着脖子挤出来的一般。

        “杂家可打心眼儿里佩服秦千户呀……自打太子殿下认识了您,不到一年功夫吧?太子殿下可真把您当成了亲人呢,杂家从弘治九年便调拨到殿下身边应差。里里外外身前身后侍侯了殿下十来年,也不见殿下对杂家有这等殊遇……”

        秦堪含笑看着刘瑾,见他脸上堆着笑,目光里却散发出深深的嫉妒光芒,如同被抢了宠爱的女人一般,嫉妒里带着几分怨毒。

        秦堪只好苦笑,利益只有这么多,同样,太子的恩宠也只有这么多。一块大蛋糕大家吃得好好的,忽然凭空多出一个人来,而且食量巨大,别人能没怨气么?

        大约朱厚照身边的其余七虎对他秦堪多多少少也有些想法吧,秦堪不想无故树敌。至少现在不想,朱厚照还没登基,以后有较量的时候,现在大家还是一团和气比较好。

        拱拱手,秦堪笑道:“刘公公。秦某是外臣?!?br />
        刘瑾一呆,接着脸上又堆起了笑,笑容仍旧虚伪难看。

        嫉妒蒙蔽人的心智,刘瑾自然也不例外,他眼里见着的全是秦堪如何抢了他的风头,太子殿下又是如何对他倚重,刘瑾费尽辛苦找来的珍奇异兽哄太子开心,往往还不如秦堪淡淡一句笑话,两相比较之下,教刘瑾如何不生恨意?

        秦堪话里的意思很清楚,内外臣工有别,有小**的不可能去当司礼监掌印,没小**也不可能当内阁大学士,大家虽然各得其宠,但从生理的完整或残缺角度来说,将来他和刘瑾应该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除非刘公公某天人品爆棚忽然长出了小**……

        刘瑾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得身后传来脚步声,刘瑾急忙闭嘴,然后躬身,谄笑,一气呵成。[

        朱厚照兴冲冲地跑出来,秦堪见他兴奋的模样,不由笑道:“殿下数清楚银子了?”

        “嗯!数了?!敝旌裾罩刂氐阃?。

        “一共多少两?”

        “反正很多?!?br />
        秦堪眨眨眼:“殿下深居东宫,要银子似乎没什么用,不如赠送给臣,臣买两条小狗回赠给你,如何?”

        朱厚照兴奋劲儿顿时一滞,叹了口气,幽幽道:“秦堪,你老实告诉我,在你心里,我到底蠢到何种程度了……赚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儿,特别是人生的第一桶金。

        朱厚照心情很好,本来就喜欢热闹的他,此刻更想闹出点动静昭告天下了。

        “秦堪,你家有炮仗吗?咱们放几串炮仗吧?!?br />
        秦堪叹道:“殿下,这不过年也不过寿的,没事放炮仗邻居会以为我家挂丧,要不还是算了吧……”

        朱厚照兴奋不减,眨了眨眼睛,又笑道:“行,炮仗动静太小,其实也挺没劲儿的,刘瑾,你去神机营调一门火炮来。咱们去东郊林子外轰几炮听听声响儿……”

        秦堪大惊失色,急忙拦住刘瑾:“慢着!殿下,还是放炮仗吧,这个不但理智,而且高雅……”

        “你不怕邻居以为你家挂丧吗?”

        秦堪苦笑道:“老实说,臣已感觉自己快死了……”

        秦堪不得不承认,他有时候真摸不准这位太子的脉,朱厚照的思维很跳跃。属于天马行空那一类,而且雷厉风行,想到什么便做,这种人如果在民间了不起只是个疯子,疯子大多数时候想要的东西得不到,但朱厚照不同,他是大明的储君,他想要的东西很少有得不到的,这类人比疯子可怕。他就是个祸害。

        祸害浑然不觉得自己有多祸害,仍旧笑得阳光灿烂,秦府大门前高挂了两串长长的炮仗。朱厚照推开刘瑾,兴致勃勃地拈着一柱香亲自点火。

        一阵噼噼啪啪的炸响,朱厚照乐得呵呵直笑,炮仗燃完后,大股青白相间的浓烟随着一阵忽起的北风缓缓压来,随即便将众人笼罩在白茫茫的烟雾,众人捂着口鼻呛咳不止。

        朱厚照一边咳一边笑:“哈哈,好玩,烟也挺好闻的。去年我在神机营玩鸟铳,一枪放完冒出的青烟也是这味道……”

        秦堪感到很无语,难怪他的庙号叫“武宗”,连火药味都如此钟情,口味太重了。

        “殿下很喜欢闻火药味儿吗?”

        “对。再放一串玩玩?!?br />
        秦堪喃喃叹道:“这人到底什么怪癖。别人避之不及的东西他却趋之若骛,若活在五百年后尝尝毒气弹的味道,估计就会好好反省自己的人生了……”

        喃喃念叨的一句话,却被耳尖的朱厚照听到了,睁大了眼睛盯着秦堪:“毒气弹?何谓毒气弹?”

        “毒气弹就是炸开后被人闻到烟雾会致命的大炮仗?!?br />
        朱厚照满面惊喜地揪住了他的袖子:“你有吗?拿两个出来让我瞧瞧?!?br />
        “臣没有……”秦堪顿了顿。又笑道:“不过臣应该懂得制作,这东西并不难,但是最好不要弄出真的毒气,会死人的?!?br />
        朱厚照大喜:“快做出来试试,快!”

        秦堪想了想,命人取来一只拇指粗细的小竹筒和适量火药,以及一小把胡椒。

        在朱厚照殷切的目光注视下,秦堪不慌不忙地将胡椒用小磨盘磨成粉末状,然后掺进火药里拌匀,至于火药最大威力的黄金比例,秦堪不敢告诉他,不然这小混世魔王真有可能把皇宫夷为平地。

        将掺了胡椒粉的火药倒入小竹筒里夯实,黄泥封口,另一端牵出一根长长的引线,大明温和版毒气弹大功告成。

        “这……这便是毒气弹?”朱厚照两眼发光,敬畏莫名。

        “对,引燃后空间越小威力越大……刘公公,把你关进厢房试试味道?”

        “???你敢坑……殿下,老奴,老奴……”刘瑾额际渗出了冷汗。

        “哈哈,开个玩笑,殿下不如找条狗关进……”

        秦堪话没说完,朱厚照劈手夺过他手里的毒气弹扭头便冲进了秦府的厢房。

        “我来试试!”

        秦堪和刘瑾大惊失色:“殿下不可!”

        拦阻已迟了,朱厚照头也不回地进了房,还把门闩放落。

        须臾间,便听得厢房内轰地一声巨响,伴随着朱厚照的惨叫声,接着剧烈的呛咳。

        秦堪和刘瑾心惊胆颤地听着厢房内的动静,直到听到朱厚照在里面哆哆嗦嗦地挠墙时,秦堪知道这倒霉孩子大概闻够味道了,于是咬了咬牙,上前猛地一脚踹开了房门,房门洞开,一股令人晕眩的浓烟冒出,秦堪忍不住倒退好几步。

        刘瑾带着哭腔上前扶住跌跌撞撞奔出的朱厚照,眼见朱厚照头发披散,衣衫凌乱,双目通红泪流不止,活脱像刚被人非礼过的良家妇女。

        眼睛受了刺激仍睁不开,朱厚照却一边流着泪一边大笑:“好好!好东西!果然是个好东西,秦堪,你是个人才啊,这东西可堪大用,哈哈……”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