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绝地反击(上)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绝地反击(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深夜,京师北镇抚司诏狱。

        一间狭小的牢室里,十余名面黄肌瘦,神情木然的囚犯正一人捧着一只油鸡狠狠地啃食着,牢室内只听得到一片狼吞虎咽的声音。

        丁顺按刀站在牢室中间,昏暗的火把照映下,囚犯们默默地啃着多年未曾尝过的美食,如同一只只饿极的野兽,丁顺静静看着这一幕,满意地笑了。

        “你们这帮混蛋都听着!将来等待你们的是什么,想必你们早就知道了,今日你们帮老子一个忙,老子不想骗你们,老实说,帮了忙仍旧还是一个死字,但你们每人可以拿到一百两银子的安家费,你们都有妻儿父母,一百两银子够他们享用好几年了,反正是个死,死之前给你们的妻儿父母留个念想,赎赎你们生前的罪孽,何乐而不为?”

        一名中年囚犯最先啃完了油鸡,意犹未尽地啜了啜手指,脸上露出了满不在乎的笑容,朝丁顺拱了拱手,笑道:“这位官爷出手大方,早死晚死都是死,有银子拿死也死得痛快,给我浑家和儿子留点改嫁的嫁妆,将来我死了,浑家和儿子找个好人家,日子也过得顺心一点,官爷,这笔买卖我干了,不就是公堂上说几句证词,说完后出城下黄泉么?到时候给我一个痛快就行?!?br />
        有人带头,其余的囚犯思索了片刻,纷纷露出赞同的表情。

        丁顺阴笑几声,然后恶狠狠道:“好,既然都答应了,每人一百两银子马上送到你们家里,大家这就随我出城吧,丑话说在前面,公堂之上谁给老子漏了口风,死的可不止你一人,而是你们全家,诸位久居诏狱。[]锦衣卫的手段你们是清楚的……近日朝堂忽然平静下来了。

        那些曾经叫嚣着立斩杜宏秦堪的官员们再也没发出任何声音,每日的金殿早朝只是安静地站在朝班中不发一语,平静中带着几分山雨欲来的诡谲气氛,

        十日后,杜宏一案的相关人证物证到达京师,三法司开始着手准备开堂。

        都察院派出的官员是左都御史戴珊,刑部派出的是右侍郎何鉴,大理寺是少卿刘岩。

        三司于刑部大堂会审。

        秦堪的传单和煽动贡生闹事一案与杜宏案有关联。两案并作一案同审。

        此案震惊朝堂,京师民间亦议论纷纷,百姓好奇之下,纷纷聚集刑部大堂外围观听审。

        证人到京的第二天,刑部正式开堂,主审官是刑部右侍郎何鉴。

        巡按浙江监察御史邢昭,太常寺卿兼翰林学士张士祯,工部给事中曹酌安,以及吏部左侍郎焦芳到堂旁听。

        堂外人头攒动。堂内衙役手执红黑水火棍两排分立,左都御史戴珊和大理寺少卿刘岩侧坐于何鉴左右。

        一切准备停当,何鉴看了看年已七十许的戴珊。[]戴珊不言不笑,板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啪!

        何鉴重重一拍惊堂木:“带人犯杜宏,秦堪!”

        杜宏和秦堪被衙役从堂侧带出来,二人站在大堂正中。

        二人身陷牢狱,但并未革功名,是以不必在堂内下跪。

        何鉴生得一张国字脸,目光清正无邪,凛然生威。

        “杜宏,你可知罪?”

        杜宏苍烈一笑:“老夫无罪?!?br />
        “弘治十七年腊月十五。绍兴府十三名织工被打杀,可是你指使衙役所为?”

        “绝无此事,恰恰相反,老夫那一日在为他们而向苏州织造局的督办太监王朋请命?!?br />
        “你为他们请什么命?”

        “绍兴织工被苏州织造局盘剥,内务府原定二两银子一匹丝绸的工钱。层层克扣之后,落到织工手里的往往不足二钱,致使织工度日艰难,家小难养,民怨难平。织工亦是老夫治下百姓,百姓受苦,老夫不得不为他们请命?!?br />
        何鉴大喝道:“一派胡言!那日你带着衙役去王朋的官驿,分明是为了镇压闹事织工而去,本官已取得在场之人的证词,杜宏,劝你不要在公堂上谎言狡辩,否则本官必让你明白王法森严!”

        “老夫绝无虚言,若有一字不符,愿受天打雷劈!”

        旁听审案的巡按御史邢昭忽然嘿嘿冷笑:“公堂之上讲的是证据,赌咒发誓若有用,还要大牢法场做什么?杜宏,枉你当了这么多年的父母官,审了那么多的案,莫非犯人发个誓你便恕其无罪,当堂释放?”

        一旁的刘吉党羽张士祯,曹酌安仿佛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同时笑了起来。

        静立杜宏身旁一言未发的秦堪忽然盯着三人冷冷道:“你们是此案的主审官?”

        三人笑声一滞……既然不是主审官,你娘在你小时候难道没教过你,不分场合乱插嘴是要被扇耳光的么?”

        三人瞪着秦堪的目光顿时喷出愤怒的火焰。

        何鉴冷冷地扫了三人一眼,道:“三位大人,本官奉旨主审此案,公堂之上只认律法,不讲人情,尔等与本案无关,旁听则可,请勿喧哗,三位还请自重?!?br />
        三人碰了一鼻子灰,满腔怒火无法发泄,只好狠狠剜了秦堪一眼,悻悻地坐了下来。

        何鉴咳了两声,刚待继续审案,却听得公堂外一道尖细的嗓音大喝道:“太子殿下驾到——”

        堂内众人神情一凝,急忙站起身正衣冠准备迎驾。

        秦堪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心中浮起几分暖意和感动。

        朱厚照终究是个有情有义的好朋友。

        堂外围观百姓早已跪满了一地,朱厚照穿着黑色团花锦袍,在刘瑾,张永等人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进了刑部公堂,接受众官员跪拜。

        何鉴犹豫了一下,道:“今日臣主审陛下钦定大案,殿下来此似乎不妥,还请殿下……”

        朱厚照趁人行礼时朝秦堪挤挤眼,然后板着脸道:“本宫刚才手里抱着一只波丝猫,是从西域色目人那里买来的名贵品种……”

        何鉴满头雾水:“恕臣愚钝,殿下此话跟案子有关系吗?”

        “跟案子当然没关系,但跟本宫有极大的关系……”

        “什……什么关系?”

        “刚才本宫车辇经过刑部衙门时,那只猫从本宫手里跳出了车外,我看到它飞快窜进了刑部衙门……”

        “所……所以?”

        朱厚照大声道:“所以本宫来这里找猫呀!呵呵,你们继续审案,不必理会我,我只找我的猫,绝对不插一句嘴?!?br />
        何鉴擦了擦汗,苦笑道:“殿下就算想搅局,拜托用心想个好一点的借口行吗?”

        朱厚照无辜地眨着眼:“本宫真是来找猫的……”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