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水落石出(中)

    第一百九十一章 水落石出(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世上没有绝对的好脾气,更不可能有至纯至善之人,所有人活在一张虚假的表皮下,所以挨骂不还嘴的不一定真的脾气好,也可能心中早已埋下了嫉恨的种子,就等着机会报复社会,报复人民,比如二十一世纪的马加爵,比如大明弘治年间的刘吉……

        秦堪定定注视着刘吉,摇头苦笑道:“刘阁老,我真没想到居然是你……弘治五年你便致仕告老,十余年无官无职,何不归乡耕读,乐得清闲,非要在这京师的一潭浑水里掺和呢?”

        刘吉笑道:“老夫今年才七十出头,日能食饭一斤,夜能临宠二妾,虽然无官无职,却也无病无痛,再活个十来年问题不大,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老夫若归乡清闲,京师朝堂安能给老夫再留一席之位?”

        秦堪恍然:“原来你所图的不仅是银子,还……”

        “不错,老夫虽老,壮志未熄,当年被陛下所迫,不得已而致仕,然而世事多变,风云诡谲,如今国朝兴盛,天子勤勉,安知陛下午夜梦回不会忽然想起我这个为大明兢兢业业付出了数十年华的忠心老臣?”

        秦堪叹道:“我没兴趣听你的人生理想,只想问你,家岳只不过上了一道奏本说了几句实话,你为何对他起了杀心,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

        刘吉苦笑道:“老夫并不想杀杜宏,杜宏上那道奏本其实根本无关痛痒,就算摆到内阁三老的面前也没用,那道奏本老夫见过,全篇都是言官的调子,激昂顿挫却废话连篇,说什么浙商勾结苏州织造局与浙江布政司。[

        秦堪冷冷道:“可事实是,你正在置他于死地?!?br />
        “老夫也是不得不为。全怪那浙江布政使崔甑,这个混帐好不晓事,一见杜宏向布政司参奏,以为他拿到了什么证据,崔甑吓得慌了神,鲁莽地派人将信使射杀,并将杜宏软禁起来,还把打杀织工的罪名扣在杜宏头上,崔甑的奏本进京入阁。此事便已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老夫不得不顺水推舟,置杜宏于死地了。因为事情已经闹开。老夫没有别的选择?!?br />
        秦堪的语气愈发冰冷:“就为了一封言中无物的奏本你便要取人性命,刘吉。当今陛下都没你这么霸道?!?br />
        刘吉冷笑道:“换了你是老夫,事情已是这般境地,你会如何处置?”

        秦堪顿时语滞。

        不必讳言,刘吉是坏人,秦堪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秦堪真站在刘吉的立场上处置此事,恐怕会和他同样的选择,现在情势已是你死我活的死局,谁也无法解开。

        刘吉见秦堪默然无语,不由笑了,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发出冗长的满足叹息。

        “你是聪明人,老夫也不笨,聪明人的选择大抵相同,想必你已了解老夫的苦衷了,所以说,杜宏想揭这个盖子很不合时宜,揭开了会要很多人的命,包括老夫在内……盘剥织工确有其事,打杀织工也确有其事,你岳父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可他并不清楚,这张网是老夫花费十余年的时间精心编织出来的,网上的每一根线对老夫都至关重要,轻易不可触动?!?br />
        “弘治四年春,五名浙商来京师用银子为敲门砖,敲开了老夫的门,从那时开始,老夫便开始编织这张网了,苏州织造局和浙江布政司只是老夫网上的两根线而已,这样的线还有很多,秦堪,你和杜宏不能碰这张网,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它的剧烈反弹,这种反弹有时候连老夫都无法控制,杜宏这次入狱就是例子……”

        刘吉如同与知心老友聊天一般侃侃而谈,丝毫不介意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他的敌人。

        秦堪静静地听着刘吉的诉说,心中波涛汹涌,惊雷阵阵。

        这样一个面目慈祥,如同邻居大爷的老人,言语温和,笑容友善,却偏偏生就一副歹毒残忍的心肠,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刘吉说了许久,捋须呵呵一笑,道:“人老了,难免罗嗦,你这后生竟有耐心听我絮叨这么久,实属难得。罢了,往事不提也罢,走到这一步,老夫也回不了头了,你就不想问问老夫今日为何来找你?”

        秦堪冷冷道:“除了求和,还能怎样?”

        刘吉大笑,连连抚掌道:“果然是少年俊杰,老夫没有小瞧你这个对手是对的?!?br />
        秦堪也笑:“看来我猜对了,那么我不妨再猜猜如何?今日早朝必然有了变故,你在朝堂上的党羽一齐上阵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陛下必然坚持重审杜宏一案,三法司重审,你的这只手可遮不了天了,而且有的事情一审起来,拔出萝卜带出泥,不知会牵连多深,你编的这张网肯定被拆得干干净净,你也自身难保,所以上午早朝刚散,你下午便急匆匆赶来诏狱求和,对吗?”

        刘吉笑不出来了,刚刚和善的老脸渐渐变得阴沉森然,看着秦堪的眼神像毒蛇盯住了猎物。

        “你比老夫想象的更聪明,不错,老夫是这个意思。再斗下去只能两败俱伤,对你我都没好处,你和杜宏若愿就此作罢,并且承诺以后对此事不再深究到底,老夫这边保证不再为难你和杜宏,而且你和杜宏还可以官复原职,从此你我无恩无怨,就当从不认识,如何?”

        “你能做到这些?三法司会审的结果你能决定?”

        刘吉淡淡一笑:“你和杜宏若不追究,打杀绍兴织工的帽子老夫有办法让它转扣到死去的督办太监王朋头上,你和杜宏沉冤昭雪,官复原职是必然的,如此,你我皆大欢喜,岂不美哉?”

        秦堪脸色愈发抑郁了,拧着眉思考很久,然后双手穿过牢房铁栏,握住了刘吉的手摇了摇,叹息道:“说真的,从我个人角度而言,我非常乐意咱们就此作罢,因为我很讨厌麻烦,而且我也斗不过你,更重要的是,我和你都属于那种没什么同情心的混蛋,唯一不同的是,我是小混蛋,而你是老混蛋……”

        刘吉:“…………”

        不过听秦堪话里的意思,刘吉又忍住了怒气,脸上露出了喜色:“如此说来,咱们……就此罢手?”

        秦堪摇摇头:“不行?!?br />
        刘吉老脸迅速阴沉下来:“为何?”

        秦堪叹道:“因为我岳父也是个老混蛋,我若答应了你,怕他会活活打死我,三个混蛋没水喝的道理,你老人家想必很清楚的……”

        ***************************************************************

        ps:看了看历史分类月票榜,发现咱们已是第8名,离前面那位的菊花不过30多票,诸友能否帮衬一把,咱们把前面那位爆了如何?据说进前6名有奖金拿,老贼现在很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