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太子救驾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太子救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堪怎么也没想到,敌人报复的动作如此之快,他还在为杜宏四处奔走时,却被南镇抚司的锦衣卫同行找上门来,同行很客气,很有礼貌,不过他们要做的事情却不怎么礼貌。[]

        同行皮笑肉不笑的告诉秦堪,陛下下旨,秦堪罢职,拿入诏狱严审,鉴于大家同事一场,就不给你上枷戴镣了,留几分情面日后好相见。

        秦堪震惊地呆楞许久,这才回过神来,闻讯跑到门口的杜嫣俏面苍白如纸,娇躯踉跄几下,被怜月怜星扶住,泪眼看着秦堪朝她微微一笑,杜嫣面容愈发惨白,眼中露出绝望之色。

        世道无情,果然如此,杜家破了,眼看秦家也要破了,剩她一个孤女子还能有何作为?

        银牙一咬,杜嫣布满泪痕的脸上忽然闪过几分凌厉的杀机,单掌一提一翻,刚待出手将那南镇抚司的百户毙于掌下,却被眼尖的秦堪看到了,秦堪急忙暴喝:“嫣儿,住手!”

        杜嫣站定,怔忪凄然地望定他。

        “嫣儿,你听我说,事情没到那个地步,相公不会有事的,坐几天牢保证全须全尾的出来,你千万不可冲动?!?br />
        杜嫣上前将秦堪死死抱住,低声泣道:“相公,是我杜家连累你了,对不起相公,这大明的官儿咱们当不起,不如让我把这两个来拿你的人杀了,咱们举家逃到深山里去吧,大不了我们立寨为王,做那绿林英雄。[]以我和我娘的身手,以相公的智谋,不怕成不了气候……”

        秦堪愕然片刻,不由失笑道:“想不到我家娘子居然有如此狂野奔放的远大志向,相公我很喜欢,不过过过嘴瘾便好,别玩真的……”

        看着杜嫣俏脸上时隐时现的杀机。秦堪正色道:“听着,千万不能杀人,你一动手相公的性命就真的悬了。更不能去劫诏狱,那纯粹是找死?!?br />
        杜嫣流泪泣道:“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难道在家里什么也不做,任由你在狱中受苦吗?”

        “叫丁顺去东宫找太子。这个时候只有太子能保我,记住,千万不要动手杀人,不要做出任何过激举动,否则你便是在害我了,明白吗?”

        杜嫣又急又怒又慌,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使劲一跺脚,像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起来……秦堪入狱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丁顺本来在刑部大牢?;ざ藕?,听闻秦堪入狱。顿时急了,秦夫人转达了秦堪的话,丁顺二话不说,铁青着脸急匆匆赶往东宫。[~]

        丁顺是秦堪的老部下,东宫无数值守军士都认识他。向太子殿下传个话自然不难,不到一柱香时辰,朱厚照便急急忙忙跑出来了,浑身上下衣冠不整,头顶还落着几片鸡毛,显然得到消息时太子殿下正在东宫里斗鸡。

        身后刘瑾。谷大用和张永等人亦步亦趋,踩着小碎步跟了上来,不时帮朱厚照拍打着身上的灰尘,拂去头顶的鸡毛。

        “秦堪被父皇下旨入狱了?好玩得紧,走,都随我去诏狱瞧瞧,看秦堪有没有躲在牢里偷偷的哭?!敝旌裾彰恍拿环蔚匦α艘徽?,刘瑾急忙吩咐准备太子车辇……锦衣卫内部人员犯了法,由南镇抚司派员审问查核,弘治帝下旨拿秦堪入诏狱倒也无可厚非。

        诏狱校尉对秦堪也很客气,他们很清楚秦堪是牟指挥使眼里的红人,而且跟东宫太子交情深厚,这样的人就算落难应该也只是暂时,太子殿下不会坐视不理,将来官复原职是迟早的事,所以没人敢为难秦堪。

        给秦堪准备的牢房是诏狱里最干净采光最好的。

        只不过再干净的牢房也是牢房,狱卒恭敬请他进去,随着冰冷的铁门关紧的声音,秦堪的心头比铁门还冷。

        仰头看着牢房内一个尺余见方的窗子投射进来的阳光,秦堪苦涩一笑。

        第一次坐牢在绍兴,被杜宏下令关起来,还跟徐鹏举打了一架,这一次坐牢又是为了杜宏,这岳父难道真是秦某人命中的扫帚星么?出去后一定要找个算卦的合一下他和杜宏的八字,如果二人生辰相克,杜宏五行欠扁的话,以后能离他多远就躲多远,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呆呆地注视着窗外自由的天空,秦堪伤感地喃喃自语:“二进宫了……从此我算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了吧?”

        牢房过道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刚关上没多久的牢房铁门又被打开,只见牢头惶恐不安的跪伏在地,朱厚照一脸灿烂的慢慢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刘瑾,张永等人。

        捂着鼻子四下环顾一圈,朱厚照皱眉道:“太臭了,这里面太臭了……是人住的地方吗?”

        秦堪面无表情道:“殿下若特意为损我而来,麻烦转身出去,关上门,谢谢?!?br />
        朱厚照笑道:“我来这么臭的地方见你,你怎么一点也不感激?一张脸比这里的味道还臭。刚才丁顺笨嘴笨舌的听不明白,说说吧,你何事得罪了父皇,竟被他打入诏狱,说仔细点儿,我找找说辞进宫帮你求情?!?br />
        “没原因,纯粹为了体验基层生活……”

        “喂,不厚道了啊,你着急忙火叫丁顺来找我,我来诏狱见你你又不说原由,那你找我来干嘛?”

        秦堪微微一笑,却听得牢房外又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两名黑着脸面无表情的锦衣百户站在牢门前,冷冷道:“我等奉南镇抚司指派,前来审问传单和贡生闹事一案,除了秦堪,无关人等一律退出去!”

        牢房光线很黑,两名百户也没看清牢内站着当今太子,所以说话很不客气。

        朱厚照却发怒了,堂堂太子何时被人如此呼来喝去过?

        “张永,给我掌他们的嘴!瞎了眼的混帐东西!”

        张永恭应一声,单手拎起一名百户,然后噼噼啪啪左右开弓扇他的耳光,另一名百户大怒,待看清牢内的人以后又大惊,急忙跪倒在地颤声向太子求饶。

        秦堪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指着两名百户笑道:“这便是我请殿下来的原因,我不喜欢挨打,却喜欢看别人挨打?!盧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