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恢复功名

    第一百三十七章 恢复功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朱厚照太小太单纯,他没经历过宫廷和朝堂的争斗,不知道江湖险恶,不知道人心难测,有些话脱口而出,也没想过后果……

        朱厚照单纯,秦堪却不单纯,前世公司里从一个小业务员踩着别人的脑袋一步一步爬到公司副总,自然不是靠运气而来的,他知道今日这事的后果,只可惜此刻他已欲辩难辩,朱厚照『插』的那句话已将秦堪所有的退路封死,进退不得。[清爽阅读]

        说句肺腑之言,秦堪真的很想把朱厚照活活掐死,小孩子『插』嘴不但没礼貌,而且有时候会死人的,比如现在……

        文华殿内寂静无声,朱厚照笑嘻嘻地朝秦堪微微点头,仿佛对亲手把秦堪捧上圣人宝座的壮举自豪不已,弘治帝面无表情地盯着秦堪,久久不发一语。

        不知过了多久,弘治帝捂住嘴咳了几声,打破了殿内的沉默。

        “秦堪,太子所言确否?《菜根谭》果真是你所作?”

        秦堪额头冷汗越冒越多,他被朱厚照一句无心『插』言『逼』到了死角。

        承认吧,秦圣人这称呼实在太恶心,他承受不住满朝文官无数嫉妒的目光,不承认吧……刚才朱厚照已把话说绝了,否认便有欺骗东宫之嫌。

        摆在秦堪面前的有两个坑,不论他如何选择,终归得选一个跳下去,姿势可以任选,坑不能不跳。

        垂头思忖许久,秦堪终于狠狠一咬牙:“陛下,太子殿下所言确实,《菜根谭》是臣所作,区区陋作,不敢示众取辱,一直秘藏不宣,污了陛下圣眼龙睛,臣死罪?!?br />
        没办法了,秦堪被朱厚照『逼』得闭着眼跳进了坑里,姿势优雅。走位风『骚』,迎面狠狠栽下,有种含笑饮砒霜的凄美……

        朱厚照听得秦堪承认,顿时满面喜『色』,眉飞『色』舞,浑然不觉眼前的秦圣人很想把他除之而后快。

        弘治帝却微微眯起了眼睛,满脸狐疑之『色』:“秦堪,你才二十出头吧?竟写得出对世道人情领悟如此深刻。胸襟如此豁达的佳句?欺君可是要杀头的,朕再问你一次,《菜根谭》果真是你所作吗?”

        “回陛下,确实是臣所作?!?br />
        弘治帝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接着脸『色』又渐渐变冷,缓缓道:“朕先不追究你这话是真是假,且只问你,你将《菜根谭》献给太子有何企图?你欲蛊『惑』东宫么?”

        朱厚照大急:“父皇。说了是儿臣『逼』他献出,此事与他无关……”

        弘治帝冷冷斥道:“住口!竖子不准『插』言!秦堪,你来说?!?br />
        秦堪垂首伏地道:“陛下明鉴。臣所作《菜根谭》乃读圣贤书多年,对圣人之言有所感悟而作,臣不敢说此作流传后世,但纵观《菜根谭》每字每句,毫无歪理邪说之处,只是换了一种通俗笔法,欲图便于教化万民,恩服万邦……”

        “……臣献《菜根谭》于太子阶前,是因为太子乃我大明未来君主。又听说太子喜嬉闹玩耍,疏于向学,故而臣将《菜根谭》敬献太子,此作通俗易懂,一眼即明其意。圣贤道理,世道人情无不包含其中,臣为大明江山社稷计,虽区区敝帚却不敢自珍,陛下所言‘企图’者。这便是臣之‘企图’,臣冒死自辩,实不敢当‘蛊『惑』东宫’之罪!”

        一席鬼话却说得掷地有声,秦堪越说越自信,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初衷本来如此,被人冤枉简直该遭雷劈,于是秦堪越说越激动,最后干脆直起身子,一脸正义凛然地直视弘治帝,眼中浮出了冤屈莫白的泪水……

        弘治帝微微动容,且不论秦堪说的是真是假,至少这副被冤枉的表情令他产生了罪恶感,若再处罚秦堪,连他都会认为自己是个昏君。

        大殿内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许久,弘治帝一惊,忽然回过味儿来,怒道:“可你为何要将其冠以太子之名?你是何居心?”

        秦堪眼泪顿时如泉喷涌,表情愈发冤屈莫辩,还没开始喊冤,朱厚照已在一旁大声道:“父皇,儿臣说了无数次,是我『逼』他冠我之名的!”

        弘治帝一滞,却说不出话来,秦堪满含热泪,哽咽点头:“正是如此?!?br />
        …………

        …………

        忠臣冤屈昭雪,大殿满室皆欢。

        弘治帝仍有些怀疑,但也不再提此事,该查的终会查,现在却该安抚一下秦堪了,虽说只是小小千户,但对弘治帝来说,纵是乞丐也是他弘治江山下的子民,英明的君主不会让子民受委屈。

        更何况上回寿宁侯之事,弘治帝的处置明显偏袒小舅子,已让秦堪受过一次委屈了,这回说什么也得补偿补偿。

        “秦堪,你祖籍浙江绍兴府?”

        “是的,”

        “以前曾是读书人?可有功名?”弘治帝终于开始正视眼前这个年轻人了。

        “回陛下,臣曾有秀才功名,是弘治十五年的秀才,臣侥幸,被绍兴学政大人取为院试第一,可惜后来被革了功名?!?br />
        弘治帝颇有些惊讶地瞧着秦堪,他没想到这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能得中院试案首鳌头,如此才华,若说那《菜根谭》真是他所作,亦非不可能之事……

        “后来为何被革功名?”

        秦堪垂首将他与原绍兴知府的公子佟应龙的恩怨娓娓道出。

        弘治帝听到最后,狠狠一拍桌子,怒道:“又是这佟珍!绍兴吏制之恶,此人其罪当诛!”

        对于佟珍,弘治帝还是有些印象的,敢贪皇宫贡品还被徐老国公的孙子逮个正着,这号人想忘记都难。

        “秦堪,既如此,朕便下一道特旨,恢复你的秀才功名,寒窗辛苦十余年,好不容易挣来的功名不能说没便没了,那件事错不在你,不该被革?!?br />
        秦堪顿时大喜过望,这大概是今日进宫得到的最大好处了。

        “臣……叩谢天恩,吾皇万岁!”

        融合这个时代越久,秦堪便越明白功名的重要,虽只是小小秀才,然而却已正式一脚踏进了士大夫的行列,弘治帝的补偿令秦堪的未来敞亮了许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