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少年雄心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少年雄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现在的朱厚照没有半点东宫太子的雍华贵气,哭得很伤心,像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穿着的玄黑色长衫破裂了好几处,习惯系在腰间的玉带不见了,也不知被杜嫣扔了还是抢了,秦堪有些心惊,他以前见过朱厚照系的玉带,每一条的价值都很昂贵……

        旁边陪着他的两个人也是老熟人了,刘瑾和谷大用,这两位比较惨,杜嫣对朱厚照下手颇有分寸,大概从这孩子的穿着看出他的身份高贵,打重了怕有麻烦,但对刘瑾和谷大用就没那么客气了,刘瑾的脸被杜嫣扇得有些臃肿,头冠不知扔哪里去了,花白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披散着,谷大用多了两个黑眼圈,鼻子不停流着血……

        说实话,这像一幕人间惨剧。

        “殿下,臣……死罪!”

        朱厚照没说什么,刘瑾却跳了起来,捂着青肿的脸指着秦堪尖声道:“秦千户,你妻子好大胆,竟敢打我大明太子殿下,殿下,此事不可罢休,不然我大明皇威何在?”

        秦堪冷眼朝刘瑾一瞟,道:“刘公公,东宫身边的人也要讲道理吧?你们没表明身份,没头没脑朝别人家里闯,凡是脑子正常一点的人都会揍你们,怎么现在反而成了我的不是了?”

        刘瑾呆住,脸上的剧烈疼痛令他回过神,怒道:“按你这么说,太子和咱们挨了打,反过来还是咱们的不对?”

        秦堪冷冷道:“如果要讲道理的话,不错,你们挨了打,还是你们不对?!?br />
        刘瑾快气疯了:“如果咱们不讲道理呢?”

        秦堪朝朱厚照躬身揖道:“若殿下不讲道理,只以权势压人,殿下对臣的任何处置,臣都无话可说?!?br />
        朱厚照这会儿缓过劲了,站起身用袖子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鼻涕眼泪,然后不轻不重地踹了刘瑾一脚,道:“要你这该打的老奴多嘴吗?滚一边去。秦堪没说错,咱们没占道理,这顿打白挨了?!?br />
        刘瑾表情变化很快,被朱厚照踹了一脚仿佛得了天大的好处似的,急忙堆起笑脸连连躬身后退:“是是是,殿下说得没错,老奴委实该打,老奴就是心疼殿下您……”

        秦堪微微笑了。朱厚照虽说爱玩爱闹,但终究是讲道理的,性格很直爽,颇有几分江湖好汉的豪气,哪怕他不是东宫太子,这样的朋友也绝对值得一交。

        秦堪小心地帮朱厚照拍去灰尘,然后恭敬请他进门,杜嫣到底没下狠手,朱厚照哭了几鼻子便没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了。对秦家人的前倨后恭似乎很满意,刚准备跨进门槛,朱厚照又尴尬地缩回了脚。

        “咳。秦堪,你的妻子……”

        “殿下放心,她不会向殿下动手了,臣的家风严谨,而且臣妻大部分时候还是很温婉的,实可谓宜室宜家……”

        “宜……宜室宜家……”朱厚照眼皮狠狠抽搐几下。

        秦堪知道这么吹嘘实在有点不要脸,不过为了消除小朱的心理阴影,只好用上了岳父岳母的广告词。

        朱厚照瞧着秦堪的目光有些怜悯,显然他无法想象秦堪跟一个如此凶残的女人是怎么过日子的。按理说秦堪这样的弱书生应该每天被她毒打三顿再加一顿宵夜,可秦堪脸上身上又没有伤痕,奇怪啊,难道只有他朱厚照看起来比较欠抽?

        “秦堪,你……你妻子平日不打你么?”

        秦堪微微一笑:“多谢殿下挂怀。臣家中的夫纲一直很振的?!?br />
        “很,很振……”朱厚照不太习惯秦堪这种说法的方式。

        “不但振,而且大振特振?!?br />
        摇摇头,朱厚照显然觉得秦堪在吹牛,苦笑道:“你喜欢就好。唉……”

        迎接太子不能怠慢,于是秦府大开中门,恭迎三人入内,朱厚照负手先入,刘瑾和谷大用紧随其后。

        秦堪跟着刚跨进门,刘瑾拦住了他,笑得很友善,压低了声音道:“秦千户,太子殿下对你着实看重得紧,刚才杂家得罪了,为人奴婢不得不为主子多打算,秦千户莫往心里去?!?br />
        秦堪也笑得很温和,他太知道刘瑾是个什么货色了,现在刘瑾只是东宫陪伴太子的无名太监,无权又无势,没有实力张狂,将来朱厚照登基,刘瑾掌管了司礼监,大明的文官们就会看到这张狗脸怎生变化了。

        秦堪不想把他得罪太狠,这对自己的将来并无好处,于是笑道:“刘公公和谷公公受惊了,刚才之事秦某亦是不得已,拙荆误伤了两位公公,秦某抱歉得很,稍后秦某派人送些银两去东宫,算是给两位公公赔罪,还请刘公公不要记恨?!?br />
        刘瑾见秦堪如此上道,不由大喜,一想到晚上有银子拿,刚才心里对秦堪的怨懑顿时烟消云散,笑得眼睛眯成了缝,谷大用也两眼放光,两人忙不迭的道谢。

        秦堪忽然有种再揍一千两银子的冲动……朱厚照才十五岁,按说不算成年,秦堪把他请进内院亦无不可,不过联想到朱厚照在史书上那荒淫的性格和喜爱人妻的奇特爱好,秦堪只敢请他在前堂入坐。

        内院还藏着两个极为标致的小萝莉呢,不能被这家伙惦记上。

        好在朱厚照刚刚挨过杜嫣的打,对进秦家内院亦毫无兴趣,二人心思一拍即合。

        朱厚照在前堂主位坐下,却有些不太安分,在椅子上扭来扭去,四处张望,神情有些惴惴。

        刘瑾和谷大用站在他身后,笑吟吟的不发一言,笑容抽动脸上的伤口,皱着眉轻轻呻吟一声,接着又笑。

        秦堪看在眼里,心中一叹,太监不是只割了下面就能当好的,时刻要对主子笑,高兴时笑,难受时笑,要笑得好看,笑得喜庆,笑得让主子瞧着顺眼。哪怕被主子又打又骂,还得笑着大叫打得好骂得好。

        这是一群可怜可悲的人,为了生存不得不把自己变成贱骨头,为了活得更好,他们还得努力让自己笑得更甜更喜庆。

        秦堪瞧着朱厚照一副坐不住的样子,不由微笑拱手道:“不知殿下今日光临寒舍……”

        朱厚照朝秦堪摆摆手:“你别站着呀,坐下坐下,我仰脖子瞧你挺累你知不知道?”

        秦堪笑笑。陪坐在他身侧的太师椅上。

        下人奉上茶,朱厚照鼻子凑近茶盏儿闻了闻,又撇撇嘴:“你这什么茶呀,明日我叫大用捎两斤贡茶给你,我东宫里多着呢?!?br />
        “多谢殿下厚赐?!?br />
        朱厚照笑嘻嘻地瞧着他:“嗯,挺斯文的,彬彬有礼,不卑不亢,标准的文官模样。若非我清楚你是个什么人,才不会跟你这种人来往?!?br />
        这话不好接,秦堪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没出声儿。

        朱厚照翘着二郎腿,身躯朝他凑近了些,道:“前几日听说一伙贼人大闹京师,欲刺杀马尚书,后来是你领人把他们拿下了,跟我说说,怎么拿的,杀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朱厚照眼里露出急切的光芒,他仿佛对一切跟武力有关的东西很感兴趣。尤其军伍作战,缉拿贼人等等,一说起这个便兴奋不已。

        秦堪笑得很温和,果然是个武皇帝的料子,可惜被一帮文官逼得文不成武不就。

        如今自己以穿越者的身份辅佐他。正德皇帝还是史书上的那个正德皇帝吗?

        “殿下,缉拿这伙贼人的过程很惊险,臣愿为殿下详细说来?!?br />
        “快说快说,我今日来你家找你,就是想听这个事儿?!敝旌裾占辈豢纱?。

        秦堪于是将缉拿李崇的过程娓娓道出。包括李崇被拿之前说过那番话,他也一字不差地说了出来。

        朱厚照开始还听得兴致勃勃,直到最后,他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甚至带着几分气愤了。

        “你……你胡说!我大明的边军抗击北方鞑子百余年,一直未出过大纰漏,怎么可能糜烂至此?”朱厚照指着秦堪怒道。

        秦堪苦笑:“殿下,臣只是一个叙述者,这些话是李崇说的,当时在场的马尚书,还有无数厂卫校尉番子们都听到了,臣不敢打一句诳语?!?br />
        朱厚照怒道:“那就是李崇那个贼子胡说!”

        “是,必定是那李崇胡说?!?br />
        朱厚照脸色阴晴不定,他虽然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然而毕竟受过多年的帝王教育,未来这大明江山都是他的,他不能不放在心上。

        前堂安静许久,朱厚照再开口时,声音低了很多:“秦堪,你是武官,你告诉我,难道我大明的卫所真的糜烂到这般地步了吗?”

        秦堪苦笑:“臣没去过边军卫所,不敢妄言?!?br />
        朱厚照垂头沉默,许久以后抬起头,稚嫩的脸蛋上一片坚定:“我一定要去边关瞧一瞧,有生之年,我一定要亲眼瞧瞧大明的边军,看看李崇说的是真是假,我还要亲自指挥边军,跟那些犯我疆境百余年的鞑子们好好打几仗,让他们知道我朱厚照不是好惹的!”

        刘瑾和谷大用大惊失色,慌忙劝道:“殿下使不得,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殿下是未来的大明天子,怎可亲身犯险?”

        秦堪没出声儿,垂头看着脚下的地砖,嘴角却悄然勾起一抹笑容。

        他知道,他已点燃了眼前这个少年的万丈雄心。

        朱厚照没搭理刘瑾和谷大用,扭头问秦堪:“那个李崇呢?我想见见他?!?br />
        李崇早被你爹斩首示众了,上哪儿见他?

        秦堪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在朱厚照耳边说了两句话。

        良久,朱厚照愕然瞪着眼睛:“何谓‘偶爸刚弄死他’?”(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