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十六章 崇明抗倭(中)

    第五十六章 崇明抗倭(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咚咚咚的战鼓擂响,海滩边数十丈方圆的空地上,卫所官兵集结的场面非?;炻?,大明制式兵器杂多,刀枪镗箭不一而足,倭寇的海船来得很快,离岸边不足一里,而岸边的卫所官兵们仍在匆忙整队,只听得一片喧嚣的骂声吼声和哭声,兵器忙乱地互相磕碰,乱成了一锅粥。

        绍兴卫的其他三个千户官兵分别驻守崇明岛的南北两端,一时半会儿估计赶不及增援了,指挥使张奎也领着诸官员赶赴南端,这里只留下了吕志隆的一个千户和秦堪的百户督战队。

        吕志隆浑身披挂,手执一把二十余斤的环式大砍刀,骂骂咧咧的在队伍中穿行,不时踢属下官兵们几脚。

        秦堪命丁顺和李二率弟兄们左臂绑上红巾,执刀分列官兵阵型两侧边沿,大明立国以来,大小战阵的督战队都是这般压阵,稳住队伍阵型不乱的同时,也能给作战的官兵们一种心理上的威慑,让他们不敢轻易当逃兵。

        混乱嘈杂中,一股无形的杀气凝结于众人的心头,沉甸甸的压在胸口,咸涩的空气仿佛飘散着几丝腐烂的血腥气息,令人无端地有种呕吐的冲动。

        这就是战争,它像一只毁灭一切生灵和希望的巨兽,人类在它面前只能颤栗发抖。

        当倭寇的十余艘海船离岸边只有二十丈时,终于,卫所官兵队伍里有人受不了这巨大的恐怖的压力,忽然扔掉手里的兵器,发了疯似的跑出了队伍,一边跑一边大哭。原本勉强成型的队伍顿时一阵惊惶混乱。

        秦堪咬牙大喝:“砍了!”

        丁顺二话不说,手起刀落,那名逃跑的军士一声惨叫,被丁顺一刀劈死,尸体犹在沙滩上抽搐不已。

        整队的吕千户扭头看了秦堪一眼,痛惜和感激的复杂目光,令秦堪心头一颤,扭头望向别处,牙齿却死死咬住了下唇。

        这是战争,军心一乱所有人都得死,向自己人下杀手是为了保住更多自己人的性命!

        秦堪不停在心中说服自己,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杀人,而且还是自己亲自下的命令。

        胸腔里堵着一口逆气,他很想吐,却死死咬牙忍着。

        “怯战脱逃者,斩!”秦堪仿佛给自己壮胆似的,再次瞋目大喝。

        “斩!”锦衣卫督战队齐声大吼。

        这一声吼终于压住了阵型的混乱骚动,官兵队伍渐渐安静下来。

        吕志隆也放声吼道:“弓箭上前,枪兵压后!所有人听令行事,违军令者,杀无赦!”

        百余名弓箭手分成两排挽弓而上,一排单膝跪地,一排直立,抽出箭囊里的翎尾箭矢,搭在弓弦上。

        其余数百名手执长枪和刀镗等兵器的军士站在弓箭手后方严阵以待。

        秦堪的督战队压在战阵两侧,雁形分散而立。

        一千多人就这样静静看着倭寇的海船缓缓靠近,靠近……

        终于,海船在离岸边只有数丈之遥时,船行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十余艘海船上扑通扑通跳下百余个倭寇,他们穿的衣服很杂乱,文人长衫者有之,武人短衫者有之,和服者有之,甚至也有人精赤着上身,胯间只围了一块日本传统的兜裆布。

        他们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刀枪剑棍,连举鱼叉的都有,为首的十几个人梳着髡头,头皮上抹着黑色的油漆,形象说不出的怪异难看,他们泅着齐膝的海水,面目狰狞地朝岸边走来,嘴里发出哇哇的怪叫。

        秦堪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这一战关乎着生死,关乎着包括自己在内四千多名大明官兵的生死。

        十余艘海船上陆续下来了三百多倭寇,为首的十几人离岸边不足十丈,已在弓箭的射程之内了。

        吕志隆眯着眼端详了一会儿,将手中的大砍刀高高扬起,大声下令:“放箭!”

        嗖嗖嗖!

        箭矢漫天激射而去,泅着海水的倭寇们当即倒下了十余人,可他们仍在向前不屈不挠地泅渡着,眼中凶光毕现。

        “再放箭!”吕志隆大声命令。

        嗖嗖嗖!

        随着倭寇们的步步逼近,卫所官兵的队伍却出现了小小的骚动,又有几名军士扔下了兵器,不要命的跑出了队伍,被锦衣卫督战队赶上后一刀劈翻。

        当所有倭寇在不停歇的箭雨中强行登上岸后,吕志隆命弓箭后撤,枪兵上前列阵。

        双方隔数丈之遥,开始了冲锋,双方越接越近,终于迎面狠狠撞击在一起。

        秦堪努力支撑着发抖的身躯,领着锦衣卫亦步亦趋地跟随队伍前进。

        轰!

        惊涛拍岸似的巨响,双方短兵相接,倭刀与长枪无情地刺出,双方拼尽了全力,相互屠戮着敌人的生命。

        刀光剑影和临死前绝望的惨叫,交织成一片地狱的亡灵曲。

        腐烂如铁锈般的血腥味道很快充斥着空气,殷红的鲜血和森森的白骨,以及那些捧着残肢倒地哀嚎的军士们,一幕幕残酷得让人发疯的景象,狠狠刺激着秦堪的心。

        交战不到一柱香时辰,终于,倭寇们抵挡不住了,数百人开始惶恐后撤,纷纷跳下海朝海船逃去。

        秦堪感到心脏一阵剧烈猛跳。

        快赢了!就差一点点了!

        为首的十二名倭寇见伙伴们后撤,仿佛彻底激起了他们的凶性,一名光头穿着日本武士服的倭寇当先跨出一步,忽然发出凄厉如鬼般的嚎叫,接着狠狠一刀劈在一名卫所军士的背上,接着发了疯似的扔了倭刀,两手抱住军士的肩膀,一张嘴朝他的脖子狠狠咬下去,军士的惨叫声里,倭寇连皮带肉咬了一大口,嘴里嚼了几下,竟生生吞了下去,然后咧开血红的大嘴,朝官兵们厉声吼叫。

        这一举动令所有官兵目瞪口呆,一种莫以名状恐惧深深袭向众人心头,眼前这个状若食人厉鬼的倭寇将所有人的高昂士气瞬间降至了冰点。

        秦堪心头猛地一沉,情知不妙,刚准备叫丁顺和李二严密压阵,话还来不及出口,便听得军士中有人忽然恐惧至极地大喊:“我们打不了的,他不是人,是鬼!是鬼!”

        一人,两人,三人……

        只差一线便要赢了的官兵们,此刻纷纷扔下兵器,掉头就跑,任两侧压阵督战的锦衣卫如何劈杀震慑,也顶不住如潮水般败退的逃跑官兵。

        兵败如山崩!

        吕志隆大怒,亲手劈翻了几名逃跑的军士,仍被不断涌向后方的将士们冲击得踉跄不已。

        “兄弟们不要跑!不要跑!倭寇只有十二个了,只有十二个了??!”吕志隆的两眼布满了血丝,吼声里充满了悲怆。

        秦堪也被败退的官兵冲击得不停往后退去,一直喊着脱逃者军法处置,可根本毫无作用。

        乱军中,十二名倭寇眼见竟吓退了上千的官兵,不由得意的猖狂大笑,一幕令国人悲哀的景象出现了,空旷的沙滩上,十二名倭寇竟嚣张的扬着倭刀,追杀着上千名毫无斗志毫无士气的大明官兵。

        吕志隆没有退,他不能退!退回去他也是死路一条。

        迎着倭寇们的倭刀,吕志隆长身而起,环式大砍刀奋力劈出,为首的倭寇敏捷地一闪,一刀落空,旁边的倭寇一刀刺出,瞬间将吕志隆刺了个透心凉。

        吕志隆刹那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撒手扔下刀,朝着官兵们逃跑的方向跪下,嘴里仍在虚弱的呼喊:“……回来,回来!他们……只有,只有十二个人啊……十二个人??!”

        浑身抽搐几下,吕志隆颓然倒地,气绝而亡,至死未瞑目,眼睛盯着前方,充满了悲怆苍凉,一直到死,他都没有解开心中的疑惑。

        上千名官兵竟被十二个敌人吓得落荒而逃,这,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