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十章 拉拢打压

    第五十章 拉拢打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堪的猜测很正确。

        第一天见面很客气的属下们,不见得每天都会很客气,相比新上任的百户来说,涂总旗的威望似乎比秦堪这个文弱书生高那么一点点。

        ——也许不止一点点。

        第二天点卯,人都到齐了,秦堪对照过名册后,吩咐大家散去各行职司时,院里一百多人竟不愿走了,场面闹哄哄的,王司吏呼喝好几次也没压下来。

        秦堪笑了,算算时间,也该是今日发难了。

        和颜悦色地注视着涂扬,秦堪知道这事跟他脱不了干系。

        “涂总旗,兄弟们有什么不满的,你代表大家跟我说说?!?br />
        涂总旗的表现还是很恭敬,躬身抱拳道:“秦大人,属下管教不严,是我的错?!?br />
        一旁的丁总旗犹豫了片刻,也躬身抱拳赔罪。

        “说原由吧,别藏着掖着的?!鼻乜暗?。

        涂总旗垂头道:“兄弟们三个月没发饷银,都是有家有口的人,锦衣卫说起来威风,可也要买米吃饭……”

        秦堪转头看着王司吏,王司吏急忙凑在他耳边嘀咕起来。

        秦堪这才明白,原来锦衣卫的饷银虽然每月都发,但是按照规矩,东城千户所只发三成,其余的由各百户自己去向商家收取,这个收取的费用名曰“平安银”,其实跟前世的黑社会?;し巡畈欢嗟囊馑?,大明虽说是弘治盛世,但国库所余仍显匮乏,自然不会在厂卫里面花太多银子,但天下十几万锦衣卫和东厂番子,大家总得过日子呀,于是这个“平安银”应运而生,也成了大明朝堂上包括天子和文官们默认的合法收入。

        秦堪所在的百户所管辖范围是南京最繁华的地带,妓馆章台赌档商铺林立,按说应该富得流油,可惜这些商铺背后都有公侯勋贵的势力,一个小小的锦衣百户敢向谁收???

        于是便造成了如今的现状,就好像一群叫花子守着宝山,除了眼巴巴看着宝山流口水,谁也不敢动一根手指头。

        秦堪眨眨眼:“就这事?”

        涂总旗有些愕然,听秦百户的语气,好像这事儿根本不算事儿?

        “百户大人难道觉得这事儿不值一提,兄弟们饿着肚子当差也无所谓么?”涂总旗说话开始不太客气了。

        听了这句煽动的话,院子里一百多人群情激愤起来,虽不敢破口大骂,盯着秦堪的目光却也多了几分不善。

        秦堪叹道:“我的意思只是说,这事儿想解决实在太容易了……”

        “如何解决,还望百户大人教我们?!蓖孔芷爝瓦捅迫?。

        “涂总旗,由你带队,带着兄弟们巡街,看到不顺眼的商铺妓馆,只管动手抢便是,抢到多少都是你们的,上面查问下来,就说是我秦百户的允许的……”

        涂总旗和一百多兄弟大喜:“此话当真?”

        “当真?!?br />
        涂总旗一挥手:“兄弟们,走,有秦百户这句话,我们还怕什么?”

        一大群人呼啦一声消失得没影了。

        王司吏吓得老脸煞白:“秦……秦大人,这,这可使不得,会闯大祸的……”

        话刚说完,涂总旗带着一百多人又呼啦一声全回来了。

        “秦大人,……你骗我?!蓖孔芷炜醋徘乜暗哪抗獬渎饲丛鸷汀??

        秦堪尴尬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咱们抢了打了,回头你说你根本不知情,背黑锅的岂不是我?”涂总旗目光很犀利,就是反应慢了点。

        秦堪笑得很瘆人:“说得有道理……要不,我立张字据,白纸黑字写上我秦百户授命你们打劫商铺……”

        涂总旗欣喜点头:“如此甚好?!?br />
        啪!

        耳光响亮。

        文弱书生秦堪突然翻脸,竟当着属下的面,狠狠扇了涂扬一记耳光,院子里一百多人寂静下来,楞楞地盯着秦堪。

        涂总旗捂着左脸,眼中凶光毕露。

        秦堪吃痛似的甩甩手腕,冷冷道:“你不想背黑锅,便可以眼看着上官背黑锅吗?你这样的属下,我要来何用?用来背后捅我刀子么?”

        涂总旗阴沉着脸,他直管的五十多名手下却渐渐喧哗起来,人人为涂总旗感到不忿,对秦堪的敌意愈深。

        秦堪不理他们,径自走进内室,抱出一个大包袱,砰地甩在地上。

        指了指一旁的丁总旗,秦堪道:“你,过来拿银子,手下每个兄弟发五两,每个帮闲发二两,先对付几日,银子的事我会想办法的?!?br />
        丁总旗不敢置信的瞧着秦堪,他的手下也面露喜色,一百多号人里,瞬间便有一半对秦堪充满了好感。

        这本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拉拢也好,打压也好,银子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有时候它甚至能买来忠诚,尽管只是暂时的忠诚,对秦堪来说,这就够了。

        丁总旗这边喜滋滋的领着银子,涂总旗手下的五十多名兄弟却沉默了,他们的表情很复杂,有愤怒,也有羡慕。

        再高的威望,再深的交情,家里老小还饿着肚子,威望和交情这时候能有什么用?

        秦堪盯着涂总旗,冷笑道:“涂总旗真有骨气,还不过来拿银子,你打算靠骨气填兄弟们的肚子么?”

        涂总旗阴沉的脸色时青时白,比扇了耳光还难看。

        身后兄弟们渴望的目光如芒刺背,令涂总旗浑身冰冷。

        终于,涂总旗膝盖一软,单膝跪地垂头道:“秦大人,属下知罪了?!?br />
        秦堪冷着脸道:“以后大家在一个锅里舀饭吃,都是自家兄弟,什么是兄弟?那就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场合,你们都可以毫无防备地把背后交给彼此的人,这才是兄弟!五根手指攥紧才是拳头,像你们这样简直是一盘散沙,迟早让人欺负死!”

        涂总旗忽然抬头,目注秦堪,显然还有些不服气。

        “秦大人,魏国公府的小公爷把咱们的上一任百户打残了,他若再来欺负咱们,你敢帮兄弟们出头么?”

        秦堪两眼一瞪,杀气毕露:“他若敢来,我就敢打!”

        这句话秦堪倒是说得颇有底气,别的权贵他真不敢惹,但是徐鹏举嘛……

        “好,属下记住这句话了?!蓖孔芷煸俨欢嘌?,却恭恭敬敬地朝秦堪磕了个响头。

        秦堪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将来他不能帮兄弟们出头,这个响头他得加倍还回去,那时他在百户所里的威望算是扔地上了。

        秦堪微微舒了一口气,眼前这个烂摊子,总算暂时理顺了,转眼一瞥,那个装满了银子的包袱已完全空了,瘪瘪的躺在地上,不知怎的,秦堪的眼眶忽然泛红,眼泪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一边擦着眼泪,秦堪一边哽咽说着场面话:“兄弟们,拿了银子回家给老小买米做饭去……一定要省着,省着点花呀……”

        该死的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完……

        挥了挥手,秦堪转身一言不发回了内室。

        丁总旗满头雾水:“秦大人好好的,怎么哭了?”

        王司吏目注秦堪的背影,充满了唏嘘和感慨:“男儿一哭仍英雄,大人这是为兄弟们坎坷窘迫的境遇而垂泪呀!”

        丁总旗楞了片刻,五尺高的汉子眼眶竟也泛了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秦堪的内室磕拜,大声道:“大人仁心,兄弟们有福,我丁顺在此发誓,愿为秦大人效死!”

        扑通扑通!

        院子里零零落落跪满了一地。

        众人散去之后,内室才传来秦堪痛不欲生的挠墙声。

        “我的血汗……银子!妈的……”

        *********************************************************

        PS:晚上还有……

        欣喜发现,本书竟在三江排名第一,连三少都排在后面,欣喜之余,不胜惶恐……还请大家加把劲儿,继续投三江票,咱们得保住这个名次呀……

        三江票每天都有的,而且免费,大家帮帮忙……

        另:本书第一位盟主“风之号角”闪亮登场,晚上争取多码一章,为盟主贺……

        我就很好心的不拆穿盟主其实以前叫最爱月蓉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