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十三章杜家危局

    第十三章杜家危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妖孽!

        这女人是妖孽!

        秦堪冷汗潸潸,这就是轻视古代人的下场啊,原本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没想到竟被人瞧出了破绽。

        老天何其不公,都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为什么眼前这个妖孽不但四肢发达,头脑也很不简单呢?

        人妖殊途,不能搭理她……

        秦堪紧紧闭着嘴,凛然不惧的正视着杜嫣的目光。

        杜嫣的目光很干净,像水潭,清澈见底,不带一丝污浊。

        手里把玩着《伯虎诗集》,杜嫣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

        “故意跟唐寅住在同一家客栈,然后借切磋诗文为名,不怀好意的将他灌醉,趁机写下这十几首绝世佳作,哄骗那位醉得神智不清的傻才子签下字据,诗作全部冠以唐大才子之名,接着又拿着署名唐伯虎的诗稿刊印成书,唐寅莫名其妙得了虚名,而你,秦公子,拿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嗯?秦公子,小女子胡乱瞎猜,不知猜对与否?”

        秦堪:“…………”

        真想杀她灭口啊……

        杜嫣巧笑倩兮:“秦公子,不说话莫非已默认了?不得不佩服你,好手段呀,像你这样的人,到哪里都穷不了?!?br />
        秦堪沉默许久,忽然站起身朝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这女人说了一大堆,我却一个字都听不懂,莫非她是疯子?”

        言毕秦堪的身影已消失在房门外。

        杜嫣也不追他,仍旧笑意嫣然的坐在房里,看着手里的《伯虎诗集》,眼中的兴致愈发浓郁了。

        “这人……挺奇怪呢?!倍沛套匝宰杂?。

        明明满腹文采,为何佳作冠以他人之名?他有着怎样的往事?他为何收敛锋芒,甘心做平凡草民,也不愿展现才华,傲立于仕林之内?

        秦堪……像一道解不开的谜。

        无可否认,她对秦堪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好奇。

        女人对陌生男人产生好奇,实在是件很要命的事。

        男人若欲破解女人对他的好奇,一般只有两种办法,一是把她杀了,二是把她睡了。

        简陋的客栈房间内有着淡淡的青草香气,像秦堪身上的味道,恬静,怡人,仿若无形,却真实存在。

        屋子里静静的,落针可闻。

        杜嫣独自坐了一会儿,忽然变得意兴阑珊,淡淡的愁绪代替了脸上阳光般的笑容。

        沉思许久,杜嫣站起身,露出一抹苦笑。

        “罢了,他只是个平民,再有本事也解决不了爹爹的麻烦,缘木求鱼,何其愚笨?!?br />
        倩影飘远,伊人无踪,屋内只留一阵暗香。

        **********************************************************

        夜幕降临,秦堪在绍兴城里游荡了一整天,在外面用过饭,又切了半斤酱牛肉,打了一壶花雕老酒当宵夜,才慢悠悠的回了客栈。探头探脑在房间门口张望了一阵,发现那位四肢发达,头脑也不简单的官家小姐不在屋里,这才进了屋,小心地把门加了两道闩。

        与此同时,山阴县衙后堂内,气氛却低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衙门后堂一般由当地主官及家眷入住,如今的山阴县衙后堂便住着知县杜宏一家。

        后堂虽然堂皇大气,隐隐生威,但仍显得陈旧,杜宏是一县父母,自然明白“为官不修衙”的官场规矩,上任三年来利民无数,却不敢给衙门多添一砖一瓦。

        现在县衙后堂内一片愁云惨雾。

        杜宏坐在上位,慢条斯理捋着胡须,眼中却不时闪过几分忧色,只是浸淫官场多年的城府令他不得不保持着表面的镇定从容。

        杜宏的夫人刘氏和女儿杜嫣却没有他那么好的涵养,娘俩儿坐在一起唉声叹气,刘氏眼圈泛红,显然暗里抹了不少眼泪。

        一家三口聚坐后堂,却相对无言。

        杜嫣最先按捺不住,瘪着小嘴轻声道:“爹,有没有办法疏通一下……”

        杜宏苦笑摇头:“一朝得势,岂肯饶人?石禄这回怕是一定要摘了老夫乌纱了……”

        杜嫣幽然一叹,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

        杜家这回遇到了麻烦。

        麻烦很不小。

        不论好官儿还是坏官儿,官场之上总有敌人,杜宏自然也不例外。

        他得罪了一个官场上的小人,名叫石禄,弘治十二年的二甲进士。

        得罪的原因很荒谬,因为杜宏官声颇佳,吏部尚书马文升上表彰功,于是杜宏被特召入南京吏部述职,在吏部大堂内与上官交谈的时候,时任南京刑部给事中的石禄正好来吏部大堂公干,大堂之上自然要排座次的,按理来说,一般是地方官给京官让座,可是兴许当时石禄的态度太倨傲,杜宏不由有些来气,表明了自己是弘治三年的二甲进士,按官场年次来排,不应给石禄让座,两人由此结怨。

        这事儿说起来荒谬,可在官僚主义严重的大明官场上,却一点也不荒谬,杜宏和石禄虽说都是七品官,但七品官也要争一争面子的,明朝中期的官场风气有点怪异,内阁和司礼监分了皇帝的权以后,大臣们胆气足了,一个个吃了枪药似的,火气十足,连金殿上的皇帝他们都敢跳脚大骂昏君,还有什么事情他们不敢干?

        两位七品官因为争座位而结怨,实在很正常了。

        按说一个是南京刑部给事中,一个是江南山阴县的知县,八竿子打不着,得罪便得罪了,可是世事风水轮流转,这个石禄竟然时来运转,不知走了什么门路,抱上了南京兵部尚书秦民悦的大腿,于是官运开始走起了顺风路,居然让他当上了巡按御史。

        当上御史倒也罢了,可石禄却被分到今年巡查苏杭绍兴三府,而山阴县,恰好正在石禄的巡查范围内。

        御史虽然也是七品官,可这种官的能量是惊人的,特别是巡按御史,地方官执政之优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御史的那张嘴,他说你好你就好,他说你不好,只消一纸弹劾,你就准备收拾包袱致仕吧。

        杜家之所以愁眉苦脸,就是因为这件事。

        不出意外的话,杜宏这位山阴知县大概当到头了。

        **********************************************************

        PS:晚上跟朋友出去喝了点酒刚回来,有点恍惚,幸好没食言……

        求推荐票猛烈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