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七章白手起家上

    第七章白手起家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瑟缩在冰冷阴寒的旧巷角落,秦堪彻夜无眠。

        从穿越过来的那天起,他并没有太大的野心,那些穿越人士争霸江山,问鼎天下的老套故事,对他而言不过只是故事而已,真落到自己身上,却委实有些遥不可及,至少一个瑟缩在墙角,连温饱都无法保证的人,是绝对没有什么问鼎天下的想法的,最实际的想法是,怎样喂饱自己的肚子,怎样让自己暖和一点,以及……怎样离那位高个子女人远一点。

        虽然不确定那个野蛮女人面相是不是克夫,不过可以肯定,她的面相必然破财招灾,秦堪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

        雨一直下着,冷彻骨髓。

        秦堪摸出怀里冷得发硬的馒头,一口一口地啃着,一边吃一边伸出手,接住夜空下飘落的雨丝,接满一手便凑到嘴边喝了。

        吃过了馒头,秦堪又觉得浑身发冷,于是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冰冷的手脚,在漆黑无人的夜色下,一道孤独的身影沿着绍兴城的街道慢跑,跑完半个城又回到巷子里,蹲下,双手抱臂,蜷缩于阴寒的角落。

        这是一个艰难的夜晚,两世为人都没有经历过如此困苦潦倒。

        贵人喜雨乞惧寒,秦堪苦笑着仰头望着天空飘落的丝丝细雨,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混得像个乞丐。

        **********************************************************

        天色渐渐大亮,城内不时传来公鸡打鸣声,这一夜总算过去了。

        秦堪抖了抖身上的雨水,衣衫早已湿透,黏在身上仿佛贴着一块千年寒铁。

        肚子又饿了,秦堪走出巷口,打算去东城集市的包点摊上顺两个热乎乎的馒头,昨天已去过两次,每次都得手,可见包点摊老板的智商和眼力很平庸,这种人属于软柿子那一类,很适合下手。

        刚走出巷口,秦堪一大早的好心情突然变得很低落。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阴魂不散的女人,这个女人有着一米七的高个子……

        杜嫣独自一人堵在巷口,神情平静,姿态怡然,今天的她眉唇未描,素面朝天,穿着一袭水绿色的褶裙,宽大华丽的袖口竟不伦不类的扎着两只护腕,淑女闺秀式样的衣裳穿在她身上,却透着一股子精悍狂野,杀气腾腾的味道。

        此刻杜嫣结结实实堵在巷口,两手叉腰,一副关门打狗的架势。

        “喂,你真的在这破地方过了一整晚?”杜嫣的语气不怎么友善,昨天的气显然还没消。

        秦堪板着脸道:“当然不可能,昨晚有个大户人家的小姐看到了我,对我心存爱慕,然后由爱生怜,哭着喊着把我请到她家,安排我住在她的闺房里,并且盛意拳拳的陪我睡了一晚……”

        杜嫣吃惊的张大了嘴:“怎么可能?”

        秦堪冷冷道:“既然知道不可能,就不要再问我这种废话?!?br />
        杜嫣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那我就不跟你废话,知道我来做什么吗?”

        秦堪黯然一叹:“很显然,来者不善……”

        杜嫣小巧的琼鼻一皱,挤出几丝可爱的褶纹,神情却有些幸灾乐祸。

        “昨日你说过的话没忘吧?你说今天能凑齐二十两罚银的,银子呢?”

        说着杜嫣伸出白皙纤细的小手,不住地在秦堪面前晃啊晃,很得瑟的模样。

        秦堪喃喃道:“都说破家县令,灭门刺史,看来县令的女儿也不含糊……”

        杜嫣美丽的大眼笑得眯成了两条缝:“县令的女儿虽然不忍心破家灭门,可她至少懂得讨债?!?br />
        秦堪叹道:“要我现在拿出二十两银子,只有两个办法……”

        杜嫣饶有兴致的盯着他,相比二十两银子,她更好奇一个穷酸破落,身无分文的男子怎样变出银子来。

        秦堪咳了咳,道:“第一个办法,……我一头撞死在你面前?!?br />
        杜嫣闻言两眼大亮,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这个法子不错,就用这个?!?br />
        秦堪:“…………”

        此女凶残,绝非善类……

        幸好秦堪还有第二个办法。

        这个办法是他琢磨了一整晚想出来的。

        “第二个办法……”秦堪抬头看了看天色,淡淡道:“时辰未到,一个时辰以后,二十两银子只多不少?!?br />
        杜嫣眼睛睁得更大了:“你打算抢大户还是抢官库?”

        秦堪抿唇不语。

        这女人不但凶残,而且道德底线明显偏低……

        真不爱搭理她啊。

        **********************************************************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英雄好汉更不能被一文钱逼死。

        抢劫的主意其实不错,只是秦堪比较冷静,就目前自己的武力值而言,抢劫的风险太高。

        当今天子弘治也许是个好皇帝,本县杜知县也许是个好官儿,可不论好皇帝还是好官儿,他们的善良是有限度的,抢劫犯明显不在他们容忍的范围内,被抓到了仍旧逃不了秋后问斩的命运。

        所以秦堪的捞钱计划比较文静,他没有跟《大明律》叫板的胆子,顶多只敢打打擦边球。

        自从信心满满说出一个时辰后缴纳二十两罚金的豪言壮语后,杜嫣的好奇心彻底激发,像一块扯不掉的牛皮糖似的,死死黏在秦堪身后,怎么也甩不掉。

        债主一定要跟在自己身后,秦堪自然无法拒绝,幸好秦堪已想出了捞钱的办法,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时辰以后就能归还那莫名其妙欠下的二十两银子,从此与这个野蛮凶残的女人老死不相往来。

        看着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杜嫣,秦堪心里冷冷一笑。

        今日便给这位大小姐上一课,让她见识一下何谓“白手起家”,何谓“空手套白狼”。

        已是上午时分,城内街道上渐渐热闹起来,东城麻石街上的集市更是人山人海,往来不绝。

        秦堪沉吟片刻,找到一处书信摊,与那位靠为人写书信谋生的书生交谈了一番,同是读书人,至少外表看来都是读书人,落魄书生很大方,当即允了秦堪的请求,给了他十余张白纸,秦堪与他说好,一个时辰后还他一两银子。

        接着秦堪又找到了一个街头卖艺的杂耍班子,向他们借了一面铜锣和一个装杂耍道具的木箱子。

        杜嫣站在旁边默然看着秦堪做着这一切,她一句话都没说,心中的好奇却如同星火燎原般,熊熊而不可遏止了。

        秦堪将借来的白纸均匀的撕成数百个小纸团,每个纸团揉成一团放入木箱子里,只在其中一个纸团上用毛笔画了一只很抽象派的猪头,将它揉成一团塞进自己袖子里。

        集市内找了个相对空旷的场地,秦堪深吸一口气,接着便将手中的铜锣敲得震天响。

        锵锵锵锵……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各位父老乡亲且留步,天降横财只等你取,二钱银子便有机会中大奖,机会人人平等,奖品童叟无欺……”

        锵锵锵锵……

        人来人往的闹市里,震耳欲聋的锣声很快将来往的行人吸引在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大圈儿。

        人们踮足而望,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什么噱头?天降横财?真的假的?”

        “据说叫什么‘抽奖’,二钱银子抽一次,中了便有奖拿……”

        “哦?那岂不是关扑?不过抽奖这说法颇为新奇……”

        议论声落入秦堪耳中,秦堪淡然一笑,旁边的杜嫣却愈发惊奇,眨巴着大眼盯住秦堪,仿佛他的脸上长出一朵花儿来了似的。

        围观路人议论许久,终究无人上前第一个吃螃蟹。

        赌心甚重的路人按捺不住,开口大声问道:“喂,那敲锣的后生,你说抽中有大奖,到底奖个什么东西你倒是细说分明呀,若中的奖品不值二钱,我们花这银子岂不冤枉?”

        秦堪顿时笑而不语,杜嫣瞧他的模样,不由从鼻孔中哼哼两声。

        别人不知道,杜嫣却十分清楚秦堪的底细,这家伙浑身上下连一文钱都掏不出,哪有奖品给人家?

        不怀好意的冷哼令秦堪忍不住朝杜嫣看了一眼,杜嫣双臂环胸,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瞧着他。

        围观众人问得急了,秦堪这才慢条斯理道:“奖品绝不让诸位失望……”

        说着秦堪斜眼一瞟,嘿嘿坏笑两声,忽然抬手指着一旁的杜嫣……

        围观众人顿时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杜嫣圆睁杏眼,倒吸一口凉气,接着两眼喷出愤怒至极的怒火,掩在长裙下的修长双腿动了一下,尽管不通武术,不过秦堪凭感觉判断,这女人摆的是撩阴腿的架子……

        于是秦堪理智的改口:“奖品是……驴!”

        围观众人惋惜叹气。

        杜嫣杏眼的怒火却愈发炽烈,俏脸含霜,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奖品是驴,你指着我干嘛?”

        **********************************************************

        PS:感谢大家玩命的支持,目前本书已是历史类新书榜第三了,还望各位不遗余力,继续收藏投票,莫要被后面捅了菊花……拜托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