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并肩战斗!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并肩战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烈打量着四周,并将灵魂念头释放出来,如水波纹一般向周边延伸。

        以乾煋为首的十人小队,这时候停止前进,迅速聚集到一块儿。

        这是一片连绵的死火山山脉。

        一座座暗红色的火山,如巨大的坟堆,遍布在周边。

        大地呈现出赤红如血的颜色,有许多红褐色的岩石,有干涸的岩浆潭池,却没有一株植物存活,周边也没有丝毫生命气息。

        众人头顶的天空,则是红彤彤的,仿佛有火焰云团在燃烧着。

        在乾煋示警以后,众人都神情肃然,各自释放着灵魂感知周边的生命波动。

        一缕缕看不见的魂念,就在这片区域游荡着,往外沿延伸渗透。

        其中,秦烈的灵魂念头,疾若闪电,只是一霎,便延伸到最远区域。

        魂念之中,有着雷霆闪电的力量,因为拥有魂兽分身,他的灵魂也更加强大,所以灵魂的覆盖力和感知力,都远远超过乾煋等人。

        “你怎么知道附近有高阶恶魔?”

        流漾从后面过来,先观察了一会儿,才狐疑地询问乾煋。

        乾煋没有讲话,只是伸手指向一座死火山的腰身处。

        那座死火山的山腰,有一根根暗红色的骨头,因为那些骨头和山体颜色一样,所以很容易被忽视。

        流漾也是经过乾煋的指点,才看出那些暗红色的骨头,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排列着。

        认真一看,流漾马上知道那些骨头,排列成了一种秘阵。

        那种秘阵乃是高阶恶魔,通过“初代恶魔”对深渊规则的领悟,从而描绘镌刻出来的。

        流漾立即明白乾煋的判断没错。

        以灵魂感知附近动向的秦烈,也看向那些暗红色骨头,看着那些骨头排列成阵形。

        等他的眼睛,落在那异阵上的时候。一缕魂念也自然而然渗透过去。

        魂念才靠近那异阵,一股浓烈的火焰气息,已从异阵内释溢出来。

        “哧!”

        一簇橘红色的火苗,从那异阵之中。悄悄升腾出来。

        只有指甲盖一般大的火苗之中,一个类人形态的高阶恶魔,一点点凝现出来。

        那高阶恶魔的模样,完全凝形以后,周边那些死火山地心,如突然有了一丝震动。

        乾煋骤然变色,喝道:“那家伙在死火山的地心进行血脉的进阶!”

        秦烈也猛地反应过来。

        一名高阶的深渊恶魔,潜藏在这片死火山地底深处,很可能在进行血脉的蜕变。

        为了能观察外面的情况,他在山腰处留下那个异阵。通过阵法来警惕自己,在有外来者出现时,他能迅速知道。

        秦烈和乾煋等人,释放出的灵魂念头,都是向外沿延伸。

        他们都尽量搜索远处的动静。并没有将魂念往地心渗透,所以一个都没有觉察到异常。

        那以暗红色骨头搭建的异阵,应该始终都在运作着,在死火山地底进行血脉进阶的高阶恶魔,可能在他们到来的那一霎,就注意到了他们。

        秦烈的魂念,凑向你异阵时。那家伙是以为秦烈要破坏异阵,所以浮现出一缕灵魂来阻止。

        这也让他暴露了出来。

        “撤离!”乾煋脸色大变,喝道:“那家伙是以八阶的血脉往九阶血脉蜕变!就算是他没有蜕变成功,他也是八阶巅峰的高阶恶魔,这不是我们可以战胜的!”

        焰風等人,听乾煋这么一说。都明显惊惧起来。

        八阶巅峰血脉的高阶恶魔,和神族八阶血脉战士的实力相当,因为他已经朝着九阶血脉蜕变,应该还要更强一点。

        这类层次的高阶深渊恶魔,不是他们这一支十人小队可以对付。所以乾煋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撤走。

        秦烈脸色沉静,没有像他们一样惊恐不安,依然好奇地打量着那个异阵。

        “赶紧走!”

        流漾和他站的近,眼见他还在发呆,情急之下,一把拽着他的臂膀,拖着他就要飞走。

        秦烈一个跄踉,然后才反应过来,稳住身势后和她一起往后飞。

        他要是不想暴露底牌,不将魂奴和魂兽分身召唤而来,和流漾他们一起离开也的确有必要。

        以他本体七阶血脉的实力,就算是联合这一支十人小队,想要杀死一个往九阶血脉蜕变的高阶恶魔,也的确非常困难。

        于是他识趣地跟随着流漾等人离开。

        就在秦烈等人纷纷撤离之时,那个搭建在死火山山腰的异阵中心,冒逸出来的橘红火苗,却在疯狂的膨胀着。

        内部那高阶恶魔的魔影也越来越大。

        同时,一股炎热的能量波动,也以那异阵为中心扩散出来。

        “不好!他已经醒过来了!他暂停了血脉的进阶!”乾煋惊叫。

        秦烈猛地回头。

        “嗤嗤嗤嗤!”

        异阵之心,小小的火苗,膨胀为巨大的火球。

        橘红火球脱离了异阵的束缚,从那死火山的山腰呼啸而出,如一块巨大的火焰陨石,以惊人的凶势飞滚向秦烈众人。

        火球之中,高阶恶魔的魔影,由之前的模糊虚幻,变得清晰凝实。

        那分明已经是高阶恶魔的本体。

        他通过异阵内的火焰,从死火山的地心之中,已成功走了出来。

        “烈焰家族的小朋友,你们运气真的不好,偏偏闯入我选择进阶血脉的地方?!?br />
        高阶恶魔在炽烈火球之中,不急不缓地伸展着身子,活动着手脚,显然要准备大开杀戒了。

        以乾煋为首的十人小队,虽然反应及时,可惜速度明显不及这个八阶巅峰血脉的高阶恶魔。

        以他们的速度,被这个高阶恶魔追上,乃是必然的结果。

        就在此时,被流漾扯着,拉在队伍最后面的秦烈,突然挣脱了流漾,就这么停了下来。

        “你们先走,我有办法缠住他,而且能全身而退?!鼻亓液鹊?。

        想也不想,他就以灵魂念头催动肩上的银月印记,将达到神器级别的“月泪”给释放出来。

        九个弯弯的月牙,从那银月印记之中,一下子飞逸出来。

        清冷皎洁的月光,从月泪中洒落,那些月光充满了凌厉气息。

        “去!”

        月泪化为切割一切的月刃,随着他的灵魂掌控,全部向那个高阶恶魔疾射而来。

        “神器!”

        八阶巅峰血脉的深渊恶魔,一看到月泪上释放的冷冽寒光,猛地兴奋起来。

        如他一般的高阶恶魔,对强大的器物有着独特的坚定方法,而且也知道高等级的器物极其珍贵。

        这类高智慧的深渊恶魔,和别的域界有着来往,即便是“月泪”和他不搭配,他也可以拿来向别的种族兑换财物。

        每一件神器都是价值连城,只要出售了,他立即就能收获大量深渊无法孕育的奇物。

        他相信这件神器,要是被他所得,一定能为他带来有助于他血脉蜕变的至宝。

        而神器的主人,仅仅只是一个七阶血脉的神族小子,生擒之后,或许还能要挟神族的那些老人,索要更多珍贵的奇物。

        一想到这儿,他立即激动起来,认为他暂停血脉的进阶,乃是极为正确的决定。

        “神器!竟然是神器!”

        不单单是他,乾煋等人,一看到秦烈一抬手,就将一件神器级别的器物释放出来,也是大惊失色。

        他们也都知道神器的价值。

        “乾煋!怎么办?!”流漾大声叫嚷,“我们十人,加上他,还有这件神器,有没有胜利的可能?”

        其余那些队员,也都看向乾煋,在等候他的决定。

        乾煋俊美的脸上,浮现出沉重之色,他想了一下,喝道:“留下来并肩战斗!”

        “好!”

        连焰風在内,所有成员都转过身来,很有默契的排列成血战阵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