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暴露!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暴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烈焰之枪!”

        火山口,高大英俊的焰风,伸手朝着半空一抓,一杆赤红长枪如火焰长蛇飙射出来。

        焰风催动体内血脉之力,数百璀璨如星的神文,瞬间注入那杆烈焰长枪。

        那杆长枪,内部传来火焰之力爆炸的轰鸣声,犹如一道火红闪电,猛地刺向一头七阶的魔炎金狮。

        那头七阶魔炎金狮,挥动着暗红色蹄足,重重拍击向烈焰长枪。

        “嘭!”

        如十枚烈焰玄雷一同炸裂,半空中赤红火焰如千条火蛇狂舞,火蛇半空扭动着,形成一种神秘的火焰结阵。

        火焰秘阵之中,无数烈焰神文闪烁着焰火,将魔炎金狮罩在里面。

        皮坚肉厚的七阶魔炎金狮,在火焰秘阵内嘶吼着,疯狂突击着。

        一条条细密伤口,从那七阶魔炎金狮的皮层上,渐渐浮现出来。

        火焰秘阵内,烈焰之枪如衍变为千万枪影,戳在七阶魔炎金狮身上。

        这头魔炎金狮一会儿就遍体鳞伤。

        “焚日轮!”

        名叫流漾的火辣神族美女,咯咯娇笑着,修长十指结成印记。

        一缕缕橘红色火焰,从她掌心如鲜花一般盛开,火焰瞬间凝成焚日轮。

        短短三息时间,三个磨盘大小的焚日轮,一同浮现出来。

        每一个焚日轮,轮盘之上都在溅射着烈焰神文,那些烈焰神文如火焰精灵,有着流漾赋予的精纯魂念。

        三个火焰轮盘。随着她魂念的操控。如落日?;尤髯藕觳硬拥幕鹈?,撞向另一个七阶的魔炎金狮。

        火焰轮盘降落之时,不断变幻着方位,呈现出不同阵形,如另外蕴藏着神妙。

        流漾悬浮火山口半空,一身赤红战甲,闪烁着摄人火芒,将她衬托的愈发妖娆撩人。

        “血脉天赋——火魂!”

        另一名气质柔静。却同样身材火辣的神族女子,也轻喝着释放血脉力量。

        一只炽烈的火焰鸟雀,从她血脉之中翩翩飞出,这火焰鸟骤然扑向最后一头七阶的魔炎金狮。

        “八阶朱雀精魂!”

        火山之心,岩浆潭底的秦烈,禁不住心神剧荡。

        从那神族女子血脉之中飞出来的火焰鸟,分明就是一只八阶朱雀的精魂,这朱雀的灵魂被其炼化在血脉之中,被淬炼成类似于火灵般的火焰灵体。

        这类火属性的火焰灵体,能够和烈焰血脉完美融合。经由血脉天赋“火魂”的温养淬炼,战斗力将会极为非凡。

        果然。那女子仅仅释放出八阶朱雀精魂凝结的火焰灵体,就在一旁微笑着观看。

        八阶朱雀精魂凝成的火焰灵体,和一头七阶的魔炎金狮,已斗的胜负难分。

        她完全不需要插手。

        秦烈知道三万年前,烈焰家族的族人曾去过朱雀界,逼朱雀界的那些朱雀臣服。

        当时曾爆发过激战。

        很多八阶,九阶的朱雀,在那场战斗中被击杀。

        朱雀的精魂,则是被神族给收走,被当成战利品储备起来,后来赐予了拥有火魂血脉天赋族人。

        火魂血脉天赋,可以以血脉之力来温养火焰精魂,在战斗的时候,释放出火魂来对敌。

        这也是一种常见却极为实用的血脉天赋。

        三名拥有七阶烈焰血脉的神族男女,各施秘术,分别对上三头魔炎金狮,分明占据了上风。

        真正作为首领的乾煋,则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没有动手的意思。

        另外那些六阶血脉的神族男女,也都施展出种种秘术,在对较弱一层的魔炎金狮动手。

        火山口立即变成了激战区。

        底下,秦烈潜藏在岩浆潭底,默然注视着,对这些同样流淌着烈焰血脉的神族战斗方式,渐渐有了认识。

        这些烈焰家族的族人,每一个体内都蕴藏着强大的血肉力量,而且他们也完全不惧和魔炎金狮近身缠斗。

        这意味着他们一个个拥有着和魔炎金狮一样强悍的体魄。

        就连那些女性,也是敢和魔炎金狮硬抗,一点不怕会被魔炎金狮撕成粉碎。

        他们不但肉身强悍如怪物,还都拥有着不同的血脉天赋,还能以血脉之力来施展类似于“焚日轮”那样的血脉秘术。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高等级的器物,焰风的烈焰之枪,流漾的火焰战甲,都是能够和他们血脉之力完美融合的战斗器物。

        肉身强大,血脉妙用无穷,还有血脉秘术,又持有高等级的器物,这些怀有烈焰血脉的神族族人,几乎没有明显的弱点。

        不论是近战,还是远战,他们都不惧怕。

        而且,他们和魔炎金狮这类深渊恶魔一样,也拥有超强的恢复力。

        他们受了伤以后,也可以运用血脉中的恢复天赋,动用血脉之力,将伤势迅速稳定,让伤势更快的恢复。

        这些家伙,每一个都是天生的战士,似乎就是为战而生。

        现今的灵域,即便是中央世界那些强大的黄金级势力,窃取了太古强族血脉的第三代,同等境界者,也绝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三万年之前,神族已极其强大,经过三万年在域外星空的征伐蜕变,他们明显变得更加强悍了。

        由小窥大,秦烈相信神族那些八阶血脉,九阶血脉,十阶血脉的强者,应该也比以前更强了。

        当他们在深渊之中,储备了足够的血肉精气,真正杀入灵域以后,可能会重演三万年的惨案——灵域可能会被再次征服。

        “炎界!”

        就在他沉思时,一直没有出手的乾煋,微笑着激发血脉天赋。

        以乾煋为中心。一个由烈焰营造而成的特殊天地。迅速凝成。

        那是烈焰爆裂疯狂的炎界。

        炎界。将所有交战的神族族人,都给笼罩住。

        这些流淌着烈焰家族血脉的神族年轻人,在炎界当中,血脉之力变得愈发活跃,一个个犹如突获神力。

        种种血脉秘术,凌厉的器物,以烈焰血脉凝结的火焰之灵,都变得更加的强大可怕。

        本就占据了上风的这些神族小辈。突获乾煋的“炎界”增幅以后,各个战斗力暴涨。

        几头低阶的魔炎金狮,率先被斩杀,另有一头七阶的魔炎金狮,也被流漾释放的三个“焚日轮”,给冲击的遍体鳞伤,失去了再战之力。

        乾煋七阶血脉形成的“炎界”,拥有提升周边同族血脉活跃度,让他们实力大增的特点。

        所以他只需要催发“炎界”出来,在大多数的时候。都能解决战斗。

        而魔炎金狮,在极炎深渊之中。也并非是很强大的深渊恶魔。

        因此,等他“炎界”缔结出来,周边同伴各个实力暴涨以后,魔炎金狮迅速溃败,被一个个斩杀。

        “咦?”

        天空中,以血脉催发出“炎界”的乾煋,突然眉梢一动,惊异地看向火山之心。

        他悬浮半空的身子,慢慢朝着下方缓落,一双如火焰在燃烧的眼瞳,也深深看向底下。

        “糟了!”

        岩浆潭底,一直很好潜藏着的秦烈,眉头猛地一皱。

        在乾煋缔造出“炎界”以后,周边所有身怀烈焰血脉的神族族人,体内血脉都变得极度沸腾活跃。

        同样怀有烈焰血脉的秦烈,体内的血脉,也受到了影响,变得难以抑制。

        他的血脉因活跃而变得明显。

        乾煋在炎界笼罩的范围,感知力比往常要敏锐许多,加上秦烈血脉突然变得活跃,他自然而然的有所感应。

        火山岩浆潭底,出现同族的血脉异动,这让乾煋又惊又疑。

        他很快悬浮到了火山之中,却没有立即下来,而是微微一笑,道:“兄弟,你可是在这儿修炼熔浆血术?呵呵,此地有炎晶矿脉,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孕育出炎晶出来,你还真是挑了个好地方?!?br />
        这时候,焰风、流漾等人,还在上方对魔炎金狮进行追杀,并没有理会乾煋的异常举动。

        因为他们没有如乾煋一样,感知到岩浆潭底内,有一个同族族人潜藏着。

        岩浆潭底,一听到乾煋这番话,秦烈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

        他自认为乾煋没有见过他,想了一下,便催发血脉,以蜕变后红发红目的神族模样,从岩浆潭底浮升出来。

        然而,他刚刚浮出身子,那乾煋便猛的色变,失声惊叫道:“怎会是你?”

        秦烈不曾见过他,可他,却在灵域的虚空乱流域深处,通过神族的秘镜窥视过秦烈。

        他对秦烈的样子记忆深刻。

        此地为极炎深渊,而秦烈一直活动在灵域,冷不防在深渊的一个层面看到秦烈,乾煋当真是傻眼了。

        他不知道秦烈是通过何种途径到达的极炎深渊。

        “你认得我?”秦烈也蒙了。

        他搜遍记忆,发现对乾煋毫无印象,他相信他以前应该从未见过此人。

        目前为止,所有神族族人中,他只见过黑暗家族的苍晔。

        “苍晔是我堂姐,不久前,在灵域的虚空乱流域深处,我曾见过你……”乾煋倒是坦然,并没有隐藏此事,“苍晔姐临走之前,曾向你索要一滴本命精血,但你却没有给。那时候,我就在空间通道的另一端,是我催促苍晔姐离开,你可记得?”

        秦烈猛地回想起来。

        当时,苍晔是被空间通道另一端一个少年的声音催促着,才急匆匆离开。

        仔细一想,那声音可不就是这个乾煋?

        ……

        ps:新的一月,全新的开始,我房子装好了,从这个月开始补欠,开始多更,今天三更还欠,后面会一直还掉,求一张月票鼓励下,请兄弟们让俺振奋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