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血腥规则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血腥规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从幽冥界各族聚集地离开,秦烈根据柯蒂斯指引的方向,往人族所在之地而来。

        半途时,一股很奇异的空间波动,被他的血脉探知到。

        融合“八目妖灵”血脉以后,他不但收获了“星门”天赋,血脉对各类反常的空间波动,也有了超强的感知力。

        “凌厉却狂乱的空间力量,这气息……来源于段叔!”

        凝神感应了一会儿,他神情微变,突然改变了方向,朝着那空间波动异常之地行去。

        一根根巨大的冰柱中央,秦烈调用血脉之力,施展出“疾雷遁”。

        他身如闪烁的电芒。

        十息以后,他在一根巨大冰柱前停了下来。

        他惊异的看向冰柱。

        面前的那一根冰柱,需要十人合抱,近百米高。

        “哧啦!哧啦!”

        奇异的声音,不断从冰柱内传来,在巨大的冰柱表层,有碎小的白芒一闪而过。

        一声声压抑着的低沉痛嚎,断断续续,也从冰柱内传来。

        那痛嚎声分明来自于段千劫。

        秦烈眉头一皱,沉吟数秒后,从原地悬浮起来。

        他一直悬浮到冰柱的顶端。

        人在冰柱上方,他居高临下俯瞰,发现巨大的冰柱内部已被凿成中空。

        从冰柱顶端往下看,第一眼他看到的乃是一头已死的银瞳蛇魔,拥有八阶深渊血脉的银瞳蛇魔,身子被卡在冰柱内部,直挺挺地站着。

        在银瞳蛇魔胸口部位。有着一个朝着外面流淌鲜血的血洞。血洞处一个血人。如厉鬼般可怖,此时正在生吞银瞳蛇魔的鲜血和肉块。

        血人一边撕扯着血肉吞吃,一边发出压抑的痛嚎,似在忍受着某种非人痛苦。

        血人分明修炼着某种极端的秘术,那秘术让他催发了潜能,需要澎湃的血肉精气来恢复。

        他在痛嚎的时候,无法控制体内的力量,导致体内绽射出一束束空间光刃。

        这是一幕相当血腥的画面。

        血人。就是全力激发“穷极升华术”,正以银瞳蛇魔的鲜血来恢复所受重伤的段千劫。

        冰柱上方,秦烈垂着头,默默看着满身鲜血,生吞银瞳蛇魔血肉的段千劫,脸色沉静如水。

        沉溺于修炼的段千劫,处于忘我境界,竟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他在上空看了一会儿,悄无声息地挪开,灵魂一动。便向柯蒂斯下达了命令。

        不久后,柯蒂斯飞了过来。就在这一根冰柱远处默默坐下。

        “守着他,直到他自己破冰而出?!鼻亓曳愿赖?。

        柯蒂斯默默点头。

        秦烈这才离开。

        拥有三层魂坛,精通空间之力,战斗力极为彪悍的段千劫,都受了如此重的伤,不得不催发“穷极升华术”,通过生吞银瞳蛇魔血肉来恢复,这说明人族在深渊的狩猎肯定不顺利。

        秦烈心情有些沉重。

        等他赶到人族聚集地,看到各方白银级势力武者,皆是神情沮丧,身上都或多或少带着伤以后,马上知道人族的境况,比他所想的还要艰难。

        只有寂灭宗的武者,在南正天到来以后,一个个神情振奋。

        其余各方都在唉声叹息。

        “大家进展好像不是很顺利?!彼影肟召咳宦湎?。

        “你小子总算是来了?!崩钅烈涣晨嗌?,道:“此地的深渊恶魔,的确比我们所想的要难缠太多太多,我们在短短时间内,就付出了惨痛代价?!?br />
        “深渊内缭绕的天地能量,充斥着一股子幽冥界的气味,我们人族也不是很适应?!逼钛舻?。

        “我们都需要借助于灵石来补充力量?!狈胍愀胶?。

        “你们……没有擒拿到深渊恶魔?没有从深渊恶魔身上得到什么好处?”秦烈皱眉。

        “该死的深渊恶魔,竟然会抢食同类的尸身,我们好不容易击杀的几头深渊恶魔,没有来得及带走,就被它们的同类撕扯吞掉了?!碧票倍仿盥钸诌值?。

        以唐北斗、澹邈为首的炎日岛武者,和其它各方势力相比,要轻松一些。

        他们不但各个都有着精美的灵器和灵甲,每人还被分配了烈焰玄雷,关键时刻,烈焰玄雷屡屡发挥奇效,将深渊恶魔击杀了几头。

        只是,他们没有来得及将那些被炸死的深渊恶魔带走,就被还活着的深渊恶魔给抢食了尸身,当着他们的面,将同类的尸身撕扯吞吃。

        吃了同类以后,那些活着的深渊恶魔,身上的伤势迅速愈合恢复,战斗力又恢复了。

        他们也不得不败退。

        “就连残暴凶戾的三大鬼族,也不会吃同族,这些深渊恶魔太残忍了?!卞e闾镜?。

        他当时也被那血腥的场面给震慑到。

        据他所知,所有的智慧生命,都不会吞吃同族族人的尸体。

        尤其是在同族刚死以后。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他分明没有做好准备,瞬间被惊的失神。

        他还差点被一头重伤后,通过同族尸身迅速恢复的深渊恶魔,给杀掉。

        ——如不是唐北斗及时出手的话。

        “深渊恶魔种族,和我们以前所知的所有智慧生命种族都不一样,他们崇尚的血腥规则,超过我们的正常认知?!鼻亓伊成畛?,说道:“就算是没有我们到来,深渊恶魔之间,也永远在各大深渊领主的调度下血腥厮杀争斗。两头深渊恶魔,其中一头一旦败亡,必然会被胜者活生生吞吃。每一头深渊恶魔,都能从别的深渊恶魔的血肉,来恢复和增强自己的力量!”

        “深渊残暴血腥的规则,你们要极早适应。不然就不是你们在深渊狩猎?!?br />
        “而是深渊恶魔来狩猎你们!”

        秦烈看着众人大喝道。

        众人都苦笑着点头。

        “秦烈。如果没有特别的手段。我们想要在深渊内狩猎深渊恶魔,恐怕伤亡会越来越惨痛?!崩钅恋?。

        “别的手段?”秦烈一愣。

        “我们人数就这么多,强者也有限,只能通过别的东西弥补?!崩钅劣值?。

        “你的意思是?”秦烈还是没有反映过来。

        “烈焰玄雷!数量众多且能相互递增威力的烈焰玄雷!”李牧深吸一口气,认真地说道:“只有这一样杀伤力恐怖的奇物,才能让我们在深渊之中,扭转目前的局面。只要我们在深渊内,真正捕杀到深渊恶魔。以他们的血肉增强的实力,以他们的骨头,筋脉,角,制成了更多高等阶的灵器,我们就能慢慢在深渊立足!”

        此言一出,各大白银级势力的首脑,眼中都流露出兴奋的光芒。

        他们都想起了烈焰玄雷的恐怖破坏力。

        当初,和三大鬼族血战时,烈焰玄雷也曾发挥出惊人的作用。

        很多三大鬼族的族人。都是被那些恐怖的烈焰玄雷,给炸的尸骨无存。

        所有暴乱之地的武者。都对烈焰玄雷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崇拜,都觉得这个大杀器能扭转目前的局面。

        “秦岛主,我们各方都愿意以你们炎日岛制定的价格,来购买烈焰玄雷!”祁阳表态。

        “还请炎日岛近期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炼制烈焰玄雷上,这东西对我们狩猎深渊恶魔,有着难以估量的帮助!”王恩哲也道。

        秦烈看向众人,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吩咐下去,让炎日岛尽全力来赶制烈焰玄雷,让他们尽快将大量的烈焰玄雷输送到深渊!”

        “这样就有希望了!”冯毅道。

        “姜铸哲和血煞宗的人呢?”秦烈突然问道。

        他来到这儿以后,没有发现任何一个血煞宗的门人,也没有发现以姜铸哲为首的嗜血者。

        这让他暗暗惊异。

        “血煞宗的那些家伙,来到深渊不久,就和我们分道扬镳了?!碧票倍反鸹?。

        “他们去了何处?”秦烈再问。

        “不知道?!碧票倍芬⊥?,说道:“不过他们知道我们都驻扎此地,如果在外面不顺利,受了伤,他们应该会过来?!?br />
        “不会的?!闭馐焙?,寂灭老祖南正天插话,他看向众人,淡淡的说道:“要不了多久,以姜铸哲为首的那些嗜血者,就会成为此地人族的最强力量?!?br />
        “此话怎讲?”王恩哲惊道。

        南正天嘿嘿一笑,说道:“姜铸哲以血为食,只要他们能击杀深渊恶魔,就能通过深渊恶魔鲜血内蕴藏的庞大血肉精气来迅速破阶?!?br />
        顿了一下,他又道:“就算是不吸食鲜血,只是以深渊恶魔的鲜血来形成血池,在血池内修炼,血煞宗的门人也能飞快的强大起来?!?br />
        “在这方面,我们各方宗派,确实不如血煞宗?!?br />
        话到这儿,他看向了秦烈,随意的笑了笑。

        已将下部血典也领悟了差不多的秦烈,自然知道南正天猜测的完全正确,他也相信姜铸哲领导的嗜血者一脉,还有同样在深渊的血厉领导的另外一脉血煞宗,都应该能够在深渊迅速壮大成长。

        想到这儿以后,他神情一动,一缕灵魂念头释放出去。

        泊罗界,在古兽族境地七灵岛修炼的庄静,明眸之中魂光莹莹。

        她突然站了起来。

        不久后,她找到了坐镇泊罗界的葛荣光,说道:“秦烈让我告诉你,让炎日岛最近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炼制烈焰玄雷上?;褂?,他让你传讯墟地的琅邪,让琅邪不要在墟地继续浪费时间,让他赶紧带领所有血矛的武者也进入深渊?!?br />
        秦烈进入深渊之前,曾单独找葛荣光聊过,说他如果有事,会让庄静代为传讯。

        所以葛荣光并不怀疑庄静的说辞。

        “我这就安排?!备鹑俟馑档?。

        同一时间,秦烈在深渊之中,把将岸拉到一边。

        他一点眉心。

        巫之始祖的遗骸,化为一束灰暗的光芒,从他眉心的镇魂珠内飞逸出来。

        将岸眼睛立即炙热起来。

        “你真的决定了?”秦烈看向将岸,说道:“一旦舍弃现有的一切去融合,你将终生没有机会,突破巫之始祖最终达到的境界,你可考虑清楚?”

        先前和南正天聊过以后,他知道和魂坛融合的弊端,知道融合魂坛者,将终生受魂坛原主人境界的桎梏,以后也无法突破。

        南正天称呼那些融合者为懦夫。

        这次,将巫之始祖躯骸取出以后,他最后一次询问将岸,给了将岸一个再选一次的机会。

        他将其中的弊端说明清楚。

        “我早已考虑清楚?!苯短玖艘豢谄?,说道:“我和南正天不同,我其实和他的师傅属于同一时段的人物。我老了,寿龄有限,我不能像他一样慢慢走下去,我没有信心能走到那一天……”

        “那好吧?!鼻亓也辉俣嘌?,将巫之始祖的躯骸,郑重交到将岸手中。

        将岸接过巫之始祖遗骸,冲他躬身一礼,便急匆匆离开。

        众多黑巫教的强者,也都跟随着他,要守护他和巫之始祖的融合。

        他离开后,秦烈沉吟了一下,将那根封印着第一巫虫的木雕取出。

        “你考虑的如何?是向我奉上灵魂,宣誓永远效忠于我,还是继续被封印着?”秦烈询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