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残酷的现实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残酷的现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深渊,冷寂的荒原。

        六名涅盘境修为,手持各类精美灵器的天器宗武者,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一头飓风蛟魔带队的深渊恶魔围住。

        这头飓风蛟魔周边,聚集着很多五阶的银甲战魔,还有十来个寒狱岩魔。

        天器宗的强者,手中的灵器,释放出眩目光芒,凝成火焰团,寒冰碎块,金灿灿的剑芒。

        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奇妙法决,一件件灵器,都轰在深渊恶魔身上。

        然而,除了五阶的银甲战魔,被那些灵器斩断躯体,瞬间死亡以外,剩下的深渊恶魔经过一轮攻击后,都坚挺的站在原地。

        六阶的寒狱岩魔,身上仅仅只有一条条很浅的裂痕,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流出。

        七阶的那头飓风蛟魔,则是疯狂咆哮着,营造出狂暴的飓风领域。

        可怖的风啸声中,这头飓风蛟魔,猛地冲向六人。

        近身后,飓风蛟魔的利爪胡乱撕扯,一名名涅盘境的人族强者,肉身突然变得脆弱如纸。

        “喀嚓!”

        骨骼爆碎的声音,从他们身上传来,他们身上凝炼的灵力光盾,也是一下子炸裂。

        那些五阶六阶的深渊恶魔,趁机一拥而上,反将剩下的人族武者围住。

        不久后,这片区域只剩下人族武者临死前的凄厉惨叫声。

        ……

        一根根巨大的冰柱耸立之地。

        万兽山的三名涅盘境武者,在其中巡视着,警惕地看向周边。

        冰柱内,有着一个个黑魆魆的洞口,那些洞口通往地底下。

        三名万兽山的涅盘境武者,犹豫了一会儿,朝着其中一个洞口深入。

        “呜??!”

        突地,恐惧无比的惨叫,从他们深入的地底传来。

        那洞口之中。突然飙射出鲜血,殷红的鲜血分明属于人族。

        洞内叫声很快停息。

        过了一会儿,一头七阶的深渊恶魔,啃食着他们的尸身慢悠悠从中钻出来。

        它冰冷的眼瞳之中。满是残暴和嗜杀。

        ……

        一座灰褐色秃山后方。

        一头八阶的银瞳蛇魔,周身缠绕着银色电芒,凶戾的扑向两层魂坛的严冬。

        严冬旁边,天剑山的王恩哲,洛楠,燕白衣和祖翔,都释放出魂坛,手持一柄柄天剑,配合着魂坛内的幽幽剑芒,朝着这头银瞳蛇魔攻击。

        王恩哲四人满头大汗。神情紧张无比。

        他们手中的天剑,织成密集的剑网,才堪堪将那头八阶银瞳蛇魔挡下来。

        严冬趁机逃离出去。

        然而,银瞳蛇魔翻转过来,蛇尾灵巧一甩。却重击在祖翔头顶的魂坛上。

        祖翔魂坛马上突显裂痕。

        他持剑的两只手,如被狂暴的力量震了一下,两手的手心流出大量的鲜血。

        而王恩哲,洛楠,燕白衣趁机刺在银瞳蛇魔身上的一柄柄天剑,仅仅只是在这头八阶的银瞳蛇魔身上,留下几道血痕而已。

        这头银瞳蛇魔。吃痛之后,凶戾大发,似要大开杀戒。

        就在此时,不远处李牧厉啸而来,灰蒙蒙天空中,一柄巨剑绽放出夺目光芒。如牵引着天河之水滚落。

        银瞳蛇魔抬头看了一眼,似知晓厉害,突然朝着远方游去。

        它一动,周边很多六阶、七阶的深渊恶魔,本来正和天剑山武者战斗。这时候也都潮水一般随着它退走。

        很多深渊恶魔,狰狞的恶爪内,还抓着惨叫的天剑山武者。

        李牧仗剑而来,就在王恩哲五人中央站定,他胸襟上沾满深渊恶魔的污血,也是脸色苍白。

        “传令下去,大家先回聚集地吧?!崩钅量醋磐醵髡?。

        王恩哲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惧意,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他身旁更加恐惧的严冬,则是忙取出音讯石,向天剑山的武者下令。

        不久后,很多涅盘境的武者,还有杜向阳、洛尘等年轻一代的翘楚,从远处赶来。

        回来的人,都是脸色灰暗,一个个垂头丧气。

        其中几个女性眼中分明有着泪花。

        “李叔,你也受了伤?”杜向阳回来后,看到李牧的神情,暗暗惊奇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已经知道李牧有着多么强大的实力,知道李牧作为“第六天?!?,乃天剑山潜藏的最强者。

        李牧对种种剑诀的了解,超过目前天剑山的五名主事者,绝对是天剑山的顶梁柱。

        “我和段千劫合力,击杀了一头银瞳蛇魔,但我和他都付出了惨痛代价。我还好,我只是脱力,受了点轻伤?!崩钅恋懔说阃?,苦涩一笑,担忧道:“他的情况却不太好……”

        一听他和段千劫两人,竟然合力击杀了一头八阶的银瞳蛇魔,在场的所有人都肃然起敬。

        就在刚刚,天剑山的五大天剑合力,也没有能斗得过一头银瞳蛇魔。

        祖翔还身负重创。

        严冬,更是差点被击杀。

        倘若不是他在关键时刻赶来,这五大天剑,很可能要死去一两个。

        “其它几方如何?”燕白衣问道。

        李牧摇了摇头,面色沉重,“比我们好不了太多?!?br />
        “我们的深渊之行,会不会太冒失了?”

        这时候,五大天剑之首的王恩哲,开始反思他们的决定。

        来到深渊,和此地深渊恶魔交锋以后,他才知道此地的生命种族的可怕之处。

        他觉得天剑山恐怕还没有做好准备。

        “回去再说吧,这儿离巴特兹太近了,我们不能长时间逗留?!崩钅链叽俚?。

        “也好?!蓖醵髡苌袂橐槐?。

        ……

        一根根巨石中央。

        许多人族的帐篷撑起来,还有一些简陋的木屋,还有石屋。

        这儿俨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人族村落。

        暴乱之地各大白银级势力武者,目前就驻扎此地,附近不远处,就是连通泊罗界的域界之门。

        域界之门附近,由修罗族的柯蒂斯,还有那些强大的修罗族族人驻守。

        人族。则是聚集在此,相互照应。

        “我们六个人出去,死了两个?!?br />
        “好疼啊,我的指头。被一头金角蛮魔全部咬断了?!?br />
        “我们寂灭宗也死了好几个人?!?br />
        “深渊恶魔比我们所想的强大太多了!”

        “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会全部葬身此地!”

        “呜呜,大家都会死!”

        “……”

        那些帐篷内,木屋外,很多人如一滩烂泥般躺着,唉声叹息。

        陆陆续续回来的那些人,很多都是浑身鲜血,脸色阴沉如水。

        他们脸上都没有一丝笑容。

        “宗主回来了!”

        “山主也回来了!”

        不久后,天剑山,万兽山。天器宗,还有寂灭宗等势力的武者,先后从外面返回。

        这些归来者也都是脸色深沉。

        很快地,祁阳,冯毅。王恩哲,将岸,雷阎,唐北斗等人,都在人族聚集地中央现身。

        大家齐聚一堂。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沉重和无奈。

        “这些深渊恶魔太强大了?!焙冒胂?。天器宗的冯毅才打破沉默,拧着眉头说道:“我们是否来的太早了一点?”

        “我看就连中央世界的那些黄金级势力,冒然闯入此地,也要死伤惨重?!逼钛袈晨嗌?。

        “伤亡太惨重了?!崩籽忠蔡鞠?。

        “李兄,老段呢?”唐北斗等了一会儿,见段千劫没有到来。不由地询问李牧。

        大家也都好奇地看向李牧。

        这时候,众人都已渐渐意识到李牧和段千劫两人,在目前人族之中的战斗力最为彪悍。

        他们特别关注两人的举动。

        “他受了重伤,以他的习惯来看,这时候应该是去觅地疗伤了?!崩钅林迕嫉?。

        “受了重伤为何不回这儿?”唐北斗奇道。

        “他不习惯在虚弱的时候。面对太多人……他很难真正信任别人?!崩钅恋?。

        “可这里是深渊,有着几十个深渊领主,还有更可怕的深渊大领主,别的地方有这儿安全?”唐北斗喝道。

        李牧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样下去不行!”王恩哲突然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继续下去的话,我们天剑山的精锐,可能会在此全军覆没!”

        刚刚的一战,祖翔受了重伤,严冬差点被杀,他也直面了死亡。

        八阶恶魔血脉的银瞳蛇魔,让他感到恐惧,他已心生退意。

        不久前的激动和振奋,随着在深渊遭受的重创,已逐渐消褪。

        反而是恐惧开始慢慢吞噬躯体。

        “要是秦烈那小子在,或许会好一点?!倍畔蜓羿止镜?。

        众人都沉默时,他这番声音不大不小的嘀咕,倒是落入所有人的耳中。

        不知为何,听到秦烈的名字以后,这些人神情都稍稍振奋了一些。

        最近的十来年,暴乱之地所有?;幕?,还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胜利,都是由秦烈一手促成。

        在很多人心中,秦烈就是一个能不断创造奇迹的人物。

        “那小子如果在深渊,我们的处境,应该会稍好一点?!本土钅撂蕉畔蜓粽夥?,都轻轻点头,表示了认同。

        各大势力的魁首,也都纷纷点头,都觉得秦烈也应该来深渊。

        不知不觉间,秦烈已成为他们的主心骨,真正得到了他们的信赖。

        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秦烈和寂灭老祖,还有泊罗界那些各族强者,正在通过域界之门进入深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