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十章 残存者

    第一千五十章 残存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禹垒震惊地看着秦烈。

        三百年前的那件事,直接导致如日中天的秦家,和六大势力撕破脸,最终令秦家被迫撤离中央世界。

        只要是生活在中央世界的武者,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那件事,禹垒自然也不可能例外。

        事后,禹家众人曾分析过此事,一致认为那是六大势力针对秦家的阴谋。

        不幸的是,秦烈……被六大势力当作了突破口牺牲。

        “秦烈……”

        禹垒神情渐渐复杂起来,他犹记得三百年前的秦烈,乃各大势力眼中的笑话。

        一个曾被秦家寄予厚望,被各大势力视作未来头号心腹大患,拥有神族血脉的秦家第三代领袖,最终……血脉也未曾觉醒。

        不但如此,他还自暴自弃,荒废了自身修炼,境界低微,被一个个同辈在境界上远远甩在身后,还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女人失手击杀。

        三百年前,“秦烈”这个名字,在中央世界就是耻辱的代名词。

        三百年以后,各大中央世界的强者,也都将其视作反面教材教育后代子嗣。

        “如果你不努力修炼,不早早觉醒血脉,你以后的下场就和秦烈一样!”

        “千万别沦落到秦烈的地步!”

        “秦烈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

        诸如此类的警惕话语,这些年来,时常在各大势力的战斗场,还有域外杀场响起。

        禹垒本人,也曾用类似的话语。训斥过他的儿女。

        时隔多年。就在泊罗界。将此界搅动的天翻地覆,彻底改变泊罗界局势,也被他高度评价的“姚天”,摇身一变,竟然证明就是当年的那个秦烈!

        禹垒一时间难以相信,也难以接受。

        “当年我也以为我死了,不过……我最终觉醒了血脉,并成功活了下来?!鼻亓伊成畛?。道:“经过那一次惨变,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今日的我……已涅磐重生!”

        禹垒深深看向他,点了点头,道:“在我来看,你简直像变了一个人,的确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br />
        有袁文治证实秦烈的身份,他不需要再次催动血脉来表明,省了一番功夫。

        “禹伯伯,太阴殿和太阳宫已达成协议?;嵩诓痪煤笾胤挡绰藿?,再次建立秘境之门?!被鸪亟谌饲袄吹囊馔嫉烂?。

        “太阴殿和太阳宫欲图清扫泊罗界所有异族?”禹垒目显怒意?!安绰藿缬植皇撬堑乃接杏蚪?,他们怎敢这么做?”

        “将泊罗界所有异族清理干净,泊罗界……也就变成他们的私有域界了?!被鸪乜嘈?。

        “其他几家呢?”禹垒皱眉。

        人族在泊罗界的势力,除了太阴殿和太阳宫外,另有袁家,禹家,封家和崔家四大家族,四大家族背后都站着四大势力,他觉得太阳宫和太阴殿不敢乱来。

        “封家和崔家后面可是六大势力的轮回岛和六道盟?!痹闹翁镜?。

        “你是说?”禹垒骇然。

        “应该是六大势力首肯的?!痹闹蔚?。

        此言一出,禹垒突然沉默下来。

        众人没有多言,只是静静看着他,禹垒乃禹家在泊罗界的负责人,足智多谋,这事不需要他们多言,禹垒自己也能想通其中利害关系。

        “如果能返回灵域,我会向上面禀明此事,让姬家给予他们压力?!惫艘换岫?,禹垒深吸一口气,询问秦烈:“听说……你掌握着最后一个连接灵域的秘境之门?”

        秦烈笑了笑,道:“我会安排你和华羽池回灵域?!?br />
        禹垒轻轻点头,“如此甚好?!?br />
        “禹兄,你们禹家和底下的修罗族结成了血亲,你应该能够影响到那些修罗族吧?”袁文治话锋一转,“泊罗界各大异族中,这一支修罗族战力非凡,古兽族、黑狱族、巨人族、幽月族还有魔龙族,都已经摒弃前嫌,要联手抗衡太阴殿、太阳宫。你们禹家能否说动底下的修罗族,让他们也和我们同仇敌忾,在不久后一起维护泊罗界的利益?”

        “他们……”出奇地,禹垒表情苦涩起来,“他们向来**独行,我们禹家……未必能影响到他们的决定?!?br />
        “禹伯伯,你们禹家和他们不是有血脉渊源吗?”华羽池惊讶起来。

        禹垒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吟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道:“禹家和他们的关系,和你们所想的不太一样?!?br />
        众人露出愿闻其详的神情。

        “当年,他们只是安排了几个修罗族女子到禹家,我们也通过那些修罗族女子获得了修罗族血脉。之后,我们和他们建立了贸易往来,帮他们在灵域找寻一些奇特灵材。同样的,他们将底下山脉开采的稀有灵材兑换给我们?!?br />
        “然而,也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们并不允许我们涉足底下的山脉?!?br />
        “这些年来,只有寥寥几次,我们才能进入下面山脉?!?br />
        “每一次,也被他们紧紧盯着,生怕我们越界一样?!?br />
        “也不知道底下山脉隐藏着什么奥妙?!?br />
        禹垒费解不已。

        “你是说……禹家和他们的关系其实很浅???”秦烈愕然。

        “事实就是这样?!庇砝莸懔说阃?,又无奈道:“当然,我们和外界说的时候,自然不会讲实话?!?br />
        “你对他们了解多少?”袁文治惊异起来。

        禹垒道:“老实说,我们禹家对他们的了解,真的不太多?!?br />
        前来的众人,这时候都暗暗疑惑,愈发好奇底下那支修罗族的来历。

        秦烈更是飞逸到浮空大陆的边沿,居高临下观察着底下连绵不绝的山脉,眸中电光闪烁。

        下方山脉,被众多巨大古树遮掩,即便是在三个炙热太阳的照耀下,也无法看真切底下的场景。

        俯瞰了一会儿,秦烈发现只是以眼睛看,恐怕没办法看出什么来。

        心念一转,他将灵魂意识释放出来,如飞泻下来的水流般,渗透向这支修罗族族人生活的山脉。

        “嗤嗤嗤!”

        他的一缕灵魂意识,在山脉茂密林间飞逝时,发出闪电一般的轻微声。

        灵魂意识闪掠间,山脉内部一幕幕场景,清晰地在他脑海映现出来。

        一株株数百米高的古木,枝叶遮天,使得太阳光芒无法照射下来。

        在三个烈日照耀下,依然显得幽暗的山林内,他并未窥见修罗族族人。

        他的灵魂意识继续飞逝。

        数十秒后,他突然感知到一股股庞大的灵魂波荡,于是急忙御动灵魂意识延伸而去。

        很快,一幕清晰的画面,在他脑海呈现出来。

        一栋栋由树木建成的宫殿中央,滕远,尼维特,泰勒,还有巴雷特等人站立着。

        几个身材高大,却老态龙钟的修罗族老者,在那宫殿中央的广场,正在和滕远等人交涉。

        他的这一缕灵魂意识,倏一进入广场,正讲话的这些泊罗界巅峰生灵,都第一时间察觉。

        滕远等人,凭借着灵魂气息,马上知道这一缕灵魂意识属于秦烈。

        修罗族的那些老者,感知到这一缕灵魂意识以后,则是冷哼一声。

        “柯蒂斯!别动手!”滕远忙出声阻止,说道:“他是我们的人?!?br />
        这般说着,滕远赶紧传来一缕灵魂意识,让秦烈收回念头,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纷争。

        没有经过修罗族首肯,冒然以灵魂意识窥视,这的确可能引发战争。

        秦烈也是知道滕远等人在,所以才会将灵魂念头飞逝过来,被滕远警告以后,他也见好就收,立即就要将这一缕灵魂意识收回。

        就在此时,他眉心中的镇魂珠,突然破皮而出。

        镇魂珠内,一道暗团幽影,渐渐浮现出来。

        秦烈脸色陡然一变。

        几乎同时,底下山脉深处,正在和滕远等人讲话的那些修罗族老者,眼瞳中突地浮现阴森诡异之色。

        滕远等人瞬间从他们身上感觉到凛冽杀意。

        “柯蒂斯,我们这趟过来没有恶意,那个人族小子也是为泊罗界忙碌,你……”滕远忙劝说。

        然而,名叫柯蒂斯的修罗族老者,却猛地抬头。

        他的视线如穿过一层层茂密枝叶,如径直落到了秦烈的身上。

        柯蒂斯眼中的杀意几欲迸溅出来!

        “杀!”

        山脉内,一座座宫殿内,所有的修罗族族人,全部蜂拥而出。

        柯蒂斯身后的那些修罗族老者,也是目显异芒,立即疯狂冲杀向滕远等人。

        滕远众人禁不住尖叫起来。

        他们完全不明白,刚刚还谈得好好的这些修罗族族人,为何会暴起发难。

        天上,浮空大陆边沿的秦烈,眉心的镇魂珠变得炽热滚烫。

        从中浮现的暗团幽影,急剧蠕动挣扎着,试图从珠子内逃脱出来。

        秦烈骇然失色,突然失声尖叫,“原来如此!”

        “秦烈!怎么一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底下山脉中,传来滕远震天动地的叫嚷。

        禹垒,袁家族人,还有华羽池也都惊惧无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不是真正的修罗族族人,至少,那些老家伙绝不是修罗族的族人!”秦烈深吸一口气,喝道:“他们几个,百分之百是当年被暗魂兽分魂掌控的那些修罗族的老家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