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十三章 诅咒之地

    第一千三十三章 诅咒之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墟地,众多海岛上,都有异族和邪魔呼啸而出。

        秦烈和拉普、暝风老祖一道儿,也是心生惊讶,同样往塞纳修炼地赶来。

        塞纳为暴乱之地七大隐世强者之首,曾挑战南正天落败后全身而退,多年来坐镇墟地,令各大势力不敢轻易涉足墟地。

        此人当年也被称为第一邪魔,行事作风血腥残忍,让很多异族都不敢招惹。

        秦烈入驻墟地以后,在墟地渐渐有了一席之地,却从未和塞纳见过。

        他对这个塞纳也是颇为好奇。

        多年来,一直潜隐着,试图筑造第四层魂坛,问鼎虚空境的塞纳,所在地发生惊天变动,自然而然地吸引了各方注意力。

        令秦烈困惑的是——咒之始祖主动飞出,方向就是塞纳所在处。

        他在往塞纳方向飞行的时候,还试着以灵魂意识感知,果然奇妙的探查到咒之始祖的动向。

        他立即意识到,咒之始祖的遗骸,也经过镇魂珠精心淬炼,魂坛和血肉之躯都必然遍布种种神奇古阵图。

        而他,身为镇魂珠的主人,能轻而易举感知到咒之始祖的位置。

        数分钟后。

        秦烈,拉普,还有暝风老祖一同在塞纳修炼的海岛旁停下。

        从八方而来的邪魔、异族,也零零散散悬浮在海岛周边,没有人胆敢在海岛正上方停留。

        “塞纳为墟地最强者,他修炼的海岛……乃墟地最大的禁地?!标苑缋献嫠嬉獾亟馐?,“活动在墟地的邪魔异族。都遵守着墟地的规则。不敢触发至强者的领地——除非有信心胜过塞纳?!?br />
        “整个暴乱之地。有信心能胜过塞纳的人,恐怕也只有南正天一个?!崩崭胶偷?。

        秦烈目显异色。

        他感知到咒之始祖,就在塞纳修炼的海岛上方,在一簇簇暗青色雾障深处。

        “青魇岛上有东西!”

        “好像是一个人!”

        “雾障内的确有动静!”

        突地,从那些聚集而来的邪魔异族口中,传来惊呼声。

        那些人之中,不乏魂坛级别的强者,他们都注意到暗青色雾障深处。咒之始祖那模糊的身影。

        “可是咒之始祖遗???”拉普低声询问。

        秦烈点了点头,也是暗暗疑惑,道:“不错?!?br />
        “他的遗骸为何会出现在青魇岛上方?”拉普不解。

        “我也不知?!鼻亓业?。

        “竟然有人敢在青魇岛上方出没,他就不怕遭受塞纳的血腥屠杀?这么多年来,胆敢在青魇岛上放肆的家伙,都已经被塞纳挫骨扬灰了?!?br />
        “真是胆大包天的家伙!”

        “估计是看塞纳在筑造魂坛,所以才敢这么放肆,也就敢乘人之危?!?br />
        旁边聚集的邪魔议论纷纷。

        “轰隆??!”

        青魇岛地底深处,传来剧烈的轰鸣,爆震时。岛上大地纷纷撕裂,形成许多狭长深邃的沟壑。

        一缕缕暗青色浓雾。从那些沟壑内冒逸出来,渐渐将整个青魇岛淹没。

        不多时,散落在青魇岛附近的邪魔异族,都再也无法看清岛上的场景。

        很多人自然而然释放出灵魂意识窥测。

        “唔!”

        一个个惊呼声,从那些邪魔口中传来,不少以灵魂意识感知者,眼中突显惊惧,慌乱地将释放的灵魂念头收回。

        秦烈身旁,暝风老祖脸皮子抖了抖,闷哼一声,道:“我的一缕灵魂意识,进入青魇岛以后,就像是人陷入沼泽内,差点都收不回来,你们可要小心!”

        他提醒秦烈和拉普。

        拉普嘿嘿一笑,说道:“我不用灵魂查探?!?br />
        他眉心的第三眼,透出翡翠般的绿色光芒,他似不受雾障的影响,能看清青魇岛上的动静。

        “秦烈!在咒之始祖周边,那些浓浓雾障深处,突兀浮现许许多多诡异咒文!”拉普惊叫起来,“那些咒文……还不是从咒之始祖体内飞逸出来的?!?br />
        “我能看见?!鼻亓页辽?。

        他稍稍激发血脉之力,眼睛就变成了暗红色,将整个青魇岛覆盖的暗青色雾障,竟对他视线没有影响。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许许多多诡异莫名的咒文,如亿万只鱼类,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一点点浮现出来。

        那些咒文,突兀地在浓雾内凝炼,仿佛就是暴乱之地天地灵气内的一部分。

        他凝神去看,发现那些咒文并非停止不动。

        相反,亿万诡异的咒文,如星河内的星辰,还在以他无法理解的方式排列,似要形成某种神奇的密咒。

        在那些咒文游动之时,青魇岛周边区域的天地规则,已经在悄然改变。

        一旦密咒真正形成,他相信此间的一种天地至理,必将被逆改,发生匪夷所思的变化。

        “秦烈!就算是暗青色雾障全部散开,青魇岛上浮现的咒文,别人也看不见!”拉普深吸一口气,神情变得极为凝重,“我身上有八只眼睛,可只有眉心的第三目,才能看见那些咒文!那些咒文,极有可能是抽离怨魂的魂丝,以一种我不能理解的秘术凝炼而成!青魇岛,青魇岛,魇……就是怨魂的意思!”

        秦烈愕然,“我怎么能看见?”

        “你神族血脉神异之处太多?!崩粘辽?。

        两人对话时,从青魇岛裂开的沟壑之内,传来一声声惊天尖啸。

        尖啸声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怨恨和戾气,如一头灭绝人世的妖魔即将挣脱而出。

        “塞纳在尖啸!”拉普脸色又是一变。

        “塞纳在青魇岛岛底?”秦烈一惊。

        “他肯定潜藏在青魇岛岛底修炼!”拉普回答。

        秦烈正要讲话,突然注意到青魇岛上方,暗青色雾障之中,无数咒文组合排列起来,形成一个神奇的密咒。

        那密咒的整体形状,和他熟悉的一种中级古阵图有些相似,那个中间古阵图名为——缚境。

        缚境,往往和封灵配合使用,封灵将灵体封禁之后,施以缚境之妙,可以使灵体再也无法成长,无法突破现有境界。

        利用这种方法,可以一点点淬磨灵体,让灵体在封禁中永不可能再次成长,最终逼灵体绝望臣服。

        此刻,那青魇岛形成的密咒,就和缚境很相似。

        在秦烈联想到缚境之时,青魇岛周边的天地规则,似在悄然间改变。

        一种无形的天地束缚力量,陡然降临青魇岛,那种束缚神力之下,所有人都生出终生都难以再做突破可怕感。

        破碎境中期的秦烈,生出终其一生,也无法突破到破碎境后期的感觉。

        拉普,也觉得再也无法凝炼出第九目出来。

        暝风老祖,周边众多邪魔和异族,也都同时涌现这种奇异感。

        很多人目显绝望恐惧之色。

        “不!”就在此时,塞纳的声音,从青魇岛地底深处传来,“第二次了!贼老天!暴乱之地的生灵,究竟犯了什么错?要被你如此恶毒诅咒???我不服!我绝不会认输!”

        此言一出,秦烈轰然巨震。

        “海底深渊通道,不允许中央世界黄金级势力涉足此地,不允许虚空境、域始境在暴乱之地现身交战,五祖共同发力镇压通道,咒之始祖的密咒……”

        一连串念头,在他脑海之中电光一般闪过,他突然捕捉到了什么。

        “暴乱之地,也同样是一个诅咒之地!生活在暴乱之地的生灵,在真正有希望突破到虚空境时,将会遭遇这个诅咒!难怪这么多年下来,暴乱之地的白银级势力强者,始终难以突破到虚空境,也难怪为何九大白银级势力,始终不能更进一步,不能发生蜕变!”

        “必然是当年咒之始祖,为了维持暴乱之地的稳定,曾施下类似于缚境的恐怖密咒!”

        “只要生活在暴乱之地,想要在此突破到虚空境,都将遭受如此密咒!”

        “只有离开,只有前往别的天地,才可能不受密咒的影响!”

        秦烈眼睛陡然一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