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十一章 隐情

    第一千三十一章 隐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谁?谁还活着?”韩家老仆下意识地问道。

        “还能有谁?”韩茜柔媚的脸上,遍布厌恶之色,冷声讥讽道:“自然是拥有神族血脉的那个秦家少爷!”

        “??!”韩家老仆骇然失色,惊叫道:“这,这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蹊跷?!焙缥⑽Ⅴ久?,费解道:“我明明记得杀了他。在秦山寻来之前,他真魂都彻底消散了,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真的能肯定是他?”韩家老仆又道。

        “应该没有错,同样叫秦烈,同样有着神族血脉?!焙缧那槊焕从煞吃昶鹄?,“而且姬奇持有的鋆天镜还在他手中!”

        “他去了虚空乱流深处?”韩家老仆愕然。

        “他身怀神族血脉,能寻觅到那个地方也是正常,不值得大惊小怪?!焙缙擦似沧?,冷声道:“三百年过去了,他的神族血脉终于觉醒,似乎还突破到了破碎境?!?br />
        “这要如何是好?”韩家老仆心慌意乱,急道:“三百年前,秦家虽元气大伤,可谁都知道以秦山在炼器方面的造诣,以秦家富可敌国的财富,他们还是保持着可怕的实力。当年秦家没有死战,也是因为知道以秦家一方之力,没办法抗衡六大势力联手,加上秦浩魂坛碎裂,才被迫由中央世界撤离,从而潜藏在那些未知域界?!?br />
        “秦浩有多可怕,任何人都知道,即便魂坛爆碎。他依然能成功从诸强的围剿中挣脱出来?!?br />
        “三百年过去了。秦浩的魂坛。应该已经重新筑造出来?!?br />
        “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今时今日,秦家或许已重新恢复元气?!?br />
        “秦家若要回来报复,我们韩家,还有小姐你……必是首当其冲的目标?!?br />
        “这该怎么办???”

        提起秦家众人,韩家的老仆,满脸惊惧之色,如就要大祸临头般。

        他对秦家的恐惧根深蒂固。

        “当年秦家被六大势力联手逼出中央世界。三百年之后,就算他们实力全部恢复,也依然不会是六大势力的对手!”韩茜眼神微冷,不屑道:“至于那个秦家的窝囊废,三百年前我能杀他,三百年后的今天,我照样能杀死他!他如果真的存活于世,我就再杀他一次!”

        韩家老仆愕然。

        “回到中央世界以后,我会亲自去一趟暴乱之地,先将他除掉再说?!焙绲坏?。

        “万万不可!”韩家老仆急忙劝阻。道:“暴乱之地有其特殊之处,我们中央世界各大黄金级势力。严禁涉足暴乱之地。我们可以悄悄影响那边局势,但要正大光明现身暴乱之地,恐怕会引来各方老一辈强者的呵斥!”

        “究竟为什么?”韩茜皱眉。

        她也知道中央世界八大黄金级势力,都谨守着规则,从不将势力渗透向暴乱之地。

        八大势力的首脑,一直约束下面的人,不允许他们将爪牙伸到暴乱之地。

        她也曾追问九重天的那些老人,想知道具体原因,可惜那些老人对此事忌讳莫深,并不愿意向她道明。

        “不知道,韩家以前在九重天都排不上名号,自然没资格知晓其中隐情?!崩掀鸵⊥返?。

        “那个窝囊废为何能去暴乱之地?为何他能在那儿搅风搅雨?”韩茜又道。

        “我只知道,秦家没有撤离中央世界以前,似乎还专门负责阻止各方势力武者前往暴乱之地?!焙依掀鸵彩且苫笾刂?,“好像秦家和那块区域……有着某种奇异的联系。多年来,也只有秦家的两代家主,曾去过暴乱之地,也不知因何原因?!?br />
        “你是说秦家的家主可以不受约束?”韩茜怔然。

        “据说如此?!焙依掀偷阃?。

        “一代家族秦山,二代家族秦浩,这两位都是冠绝天地的一代豪雄,他们能去暴乱之地也就罢了,如今那废物也在,莫不成秦家视他为三代家主?真是可笑至极!”韩茜眼中满是讥诮。

        “谁知道呢?”老仆也是疑惑不解。

        “你速速安排,我要回九重天见那些老家伙,我要知道他们如何看待秦浩还活着一事?!焙绶愿赖?。

        “好?!?br />
        ……

        寂灭宗。

        秦烈在沈月的带领下,找到了沈魁,开门见山询问暴乱之地对中央世界的约束问题。

        “沈老,您是寂灭宗的老人,对暴乱之地以前的很多事情都知之甚详,你可否告诉我为何暴乱之地能不受中央世界的染指?”

        “小月,你先下去吧?!鄙蚩挥辛⒓椿卮鹚奈侍?,而是挥挥手,示意沈月先离开。

        “爷爷,连我……都不能知道?”沈月讶然。

        沈魁点了点头,说道:“只有各方势力的首脑才有资格知晓此事?!?br />
        此言一出,秦烈眼中异色更浓。

        “那好吧?!鄙蛟挛弈?,只能转身离去,留秦烈和沈魁详谈。

        “跟我去密室吧?!?br />
        在沈月离开后,沈魁站了起来,领着秦烈进入一间沉落地底近百米的石室。

        这间石室的石壁上,有着一层层能量波荡明显的结界,秦烈进来后,试着释放灵魂意识,发现连一丝念头都无法渗透那结界。

        “这里不但隔音,还能隔绝灵魂意识的窥探,即便是虚空境的强者,也不能将灵魂渗透进来?!鄙蚩馐偷?。

        “需要这么慎重?”秦烈讶然。

        沈魁轻声一叹,道:“事关重大,不得不谨慎,万一消息泄露,被别有用心者利用,会迎来浩劫?!?br />
        “浩劫?什么样的浩劫?”秦烈浑不在意地笑了笑,“难道比三鬼族肆虐暴乱之地五年还要严重?”

        出奇地,沈魁竟点了点头。道:“比那要严重得多!”

        秦烈陡然肃然起来。脸上的笑容全部收敛。正襟危坐,沉声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沈魁突然沉默起来,似在斟酌用词,思考如何向秦烈说明此事。

        秦烈有着着急的等候着。

        许久许久之后,沈魁深吸一口气,说道:“其实……我知道的也并不甚清楚,我所知道的消息,都来源于寂灭宗的上一任宗主。他在冲击虚空境时。自知可能就此魂灭,于是将此事告知与我,是为了让我将此事转述给南正天和许然之中的一个。当然,能坐上寂灭宗的宗主之位的那人,才是我转述的对象?!?br />
        “只有寂灭宗宗主才有资格知道这个事情?”秦烈骇然。

        沈魁又一次点头,“不错,真只有寂灭宗的宗主才够资格了解此事。不过……后来许然在外颠簸流离多年,似乎也通过别的途径,知晓了其中隐情?!?br />
        “还望沈老不吝赐教!”秦烈正色道。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鄙蚩蝗坏?。

        “请讲!”

        “不久前,在炎日岛浮现的魂团??墒鞘粲诨曛甲??还有,魂之始祖的遗骸??墒钦ㄋ榱??”

        “确是如此?!?br />
        “纳吉持有的暗魂兽,其中诸多残魂,可是被魂之始祖形成的魂团融合?”

        “不错?!?br />
        “最后那魂团去了何处?”

        “被我身上一件器物封印了起来?!?br />
        没有丝毫隐瞒,秦烈将事实一一说明清楚,心中疑惑更浓。

        他不知道沈魁为何突然对这事怀有兴趣。

        “黑斯特有没有对你说过,就在神族降临之前,曾有暗魂兽、噬魂兽和血魂兽作乱?有没有告诉你魂之始祖,也是在那个时期在人族崭露头角,渐渐有了惊人的声望?”沈魁问道。

        “有!”秦烈重重点头。

        “你都知道多少?”沈魁又问。

        “我和黑斯特谈论之后,通过一些别的途径,知道幽冥界的噬魂兽,修罗界的暗魂兽,还有古兽族的血魂兽,都有分魂的奇异能力。这三大奇兽,除了模样不同,其它方面的能力极其相似!”秦烈脸色凝重,道:“据说……魂之始祖的灵魂秘术,也和三大奇兽很相近。黑斯特的先祖曾依附神族,从神族口中证实三大奇兽,还有魂之始祖,可能同属于另外一个种族——魂族!”

        “你竟然连魂族名字都知道?”沈魁也惊讶起来,“黑斯特也不应该知道这个名字才对!”

        “我从别处知道的?!鼻亓医馐?。

        沈魁以奇异的眼神看向他,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也有所了解?;曛甲?,暗魂兽,血魂兽,还有噬魂兽,其实都是魂族族人?!?br />
        “他们和暴乱之地有何关系?”秦烈奇道。

        “他们就是从我们脚下的某个神秘之处降临的灵域?!鄙蚩嘈?。

        秦烈脸色一变,失声道:“从我们脚下?”

        “确切地说,是从暴乱之地海底下的一个深渊通道到来?!鄙蚩钗豢谄?,说道:“在神族没有降临之前,魂之始祖,血之始祖,巫之始祖,尸之始祖,还有咒之始祖,以通天彻地的力量将一座座海岛连接起来,凝成天戮大陆,天寂大陆,天灭大陆,天枯大陆,还有天裂大陆?!?br />
        “五祖各自负责凝成一个大陆,在五个大陆地底深处构建神秘古阵,形成层层禁制,以五个大陆为阵眼,来镇压深海处的那个深渊,防止更多的魂族族人穿越深渊通道而来?!?br />
        “血煞宗传承,黑巫教的传承,还有苗风天修炼的尸力传承,就是他们在当时遗留下来的?!?br />
        “天灭大陆,当年就是由血之始祖负责聚岛填海形成,也是他负责在地底深处构建古阵。同样的,天戮大陆也是被巫之始祖这么弄出来的?!?br />
        “其余三个大陆也是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