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二十六章 巫虫海!

    第一千二十六章 巫虫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夺舍巫祖的第一巫虫,通过吸收魂力和血肉力量,短时间孕育出千万巫虫,黑云般覆盖天穹。

        茫茫巫虫,不断冲杀撕咬鲁兹的魂坛,被鲁兹一片片屠杀。

        然而,那些巫虫数量多到如无穷无尽,鲁兹杀死一群,又会从巫祖体内飞逸更多出来。

        而鲁兹的冥魔气却消耗的越来越剧烈。

        他身下五层魂坛,随着时间的延长,也变得光芒黯淡。

        虚空中,一具具被吸干能量的人族干尸,如枯木般垂落。

        第一巫虫本欲借助于巫虫,将更多人族血肉蚕食,待到各方势力武者,纷纷从巫祖身旁离开,一头头尸妖冲入其中,巫虫突然失去了目标。

        没有生命和灵魂的尸妖,对巫虫而言,好像是天生的克星。

        巫虫无法从尸妖体内,获取丝毫有益它们成长的力量,相反,尸妖不惧巫毒,不怕巫虫撕咬,体内涌动的死亡尸气,还能腐蚀巫虫生机。

        这导致大量巫虫纷纷死亡。

        不久后,第一巫虫命令黑巫教众多教徒参战,当那些黑巫教的教徒,冲到巫祖凌空之地,开始对一头头尸妖下手之后,漫天巫虫又重新解脱。

        “散开来!去人群聚集之地!继续传播巫毒!”

        第一巫虫在黑压压的巫虫海洋之中,尖啸着,重新下达命令。

        本来一直围绕他活动的漫天巫虫,得到他新的吩咐以后,纷纷从他这边远离。

        一时间。落日群岛的上空。各大白银级势力。东夷人,甚至三鬼族族人,都变成巫虫的猎物。

        第一巫虫被密集巫虫一层层裹着,以诡异的秘术,似在衍生新的巫虫。

        巫祖躯体鼓胀着,全身毛孔流溢黏糊的黑色液体,那些黑色液体凝成漆黑小点,小点蠕动着。很快变成一只只狰狞的巫虫。

        以他为中心,更多的巫虫孕育出来,从他身旁分离。

        每一只巫虫,一旦飞啸离开,都会带着巫毒扩散。

        只要有血有肉的生命,没有特别的秘术,一旦嗅到巫毒,被巫虫噬咬到血肉,就会很快中毒。

        中毒者,眼瞳深处都能看到小小的蟾蜍影像。旋即血肉和魂力极速流失。

        第一巫虫,则是兴奋尖啸。身上的气势又以惊人的速度攀升。

        更多的巫虫,在他吸食了庞大气血和魂力之后,又开始孕育出来。

        如海一般的巫虫,一会儿功夫,将鲁兹淹没其中。

        茫茫巫虫深处,鲁兹的五层魂坛,已变得黯然无光。

        坐在魂坛上的鲁兹,被黑糊糊的冥魔气裹着,脸色也灰暗起来。

        “秦烈!想办法击杀第一巫虫!只要他活着,就能通过血肉和魂力的吸收,孕育出无穷无尽的巫虫!巫虫通过散布巫毒,又能从这些人族战士身上,为他提供更多的魂力和血肉精气,这让他简直处于不败之境!”鲁兹暴喝。

        这时候,就连巴雷特和卡尔弗特两头老龙,也都被惊动。

        鬼族的两个老鬼,以魂坛衍生出来的巨型恶鬼,本来被他们给死死镇压着。

        两只恶鬼压根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他们始终很从容。

        此刻,随着漫天巫虫向八方蔓延,竟然有两群黑乎乎的虫流,将他们也当成目标。

        战斗之中,身长千米的黑龙和邪龙,很快就发现数千巫虫扑到他们的龙躯上。

        那些巫虫,因为体积极小,可以很容易从他们龙鳞缝隙内穿过,直接去啃噬他们鳞甲底下的龙肉。

        被那些巫虫一咬,就连九阶的老龙都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体内的澎湃的血肉之力被抽离。

        “该死的东西!”

        巴雷特咆哮着,全身燃烧起黑色火焰,一口混杂着酸液的龙息,吐在被巫虫侵蚀的皮肉上。

        数千巫虫,被他龙炎燃烧,被酸液龙息一喷,全部化为灰烬。

        邪龙卡尔弗特怒吼着,全身血肉硬如铁石,一股混杂着暴戾,嗜杀,凶残气息的邪恶能量,从他每一个毛孔震荡出来。

        一只只巫虫尽数被震死。

        九阶的巴雷特和卡尔弗特,一旦暴怒,所有巫虫立即死亡。

        龙族,为天地间肉身最为强悍的种族之一,他们之中的很多分支,龙息本就蕴含剧毒,所以他们天生能免疫绝大多数毒素。

        巫毒,显然也无法侵蚀他们的血肉。

        被巫虫噬咬过以后,人族、鬼族都会身中巫毒,五层魂坛的鲁兹,对巫毒也都忌惮异常。

        可他们全然不受影响。

        两头老龙依然生龙活虎,依然四处追杀伊斯坦和费因斯,没有一点受巫毒影响的迹象。

        “不愧是太古强族当中,肉身出了名强悍的龙族,竟然连二代巫虫都不能将巫毒植入他们体内……”

        无数巫虫中央,巫祖的眼瞳之中,清晰地浮现出碧眼蟾蜍的魂影。

        他一开始就注意到巴雷特和卡尔弗特,从巴雷特和卡尔弗特的体内,感知到令他都觉得惊惧的血肉之力。

        他没有先对巴雷特和卡尔弗特动手,而是将目标对向八具神尸,就是没有把握能够将巫毒渗透到两头老龙体内。

        他本想利用二代巫虫,先侵蚀八具神尸,让二代巫虫通过八具神尸完成新一轮蜕变。

        等二代巫虫,依仗八具神尸体内浓郁的血肉精气,完成更深一层的进化,然后再对两头老龙动手。

        八具神尸,两头邪龙,成千上万人族、鬼族的强大武者,这些血肉生命,如果全部被巫虫吸食了魂力和血肉能量,他和巫祖的融合就会趋于完美。

        他培育出来的二代巫虫,也会完成进化。变成巫虫族中坚力量。

        等这些血肉生命都被消化。他能将暴乱之地所有的生命。都化为巫虫的血食。

        巫虫族,就能通过暴乱之地,完成一个种族初期的积累。

        到时,他便是巫虫族的巫神,是种族的缔造者,一个全新的种族,也将依托暴乱之地而生。

        可惜,八具神尸突然身披岩浆琉焰神衣。二代巫虫尚未来得及成长蜕变,就尽数被融成血水。

        没有进化的巫虫,强行去噬咬两头老龙的龙躯,果然没有能如愿以偿植入巫毒,反被龙族的血脉天赋震碎抹杀。

        他的完美计划就此失败。

        “不行!二代巫虫只有完成进化,才有可能将巫毒传播到龙族体内,此地只有那八具血肉傀儡体内,有足够的血肉之力助二代巫虫蜕变!”

        巫祖眼瞳内,碧眼蟾蜍观察着局势,暗暗思量着。

        他突地看向秦烈?!熬褪钦飧鋈跣〉纳?,为八具血肉傀儡引导岩浆琉焰。让二代巫虫没有能借助血肉傀儡完成进化!”

        他立即做出决定——先杀秦烈,让八具血肉傀儡无法长时间运用岩浆火焰力量。

        一做出决定,他就看向秦烈。

        这一刻,同样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击杀第一巫虫的秦烈,突觉浑身一冷。

        秦烈也猛然注意到,夺舍巫祖的第一巫虫,没有丝毫人类感情的目光,已落到他的身上。

        一人,一虫,视线对视。

        双方都看出对方眼中几乎要迸射出来的杀意。

        “区区一个不入流的人族小子,竟然也想杀我,可笑之至?!钡谝晃壮嬲獍阆胱?,心中一个命令传达下去。

        突然间,缭绕在他身旁的数万种类巫虫,化为一片乌黑的云,往秦烈漂移而来。

        “秦烈小心!”鲁兹尖叫提醒。

        “第一巫虫比我们所想的还要强大,我已没办法制衡这只巫虫,你千万别中了巫毒!”万兽山的祁阳也在远处大声提醒。

        秦烈冷哼一声,伸手一点,封魔碑就罩在头顶。

        封魔碑从底下火山之心抽离出来的岩浆流焰,在他的“熔浆血术”之下,形成岩浆护罩,将他全身都给遮住。

        “古阵图,能否制住这只巫虫?”

        突然间,他想起在虚空乱流秘境之中,以体内精血为灵线,在体表上刻画出来的“破界”古图,那图阵形成之后,竟将苍晔的黑暗世界给震的破碎。

        一缕魂念,在镇魂珠内无数中级阵图凝成的巨大蛛网中游荡着,他猛地一振。

        “封灵!封灵古阵!”

        一滴滴晶莹如血钻的本命精血,从他体内飞逸出来,滴滴鲜血洒在他身上,随着他灵魂的牵引,以他血肉之躯为蓝图,绘刻着一幅精美繁复的复合古阵图。

        这个阵图的核心为“封灵”!

        十五秒之后,被岩浆流火罩住的他,已全身**。

        一幅神秘古老的复合阵图,以鲜血为脉络线条,遍布他全身。

        岩浆火焰之中,他左手按在心脏处,那儿便是“封灵”核心,为古阵图的枢纽,也是一团本命精血凝炼之处。

        他蓦地看向漫天巫虫内的巫祖。

        “疾雷遁!”

        “嗤!”

        一束电光闪过,他的身影,连带着熔岩流焰,突地在茫茫虫海现身。

        “噼里啪啦!”

        岩浆流焰外圈,无数雷霆闪电爆炸,将一只只巫虫炸成粉碎。

        **着身子,他皮层上神秘血线如蚯蚓灵蛇一般在蠕动,三种不同的奇异神文,从一根根纤细如发丝般的血线内闪烁而出。

        “封灵!”秦烈厉喝。

        “蓬!”

        炫目血光,从他身上溅射出来,骤然形成笼罩八方的神秘磁场。

        他眼睛死死瞪着巫祖。

        一条神火流溢的血之光道,将他和巫祖连接起来,光道之中,巫祖眼瞳深处碧血玉蟾的魂影,突然恐惧地挣扎起来。

        无数不知名的诡异线条和神秘符文,如蕴含天地间亘古不破的至理真谛,形成规则束缚。

        碧血玉蟾,在这种浩浩神异之力的牵引之下,被硬生生从巫祖魂坛内给抽离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