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二十五章 敌友不分

    第一千二十五章 敌友不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巫祖周边万米范围内,无数巫虫尖啸着,如黑色沙尘风暴。

        众多人族武者,被一只只巫虫啃食血肉,被巫虫钻入体内,立即身中可怕巫毒。

        每一个身中巫毒者,皆是脸色青黑,眼瞳深处隐隐可见蟾蜍的魂影。

        生命精气,魂力,在巫毒的影响下,从他们体内迅速流失。

        反观被第一巫虫夺舍的巫祖,则是神采飞扬,浑身黑色毒雾越来越浓郁。

        万兽山的祁阳,已竭尽全力将兽牌内的神异之力催发,并且集中向巫祖一人。

        然而,实力暴涨的巫虫,依然张牙舞爪,大呼小叫。

        数不尽的巫虫,漆黑雨滴一般,从他身上抖落出来。

        那些巫虫,半空中集结,将暗影族的鲁兹都给淹没。

        鲁兹的五层魂坛,也被一只只疯狂的巫虫,拼命的渗透噬咬。

        一层层幽暗森冷光波,从鲁兹五层魂坛之内,不断荡漾出来。

        每一圈光波涤荡开来,就有大片大片的巫虫炸碎死亡,微小的魂魄湮灭。

        但每次之后,又有更多巫虫铺天盖地而来,会再一次将鲁兹连人带魂坛一并淹没。

        第一巫虫,似乎随着力量的强大,随着生命精气的汲取,能在短时间衍生孕育出新的巫虫。

        他就是要利用那些新生巫虫,去撕咬鲁兹的魂坛,消耗鲁兹的力量。

        与此同时,还有更多二代巫虫,幽冷的虫眼闪烁着智慧光芒。从他体内飞出去以后。又向更多人族族人扑杀。

        那些巫虫带着蒙蒙黑色巫毒烟雾。

        交战中的炎日岛和东夷人。都是巫虫的猎物,都会被巫毒蔓延。

        一旦巫毒渗透血肉魂魄,那些人族的武者,就会变成任由第一巫虫攫取的血肉能量。

        一个个人族武者,短短时间内,变得干瘪如古尸,灵魂枯竭。

        不久后,大量的尸身。从天空坠落下来。

        巫虫从干尸体内飞出,都是乌黑发亮,灵魂气息更加的分明。

        小小的巫虫,依仗着对血肉之力的吸食,都在迅速蜕变,迅速强大。

        秦烈暗暗观察了一下,眼神愈发凝重,突然喝道:“祁阳!冯毅宗主!暂时不要和东夷人缠斗,将所有门人撤离巫虫的活动区域!”

        “全部离开巫虫覆盖区!”同一时间,东夷人的长老。也是厉声怒喝。

        几名赤夷族的强者,凶狠的目光。突地落到第一巫虫身上。

        他们也意识到夺舍巫祖的第一巫虫,行事风格太过于凶残极端,压根没有将人族生命当作一回事。

        就连身为盟友的他们,也被巫虫大量侵蚀,变成一具具干瘪瘪的尸身。

        “巫祖!你搞什么鬼?”柯禺骂道。

        “让你们的人离我远一些!我的那些孩子们,将所有非同类的生命视为敌人,它们的智慧成长暂时不够高,还学不会和我一样分辨敌友?!钡谝晃壮婷挥幸坏闱敢?,眼瞳中闪烁着非人的阴冷光芒,“只要离我万米,巫虫就不会攻击他们,你们自己掌握好这个度!”

        “你去冲杀血煞宗的嗜血者??!”柯禺急道。

        “我这里还有个麻烦的对手要处理?!钡谝晃壮娌荒偷?。

        他所说的麻烦对手,就是暗影族的鲁兹,鲁兹毕竟为五层魂坛强者,每一次冥魔气鼓荡着形成光波,都会造成众多巫虫的死亡。

        不断强大的他,要想解决鲁兹,也绝非易事。

        “秦烈!召唤苗风天前来!”就在此时,鲁兹再次提醒,“苗风天和那些尸妖,绝不会惧怕巫虫!也只有他能处理这些巫虫!”

        秦烈猛地反应过来。

        苗风天淬炼的尸妖,体内流淌着浓郁尸气,身上带着尸毒。

        尸妖并非血肉生命,没有灵魂,以尸力为能量的尸妖,岂会惧怕巫毒?

        这般一想,他立即以灵魂向苗风天下达命令,呼唤苗风天过来。

        另一边,与姜铸哲嗜血者一道儿,对黑夷族族人冲击的苗风天,眼中无数交织的灵线陡然浮现。

        一个灵魂念头直达他魂海。

        苗风天身影一震,立即弃下眼前对手,长声尖啸。

        啸声中,众多尸气缭绕的尸妖,端坐在一口口棺材上,浩浩荡荡飞向秦烈所在之地。

        一道苍白尸芒闪过,苗风天夺舍的尸之始祖,突然就在鲁兹旁边出现。

        “尸祖!”第一巫虫发出尖啸。

        苗风天咧开嘴,浑身白森森尸毛抖动着,浓郁的尸气疯狂向四周扩散。

        尸气之中,还有许多磷火尸毒,如风中沙粒四处飞荡。

        一口口棺材上的尸妖,随后尖啸而来,冲入巫虫弥漫的天空。

        尸妖一来,就张口吞咽,将一只只巫虫直接吸入腹部。

        那些巫虫,进入尸妖口中以后,尸妖大口咀嚼,将巫虫咬成粉碎。

        更多的巫虫,进入他们肠胃之中,会发现里面皆是白蒙蒙的气团,不但没有一丝可以吸收的血肉精气,还充斥着死寂、冰冷、亡灵才有的怨念气息。

        巫虫啃噬尸妖的血肉,尸妖完全没有疼痛反应,对巫毒也完全免疫。

        相反,啃噬尸妖血肉的巫虫,反而生命气息迅速枯竭。

        没多久,吞尸妖血肉入腹的巫虫,竟逐渐死亡。

        巫虫,对已经死去的尸妖,显然没有一点办法。

        当众多尸妖,被苗风天带着冲杀而来,充斥在巫虫覆盖的天空之后,巫虫开始大面积死亡。

        搅的各方死伤惨重的巫虫,依然盘旋飞舞在巫祖身旁,却似乎再也无法为第一巫虫缴获更多的血肉和魂力。

        “杀了他们!给我杀了他们!不然我要你们立即死去!”第一巫虫厉啸。

        厉啸声中,将岸等黑巫教教徒的胸口,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巫虫,齐齐扭动起来。

        将岸众人,在第一巫虫的命令之下,根本没有反抗余地,只能硬着头皮去冲杀尸妖。

        将岸本人,则是在第一巫虫的吩咐中,去追杀苗风天。

        他在和苗风天就要对上之时,远远看了秦烈一眼,眼中流露出许多讯息。

        秦烈眯着眼,略一沉吟,突然以灵魂向苗风天传达一个命令。

        就要和将岸对上的苗风天,猛地一震,回头诧异地看向他。

        在苗风天惊异的目光下,秦烈点了点头,于是苗风天眼中惊异之色更浓。

        “什么时候秦烈和将岸竟然走到一块儿了?”

        苗风天虽满腹疑惑,但也只能按照秦烈的命令,在和将岸交手时很是谨慎小心。

        本来的苗风天,绝非将岸敌手,不过在灵魂融合尸祖之身后,苗风天以尸族力量和将岸交战,就不会显得太过于吃亏。

        除此之外,苗风天还带着蒲泽和白骨魔君两个强大尸妖,加众多次一级的尸妖。

        要是没秦烈的命令,苗风天炮火全开,还真有和将岸两败俱伤的能力。

        “唔……”

        将岸和苗风天交手的那一霎,也是目显异色。

        他并不知道夺舍尸祖的苗风天,已经变成秦烈忠实奴仆,也不知道秦烈已下达命令。

        他只知道,他的对手明显未尽全力……

        将岸略一琢磨,就意会过来,下意识看向秦烈。

        秦烈轻轻点头。

        将岸的眼中,陡然间异彩如织,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随后,他和苗风天之战,就变成了友谊赛,看起来各种灵诀秘术声势浩荡,却始终维持在势均力敌,谁也无法伤到谁的状态。

        秦烈悬浮虚空,远远看着第一巫虫,眉头深锁。

        在他来看,局势很明显,只要能斩杀第一巫虫,此战就能获胜。

        第一巫虫一死,鲁兹能解脱出来,以将岸为首的黑巫教教徒,也会由敌化友。

        这对东夷人和鬼族会造成致命打击!

        “该如何击杀第一巫虫?”他皱眉深思。

        ……

        ps:呃,昨天喝多了,醒来就下午了,今天欠一章,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