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二十四章 第一巫虫的野心

    第一千二十四章 第一巫虫的野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箭神为东夷人先祖,乃太古时代人族一方豪雄,传言有着六层魂坛的境界修为。

        以秦烈的实力,不凭借外力,想要将死去的箭神遗骸粉碎都有些困难。

        森野也以为,只要他灵魂驻扎在箭神体内,秦烈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

        可惜,他并不知道秦烈持有神器“月泪”。

        幽月族的这件圣器,经过镇魂珠淬炼之后,蜕变成神器,锋利无匹,切碎一个陨灭的六层魂坛强者,简直轻而易举。

        更何况箭神还是人族,没有太古强族强悍的血脉,死后的肉身强度也有限。

        九道月光,在空中交织,将箭神遗骨切碎,把森野灵魂也给抹杀以后,又闪电般重返秦烈身侧。

        月光凝炼,形成九轮明熠的弯月,释放出银亮的光芒,将秦烈牢牢护住。

        “嗡嗡嗡!”

        突地,声声刺耳厉啸,从东夷人后方响起。

        一片墨汁般的毒瘴气,如厚厚黑云,越过一名名东夷人漂浮而来。

        毒瘴气之中,有无数诡异的生命波动厉啸,啸声如利剑,刺入众人耳膜,令很多万兽山、天剑山的武者纷纷从半空坠落。

        “小心!真是黑巫教!”祁阳脸色一沉。

        很多万兽山武者,听到祁阳的示警以后,立即施展万兽山的奇异灵诀。

        “嚎!”

        咆哮声中,万兽山的武者开始兽化,一个个神情狰狞。眼中充斥着野兽般的凶残戾气。

        祁阳从空间戒内,将一个八卦形的青铜兽牌取出。

        那兽牌倏一浮现出来。上面纹刻的精美兽纹,就释放出淡紫色的光晕。

        光晕之中,无数古兽魂影涌现,发出无声嘶吼。

        那些嘶吼,人耳无法听见,但藏匿在黑色毒瘴气内的巫虫,却发出愈发刺耳的尖啸。

        秦烈凝神一看,脸色也猛然一变。喝道:“竟然全是巫虫!”

        黑云般漂浮而来的毒瘴气,被兽牌内的古兽嘶吼一震,突然由极度集中变得分散。

        一分散,秦烈才看清楚,那些黑云乃是由数不尽的巫虫密集形成。

        众多稀奇古怪的巫虫,都呈现一种深沉的颜色,密密麻麻汇聚起来。如黑云压顶。

        随着祁阳手中的兽牌,其上光芒越来越明亮,那黑压压的巫虫似在激烈挣扎。

        “啪啪啪!”

        一些较为弱小的巫虫,似承受不住兽牌内的咆哮,突然炸成粉碎。

        “你找死!”

        漫天巫虫中,传来一个不似人类的阴冷怪异声。旋即就见一个枯瘦的黑衣老头从中浮现。

        数千万巫虫,爬满了他的身子,在他鼻孔、耳朵、嘴巴内进进出出。

        那些巫虫,一会儿被他吸入体内,一会儿又被他吐出来。

        他吸进体内的巫虫。都是活蹦乱跳,吐出来的巫虫。则是萎靡不振。

        “分散开来,给我蚕食所有人族血肉,传播巫毒!”他张开怀抱。

        黑压压的巫虫,在他一声令下后,暴雨般洒落八方。

        临近的众多天器宗、万兽山武者,甚至一些东夷人的族人,都变成巫虫的目标,被那些巫虫啃噬进血肉之中。

        那些人,一旦被巫虫咬破血肉,脸色瞬间变成暗青色。

        在他们眼瞳深处,都隐隐可以看见一只小小的蟾蜍,那蟾蜍似已经侵入那些人魂海,在吸食他们灵魂之力。

        “好浓郁的力量!好鲜美的血肉气息!”枯瘦的老头,仰天怪啸着,眼瞳中黑色光芒如炬,似在迅速强大,“将岸!你们找寻的肉食,哪里有他们的血肉力量澎湃,果然只有这些强大的人族,才能让我更快的恢复!”

        在他的后面,将岸和公冶兄弟,还有那些黑巫教的强者,胸襟血淋琳的,无奈地走了出来。

        将岸众人都是眼神灰暗,每一个人的胸口,都盘踞着一只狰狞凶恶巫虫。

        他们胸口的巫虫,仿佛才是躯体的主人,尖啸着,带着他们站到那枯瘦老头身后。

        “巫祖所言极是?!苯豆匆院?,垂着头,道:“只有强者的血肉和精魂力量才够充沛,我们以前找寻的那些肉食,自然不如白银级势力的这些战斗精锐?!?br />
        “废物!你们都是废物!”第一巫虫脸色阴冷,道:“如果你们不能向我证明你们还有价值,此战过后,我会为你们体内的我的那些孩儿们,挑选更强大的血肉载体。而你们,将会和那些血食一样,被我将魂力、血肉力量抽离的一丝不剩!”

        此言一出,将岸众人脸色一黑,觉得灵魂都冰冷起来。

        “他应该就是第一巫虫了?!甭匙惹娜欢?,就在身旁站定,低声道:“看样子这将岸过的的确生不如死,他派人传来的口讯,或许还真有几分可信度?!?br />
        秦烈正要讲话,突然脸色一变。

        这时候,化身为巫祖的第一巫虫,也振奋起来,道:“好强的血肉精气!”

        他的眼睛盯住了八具神尸。

        八具神尸,在秦烈的命令下,冲杀着东夷人的鸟禽类船舰,和一些身份不明的魂坛强者交战。

        第一巫虫将八具神尸当成目标之后,从他的体内,突然飞涌出数万黑麻麻的巫虫出来。

        那些巫虫,甲壳一个个乌黑闪亮,都有尖利的爪牙,一看就绝非凡物。

        更奇特的是,在那些巫虫的眼睛之中,都能看到智慧的光芒。

        “尝尝我培育的二代巫虫厉害!”第一巫虫指向八具神尸,说道:“吞食他们的血肉,你们就能发生蜕变,以后你们每一个都能获得一具血肉傀儡!不久后的将来,我们巫虫一族,也会是浩瀚星空之中,最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强族!只要给我们时间发展,未来就算是神族重返暴乱之地,我们巫虫也绝不会惧怕!”

        “而我,就是你们的缔造者,是巫虫族的族长,也是你们的巫神!”

        “要不了多久,整个暴乱之地的人族,都会变成我们巫虫的血食!”

        第一巫虫张狂道。

        数万乌黑巫虫,从他体内呼呼飞出,形成虫流扑向八具神尸。

        “秦烈!八具神尸体型巨大!恐怕很难将这些巫虫趋之体外!”鲁兹也惊叫起来,“这第一巫虫野心太大,如果事态真按照他所说的衍变下去,巫虫……真的变成灵域的浩劫!”

        “祁阳!你和鲁兹联手灭杀第一巫虫!”秦烈喝道。

        他突然在八根雷亟木间虚空坐下,手持封魔碑,将一滴滴本命精血洒落在碑面上。

        “熔浆血术!火山喷涌!”

        一滴滴本命精血,在封魔碑的碑面上,凝成神族文字,旋即突然炸开。

        落日群岛南面,一座孤零零的海岛地心,陡然传来奇诡的震动。

        震动中,一座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死火山,如从地心深处重新聚集了火焰岩浆,发出奇异轰鸣。

        一道电光闪过,秦烈突然在那火山口浮现,连人带封魔碑一头冲了下去。

        就在数万巫虫,密密麻麻扑向八具神尸的时候,秦烈和封魔碑又从火山口冲天而起。

        和他们一同飙射向天的,还有汹涌的岩浆火焰!

        封魔碑的碑面上,神光凝成,神光如纽带,将汹涌的岩浆输送到神尸身上。

        突然间,八具征战中的神尸,如陡然披上岩浆火焰神衣。

        众多扑到神尸身上的巫虫,被地心狂暴的岩浆浇灌后,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融成了血水。

        “呜啊??!”

        第一巫虫,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二代巫虫尚未成长,就被岩浆融成血水,禁不住疯狂厉啸。

        祁阳手中的兽牌,其中阵阵兽吼魂音,似都无法将其压制。

        “秦烈!第一次巫虫这一会儿功夫就强了很多!”鲁兹惊叫起来,“所有身中巫毒者,都在被他抽离魂力和血肉精气,都在助他变强!你想办法将那些散落各方的巫虫消灭,不然这第一巫虫的力量,将会无休止的增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