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二十二章 主客颠倒

    第一千二十二章 主客颠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能制住伊斯坦,却无法和伊斯坦一样,以如此巨型之体为你们壮大士气?!卑涤白宓穆匙?,显得有些无奈,说道:“你看天剑山,天器宗还有万兽山那些人,已被两个巨鬼吓的心生退意了?!?br />
        “士气,对战局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崩钅烈菜档?。

        “你要让天器宗,万兽山,还有天剑山这些人相信你们能胜利,能遏制两个老鬼,他们才敢决心一战?!甭匙鹊阃?,“否则,他们的战力恐怕不能看,一旦受挫,就可能仓惶而逃。要是这样,他们不但完全发挥不了作用,还会影响军心?!?br />
        这般说着,鲁兹点向邪龙卡尔弗特,还有魔龙巴雷特,嘿嘿笑道:“这两个老家伙,一旦展现邪龙和黑龙真身,气势上稳压鬼族的两个老鬼?!?br />
        秦烈眼睛一亮。

        “我肯定没问题?!笨ǘヌ芈氏缺硖?。

        “巴雷特大人,你特意从泊罗界而来,应该就是为了交好我炎日岛吧?”秦烈笑问。

        “我需要阴影暗界方面的详细消息!”巴雷特说道。

        “好说?!边挚?,秦烈笑道:“此战过后,我会让幽月族的族长,将他所知之事,向你一一说明清楚!”

        “好!”巴雷特点头。

        “鲁兹!可敢出来一战!”

        便在此时,地鬼族的伊斯坦,在落日群岛天空放肆的挑衅起来。

        他和费因斯同时发出撕裂天地般的刺耳怪啸。

        怪啸响彻开来,以魂坛衍变的巨型恶鬼,犹如深渊的厉鬼降临世间。突然朝着灰岛和炎日岛重重落来。

        猛一看。如两座巨峰。轰然降落天地。

        落日群岛各大海岛上,各方势力的强者,抬头看天,只看到两团巨大的阴影。

        两股覆盖天地的恐怖气势,充斥着阴森诡异的寒流,如冰海一般淹没而来。

        “他们只有一个鲁兹,根本无法抗衡伊斯坦和费因斯两人,这下我看他们如何阻挡!”柯禺神情振奋。一挥手,暴喝道:“给我用箭雨浇灌他们!”

        一时间,从东夷人的聚集处,飞出一缕缕冰蓝、赤红、黝黑、金色的火光。

        一束束火光皆是飞逝的箭矢,如五彩的箭雨,从天上蓬蓬落来。

        那些箭雨,都极为精准的避过伊斯坦和费因斯这两个巨鬼,飞逝的流星雨一样,朝着血岛等海岛疾射。

        “炎日岛过不了这一劫?!焙谖捉痰墓卞?,在东夷人之后。藏匿在云团暗处,评价道。

        “希望如此?!苯读成畛?。

        一众黑巫教强者。处在黑蒙蒙的云团内,以秘术将此处蒙蔽起来,防止被人窥见异常。

        “如果只有那个暗影族强者,或许都不需要巫祖出手,伊斯坦和费因斯联手之力,鲁兹顶不住?!惫鼻逅档?。

        “鬼族还是厉害啊?!惫卞镜?。

        此时,将岸突然伸手,以掌心按在心脏处,手中黑芒汇聚。

        黑芒覆盖之下,他的心脏,突然诡异的停止跳动。

        公冶兄弟,还有几个黑巫教的魂坛强者,一看他的动作,眼中异光一闪,也纷纷依法施为,以掌心按住心脏。

        他们的心脏都暂时停止了跳动。

        “我们必须逼第一巫虫动手?!苯堆凵裢嘎冻隽枥魃币?,沙哑道:“他和巫祖融合的速度越来越快,再给他更多的时间,我们……都将永远被他控制。他虽是第一巫虫,可毕竟是异类!我们岂能受制于一只巫虫?”

        众多黑巫教强者,都是暗暗点头,眼中满是厉色。

        他们之所以用秘术,令心脏停止跳动,就是为了让性命相修的巫虫暂时沉睡。

        只有这样,被他们以血肉和精魂饲养的巫虫,才没办法知道他们的谈话。

        今时今日,第一巫虫夺舍了巫祖,他能通过所有黑巫教教徒体内的巫虫,掌握将岸众人的一举一动。

        可以说,此刻的黑巫教,任何修炼巫虫者,都逃不过第一巫虫的手掌心。

        “他也没有将巫祖的核心传承,真正交给我们。巫祖一脉的传承,永远都是人掌控巫虫,要是以后全部都是巫虫来掌控我们,那……我们的遭遇比死还要可怕?!苯堆壑新强嗌弈?,“以前,关键时刻我们能牺牲巫虫逃生。以后,可能就是巫虫牺牲我们,它们逃生,然后夺舍新的躯体?!?br />
        “绝不能任由巫虫统治黑巫教!”公冶兄弟齐声道。

        “希望炎日岛能有点作为吧?!苯短镜?。

        众多黑巫教的强者,也是脸色阴沉,一个个看向炎日岛方向的眼神,都复杂难明。

        当年第一巫虫回归,他们都以为黑巫教将会从此腾飞,也都觉得黑巫教必将称霸暴乱之地。

        然而,随着巫虫和巫祖的逐步融合,他们渐渐发现巫虫对他们的性命根本不看重。

        第一巫虫,更加在乎和他们性命相修的那些巫虫,认为他们可以牺牲,而巫虫却不能死。

        在第一巫虫眼中,巫虫……才是同类,他们只是异族。

        当他们意识到第一巫虫不是巫祖,始终都是异类以后,已来不及了。

        第一巫虫,能够以秘术来驱动他们体内的巫虫,可以轻而易举让他们重创,甚至魂灭。

        他们只能被迫听命于第一巫虫。

        外人都觉得黑巫教越来越可怕,行事作风也越来越诡异,不太符合将岸一贯的作风。

        殊不知,第一巫虫回归之后,将岸这个教主已变成傀儡。

        他的所作所为,全部受第一巫虫掌控,已逐渐对黑巫教失去了控制。

        长此以往,黑巫教就会变成一群巫虫形成的教派。而人族……最终会变成巫虫的一具具血肉傀儡。

        这绝非将岸想要看到的结果。

        “教主。此战……若是炎日岛胜。第一巫虫丧生,我们黑巫教将何去何从?”公冶濯突然道。

        众多黑巫教武者也都茫然起来。

        炎日岛若是获胜,第一巫虫丧生,那参与此战的黑巫教必将成为暴乱之地各大势力公敌。

        那时黑巫教也可能不复存在。

        炎日岛要是毁于一旦,第一巫虫依然存活于世,他们将彻底失去抗争机会。

        那时,他们活着,可能和死了没太大区别。

        “何去何从?”将岸低声喃喃。半响后,他深吸一口气,说道:“看来我们的确需要早作准备?!?br />
        “怎么做?”众人看向他。

        “你们谁能和炎日岛联系上?”将岸喝道。

        突地,他胸口一震,一股汹涌的波动,从他心脏处传来。

        “第一巫虫察觉到异常了!”将岸脸色一变,急道:“快!快点联系炎日岛!帮我传一个口讯给秦烈!”

        公冶清拿着音讯石,也是脸色阴沉,咬着牙,控制住着心脏的异常波动。道:“教主请讲!”

        “你告诉秦烈,他如果能帮我杀死第一巫虫。黑巫教愿意从此依附于炎日岛!”将岸喝道。

        “教,教主,这未免太把他当一回事了吧?”公冶濯叫道。

        一众黑巫教的魂坛强者,也是大惊失色,都觉得将岸的决定未免太骇人听闻。

        “你们还看不清楚吗?在秦烈的身后,不单单只是炎日岛!”将岸脸色狰狞,暴喝道:“连中央世界的黄金级势力,想要对付他,都不敢明目张胆,只能偷偷依仗东夷人和鬼族!在他身后,乃是当年曾称雄中央世界的秦家!我们黑巫教依附的,以后会是最顶级的黄金级势力,这有何不能接受的?”

        公冶清轰然一震,急忙凝炼一道灵魂意识,将其传递到音讯石。

        “今天,秦烈若是死了,我们和秦家就结了死仇,以后只能和东夷人一样,从此牢牢抱着东夷人身后的那个势力。只有那样,黑巫教还能立足暴乱之地,以后还能生存。不过,那时的黑巫教,会是巫虫掌控人,我们都会是傀儡?!?br />
        “秦烈要是没死,将第一巫虫灭杀,我们就能从此摆脱第一巫虫?!?br />
        “因为我们事前的这个讯息,炎日岛大胜之后,才不会将黑巫教铲除。我们也只有完全投向炎日岛,才能继续在暴乱之地立足,秦烈也会帮我们向各方说明此事?!?br />
        “以后,我们就只能死死和秦烈身后的秦家站在一条线?!?br />
        “但那样的黑巫教,依然还是我们主宰巫虫,我们至少恢复了自由!”

        众多黑巫教强者,听完将岸这番话,眼中都燃烧着渴望光芒。

        “轰!”

        一阵汹涌的波动,从他们胸口传来,一霎后,他们心脏都重新跳动起来。

        一只只奇形怪状的巫虫,盘踞在他们心脏上,绽裂皮肉而出。

        这些和他们性命相修的巫虫,幽幽眼睛之中,闪烁着阴森无情的光芒,发出尖利的啸声,张牙舞爪着,似在威胁将岸等人。

        将岸众人,脸色铁青,却不敢反驳。

        一只只巫虫,尖啸了一阵子后,锋利的爪子开始撕扯将岸众人皮肉,将他们胸口抓的血肉模糊。

        包括将岸在内,这些黑巫教的魂坛强者,都开始惨叫起来。

        一缕缕鲜血,从他们胸腔流淌出来,在他们的身上形成蜿蜒向下的血流。

        “记??!不要再给我玩花样,只要我愿意,我可以随时牺牲你们,我可以为巫虫挑选更好的躯体!对我而言,你们这些人族,只是饲养巫虫的肉食!你们低贱的灵魂,根本不配作为我们巫虫的主人!”

        第一巫虫的声音,从将岸胸口的巫虫口中传来,那只巫虫尖啸着,在将岸胸口撕咬着筋脉,似在吸食将岸的血肉精气。

        将岸眼中的光芒骤然黯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