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十四章 镇压邪魂!

    第一千一十四章 镇压邪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纳吉、黑斯特两人,骤然升天,跟随着暗魂兽的头骨,匆匆往秦烈而来。

        祁阳,冯毅,还有诸多万兽山、天器宗的魂坛强者,也目显异色,紧紧跟随过去。

        “呼呼呼!”

        暗魂兽的头骨上方,一簇簇异兽残魂幽影,如庞大的蝗虫群,如一片惊人的幽魂海。

        从暗魂兽头骨上,眼瞳之中,不时有新的残魂衍生,全部涌入那魂海之内,相互间似在厮杀争斗。

        同时,封魔碑的碑面上,魂祖骨骸爆碎以后,形成的那灵魂团,蓦地向外蔓延层层黑幽幽波纹水浪。

        周边所有人都被那波纹覆盖!

        唐北斗,段千劫,李牧,许然,甚至鲁兹,此时盘坐在魂坛之上,咬着牙,脸色狰狞,似乎都在极力和魂祖残念争斗。

        他们眼瞳之中,一个个清晰的魂影,受着某种力量的牵引,正一点点从眼中飞出。

        此刻,祁阳,冯毅等人,都惊奇而来。

        “别过来!”秦烈高喝。

        然而,祁阳和冯毅等人,一心想要知道炎日岛的奥妙,并没有弄清楚险情,在秦烈高呼时,他们已临近此处。

        一靠近秦烈,祁阳、冯毅、罗翰,数名天器宗和万兽山魂坛强者,都如遭电击。

        恐怖的灵魂磁场瞬间笼罩住他们。

        “呼呼呼!”

        他们第一时间将魂坛释放出来,和唐北斗等人一样,端坐在魂坛上。极力压制真魂。以免真魂脱离肉身而出。

        他们看向封魔碑上那魂团的目光。突然充满了浓浓惧意,心中大为懊悔。

        ——懊悔不该好奇前来。

        反倒是纳吉和黑斯特,跟随暗魂兽头骨到来之后,并没有像他们一样,立即灵魂受制。

        “秦烈!那是什么鬼东西?!”黑斯特盯着幽影魂团怪叫。

        纳吉也是尖叫,“那东西竟然能吸引暗魂兽头骨!”

        他们一叫,秦烈反应过来,注意到被纳吉视作性命的暗魂兽的头颅。竟然也飞了过来。

        暗魂兽的头骨,上方无数兽魂涌动,突地落在魂祖残魂凝成的魂团上方,一簇簇肉眼可见的残碎兽影,凝成狰狞凶兽巨影,不断飞旋着,衍变成巨大的灵魂涡旋,罩在封魔碑之上。

        暗魂兽的残魂,如嗅到美味,要将魂祖残魂影团吸收。

        “啪啪啪!”

        魂祖残魂形成的黑幽幽光团之中。一根根血线绷断,其中暗影蠕动着。迅速堆砌凝炼,似在进行着某种神秘变幻。

        秦烈一直凝神看着其中变化,发现一会儿,那幽幽光团之中,有一座黑晶般的魂坛形成。

        还没有等他看清楚魂坛的层数,其中魂坛陡然崩碎,无数魂光暗影涌动着,再一次凝成。

        这次魂光暗影凝成一团疯狂燃烧的黑色火焰。

        那黑色火焰,和暗魂兽头颅眼瞳内,燃烧着的黑色火焰,竟然出奇地相似。

        纳吉和黑斯特两人,也分明注意到这一点,皆是大惊失色。

        在秦烈惊诧之时,黑色火焰陡然一变,又化为一片漆黑海洋,海洋如由幽魂凝成,从中传来令人灵魂错乱的奇诡气息。

        “咦!”

        此刻,暗影族的鲁兹,看着衍变出来的幽魂海洋,大惊失色,禁不住喝道:“九幽魂狱!”

        “咻!”

        魂祖残魂衍变的魂海,陡然从封魔碑内飙飞出来,竟突然汇向暗魂兽头颅上的兽魂涡旋。

        突然间,那魂海又是一变,变成一个模糊的灵魂巨兽。

        巨兽似张开吞天之口,一没入暗魂兽涡旋之中,就在大口吞咽起来。

        无数暗魂兽的残魂,尽数落入巨兽之口,纳吉和黑斯特两人,看着突发的变故,顿时吓的面色苍白。

        两人嘴唇蠕动着,浑身都在哆嗦,似看到极为恐怖之事。

        不多时,气势恐怖的暗魂兽众多残魂,竟被那魂祖残魂凝成的古兽巨影,给吞没的干干净净。

        “喀嚓!”

        暗魂兽的头骨,也最终炸碎,变成黑灰色的骨屑四散而飞。

        纳吉闷哼一声,嘴角流出猩红鲜血,整个人如失了魂,变得萎靡不振。

        黑斯特浑身颤抖,呆呆看着巨兽将暗魂兽残魂吞没,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惧意。

        也在此时,鲁兹,唐北斗,众多魂坛强者的真魂,所受的吸力瞬间暴涨数倍。

        他们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灵魂。

        一缕缕真魂,从他们眼瞳之中漂浮出来,被魂祖残魂凝成的古兽牵引着,如要化为其中的一股魂力。

        “阻止他!”

        眼见惨案就要铸就,秦烈屏息凝神,集中所有灵魂意识,在镇魂珠内呐喊。

        隐藏在眉心皮肉之下的镇魂珠,如第三目,突然从皮肉底下浮现出来。

        镇魂珠释放出摄人魂魄的诡异光芒。

        那光芒,形成一片光幕,骤然罩住魂祖残魂形成的古兽巨影。

        巨影抖动着,不断扭曲,一会儿变幻为黑色火焰,一会儿衍变为魂坛形状,一会儿形成一片魂海。

        然而,不论那些残魂如何诡变,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镇魂珠释放的光幕。

        与此同时,一丝丝细密的血线,又在那黑魆魆幽影光团内重新衍生出来,密密麻麻交织成禁魂蛛网。

        “咻!”

        幽团化为一束纯黑的光芒,在狂暴的灵魂波动之下,被硬生生拽入镇魂珠。

        不论它多么的不情不愿。

        镇魂珠,能震慑万魂,如一切魂类克星,即便是魂祖残魂也无法幸免于难,同样被死死镇住。

        众人清晰看到,那将暗魂兽千万兽魂都给吞没的魂祖幽团。在秦烈眉心第三眼睁开之后。竟突然间动弹不得。最终化为一道黑芒隐入秦烈眉心。

        如此变化,令在场所有人都惊骇欲绝,看向秦烈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先前,若非镇魂珠露出,李牧,段千劫,许然,祁阳。冯毅,甚至鲁兹,灵魂都可能沦陷。

        他们本来已毫无反抗之力。

        是镇魂珠的浮现,令那幽团无法作恶,使得他们得以解脱。

        “我族至宝!我族至宝炸碎了!”

        修罗族的纳吉,两手捧着黑灰色的骨粉,嘴角鲜血狂流,以疯狂的眼神死死瞪着秦烈。

        黑斯特不断深呼吸,在一旁先冷静之后,才喝道:“秦烈!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秦岛主!这是什么一回事?”祁阳也道。

        “你在修炼什么邪恶的灵魂法决?”冯毅目显惧色道。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秦烈的身上。都想要他给个说法。

        “我……”

        秦烈张口,却突然顿住,看着疑惑重重的众人,他发现他无言以对。

        他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此事。

        “大家先去别处,我有事情需要和两位异族朋友谈一谈?!背烈髁艘幌?,他看向众人,又道:“冯宗主,祁山主,烦请两位稍稍等候一下。有些事情……我暂时也没有理清楚,也需要时间梳理梳理?!?br />
        “各位请到炎日岛大殿歇息?!彼捂糜裱锷泻?。

        冯毅和祁阳忽视一眼,也是无奈,只能跟随李牧等人,去了炎日岛的议事大殿。

        八具神尸旁,只剩秦烈和修罗族的黑斯特、纳吉,其余人都被安排离开。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黑斯特喝道。

        “人族,魂之始祖的残魂?!鼻亓疑袂樗嗄?,道:“魂之始祖的遗骸,我从虚空乱流内神葬场得来,刚刚我在帮神尸召唤碎魂时,魂之始祖的遗骸主动飞出……”

        “魂祖遗???”纳吉和黑斯特尖叫起来。

        诧异地看着两人,秦烈将情况如实道明,随后话锋一转,问道:“修罗界的暗魂兽,究竟有着什么奇妙,你们为何要盗取暗魂兽头骨,还有……你们修罗族内部的战乱,是否因暗魂兽头骨?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顿了一下,他又道:“为什么你们听到魂祖遗骸如此震惊?”

        黑斯特和纳吉忽视一眼,都是脸色深沉,眼中幽光闪烁,如有着无数心思藏在其中。

        许久后,黑斯特道:“暗魂兽的奥妙,在我们修罗族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毕肓艘幌?,他又说道:“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br />
        “你说?!鼻亓业阃?。

        “传言……你身怀神族血脉,是否真是如此?”黑斯特脸色肃然。

        此言一出,纳吉也猛地看向他,眼中精光熠熠。

        显然,他也极为好奇此事,对神族血脉有着很浓黑的兴趣。

        “这事在暴乱之地已算不得什么秘密?!鼻亓伊成?,骤然催发血脉之力,眼瞳和头发突然蜕变成血红色,体内鲜血沸腾,一股暴躁炙烈的熔岩气息,如要毁灭万物生灵的一般,从他身上汹涌外溢。

        这一刻,在黑斯特和纳吉眼中,秦烈就像是一座疯狂喷涌着岩浆的火山!

        “神族!烈焰家族血脉!”黑斯特深吸一口气,脸上写满了惊异之色,道:“真没想到,你们人族竟然连神族的血脉,也能够融合窃??!人族,能从太古时代百族之战中乘势而起,果然是有着非凡之处!”

        纳吉睁大眼,感受着从秦烈体内涌现出来的恐怖生命波动,也是目显敬意,喃喃道:“传说……并没有夸大其词。神族血脉,果真如此强悍!”

        秦烈血脉之力陡然一收,眼睛和头发色泽又变成黑色,脸色淡然道:“现在能否谈一谈暗魂兽?”

        “可以?!焙谒固氐阃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