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八十二章 出乎意料

    第九百八十二章 出乎意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关晾和万彬,眼见血光滔滔而来,尖叫过后,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先停下日之晶核的收集!给我杀了此人!”关晾厉喝。

        分散在那一块块刺目晶片处的苍炎府年青武者,同样被激怒,纷纷化为火焰光团,从八方聚集而来。

        “晾哥,姬家有令,不允许我们人族间私斗?!蓖虮蛑迕继嵝?。

        “他挑衅在先!已经杀了我们两个兄弟,岂能由他为所欲为?”关晾怒道。

        他脸色被火焰烘烤成红通通的色泽,一簇簇赤红火苗,从他脖颈内滋生出来。

        那些赤红火苗如闪电跳跃着,渐渐凝成一只赤红火焰烈鸟,随后一声凄厉啼鸣响起,那只赤红火焰烈鸟便往血光扑来。

        “朱雀!”秦烈惊叫。

        那只赤红火焰烈鸟,分明就是一只七阶的朱雀,有着堪比涅槃境的火焰力量。

        “不对!”

        一霎后,秦烈脸色一沉,突然意识到这只朱雀,仅仅只是有着七阶朱雀的灵魂。

        就连七阶的朱雀之魂也被某种力量牢牢禁锢着。

        转念一想,他便明白过来,知道苍炎府将朱雀界攻下以后,应该是猎杀了一部分朱雀,拿朱雀的灵魂修炼了苍炎府的某些阴诡的灵诀。

        这一只七阶的朱雀之魂,就是被关晾给炼化了,变成了关晾的杀人利器。

        “冰晶之盾!”

        一块门板般的寒冰晶块,释放出缕缕寒气,就在血光前突兀呈现。

        赤红色的火焰朱雀一头撞击在冰盾上。

        “嘭!”

        冰光和火花四处溅射,朱雀发出凄厉啼鸣,在冰光中展翅飞旋。

        冰盾之后的血光已一闪而逝。

        不远处。一团火光疾射而来,突被血光欺身而进。

        “在这里!”

        火光中,一名破碎境中期的苍炎府武者,冷哼一声,体内一头火麒麟咆哮飞出。

        就要一手按下来的秦烈。猛然看到一头火麒麟狰狞而出,脸色也是一变。

        那头咆哮的火麒麟突然变成漫天火团。

        每一团火焰之中,都有一张模糊的脸庞,他们在火团内厉啸着,释放出摄人的灵魂啸声。

        刺耳的啸声令秦烈耳膜隐隐生痛。

        “蓬!”

        一团火焰,就在他胸口爆裂。百万火星如蚊蝇细雨淹没而来。

        一股巨力在他胸腔爆发。

        他躯体因火焰团的爆炸,如血淋琳的皮球,被人一脚踹开。

        血团突然往纳吉和庄静的方向滚落。

        “区区破碎境初期武者,竟然敢胆大包天到对我们这么多人动手,当自己无敌了?”

        那名破碎境中期境界的苍炎府年青武者,咧嘴怪笑着。又一次变动灵诀。

        只见一团团火焰,如飞逝的流星,又呼呼往秦烈滚来。

        而此时,血光散去,秦烈从中真正显现出来。

        他胸口焦黑一片,还能看到点点火星子,依然在闪烁着火光。没有完全熄灭。

        从各方而来的苍炎府武者,本欲联手击杀秦烈,这时候都停了下来。

        “只是破碎境初期?”一人满脸怪异,禁不住嗤笑起来,“我还以为是一群破碎境后期强者?”

        “妈的!这家伙疯了吧?区区破碎境初期境界,竟然想从我们苍炎府手中夺食?”

        “这人的衣着上没有家族徽章,也没有各大势力的标志,他也是和我们一同进来的?”

        “没印象啊?!?br />
        一群苍炎府武者窃窃私语。

        这时,一团团火焰,已经如鲨鱼群般将秦烈包围起来。

        “嗤嗤!”

        冰晶之盾。此时也被七阶的朱雀之魂撞成冰屑,那只啼鸣的七阶朱雀转动着红彤彤的小眼睛,又盯向秦烈。

        “回来吧?!惫亓勒姓惺?。

        七阶的朱雀之魂,化为一束赤红火芒,飞入他袖口消失。

        “原来只是破碎境初期。刚刚还真是吓我一跳?!蓖虮蚵盥钸诌值?。

        关晾也是啼笑皆非。

        先前,眼见一道血光气势汹汹而来,他和万彬都是大惊失色。

        他们并没有能第一时间看出血光内秦烈的境界修为。

        待到那些苍炎府武者,从各方汇聚而来,其中一个破碎境中期的家伙,以苍炎府的精妙灵诀,轰中秦烈胸口,将秦烈从血光内暴露而出,他们纷纷以灵魂意识一扫,便感知到秦烈的灵魂气息只是破碎境初期。

        那一刻,所有人都放松下来。

        他们中没有破碎境初期,全部都是破碎境中期和后期,所以秦烈在他们的眼中,瞬间就失去了威胁性。

        另一边,修罗族的纳吉,还有庄静也已悄悄接近。

        两人缩在一块月之晶核后方,刻意收敛了气息,只是远远看向这一块。

        这两人表情都很复杂。

        “难道是我弄错了?不对啊,先前我和他交手的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实力绝非仅仅只有破碎境初期。不久前,所有太阴殿的武者,几乎都被他斩杀,那些人中很多都是破碎境后期??烧獯巍?br />
        纳吉眼睛深沉,心中暗暗思量着,不敢轻举妄动。

        秦烈被苍炎府一名破碎境中期武者轰中,血光爆碎,真身浮现,然后又被一团团火焰围住的事实,令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他在怀疑秦烈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强大。

        如果秦烈的真实战斗力,仅仅只相当于一个破碎境中期武者,他绝对不会着急现身。

        因为他一个人没办法胜过苍炎府全部。

        “你要真就这么点能耐,那你就先走一步吧。而我,只会等我的族人到来,和苍炎府发生冲突之后,才会现身?!蹦杉谛闹凶龀鑫耷榫龆?。

        他决定舍弃秦烈。

        庄静也是眼神闪烁不定。

        “早说过。你能杀死我的那些同门师兄,根本就是借助于了幽月族的圣器。没有那件圣器在手,凭你区区破碎境初期修为……哼!”

        “哎,真是倒霉,真魂还被他禁锢着。希望他不要招呼我帮忙?!?br />
        “最好……最好他被苍炎府的人干净利落杀死,那我不但能解脱,还有可能拿到那件圣器!”

        庄静嘴角泛出冰冷的笑容。

        她的真魂,仅仅只是被秦烈的“血之禁魂术”禁锢,而不是和秦烈的灵魂共生共存。

        秦烈没有死之前,自然可以通过“血之禁魂术”随时要她的性命??梢灾甘顾鋈魏问?。

        但是,一旦秦烈反应不及被瞬间灭杀,她并不会因为秦烈的死亡而死亡。

        相反,秦烈一死,灵魂一消,她还会彻底解脱。

        所以她盼着苍炎府的人不要给秦烈反应的时间。最好一下子就杀死秦烈,这样她不但能摆脱秦烈,还有手段将幽月族圣器得到。

        “关晾,万彬,别和他啰嗦,快点动手??!”庄静在心中叫道。

        纳吉和庄静各怀鬼胎时,秦烈垂头看着胸口的火光。眼瞳渐渐变成莹白色。

        森森酷厉寒气从他每一个毛孔溢出。

        数秒后,他全身被一团寒雾遮住,胸口点点的火星全部不见。

        他看向将他包围的一团团火焰,神情终于认真起来,也真正开始将苍炎府的武者当作对手看待。

        他意识到庄静之前劝告他的那番话其实很对。

        苍炎府不比太阴殿。

        他将苍炎府视作太阴殿,以为能简简单单就将苍炎府武者,和杀太阴殿武者一样杀掉,绝对是错误的想法。

        他也明白,他能轻易灭杀太阴殿武者,神器“月泪”的存在的确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太阴殿武者的灵诀。落在他身上,他没有太强的感觉。

        因为银月印记能抵消,甚至抽离一部分攻向他的月能,使得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感觉到太阴殿武者的厉害。

        他现在知道太阴殿的那些人,对手如果不是他。而是苍炎府,纳吉,甚至姬奇这些人,他们都能将灵诀的真正力量展现。

        太阴殿本是和苍炎府一样难缠的对手,只是因为银月印记的存在,令太阴殿的武者在他眼中变得不堪一击。

        刚刚,只有破碎境中期的一个苍炎府武者,就能以火焰灵诀在他胸口炸裂,并且让他受了点轻伤,这终于让他清醒过来。

        “毕竟是中央世界的势力,即便是次一级的黄金级,也果然不能小视?!彼迤鹆嗣纪?。

        这时候,关晾和万彬,还有那些苍炎府武者,都慢悠悠聚集过来。

        他们神情从容不迫,如猎人对待被困住的猎物,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

        “小子,你属于中央世界哪一个势力?”万彬趾高气扬地说道:“看你这熊样,肯定也不是顶尖的黄金级势力,说吧,你是怎么进来的?”

        众多苍炎府武者也是轰然大笑。

        “我不知道你用什么东西,将我苍炎府的两个兄弟杀死,我只想知道你的身份,然后我会在杀了你以后,追究你身后的家族?!惫亓腊寥坏?。

        他不准备善罢甘休,他要在灭杀秦烈之后,再去找秦烈身后的势力索要赔偿。

        “我属于中央世界哪个势力?”秦烈眯着眼,摸着下巴想了一下,突然很认真地说道:“严格说来,我属于幽冥大陆?!?br />
        “幽冥大陆?”万彬哑然失笑。

        “你难道是……”关晾愣了一下,意会错了,脸色骤然一变,喝道:“你是阴冥族族人?”

        刚刚还轻松的苍炎府武者,一听到“阴冥族”,脸色突然一沉。

        “十五大太古强族之一的阴冥族,不会吧?”纳吉也是一惊,然后道:“还真不一定,也只有幽冥界的皇族——阴冥族,身形和外貌和人族九成相似。只要将头发的颜色,还有眼睛的颜色稍稍变幻一下,不弄成紫色出来,一般人还真的分不清阴冥族和人族的区别?!?br />
        他看向秦烈的目光变得愈发怪异起来。

        庄静同样疑惑重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