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六十二章 残酷现实

    第九百六十二章 残酷现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东夷人来势汹汹,沿途将我们统领的那些海岛,全部抢掠一空,情况不太妙啊?!?br />
        幻魔宗,一名涅槃境的老妪,满脸层层叠叠的皱褶,忧心忡忡地向雨凌薇汇报。

        “裘姨,黑巫教那边可有动静?”雨凌薇惊乱道。

        幻魔宗的大殿中,数名涅槃境武者聚集,皆是脸色凝重,眼中愁云密布。

        今时今日的幻魔宗,失去了三层魂坛的嵇青鹏,余通被杀,楚妙丹和闻滨也被炎日岛所灭,这导致宗门中魂坛强者只剩下雨凌薇一人。

        这让雨凌薇觉得力不从心。

        值此艰难时刻,东夷人突地入侵,令她觉得前途充满了未知凶险。

        “黑巫教没有任何动作?!北挥炅柁背坪粑棒靡獭钡睦襄?,名叫裘惠丽,她深深叹息一声,说道:“自从上次炎日岛、血厉还有姜铸哲联手,将三大家族族长灭杀,令闻滨等叛逆当场身亡以后,黑巫教便龟缩起来,连教内的大门都不出。黑巫教算是被秦烈他们打怕了,他们在东边的那些海岛,分明是被放弃了?!?br />
        “那些海岛放弃也未必就能满足东夷人的胃口?!庇炅柁鄙袂槌林?。

        “东夷人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天戮大陆,我们和黑巫教……都会被他们冲杀?!濒没堇鲆彩且涣澄弈?。

        黑巫教和幻魔宗经过暴乱之地这场变故,损伤皆是惨痛无比,如今鬼族销声匿迹。以东夷人的脾性,自当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雨凌薇和裘惠丽都很清楚。东夷人追杀叛徒的说法,仅仅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宗主,恕我直言,以我们现今的力量……绝非东夷人之敌?!濒没堇鲇淘チ艘幌?,还是决定实话实话。

        “据我所知,神葬场爆碎后,东夷人得到了箭神遗骸,还有灭日弓。在我们被三大鬼族搅的天翻地覆的时候。东夷人借助于箭神遗骨,还有灭日弓,反而提升了实力?!?br />
        “东夷人的三大部落,都是白银级势力,这三个白银级势力联手,我们以前和黑巫教应付起来都很困难,现在此消彼长之下。就更加不是对手了?!?br />
        “裘姨的意思是?”雨凌薇问道。

        裘惠丽苦涩一笑,“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我们……还是需要请求血煞宗伸出援手?!?br />
        雨凌薇幽幽一叹,“我们已麻烦他们很多?!?br />
        “那也没办法?!濒没堇鎏?,无奈地说道:“不然,幻魔宗还是可能会被灭掉?!?br />
        “我试试吧?!庇炅柁北黄鹊阃?。

        随后。她便借助于幻魔宗的大型空间传送阵,直接降临天灭大陆的血云山脉。

        血云山脉如今正忙的热火朝天,众多血煞宗的武者,历经千年时间,重返血云山脉以后??剂酥亟ㄖ?。

        入目所见,到处都是新建的恢宏宫殿。一道道身穿血衣的影子在天空飞逝着。

        雨凌薇现身后,不久,雪蓦炎便亲自而来,领着她去见沫灵夜。

        她在一个血云浓厚的山谷中,见到了沫灵夜,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谷内,漠峻,蒙奉,还有洪博文都在,听到她的请求后,血煞十老都沉默起来。

        沫灵夜也是轻轻皱起眉头。

        “姐姐,是不是……让你为难了?”雨凌薇心中有些不安。

        “你血大哥人在血之绝地闭关,短时间……恐怕不能出手?!蹦橐寡壑新强嘁?,“你我虽不是亲姐妹,却比亲姐妹还亲。我也不瞒你,他上次在黑巫教和姜铸哲联手,杀了不少黑巫教的教徒,回来后便性情大变,有些喜怒无常。我们其实都知道,他太过于急切的融合血之始祖遗骸,已遭受了血祖残魂碎念的反噬?!?br />
        雨凌薇微微变色。

        “沫嫂子和蓦炎废了很大功夫,才让他平静下来,死劝活劝让他呆在血之绝地平复心境,心魔不除让他不要出来?!蹦寤?,“他现在情况很危险,心魔不除前,若是再次出手……后果不堪设想?!?br />
        谷内,沫灵夜和漠峻等人都是脸色凝重至极。

        雨凌薇也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

        “这样吧,我看看……姜铸哲方不方便出手?!蹦橐沟?。

        雨凌薇精神微振,轻声道:“谢谢姐姐?!?br />
        “你我不用说客气话,我也只是试试,成不成不敢打包票?!蹦橐谷〕鲆豢檠忪陟诘木?,也不避讳雨凌薇,当着她的面,便以心神音讯沟通姜铸哲。

        雨凌薇以期待地眼神看向她。

        姜铸哲如今在暴乱之地名声很响亮,身边高手如云,还有众多诡异尸妖可用,若是他肯出面,幻魔宗在应付东夷人上也不会那么力不从心。

        然而,和姜铸哲沟通的沫灵夜,很快便睁开眼。

        冲雨凌薇摇了摇头,沫灵夜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一听说要对付东夷人,马上就拒绝了。他说……他欠东夷人的人情,说他当年走投无路,被整个暴乱之地白银级势力追杀时,是东夷人收留了他。他,还有他的人,绝不会因为你们幻魔宗和东夷人撕破脸?!?br />
        此言一出,雨凌薇忽然觉得有些无力,眼神也变得黯然无光。

        “老嫂子,要不……试试求秦烈?”洪博文突然建议。

        雨凌薇心中又是重燃希望。

        “秦烈?”沫灵夜皱眉,她瞥了一眼雪蓦炎,以复杂地语气说道:“炎日岛没有趁机吞下幻魔宗,而是大度放手,已经是给了我们莫大的面子。如今幻魔宗遭受东夷人威胁,我们血煞宗不能给出强有力的支持,反而再去求他……这说不过去?!?br />
        “要不……我去求求他?”雪蓦炎突然道。

        她眼中充盈着酸涩无奈。

        秦烈婉拒联姻一事,她已获知,若非事关幻魔宗的生死存亡,她绝不会再踏入炎日岛。

        “不,不能是你!”雨凌薇轻呼,她也同样知晓了此事,知道雪蓦炎已被深深伤了一回,不能再在伤口上撒盐。

        “你不许去!”沫灵夜也呵斥道。

        “雨宗主,有没有试过求寂灭宗,天剑山这些势力出手?”漠峻又问。

        雨凌薇脸色暗然,“试过,却没有丝毫回音?!?br />
        山谷内,众人突然全部沉默,没人再次讲话。

        许久后,洪博文打破平静,突然道:“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他犹豫地看向众人。

        “都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话不能说?”雨凌薇叹道。

        “恕我直言,今时今日的幻魔宗,若是没有外力支持,在天戮大陆斗不过黑巫教,外面也不是东夷人任何一个部落的对手?!焙椴┪牟桓艺佑炅柁钡难劬?,轻声说道:“失去了嵇青鹏,死了闻滨、楚妙丹,余通,幻魔宗只剩你一个魂坛武者。另外,邪眼,天炎,还有很多本依附幻魔宗的白银级势力,几乎都被青鬼族击溃打散?!?br />
        雨凌薇脸色不太自然,眼中有着一丝凄然无助,但她却知道洪博文没有说错,所以她并未反驳。

        停顿了一下,洪博文继续说:“老实说,如果没有雨宗主还健在,幻魔宗……实力已不如很多强大的赤铜级势力。没有附庸,没有几个魂坛境坐镇,连中坚强者都损失大半……今日幻魔宗若想继续主宰原来的疆域,或许要想想别的办法了?!?br />
        “别的什么办法?”雨凌薇问。

        洪博文沉默了一下,避开她的眼神,垂头道:“一般而言,当一个势力没落下去,没有足够的力量掌控原先的地界,只能……暂时依靠更强的势力求个平安?!?br />
        雨凌薇身子猛然一震。

        “和你们临近的炎日岛,或许会是最好选择,他们潮气蓬勃,有虚空境坐镇,还有秘境之门,更有即将称霸暴乱之地的炼器师势力?!?br />
        最终,洪博文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幻魔宗已经大不如前,就算是没有东夷人入侵,也会有别的势力垂涎你们的疆土?!?br />
        “如果你们愿意放下曾经的骄傲,以依附者的身份,向炎日岛投诚,幻魔宗就可以继续屹立着,不用整日担心受怕?!?br />
        “除此之外,恐怕没有更好的办法了?!?br />
        洪博文一番话讲完,雨凌薇怔了许久许久,好一阵子都没有缓过神来。

        谷内,一众血煞宗的强者,都认真思考洪博文的建议。

        他们忽然意识到,在这个严酷的天地,当一个势力沉落下去,似乎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就连沫灵夜,都知道姜铸哲其实也垂涎幻魔宗掌控的地界,曾有心入驻。

        和幻魔宗同处一个大陆的黑巫教,更是无时无刻不想将幻魔宗吞下,更远的寂灭宗,天剑山,之所以不愿伸出援手,是否也希望借东夷人之手,将幻魔宗抹掉,然后和炎日岛谈判,将那块大陆瓜分?

        想到这儿,沫灵夜也沉默了,她知道因血厉深陷?;?,她根本没办法给予雨凌薇太多帮助。

        “我,我现在心很乱,我需要回去好好想想?!?br />
        许久后,雨凌薇终于慢慢从茫然中走出,丢下这番话,她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开。

        ……

        ps:求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