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二十一章 神秘主人

    第九百二十一章 神秘主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姜兄,为什么会突然收手?”

        城外密林中,苗风天从树洞内钻出,终于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

        靳焘也愣愣地看了过来。

        他跟随姜铸哲多年,知道这个师兄认准的事情,从不会轻易放弃。

        他不认为姜铸哲收手是因为惧怕秦烈。

        事实上,只要姜铸哲决定继续下去,秦烈十有八九阻止不了他对九阶邪龙的吸食。

        靳焘和苗风天都知道,秦烈完全是凭借着一件神级灵器,才将吉尔伯特解救出来。

        他们很清楚当姜铸哲有了准备,秦烈那件神级灵器,压根不可能对他造成真正威胁。

        他们想不通姜铸哲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你们留在这里等候他们出来,我一会儿回来?!苯苊挥薪馐?,丢下这么一句话,他化为一束血光远去。

        苗风天和靳焘愈发疑惑不解。

        过来前,他们和姜铸哲就此事深入交流过,姜铸哲明确表示过,他此行目的就是为了九阶邪龙。

        除此之外,他在天灭大陆应该没有别的事情。

        他们不明白姜铸哲为何要撇下他们匆匆离去。

        “咻!”

        一道血光,在离靳焘两人五百里以外的荒寂山谷凝现,正是姜铸哲。

        他以庞大的灵魂意识感知了一番,确定周边三百里以内,没有任何智慧生物在活动。

        那条先前化身血妖的血河,从他体内飘荡出来,注入谷内一个干涸的石池。

        石池慢慢被注满血水。

        姜铸哲眼神凝重起来。他通过一种诡秘的秘法。以本命精血绘刻着一幅古朴神秘的阵图。

        阵图凝成之后。突然落在注满血水的石池,一阵扭动空间的庞大力量,陡然在血水中涌现。

        血水沸腾着旋转,越来越湍急,越来越凶猛。

        姜铸哲突然单膝跪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血水,看着一股宏大的意志从不知名的虚空缓缓降临。

        飞旋的血水,一点点浮升凝炼。最终形成一个没有面目的高大血人。

        “主人?!?br />
        姜铸哲眼中厉色,一点点消失,一脸谦卑,毕恭毕敬地行礼。

        “何事?”血人飘渺的声音,如隔着一层层空间,慢悠悠传荡过来。

        “秦烈是主人的什么人?”姜铸哲垂头询问。

        “嗯?”血人声音微冷。

        姜铸哲没有抬头,而是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向血人描述了一遍。

        他重点说起刚刚幽影地宫的一战,说起他眼中凝成的血芒,就在刺向秦烈眉心之际。被一枚漆黑珠子的力量化为虚无,而他则是突然灵魂爆震?;晏橙缫鬯榈目植谰?。

        “主人曾说过,以十五种太古强族精血凝成的‘天血神芒’,在暴乱之地无人能挡,连寂灭老祖都不能直面锋芒,只有……和主人有血缘关系的人才能不被灭魂?!苯苌钗豢谄?,头垂的更低,“秦烈不但没有受‘天血神芒’的影响,而且,他眉心的珠子,甚至差点令我魂坛破碎。我能感觉到,那珠子差点将‘天血神芒’的毁灭之力,导引向我的魂坛?!?br />
        话到这儿,姜铸哲的眼角,又有一丝血迹流淌出来。

        垂着头,他的肩膀,却轻轻颤抖了一下,回忆起先前的经历,他依然深深为之惊惧。

        “我可曾叮嘱过你,不要妨碍他做的事情?你敢无视我的警告,对他动用‘天血神芒’,这便是不听话的下场?!毖死浜咭簧?,又道:“你可知道,你还能站在这里已经很幸运?”

        姜铸哲不敢反驳。

        “你所做之事,和他的事情没有冲突,你为何会下杀手?”血人又问。

        “他阻碍了我吸食九阶邪龙的鲜血?!苯芾侠鲜凳祷卮?。

        “你才筑造出第三层魂坛不久,即便你修炼的血灵诀特殊,也不应该这么快更进一步?!毖怂屏髀冻黾ペ街?,“他阻止了你,反而帮了你,否则……等你真的将九阶邪龙的鲜血吸食,你会和血煞宗第一代宗主黎昕的下场一样?!?br />
        “您知道第一任宗主的下???”姜铸哲骇然。

        “我看着他暴体而亡?!毖说坏?。

        姜铸哲心生恐惧,垂着头,恭敬问道:“我下面应该怎么做?”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毖顺烈髁艘幌?,说道:“秦烈的未来,不会被定格在暴乱之地,他早晚会离开这里。我答应过你,将来你和血煞宗,会是这片天地的主人,你和他将来的方向不会有冲突,你可明白?”

        “我知道怎么做了?!苯艹峡业?。

        “那就好?!毖瞬辉俣嘌?。

        由血水一点点汇聚浮升的血人,在那庞大灵魂意识离开后,重新融在血池中。

        姜铸哲默然站了许久,才将那些血水收回身体,无声无息离开。

        另一边。

        秦烈和那些化身为人的邪龙,通过石道回到城外树洞处,他一眼看到苗风天、靳焘和两头尸妖都在。

        只是姜铸哲不见踪迹。

        先前在幽影地宫内,双方爆发了激烈冲突,如今再次见面,彼此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双方都沉默起来。

        “秦烈,那姜铸哲随时会改变主意,我想我们应该趁早返回墟地?!卑纤档?。

        “等我们这些兄弟恢复过来,一定会找你们算账!”吉尔伯特张牙舞爪威胁。

        不止是卡尔弗特,另外七头沉睡的邪龙,当年也被黎昕轰成重伤,状态比起卡尔弗特还要差。

        他们在蜕变为人以后,身上的生命波动,比起如意境武者都要弱上一筹。

        秦烈知道这些邪龙的战斗力如今极其有限。

        他也认为艾迪的担心很有必要,也怕姜铸哲过来后,会再一次对卡尔弗特动杀机。

        “走!”他点头同意。

        就在此时,一束血光降临,姜铸哲去而复返。

        “刚刚我一时鬼迷心窍,还望各位海涵,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br />
        他眼中的凶戾疯狂早已消失,又恢复成潇洒不羁的仪态,脸上满是懊悔万分的诚恳神色,不断冲众人拱手致歉。

        看他那架势,秦烈等人如果不原谅他,他会一直垂头赔礼。

        众人为之愕然。

        ……

        ps:三更了,弱弱地求下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