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二十章 突然放手

    第九百二十章 突然放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姜兄!”

        “姜大哥!”

        苗风天和靳焘,眼见姜铸哲在秦烈身后凝形,一只赤红如染血的手落在秦烈后脑勺,几乎同时惊叫起来。

        他们深知秦烈对暴乱之地的局势,有着多么大的影响力,知道一旦秦烈出现意外,他们密谋的那个计划不但会无疾而终,还会被寂灭老祖、李牧、段千劫等人追杀致死。

        他们害怕姜铸哲疯狂之下痛下杀手。

        “你胆敢下手,我暗影族的大统领,一定不会放过你!”艾迪厉声道。

        就连吉尔伯特和邪龙卡尔弗特,龙眼也浮现凝重之色,注意力都放在这一块儿。

        秦烈脸色深沉,一动不动,也一声不吭。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姜铸哲眼中猩红之色,并没有一丝一毫消褪。

        他就这么凝神看向秦烈的后背。

        许久后,他疯狂嗜血的眼瞳深处,闪烁出一个很奇怪的色彩。

        他仿佛忽然想通了某事……

        于是,他落在秦烈后脑勺的那只手,缓缓放了下来。

        一霎那间,秦烈化为一束雷电光芒,倏然瞬移挪开。

        他直接在九阶邪龙卡尔弗特身旁重现身影。

        六个本在看护苗风天的虚浑之灵,化为六束流光,突然飞向他。

        幽月族圣器“月泪”形成的九枚月刃,也静静悬浮在他周边,将他全身紧紧守住。

        隔着吉尔伯特,艾迪,靳焘等人,秦烈和姜铸哲眼神对视,他眉心的镇魂珠闪烁着诡秘的漆黑光泽。如眼睛在轻轻眨动。

        姜铸哲腥红如血的眼睛,在秦烈瞬移离开后,渐渐恢复了正常色泽。

        他也静静看向秦烈。

        好半响,他深吸一口气,突然说道:“我们先出去了?!?br />
        “什么?”苗风天和靳焘错愕地看向他。

        “带着尸妖出去。将幽影地宫留给他们,我们在外面等?!苯苤厥隽艘槐?。

        苗风天、靳焘面面相觑。

        秦烈和艾迪,还有两头邪龙,也是惊愕住。

        谁也不知道姜铸哲心里想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明明就要得手的时候,会突然放弃这一切。

        姜铸哲并没有解释。

        在一众疑惑的目光中。他将堵在幽影地宫墙壁缺口的锦旗抓下来,第一个从那洞口走了出去。

        苗风天和靳焘愣了一下,这才将两头尸妖带上,在他之后从幽影地宫离开。

        前一刻,疯狂嗜血的姜铸哲,要不惜一切代价吸食九阶邪龙的鲜血。为他进阶虚空境蓄势准备。

        下一刻,他莫名其妙放下一切,没有任何解释,第一个离开了这里。

        秦烈和艾迪一脸莫名其妙。

        本来和吉尔伯特缠斗的血妖,此时,化为一条血流也穿过那洞口,飞逸向外面姜铸哲的身体。

        洞内先前激烈的争斗。戛然而止,只留下一头雾水的秦烈等人。

        “地鬼族半个时辰内,会重新冲击幽影地宫,你们最好尽早出来?!?br />
        姜铸哲的淡漠声,从洞外的石洞飘忽而来,声音逐渐变小,这意味着他走的越来越远。

        “先离开这里?”秦烈看向卡尔弗特。

        “吉尔伯特,你以秘法唤醒他们,我们一会儿就走?!本沤仔傲愿赖?。

        吉尔伯特也知道此时不宜多想,忙点头答应下来。以龙躯浮升在地宫上方,以他的邪龙之血形成点点雨落,洒向另外七头沉睡的邪龙。

        卡尔弗特则是深深吐息,全身被银灿灿光芒裹住,不断缩小着身子。

        在吉尔伯特还没有将另外七头邪龙唤醒之时。他就完成了化形,变成一个银发苍苍的人族老叟。

        他看向先前五个攻击秦烈的真龙国皇族古尸,眼中流露出复杂难明的神色,沉吟了一下,他叹了一口气,说道:“等我离开后,我会彻底摧毁幽影地宫,将你们埋藏在这块大陆的最深地底,让你们再也不受打搅?!?br />
        “呜嗷!”

        七头邪龙,被吉尔伯特以秘法唤醒,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

        “卡尔弗特大人呢?!”他们叫嚷道。

        “你们都化身为人,我们马上离开,其他的不要多问?!本沤仔傲鹊?。

        “好!”

        这七头邪龙,在卡尔弗特的命令之下,纷纷缩小为人。

        秦烈一脸惊异,“吉尔伯特,他们怎么都是拥有真名的八阶邪龙?”

        他从搏天族的“混沌血域”中得知,当年进阶的八阶的邪龙,几乎都尾随搏天族一起遁入域外星空。

        留在灵域的邪龙,几乎绝大多数都是七阶的,没有拥有真名的邪龙。

        因为八阶以下的邪龙,无法适应域外星空的残酷环境,所以他们在邪龙族长的授意下,以沉睡的方式深藏灵域地底隐秘之地。

        可这幽影地宫内,一共八头邪龙,不但有九阶的卡尔弗特,剩下的七头竟然也都是八阶。

        这太过于不可思议了。

        “我当年在战斗中遭受重创,不能在域外星空内飞行,所以被留下灵域?!笨ǘヌ厮嬉饨馐土艘痪?,“他们七个被我父亲选中留下来,是为了?;の?,防止我出现意外?!?br />
        话到这儿,卡尔弗特停顿了一下,以奇异的眼神看向秦烈,又道:“还有一个原因?!?br />
        “什么?”秦烈追问。

        “我父亲也不能确定,邪龙族的那些离开者,在浩瀚无垠的域外星空,能否陪同搏天族生存下来。因为,在他们和搏天族遁入域外星空之时,百族的联军并没有放弃,还是追击了过来?!笨ǘヌ匮凵癖?,“我是他的第七子,如果他们在域外星空全军覆没,那我就是邪龙一族的族长。我留在灵域,只是为了多一个希望,为了保持邪龙的传承不灭?!?br />
        秦烈明白了过来。

        邪龙族长这么安排,是将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以免邪龙族的血脉断绝。

        这么一来,只要他们和卡尔弗特,有一方能成功存活下来,那邪龙这个种族就能继续存活于世。

        在那个残酷的时期,邪龙身为帮搏天族助纣为虐的必杀种族,站在了百族的对立面,真真面临着灭族?;?。

        他不敢肯定遁离了域外星空,就真正可以存活下去,所以才有此安排。

        “你体内流淌着他们的血脉,这意味着他们并没有在域外星空灭绝,这说明我父亲还有那些族人,应该还顽强的活着!”

        望着秦烈,卡尔弗特言语突然激动起来,从秦烈的身上,他可以确定搏天族和邪龙一族没有被当年的百族联军覆灭。

        “族长答应过我们,有朝一日,他们会和神族重返灵域!他们绝不会有事!”

        “神族乃世间最强种族,他们本来就是从域外星空而来,他们怎会出现意外?”

        “我早就知道族长和各位大人一定都还活着!”

        “在星空的另一端,他们肯定在挂念着我们,在积累着力量,应该很快就会杀回灵域!”

        “巨龙族将在不久后付出代价!”

        醒来的七头邪龙,听到卡尔弗特和秦烈的对话,纷纷叫嚷起来。

        他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坚定如一地认为,邪龙族的族长,还有那些当年遁入星空的高阶邪龙,一定在密谋准备着重回灵域,带领他们重铸辉煌!

        “不久后,我父亲一定会回来!”卡尔弗特也如此认为。

        在这些邪龙的眼睛中,秦烈看到了一种偏执的狂热。

        “先离开再说吧?!卑侠渚驳厮档溃骸暗毓碜寰驮谏厦??!?br />
        “等卡尔弗特大人恢复了,那些卑贱的地鬼族族人,都将变成我们的肉食!”吉尔伯特张牙舞爪道。

        “都出去!”卡尔弗特喝道。

        连吉尔伯特在内,九头邪龙,加秦烈和艾迪,迅速从幽影地宫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