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一十六章 翻脸

    第九百一十六章 翻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姜铸哲从来都不是善类。

        他出道至今,一直伴随着腥风血雨,将暴乱之地搅的天翻地覆。

        千年前,称雄天灭大陆的血煞宗,因为他走向邪道,以人血修炼血灵诀,引得全天下讨伐。

        血煞宗最终因他覆灭。

        他本人则是逃过一劫,潜藏在东夷兴风作浪,暗中筹谋“神葬场”试炼,成功获取众多太古生灵遗骸。

        他也因此实力暴涨。

        多年后,他一进阶到不灭境后期,又光明正大现身,入驻墟地向世人宣告他的归来。

        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当年不遗余力地追杀他,但在他拥有了三层魂坛以后,忽然齐齐沉默。

        这充分说明了此人的可怕。

        和这种人合作,根本就是与虎谋皮,一个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你是在利用我们破开幽影地宫的壁障?!鼻亓疑袂橐醭?。

        姜铸哲洒然一笑,并没有遮遮掩掩,而是坦然承认,“外层当年黎昕凝成的结界,被地鬼族的族人用了两个月时间破掉,内层卡尔弗特以九阶邪龙力量形成的结界和壁障,被地鬼族以十万幽魂一点点侵蚀,也差不多即将破开?!?br />
        “我要是不能在地鬼族之前,进入幽影地宫,那就没办法吸取这头九阶邪龙的鲜血?!?br />
        “利用吉尔伯特进入,对我而言,是最快也是最直接的手段?!?br />
        他笑看卡尔弗特,又道:“你当年被我们血煞宗第一代宗主重创,之后就被封印禁锢在幽影地宫,始终无法走出去,所以你一直没有能恢复?!?br />
        “最近。地鬼族以十万幽魂撕咬啃噬结界,你又在消耗力量不断修复着结界,力量恐怕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吧?”

        卡尔弗特巨大的龙眼内,浮现出复杂的神色,他那释放出来令人无比压抑的气势。迅速收敛起来。

        只是一霎,卡尔弗特龙躯上,便再也没有令人由然生畏的恐怖气息。

        “卡尔弗特大人?您……您真的只是虚张声势?”吉尔伯特愕然。

        这头九阶的邪龙,龙须如虬结树根的脸上,流露出无奈之色。

        “他说的没错,我被黎昕重创以后。始终没有能出去恢复,也没有人能破开结界壁障,为我提供丰沛的气血力量?!?br />
        “这些年来,不断有人试图破开幽影地宫,我都暗中耗费力量阻止?!?br />
        “这次地鬼族十万幽魂的侵蚀,更是快要将我的力量耗尽。我虽为九阶邪龙,却已真的就要油尽灯灭?!?br />
        姜铸哲对他的情况已有准确判断,卡尔弗特自知瞒不过,因为要保留仅剩不多的力量,来应付姜铸哲这个巨大威胁,他也就不再浪费力量去酝酿气势。

        他已经准备拼死一战。

        “你就是这样对待盟友的?”秦烈喝道。

        姜铸哲笑了笑,心平气和道:“我只要这头九阶的邪龙。除了他以外。幽影地宫内剩下的邪龙,甚至那些真龙国的皇族古尸,我都可以舍弃?!?br />
        “不能放手?”秦烈眼神阴冷无比。

        摇了摇头,姜铸哲一叹,道:“暴乱之地虽大,但能够令我短时间破阶的东西,实在是再也找不到了?!?br />
        “九阶邪龙这种级别的存在,我可以在另外一个域界,帮你找到!”秦烈烦躁道。

        姜铸哲微微一笑,说道:“我很有自知之明。以我三层魂坛的境界实力,压根不可能是这类级别存在的对手。天鬼族的布托,为虚空境初期的强者,如果我能杀死他,吸食他的鲜血?;蛐硪灿邢M平?,可惜……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br />
        “也只有这头虚弱到了极致的邪龙,才让我有机可乘,他也是我目前唯一的机会,你说我岂能放过?”

        秦烈暴躁的如压抑的火山即将喷涌烈焰。

        “秦烈,我很看好你,所以我不会对你下杀手。此事过后,如果我通过这头九阶的邪龙,成功踏入虚空境,我还是会按照你我的约定,将三大鬼族还有三大家族和黑巫教一起灭杀?!苯艽尤莶黄?,“我对事不对人,为了能突破到虚空境,这头邪龙必须要为我牺牲?!?br />
        这般说着,他潇洒往卡尔弗特行去。

        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轮盘,如鲜血凝成的太阳,闪烁着妖异的血芒,陡然在他头顶浮现出来。

        “嗜血轮盘!”秦烈脸色骤变。

        这血淋琳的轮盘,悬浮在姜铸哲头顶,随着姜铸哲的移动而移动,绽出万丈血光。

        霎那间,整个幽影地宫都被猩红血光照射到,一种让人鲜血失控,灵魂如浸没在滔滔血海的气势,笼罩在地宫的每一寸角落。

        “靳焘,苗兄,你们不要释放魂坛出来,秦烈的虚浑之灵对魂坛有着毁灭性的破坏力?!?br />
        “秦烈,还有他带来的两位朋友,让他们老实安分就行,不必痛下杀手?!?br />
        姜铸哲边走边说。

        靳焘恭敬点头,旋即咧嘴狰狞一笑,冲秦烈道:“秦岛主,这次多有得罪,还请包涵?!?br />
        蒲泽和白骨魔君这两头尸妖,浑身尸毛如钢针直立,突然朝天厉啸。

        啸声中,浓稠刺鼻的血腥味,从两头尸妖体内轰然爆发。

        一圈圈血浪,如血海蔓延出来的血水,向八方荡漾开来。

        尸气和血气混合后,两头尸妖的气势,竟然比生前还要恐怖。

        就在吉尔伯特怒吼变身之际,尸妖蒲泽嘶啸着,撕裂空气而来。

        艾迪脸色一变,然后就见尸妖白骨魔君,提着一柄巨大的白骨战刀,一路划动着,阔步而来。

        那柄近三米处的白骨战刀,在地上划动着,竟将幽影地宫的坚硬石地割出一条狭长的沟壑。

        白骨魔君的眼瞳深处,两团苍白的火焰跳跃着,如燃烧着死亡之炎。

        “秦岛主,如果你能约束他们,让他们不要动手,那么……我们和尸妖其实也都可以不动武?!苯饪醋徘亓?,一脸的诚恳,“老实说,你和他们就算是动手,在这幽影地宫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妨就袖手旁观如何?”

        “姜铸哲,你真敢对这头九阶邪龙下手,事后我会让虚空境强者将你魂飞魄散!”秦烈喝道。

        从容走向卡尔弗特的姜铸哲,闻言脚步顿了一下,回头看向他,笑道:“秦烈,你还是太过于稚嫩了一点,这趟你如果将那个暗影族虚空境强者一并带上,那我就真的只会取真龙国那些皇族古尸了?!?br />
        “呵呵,但你现在以虚空境强者威胁我,根本没有一点作用。因为,等我将这头九阶邪龙鲜血吸食,我也有很大可能踏入虚空境?!?br />
        “一旦我姜铸哲踏入虚空境,在这个暴乱之地,我还会惧怕谁?”

        他放声狂笑。

        “滚开!”

        吉尔伯特已变回邪龙之身,尸妖蒲泽到来之前,他张牙舞爪,朝着姜铸哲吐出绿色焰火龙息。

        龙息内有着恐怖的腐蚀酸毒。

        如巨锚一般的龙爪,也闪烁着寒光,猛地抓向姜铸哲的渺小人身。

        “天罗血网?!苯苌焓种赶蛲范?。

        血煞宗的至宝“嗜血轮盘”,霎那间放大十倍,呼呼旋动着,溅射出千万血芒。

        血芒在空中编织成巨大的血网,如捞鱼一般抖动了两下,就将吉尔伯特给裹缚住。

        吉尔伯特庞大的龙躯,在那更加巨大的血网当中,如被渔网兜住的一条大鱼,拼命的挣脱着,却没办法冲离出来。

        那些绿焰龙息,也被姜铸哲身影一闪后,给从容避过去。

        “战不战?”艾迪看向秦烈。

        吉尔伯特被捆,一时无法挣脱,本要对付吉尔伯特的尸妖蒲泽,在靳焘的示意下,突然掉头对向他。

        除两个尸妖外,尚有靳焘,还有得到尸之始祖传承的苗风天。

        以艾迪的经验和智慧来看,这局势根本没有一点胜过的希望,他都觉得秦烈可能会认命,先在这里忍耐,等事后再找姜铸哲算账。

        然而,秦烈却一言不发地取出了雷魄刀,唤出了六大虚浑之灵。

        他以行动来回应艾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