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八十九章 两代人雄!

    第八百八十九章 两代人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囚室外,秦烈脸色深沉,如雕塑一般站着,全身僵硬。

        通过华羽池的一番讲述,他对秦家,秦山,秦浩,还有他自己,终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他知道了自己的过去,知道了秦家曾有过的辉煌,知道了他爷爷炼器方面的卓越,还有他父亲秦浩的雄才大略。

        还知道了……他自己的庸碌无能。

        秦家第一代,为世间最强炼器师,第二代,为最有希望问鼎武道终极的至强武者。

        然而,被寄予厚望的第三代……竟然是一个最大的笑话。

        秦家的覆灭,也是从这个第三代为突破口,他是秦家轰然倒塌的关键原因。

        “原来的我,怎会如此无能,怎会如此混账?”他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顶尖黄金级势力的秦家,有着令所有强者敬畏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怎会出现这么不堪的第三代?

        他不相信。

        “华少爷对吧?”半响后,他深吸一口气,又望向囚室内的俊美青年,“那秦烈……既然这么无能,有那么多的恶习,为什么你会称呼他为大哥?”

        华羽池眼神一暗,叹了一口气,说道:“秦大哥虽然一身毛病,但重情重义,对我们几个兄弟并不差。他只是,只是……厌恶自己的身份,他当自己是神族的族人。从我认识他起,他就厌恶人族的一个个黄金级势力,他认为……是人族的八大黄金级势力,令他的母亲还有外公漂泊在域外星空。使得他母亲那一脉的族人无法重返灵域?!?br />
        “另外。秦大哥自身有点毛病。好像是……精神有些分裂,我也说不上来怎么回事。总之,有什么麻烦困扰着他,让他无法集中精力修炼?!?br />
        “我敢保证,一定是韩茜那贱人诬陷了秦大哥,是她将秦大哥害死!”

        “秦大哥虽然跋扈,虽然沉迷女色,可他是真的爱那个贱人。他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一定是那些老鬼指使那贱人,让她害死了秦大哥,故意挑起双方的血战!”

        华羽池义愤填膺。

        秦烈眼中闪烁着点点电芒。

        显然,他母亲为神族的女子,是他父亲在域外星空和一个神族女子有了一段情缘,才有了他。

        以前的他,或许还在域外星空和神族待过一段时间,在那些神族熏陶之下,他厌恶一切人族。

        神族,称霸了灵域一万多年来。最终被百族击退,人族在此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可能因此忌恨人族。

        同他父亲返回灵域后。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应该没有被改变,他依然仇视中央世界各大人族黄金级势力。

        另外,因为自身有点问题,他在修炼上被某种麻烦困扰,导致无法专心修炼。

        还有当时的秦家,已经是中央世界最顶尖的家族,他也根本没有压力。

        种种因素连在一起,导致他自暴自弃,自甘堕落,变得不学无术,只求享乐,不但最终成为中央世界一个最大的笑话,还成了各大势力针对秦家的突破口。

        以前的他,分明就是一个悲剧,仿佛是上天故意派来捉弄秦家的。

        “他……真的死了?”秦烈再问。

        “自然是死了?!被鸪乜嘈?,“那贱人手段狠毒,在山爷爷过去的时候,就消泯了秦大哥的真魂。以当时秦大哥的境界,真魂一消散,就是彻底的死亡,就算是山爷爷有着通天彻地之能,也没办法改变什么?!?br />
        “死了……”秦烈眉头深锁,内心嘀咕:“若真的死了,我又是什么?”

        他沉思起来。

        他相信以前的他,身怀神族血脉,且有秦浩这个父亲,还有秦山这个爷爷在,之所以如此庸碌无为,一定是有着别的原因。

        还有,他也相信,他的“死亡”也有蹊跷之处。

        他认为华羽池的推断不会有错,“九重天”那个有着海族血脉的韩茜,一定是故意设局害他。

        就是因为看准了他父亲秦浩被困“阴影暗界”,暂时回不了灵域,才会选择那个时刻动手。

        或许,他们认为秦家会第一时间爆发。

        结果,他爷爷一直忍了下来,忍到秦浩回来,才在当夜动手大开杀戒。

        他们分明粗估了秦家的实力,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商讨好联手细节的时候,“九重天”已溃不成军。

        他们真正认识到了秦家的恐怖,也知道他们如果不联手,秦家会一点点地,逐一找到他们,将其一个个击溃。

        秦家虽强,可毕竟不是六大黄金级势力联手的对手,随着秦浩被数名域始境老怪围攻击碎魂坛,秦家这个庞然大物自然就崩塌了。

        他爷爷秦山,应该是在秦浩魂坛粉碎后,自知绝非六大黄金级势力对手,这才带着他远离中央世界。

        他渐渐理清了脉络。

        “那个‘九重天’的韩茜,现在是什么境界?有多厉害?”半响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秦烈平静地问道。

        “韩茜?”华羽池一脸苦涩,摇了摇头,喟然一叹,“那贱人虽然阴狠毒辣,却貌美如花,且有着令所有人惊羡的修炼天赋?!?br />
        “这时候的她,应该就快要筑造第一层魂坛了,她海族的血脉,也应该突破到八阶左右,觉醒的天赋还不知有多少个呢。在中央世界新一代中,她是最耀眼的明珠之一,深受九重天的器重,被指派全权主宰一个附属的域界,据说她将那域界发展的还非常不错?!?br />
        “虽然我极其厌恶她,却不得不承认,这个贱人天生就是女强人,不论是修炼天赋,血脉,心性,还是智慧手段,她都出类拔萃?!?br />
        “整个中央世界,能比得上她的男人,也都寥寥可数?!?br />
        “而我……更是远远不如她?!?br />
        华羽池垂着头,神情失落,提着“九重天”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竟生出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你怎会被囚禁在这里?”秦烈渐渐冷静下来。

        “我?”华羽池笑容更苦,“我的事情……不太好多说,你如果真想知道,就想办法把我放出去。等我出去后,我会告诉你,为什么我会被太阳宫给囚禁在泊罗界?!?br />
        “太阳宫属于哪一方?”秦烈突然问。

        “太阳宫是次一级的黄金级势力,他们和九重天交好,虽不是附庸,却有着同盟协约?!被鸪厮档?。

        “太阴殿呢?”秦烈再问。

        “太阴殿和星辰殿交好,也是属于同盟方?!被鸪卦俅?,愣了一下,他看向秦烈,突然疑惑重重:“你是太阳宫的武者,你不知道秦家的事情倒是正常,怎么会连太阳宫和九重天,太阴殿和星辰殿的关系都不知道?”

        “我会试着帮你,将你弄出去?!鼻亓颐挥谢卮?,而是再问:“你自己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华羽池骤然激动起来。

        原本坐在里面的他,突然冲到石门处,一下子拉近了和秦烈的距离,眼中闪烁着异芒,说道:“你有灵石没?”

        “有?!鼻亓业阃?。

        “看到我隔壁两间囚室了吧?”

        “嗯?!?br />
        “把灵石,还有能迅速恢复灵力的丹药之物,从窗口扔进他们的囚室,还有我的囚室,给我们泊罗界十来天的时间,我们就能找到办法?!?br />
        “十来天?不,不行,我给你们一个时辰时间?!?br />
        “一个时辰能恢复多少力量?我们根本破不开这些囚室???”

        华羽池急了起来。

        秦烈沉吟了一下,从空间戒内又掏出六枚烈焰玄雷,将其递给华羽池,告诉他烈焰玄雷的使用方法,“这东西应该可以助你们破开囚室,一逃出来,你们立即从此地离开。在这个时候,此处防御力最薄弱,高手都不在。另外,太阳宫刚刚经历一番重创,你们逃出后,所遇到的阻力也会小很多?!?br />
        他没有说,在囚室爆碎的时候,他也会趁乱前往主殿,将主殿的秘境之门,还有那一块的强者一并送上天。

        当主殿灰飞烟灭以后,华羽池等人承受的压力,又会小很多。

        这对华羽池最终逃生,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帮助,至不济,华羽池被重新擒拿住,也不会被太阳宫杀掉。

        太阳宫将他囚禁在泊罗界,显然是需要他活着,不会平白无故将他击杀。

        最少,他还有一个补天宫核心第三代的身份,太阳宫以后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左右他死不了,秦烈觉得可以赌一把,成功了,他就能脱困,就算是失败了,又不会比现在更糟糕。

        “这东西很有趣!”华羽池听他解释完,想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试试吧,反正最多重新回来,太阳宫的这些家伙又不敢真的杀我?!?br />
        “那就这样?!?br />
        秦烈和华羽池谈话,从空间戒内,取出数百块灵石,还有几瓶丹药扔给他。

        旋即,他又来到另外两间囚室,一言不发地,将更多的灵石还要丹药,一股脑儿塞给那两人。

        “一个时辰后,我希望你们能有动静,到时,我会在外面配合你们?!鼻亓易詈蠖曰鸪厮档?。

        “你是谁?我以后怎么回报你?”华羽池急问。

        秦烈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叫姚天?!?br />
        ……

        ps:离总榜前四十,只差十几票,请兄弟们助我冲进去,今日会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