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五十四章 亲人

    第八百五十四章 亲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现今暴乱之地动乱不休,而你,又成为了众矢之的,神族之血成了众人要对付你的借口?!?br />
        许然神色诚恳,“你这段时间如果继续活动,会给炎日岛带来麻烦,不利于炎日岛的后续发展,也会让自己处于极端危险的境况。另外,墟地那些邪魔异族,有很多也极为仇视神族,他们不会顾忌南老怪,可能会设法除掉你?!?br />
        一边往寂灭宗的空间传送阵行去,许然一边劝说。

        秦烈也在认真思量。

        “你离开一段时间,等各方势力将三大鬼族这个威胁除掉,等炎日岛更加强悍,更血煞宗重新崛起,等南老怪……突破到虚空境?!毙砣晃⑽⒁恍?,“那时候,就算是你有着神族之血,当你,还有拥护你的势力,强大到可以无视所有质疑者……那就谁也无法拿你怎样?!?br />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来到寂灭宗那座大型空间传送阵所在之处。

        等秦烈站到传送阵以后,许然又道:“你考虑一下,如果有心离开,我可以帮你安排一个不错的磨练之地?!?br />
        “好?!鼻亓业阃?。

        “送他回邪婴岛?!毙砣环⒒?。

        这座大型空间传送阵旁边,几名寂灭宗武者,旋即发动阵法。

        一环环眩目的光烁将秦烈紧紧裹住。

        数秒后,秦烈一阵眩晕,睁眼后,发现又在邪婴岛现身。

        “这么快就回来了?”邪婴童子在空间传送阵旁边惊讶道。

        “咦,邪婴前辈,你何时回来的?”秦烈也惊呼出声。

        最近一段时间。邪婴童子一直逗留在灰岛。帮助墨海、唐思琪还有那些灰岛的炼器师讲解高深的炼器之道。

        灰岛的炼器技艺。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提升着,墨海在邪婴童子的帮助下,似乎已能炼制地级七品的灵器。

        根据秦烈得到的消息来看,顶多三年时间,灰岛应该就能凭借自己的力量,以古阵图为核心,炼制出天级灵器。

        那时候,灰岛将真正具备和天器宗分庭抗御的炼器力量。

        “我带你去招魂岛。他们……都在招魂岛,在等你?!毙坝ね油蝗坏?。

        “他们?”秦烈愕然。

        “嗯?!毙坝ね用挥屑绦馐?,护送着他,立即从邪婴岛离开,往临近的招魂岛而去。

        邪婴岛和招魂岛周边,此时,聚集着不少邪魔和异族,灰翼族,龙人族,人鱼族?;褂幸恍┬蘼拮遄迦?,都在两岛中间区域。

        “那人就是秦烈吧?”一名灰翼族老者吆喝。

        “就是他!神族的余孽!”一名人鱼族族人叫道。

        一时间。许许多多异族和邪魔,从八方聚集而来,竟然将秦烈和邪婴童子团团围了起来。

        这些人,有通幽境、万象境的低微人物,也有破碎境,涅槃境的厉害角色,更有很多邪族原先不属于灵域,不同于人族力量的境界划分,却一个个气势凌人。

        一名人首蛇身的蛇人族大汉,身上覆盖着龙鳞般的甲片,碧绿色的眼瞳内光熠明亮。

        他气势阴寒无比,有着等同于不灭境初期武者的实力,凌空挡在了邪婴童子前方。

        “伊克,你想干什么?”邪婴童子冷声道。

        “他就是秦烈吧?”被邪婴童子称呼为“伊克”的蛇人族大汉,哼了一声,以通用语询问。

        “不错?!毙坝ね踊卮?。

        秦烈乘坐着水晶战车,就在邪婴童子身后,也是冷冷看向这个伊克。

        他听过说过此人。

        伊克和赤蝘、古陀一样,都是附近异族的首脑,据说和赤蝘、古陀的私交还不错,有着相当于一层魂坛武者的实力。

        这也是墟地一个有头有脸的角色。

        “此人有神族血脉,很有可能是神族余孽,而神族曾经恣意肆虐灵域浩瀚土地,许许多多种族的族人都被他们灭杀,被他们屠戮过?!币量松钗豢谄?,喝道:“我们蛇人族,就曾经被他们灭杀大半!”

        “我们灰翼族也是!”

        “还有我们人鱼族!”

        “我们……”

        旁边,很多不同种族的族人,一起叫嚷起来,皆是仇视无比地瞪着秦烈。

        秦烈脸色渐渐阴沉起来。

        “伊克,你想怎么样?”邪婴童子冷哼。

        “将这个神族余孽交给我们处置!”伊克叫嚷道。

        更多的异族,还有一些邪魔,都同时吆喝起来,要邪婴童子交人。

        邪婴童子不由打量起周边。

        他留意到,虽然站出来阻拦他的是伊克,但在附近看不见的区域,还有几股强大的气息,应该不弱于伊克。

        其中有两人,就算是他,也觉得深不可测。

        他旋即意识到,这些异族和邪魔聚集在此,一定是因为早就知道了秦烈的身份,甚至有可能受人指使。

        有人,一定是要通过秦烈身怀神族之血一事,蓄意对付他。

        邪婴童子也觉得有些棘手。

        在此聚集的邪魔和异族,分属不同阵营,几乎代表着大半墟地的异族和邪魔,其中一部分人身份极为敏感,是几个辅世界强族在墟地的话语人。

        他如果处理不好,惹来那些辅世界强族的恼怒,很有可能令墟地发生大动荡。

        所以邪婴童子皱着眉头,在思量着,该如何应付此事。

        水晶战车内的秦烈,沉静如水,眼睛在那些邪魔和异族的脸上一一扫过。

        从这些人的脸上,还有眼中,他看到了深深地怨恨和恐惧。

        这些邪魔和异族,仇恨神族曾经在灵域所做之事,同样的。他们也极为恐惧神族。害怕这个域外强族的再次到来。害怕灵域重新被神族血腥统治。

        “哧啦!嗤嗤嗤!”

        就在此时,在那些聚集的邪魔和异族中央,撕裂出一条条空间缝隙。

        死神镰刀般的明晃晃锋芒,一片片闪现,四处切割。

        霎那间,那些邪魔和异族便鬼哭狼嚎,血肉横飞,凄厉惨叫着逃遁。

        招魂岛上。一个脸色冷漠的男子,凌空悬浮着,眼神如寒刀的锋芒,冷冷看向那些聚集的邪魔和异族。

        “回招魂岛,我看谁敢拦路?!倍吻Ы倌坏?。

        此言一出,最先堵在邪婴童子身前的蛇人族伊克,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心惊胆颤让开路。

        一众邪魔和异族,纷纷尖叫着,立即让开一条路出来。

        就连隐藏在暗处。气息极为隐秘可怕的几个家伙,眼见段千劫现身。也更加小心的将气息收敛,生怕被段千劫注意到。

        “你去吧,我回邪婴岛了?!?br />
        一见段千劫从招魂岛出来,邪婴童子瞬间放下心来,在秦烈和段千劫还有数千米远的时候,他便掉头往邪婴岛飞去。

        他显得极为放心。

        因为他知道,别说数千米远,就算是数万米远,对精通空间之力的段千劫而言,也只是一步之遥。

        秦烈也目显喜色。

        于是,在一种邪魔和异族的惊惧目光下,他重新驾驭着水晶战车,慢悠悠从那些人中央穿过,一路平静无波地飞回了招魂岛。

        “段叔,你怎会在这儿?”一在招魂岛落下,他立即询问道。

        “老段是陪我来的?!崩钅恋乃市ι?,从黑曜石宫殿所在之处响起。

        秦烈霍然明白过来。

        “过去吧?!倍吻Ы倌坏?。

        秦烈笑了笑,不再多言,驾驭着水晶战车,迅速冲入黑曜石宫殿坐落之地。

        就在宫殿前方的广场上,他不仅仅看到了李牧,还看到了宋婷玉,墨海,拉普。

        拉普身旁,还有一名角魔族大汉,那大汉后颈部八个弯角赫然在目,分明是角魔族的八角强者。

        大汉身后,一座八角的白骨冥灵坛停泊着。

        “我是角魔族的塔特,终于有幸见到尊者的孙子,我先谢谢你在赤澜大陆,为我角魔族所做的事情?!蹦敲悄ё宓陌私乔空?,一见他过来,便咧嘴大笑,主动介绍自己。

        “塔特?三千年血战时,角魔族魔军的三大统领之一?”秦烈骇然。

        塔特摆摆手,谦逊道:“我是最不成器的统领,不然,我也不会能活到现在。三千年血战,我幽冥界三大种族的真正强者,早已湮灭在那场战役。也只有弱者……才能苟延存活下来?!?br />
        “李叔,婷玉,墨长老,你们怎么过来了?”秦烈冲塔特施礼后,转过头来,看向李牧和宋婷玉等人。

        “还不是为了你身份一事?!崩钅了档?。

        “大家都知道了?”秦烈苦笑。

        宋婷玉,墨海,还有塔特等人,皆是点头。

        “秦少爷,我这趟过来,不是为了别的事,只是为了将一样东西交给你?!彼匦ψ潘档?。

        “一样东西?”秦烈疑惑。

        “诺,就是这个东西?!彼亟幻栋驼拼笮〉挠〖堑莞?。

        印记呈暗青色,很古旧,印记上布满扭曲蜿蜒的花纹,如交叉的闪电。

        秦烈接过印记,触手的那一霎,体内天雷殛主动运转。

        一丝丝青幽闪电,从他掌心激射出来,被那印记疯狂吸纳。

        几乎同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也从印记内传来。

        “小烈,是我……”

        印记内,那声音倏一响起,秦烈便如遭电击,眼中爆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他整个人都轻轻颤抖起来。

        ——因为那是他爷爷的声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