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求和

    第八百三十四章 求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尸妖蒲泽突然涌现出浓烈血煞气息,实力可谓是成倍增长,瞬间杀的赫连峥败退而逃。

        赫连峥如何也没有料到,尸气冲天的蒲泽,倏然一变,身上又爆发出强烈血煞能量,一下子就吃了大亏。

        “皓月珠”好不容易驱散了尸气,又被滔滔血海般的浓雾淹没,使得皓月的光芒忽然黯淡下来。

        赫连峥先前释放出“幽月魂坛”,好不容易牵引吸附的月能,很多都灌入了“皓月珠”,指望“皓月珠”能让尸妖受重创。

        可惜,在尸妖爆发出另外一股力量后,不但“皓月珠”再难消散那些尸气、血气,赫连峥也只能败退。

        几乎同时,一枚枚“烈焰玄雷”爆灭之声,也从远处天空响彻出来。

        赫连峥飞身逃离之时,忍不住往爆炸声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旋即脸色铁青。

        一辆辆战车,巨辇,还有许多都灵洞圈养的灵禽,上面许多都灵洞的武者,随着“烈焰玄雷”的爆炸,接连暴体而亡,化为漫天血肉纷飞。

        他和何乾耗费了无穷心血,才将都灵洞堪堪发展到今日规模,令都灵洞有着向白银级势力迈进的希望。

        此战,那些都灵洞的核心力量,则是随着爆灭之音,大片大片消亡。

        他终于亲眼看到了“烈焰玄雷”的恐怖威力。

        近千名幻魔宗的武者,在数十枚“烈焰玄雷”爆炸时,瞬间灰飞烟灭的传闻,如今一下子显得那么的真实残忍。

        他这下子总算是明白了为何那么多势力苦苦追逐“烈焰玄雷”。为此不惜耗费数量惊人的灵石。甚至不断哄抬价格。

        “大祭司!顶不住??!”

        就在此时。受命要让秦烈“安静”下来的董辰,满脸惊慌,竟下意识地步步后撤。

        他在一点点和秦烈拉远距离。

        “烈焰玄雷”爆炸的威力,或许不能真正灭杀他,但要伤他还是轻而易举。

        更何况,就在秦烈的身旁,还有一个极寒气息彻骨,眼神冰冷如刀锋的林凉儿。

        林凉儿身上的气息。让他知道此女绝不容易对付,一个不好,他自己可能还要吃大亏。

        至于那些被他信赖,以为能人数将秦烈淹没的麾下武者,压根就吃不住秦烈一次次“烈焰玄雷”的爆灭,连近身都不能,又要如何令秦烈“安静”下来?

        董辰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赫连峥回头,他看向何乾和卢毅之战,发现这两人的争斗,身为都灵洞洞主的何乾。明显控制住了局面。

        卢毅毕竟先被重创,浑身浴血。力量损耗过大。

        只要何乾保持下去,随着卢毅身上鲜血的流淌,卢毅自然会渐渐没有体力持续作战。

        到时何乾自然又能轻而易举将卢毅擒下。

        赫连峥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挣扎的光芒,他沉吟了一下,突然高呼道:“秦岛主,还请约束一下尸妖,我有话要说!”

        如一柄利剑站在水晶战车上的秦烈,两手握着一枚枚“烈焰玄雷”,咧嘴森然一笑,不客气地回道:“有屁快放!”

        赫连峥眼神一怒,不过却硬生生压抑住没有发作,继续道:“如果我们现在释放拉普,容许你们将拉普带走,秦岛主能否忘却今日之事,以后不会前来追究?”

        秦烈先是愕然,然后突然怪笑道:“怎么?这么快就软了?先前不是很硬气么?”

        赫连峥,董辰,还有周边众多灰头丧脸的都灵洞武者,都是一脸屈辱之色。

        “只要秦岛主答应过往不究,我们可以立即释放拉普,容你将他带走,绝不阻拦,如何?”赫连峥摆出条件来。

        那些都灵洞的武者,表情都变得尴尬起来,纷纷垂头不语,脸色微红。

        赫连峥的这番话,意味着都灵洞已经承认失败,承认没办法抗衡秦烈、尸妖、林凉儿和不知多少的“烈焰玄雷”,所以宁愿将辛苦擒拿的祭品拉普释放。

        希望都灵洞就此和秦烈恩怨两消。

        秦烈摇晃了一下铃铛,那头蒲泽所化的尸妖,暂时安分下来。

        他皱着眉头沉吟不语。

        这趟,他之所以跟随卢毅前来都灵洞,并不是对拜月教的什么“月之冕”还有“月魔”感兴趣,纯粹就是为了解救拉普出来。

        如今赫连峥主动服软,愿意将拉普释放出,不想继续和他拼杀下去,算是达成了他的最初目的。

        他确实也有些心动。

        只是,赫连峥并没有提起卢毅,而且赫连峥、何乾这些人和卢毅明显渊源极深,他们显然不会愿意让卢毅一道离开。

        这意味着,如果他和赫连峥达成条件,他能立即带着拉普走,而卢毅……将会被牺牲在此。

        其实他和卢毅并无交情,在此之前,他同卢毅连熟络都谈不上。

        可卢毅毕竟挂着血煞十老之名,如果他就怎么掉头离开,对卢毅不闻不问,以后他没法向沫灵夜,还有血厉,洪博文等人交代。

        而且,他从心眼里也同情卢毅,不想看到卢毅遭受这些卑鄙小人迫害。

        这般一想,他微微一笑,问道:“我那卢叔怎么说?”

        “卢……卢叔?”赫连峥一怔,“据我所知,你和卢毅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他之所以有这么一个提议,就是觉得秦烈和卢毅非亲非故,犯不着为了卢毅出生入死。

        他觉得他给出这么一个提议后,秦烈自然会撇下卢毅,带着拉普就此离开。

        秦烈的回答让他眉头紧皱起来。

        另一边,何乾和卢毅间的战斗,也停了下来。

        卢毅身上鲜血不止。精神疲惫不堪。他这时候以一种复杂难明的目光。远远看向秦烈,不知道想些什么。

        “我要说和卢叔没有交情,岂会并肩而来都灵洞?炎日岛和血煞宗陈亡齿寒,多年来同盟一直紧密无间,我和卢叔以前走往就很多,怎会没有关系?”秦烈哼了一声,认真道:“拉普,卢叔。我要带着一起离开。之后,我们炎日岛和你们都灵洞不会有瓜葛,我也懒得过来找你们都灵洞麻烦,你们怎么说?”

        “卢毅要留下来!”赫连峥肃然道。

        何乾和董辰也是眉头深锁。

        他们都知道卢毅对他们仇深似海,且身份特殊,并且如今便有涅槃境巅峰的实力。

        今日若让卢毅离开,来日,都灵洞必将后患无穷,可能因卢毅一人而土崩瓦解。

        他们所有人也都将成为卢毅的追杀目标。

        “你们坚持要留下卢叔?”

        秦烈缓缓眯着眼,眼缝内。一缕缕危险的光芒闪烁出来。

        “卢毅非留不可!”赫连峥坚持,不过话锋一转。又道:“为了留下卢毅,我们可以用三百万地级灵石,来补偿秦岛主,你看如何?”

        他始终认为秦烈和卢毅没有太深关系。

        为了不让卢毅离开,他拿出三百万地级灵石出来,觉得秦烈看在巨额财富上,也许就会松口。

        “三百万?”秦烈摇头一笑,“你因为我炎日岛却你区区三百万地级灵石?你以为一个涅槃境巅峰的武者,只值三百万?”

        “你想要多少?”赫连峥脸色一变。

        “我要人,不要你们的灵石?!崩浜咭簧?,秦烈深深吸气,平静道:“看来你们是不打算放人了,也好,反正我手中‘烈焰玄雷’多的是,就算是毁掉整个都灵洞,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叮铃铃……”

        控制尸妖蒲泽的铃声,突然间,又一次急促响起。

        那头尸气和血气共存体内的尸妖,重获命令后,变得更加凶残暴躁。

        他突然飞在白骨棺材上面,如站在自己的魂坛上,气焰滔天。

        许多森白骨爪,从那口棺材里面冒了出来,犹如他性命相修的法器,狠狠地就朝赫连峥抓来。

        “嗤嗤嗤!”

        在那些森白骨爪的抓击之下,空气传来奇异的声音,如被撕裂了一般。

        “秦烈!你别欺人太甚!”赫连峥爆吼。

        更多都灵洞武者也红了眼。

        “欺人太甚?”秦烈脸色冷酷,“若非我将这头尸妖潜在周边海底,若不是我以‘血遁术’逃离出来,我现在的下场不知道有多么凄惨!说我欺人太甚?你这老狗处心积虑算计我和卢叔,难道就不是欺人太甚?身为奴才,图谋主子的财富,盗取‘月之冕’和‘皓月珠’,这就不是欺人太甚了?”

        左右撕破脸了,秦烈再也不给赫连峥一丝颜面,所说的话句句刻薄恶毒,恨不得将赫连峥气的吐血而亡。

        “好!好!好!”

        赫连峥连叫三声“好”,一张脸骤然变得狰狞恐怖无比,浑身都颤抖起来。

        “拼着被‘月魔’之力反噬,今日老朽也要让你这小杂种惨死当场,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逞凶!”

        赫连峥手上的空间戒突然闪亮了一下。

        旋即,一个月光幽幽的帝王冕冠,就这么浮现出来。

        玉质般的王冕上,有着无数月牙图案,每一个月牙都闪烁着明熠的月光。

        猛一看,仿佛这个王冕之上,聚集着无数个小弯月。

        这便是拜月教曾经的至宝——月之冕,是当年教主才能持有之物,内部还封印着“月魔”的恐怖灵魂。

        “月之冕!”秦烈微微变色。

        他凝神去看,发现“月之冕”上一个个的弯月图案,不断闪烁着,像是一个个眼睛。

        仿佛有一个可怕的生命,从“月之冕”内观察着外面的世界,这给人一种无比诡异阴森的感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