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零八章 华丽进化!

    第八百零八章 华丽进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烈环顾四周。

        他率先看到身上烈焰神火燃尽的八具神尸,烈焰神火熄灭的神尸,战力明显不足,以较为迟缓的速度,正往海岛靠拢。

        一看到神尸身上燃尽,而幻魔宗的门人尚未退走,他立即就意识到了不妙。

        他的视线从上往下眺望。

        原属于潘家的那座海岛,半空当中,一名身穿血衣的血煞宗老者,身上血浆狂飙,像是一条从天上流淌下来的鲜血溪流。

        那人身上的生命迹象已经消失不见。

        “老滕!”

        洪博文眼睛通红,矮胖的身子,和他的嘴唇一起轻轻颤动。

        秦烈立即回忆血煞十老的姓名,心思一动,就知道被洪博文称呼为“老滕”的老者,应该就是血煞十老之一的“滕鸣”,涅槃中期境界修为。

        滕鸣在坠落的时候,鲜血流淌的身子内,有灰蒙蒙气流涌动。

        这分明是被闻滨的风暴之力所杀。

        “闻滨又盯上卞韬了?!甭阄⑽⒅迕?。

        另外一个身穿血衣,同样体型略胖的血煞宗老者,鲜红的手掌张开,如血淋琳的簸箕。

        他两手挥舞间,一片片血光洒落四方,令幻魔宗武者纷纷尖叫暴退。

        此人名叫卞韬,也是血煞十老之一,和洪博文最为亲近。

        此时,驾驭着两层魂坛的闻滨,那灰蒙蒙的魂坛如飓风漩涡,似要一口将卞韬吞没。

        “我和他拼了!”

        洪博文再也按捺不住,化为一道长长血光,也朝着海岛射去。

        这时候,闻滨周边数百米区域,许多血煞宗武者都被风暴利刃劈头盖脸袭击,满身都是血淋琳的口子,许多伤口深可见骨。

        不少通幽境如意境武者肉块纷飞,竟在短短时间。被风刃给剐成血骷髅的可怖模样。

        反倒是血矛武者,由于整体境界明显低于血煞宗,又没有一个涅槃境的强者坐镇,所以并没有引起闻滨的疯狂屠杀。

        或许,在闻滨的眼中,那些血矛武者根本无关痛痒。

        他的目的,只是要在最短时间内。令血煞宗巅峰之力迅速覆灭。

        “如果你没有办法阻拦闻滨,此战过后,血煞宗和炎日岛都会从暴乱之地除名?!?br />
        将他强行唤醒的卢毅,脸色淡然,语气平静,似乎只是一个局外人。一点不关心血煞宗的存亡。

        卢毅也的确漠然不动。

        滕鸣和他都是血煞十老,他看着滕鸣被闻滨所杀,连眼皮子都没有皱一下。

        “卞韬,洪博文,漠峻,蒙奉,他们会一个接着一个死去?!?br />
        留下这句话以后。他丝毫没有代替洪博文庇护秦烈的觉悟,而是转身就朝着外面飞去。

        ——他去了沫灵夜撤离的方向。

        “秦烈!阻止闻滨!”

        远处,一架流金火凤身上的宋婷玉,扯开嗓子叫嚷,艳丽的脸上写满了急切。

        秦烈下意识看向那边。

        宋婷玉,谢静璇,葛荣光,还有许多血矛的卫士。和已经发誓追随炎日岛的武者,皆是心急如焚。

        只可惜他们的战斗力极为有限,就算是立即拼尽全力进入海岛,也无法起到丝毫作用。

        他们都已将希望寄托在苏醒后的自己身上。

        于是秦烈脸色凝重起来。

        “终于醒来了,可惜一切都太迟了,不够力量继续缠住闻滨的八具神尸,无法令他重新主宰大局?!?br />
        苗阳煦摇了摇头。认为此战到了这一步,差不多就相当于结束了。

        他不认为还会有新的变数发生。

        “血煞宗和炎日岛,之所以落败,就是因为巅峰之力不够。如果。如果他们有两个真正的魂坛强者,能让楚妙丹和闻滨无法脱身,束手束脚,此战他们很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泵缑黎じ鼋崧?。

        “一名魂坛强者的铸就,意味着海量的灵材,乃是一个势力多年积累的豪赌!”苗阳煦神情肃穆,“我们青月谷在赤铜级势力中,积累也可谓是名列前茅,可即便如此,我们也耗费了近三百年时间,才筹集到足够老家主淬炼一层魂坛的材料。即便如此,最后一步的时候,老家主还借助了姜铸哲的力量,这才真正成功?!?br />
        苗阳煦看向众人,“这只是成功的例子?!?br />
        “有很多比我们青月谷强大的赤铜级势力,譬如‘天炎’和‘邪眼’,他们也有涅槃后期的长辈试图筑造魂坛,他们也拿出了数百年的积累?!?br />
        “可惜他们都失败了?!?br />
        “失败,意味着数百年积累的灵材毁于一旦,意味着一名耗费心血培养的涅槃后期武者就此灰飞烟灭?!?br />
        “这种打击,对一个势力而言,简直就是致命的?!?br />
        “但是,一个赤铜级势力,如果想要更进一步,想要进阶到白银级势力,就必须要承受这种打击,而且还是一次次去承受!”

        “一次失败,就再来一次,再次失败,还要继续下去!”

        “一旦成功,一旦有魂坛强者诞生,就意味着这个势力脱胎换骨,意味着完成了从赤铜级和白银级的蜕变!”

        苗阳煦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道:“如果天炎和邪眼有魂坛强者坐镇,他们地界的护宗大阵,绝不会那么容易被青鬼族攻陷,青鬼族也绝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在他们的领地大开杀戒?!?br />
        “那样的话,天炎和邪眼就不会被青鬼族抹除掉,就还能屹立在天戮大陆!”

        “而我们,今天之所以敢在此地冷眼旁观,而不是巴结着闻滨和闻河,不是以炮灰的身份参战,就是因为我们老家主拥有了一层魂坛!”

        “因为闻滨知道老家主拥有了魂坛,知道老家主和姜铸哲关系密切,所以他没有命令我们参战?!?br />
        “姜铸哲进阶三层魂坛后,立即在墟地光明正大现身,耀武扬威,为何黑巫教和三大家族这次没有吭声?”

        “为什么闻滨这些人敢杀入落日群岛,却不敢找姜铸哲的麻烦?”

        苗阳煦问出一连串问题。

        苗家的家主。苗美瑜,都静静听着,没有人讲话。

        他们眼中都流露出深思的光芒。

        “拜月教当年称霸暴乱之地的时候,就是名门正派,是天下正统,受万宗敬仰,亿万有天赋的少年争破头皮都想进入?!?br />
        “但在他们没落。被打落神坛以后,立即变成邪魔外道,被各方声讨,弟子教徒一个个隐姓埋名,不敢抛头露面?!?br />
        “姜铸哲没有筑造三层魂坛之前,只敢缩在天器宗的死火山群。行事都鬼鬼祟祟,不敢暴露身份?!?br />
        “如今他堂堂正正站出来,他就是以邪魔的身份站在墟地,黑巫教和三大家不是依旧沉默?”

        “一切皆因他已足够强大?!?br />
        苗家听苗阳煦一番解说后,皆是心悦诚服地轻轻点头,深以为然。

        “家主!你看秦烈!”苗美瑜突然尖叫起来。

        也在此刻,几乎所有来自于不同势力的武者。视线都猛地集中到秦烈身上。

        红、绿、白、金、黄、青六团眩目光球,从秦烈眉心之中飞逸出来,六团光球蠕动着,内部流荡出强烈的灵魂和生命气息。

        猛一看,如六个颜色各异的太阳,高悬在秦烈身旁转动。

        场面一时间华丽奇美至极。

        灿灿光晕,从六团光球上释放出来,照耀的天空五颜六色。美轮美奂,形成光和影的梦幻天地。

        “咿呀!咿呀咿呀!”

        奇异的声音,从六团光球内传来,如有生命要破壳而出。

        这让所有人都惊讶的不敢眨眼。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六团光球,如鸡蛋壳破碎,流光溢彩的表层出现细密裂纹。

        突地,六个奇异的生命体。不分先后从光球内飞出来,率先将破碎的光壳吞吃掉,然后欢快地围绕着秦烈飞舞。

        不知为何,将魂坛祭出的闻滨?;褂谐畹?,在那六个奇异生命体破壳而出的霎那,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心悸感。

        好像那六个生命体一出来,他们放在外面的魂坛,就有了巨大的危险。

        闻滨和楚妙丹也下意识看向这一块。

        “看看你还能搞什么花样出来”

        本要将卞韬灭杀的闻滨,甚至暂停了血腥屠杀,阴沉沉的眼睛中浮现出迷惑,皱眉深思。

        他也被秦烈各种各样的奇妙手段,给弄的有些焦头烂额,所以一见秦烈身边又有新的变故发生,立即给予了极大的重视。

        “咿呀!咿呀呀!”

        六个虚浑之灵,一起围绕着秦烈,两手比划着,述说着什么。

        出奇地,这次秦烈听着他们的“咿呀”怪语,竟然一下子就意会了过来。

        虚浑之灵所比划的,竟然是魂坛,是楚妙丹和闻滨那两座从识海遁出的魂坛!

        他们频频看向那两座魂坛,如看到老鼠的馋猫,垂涎欲滴。

        仿佛,武者性命相修的魂坛,乃是他们无上的美味!

        “你们想吃?”秦烈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六个虚浑之灵齐齐点头。

        “我怕你们被杀干净了?!鼻亓矣值?。

        六个虚浑之灵又齐齐摇头。

        “那就……去吧?!鼻亓衣杂行┎话驳馗鏊奶?。

        “咻咻咻!咻咻咻!”

        霎那间,六个虚浑之灵化为六束光影,一下子没了踪影。

        他们由实转虚,的的确确消失,连一丝气息都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