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太古神民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太古神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和血煞宗关于空间传送阵使用上,达成默契后,秦烈就从血煞宗离开。

        同血厉分别的时候,他从血厉的眼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秦烈心情有些沉重。

        这时的血煞宗,面临幻魔宗,姜铸哲,三鬼族入侵,黑巫教、三大家族的针对,的确困难重重。

        因为没有真正能独当一面的魂坛强者,所有血煞宗的门人,还有长老,都觉得处境不妙,各方面都非常被动。

        在这种情况下,血厉必须要挺身而出,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增强自己的力量。

        于是血厉一次次闭关,不等心境平复稳定,就继续强行融合,提升和魂坛的契合程度,加快力量的攫取。

        过于求快的做法,分明导致血厉和血之始祖魂坛的融合,出现了一些问题。

        秦烈甚至隐隐觉得血厉有点走火了。

        血厉最后那番话,说明他自己也知道身上的问题,也意识到他可能会在将来遇到的麻烦。

        但他最终解开了心结,认为,即便他将来走火入魔,和始祖魂坛一步步融合后,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也至少能有人阻止他,约束他,让他不至于走错路后,无人能拨乱反正。

        秦烈明白,血厉寄托希望的那个人,就是他。

        “希望你不会越陷越深,最终彻底失去自我,真要有那一天……”

        秦烈面色深沉,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往下想。

        他默然来到血岛。

        “秦岛主!”

        “岛主好!”

        “可是来查探我们血岛的修炼?”

        很多血矛武者。从林间走出。那些林间建造着一座座血池。

        只是这时候许多血池都没有血水。

        “秦烈。这趟天寂大陆之行,可找到运用血脉的方法?”琅邪过来,他身上浓稠的血腥味,骤然间涌动起来。

        秦烈体内鲜血突然沸腾,一腔烈焰狂潮,如以他为中心焚灭八方。

        琅邪神情一震,道:“看来你这次收获颇丰!”

        他对鲜血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通过秦烈体内鲜血的异常。他就知道秦烈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在血脉的认知上突飞猛进,有了非常惊人的进展。

        “我解开了自己的血脉之谜?!鼻亓业阃?。

        两人讲话的时候,很多血矛的武者,都主动撤离。

        两人边走边说,一会儿就来到血岛旁边,秦烈递出一枚空间戒,郑重交给琅邪,“里面盛放的是烈焰玄雷,其中有几枚蕴含剧毒。在别的场合使用,可能会惹来轩然大波。不过。用在墟地那个地方,则是非常适合,绝不会有人恶毒攻击。在墟地,什么样阴损歹毒的东西,都可以光明正大使用,所以你要带血矛武者去墟地磨练,一定要万分小心?!?br />
        “我明白?!崩判敖庸且幻犊占浣?,沉吟了一下,说道:“灰岛,还有炎日岛,都必须有强有力的武力来?;?。尤其是灰岛,一群由技艺高超炼器师组成的势力,以后会越来越惹眼,没有超强武者坐镇,守护,灰岛会被幻魔宗,天器宗,黑巫教这些势力吞噬的连骨头渣都不剩?!?br />
        “我们欠缺真正的强者?!鼻亓倚闹敲?。

        “我们时间太少,为了能尽快提升实力,只能去墟地以鲜血洗礼他们,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有人死亡?!崩判袄淇岬?。

        点了点头,秦烈没有多说什么。

        心念一动,他以灵魂意识联系八具神尸,他念头倏一浮生,体内的搏天族血脉,又掀起惊涛骇浪。

        “哗啦啦!”

        一具接着一具小山般的神尸,从旁边的深海浮出来,迅速聚集在秦烈身旁。

        八具神尸的眼中,绽出如织的神光,身上传来如狱如海的惊人气势。

        “咻!”

        封魔碑主动漂浮出来,就在秦烈胸口,释放出七道炫目神光。

        同时,从封魔碑内传来一股玄妙隐讳的波动,那波动纯粹由模糊神语凝成,也只有秦烈能感知。

        “血,鲜血,吾族之血……”

        凌乱的讯息,透过封魔碑,不断逸入秦烈脑海。

        秦烈很快明白过来。

        一滴滴他凝炼的本命精血,如晶莹的红玛瑙,滴滴浑圆闪亮,化为一串血玛瑙项链般,落入封魔碑内。

        封魔碑骤然血光璀璨,夺目的光芒,凝成七道。

        七道神光锁链飞逸出来,缠绕在七具神尸的脖颈上,在神光锁链内,混杂着碎小的神文,赤红血线,还有某种模糊不清的呢喃。

        封魔碑似在强行灌注一段段传承在神尸体内。

        又有洪亮,古朴,悠远,苍凉的神语吟唱声,断断续续从封魔碑内传来,仿佛直达天之极致。

        秦烈敏锐的觉察到,在极其遥远的空间,在域外星空,许多不知名的幽深之地,似有残魂被吸引,正以横跨虚空的速度飞射而来。

        那些残魂,似乎本就属于八具神尸,是他们的一部分,只是暂时被遗忘在天之尽头。

        关于神尸的一些记忆,在他脑海深处闪烁着,让秦烈眼神愈发深邃。

        神尸,真正的名字,是太古神民,又叫神之仆从。

        他们跟随自称为神的搏天族,从域外星空而来,称呼自己为神仆,神民,对搏天族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搏天族的神仆,都拥有惊天巨力,有着移山倒海的恐怖力量,他们似乎生下来就是为搏天族而战,为搏天族而死。

        没人知道这些神民的来历,众人只知道,搏天族对他们百分百放心,比对邪龙一族还要厚爱。

        百族之战时,许多神民被斩杀。随着搏天族的撤离。神民也渐渐在灵域销声匿迹。无人能找到他们的行踪。

        传言,太古神民和搏天族一起遁入域外星空,也有传言,说太古神民潜入深海,静候搏天族的卷土重来。

        更有甚者,说太古神民改头换面,缩小了身子,就生活在人族之中。在伺机报复。

        就连秦烈也不知道哪些说法是真,哪些说法是假,因为他在“混沌血域”中,并没有获取太古神民的讯息和记忆,所以他对这些神民的认知同样有限。

        “他们比以前更强大了。从他们的气血之中,我感觉到,就是现在……他们还在迅速变强?!崩判巴蝗坏?。

        他清晰地看到,随着一根根神光缠绕在神尸身上,神尸的气息在攀升,灵魂深处掀起了巨大的波动。似乎有战魂在迅速的苏醒过来。

        秦烈看着虚无深处,喃喃道:“过段时间?;嵊幸宦坡撇谢晗嗉坦?,到时候他们会更加强大?!?br />
        琅邪眼睛一亮。

        “我不用继续待着,这八具神尸会在吸收了残魂之后,重新遁回海底,不用你操心?!毖鼍跣押?,他和神尸之间的联系,增强了太多。

        他敏锐的发现,只要在落日群岛周围百里之内,他都能轻而易举和八具神尸达成联系。

        “我去一趟灰岛,你也准备一下,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去墟地了?!鼻亓矣值?。

        琅邪点头。

        秦烈驾驭着水晶战车离开。

        一刻钟后,他去了唐思琪的修炼密室,见唐思琪两手托腮,看着一块灵板,正在怔怔出神。

        “唐师姐?!鼻亓易呓?,淡然一笑,道:“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没,没什么?!碧扑肩餮蘩龅牧车耙缓?,她美眸中流波荡漾,白了秦烈一眼,暗骂这混蛋专门捡不该问的问。

        ——她本在考虑该通过什么方法,让秦烈将更多的视线,从宋婷玉的身上,挪移到她的身上。

        “这一年多的时候,我又悟透了几种古阵图,你来看看?!闭獍闼底?,秦烈上前,将刻画有凝形、真显、封灵、空幻等中间古阵图的灵板,一块接着一块取出,一一递向她。

        那些灵板内的古阵图,都是秦烈特别制作的,内部一根根灵线蕴含多少灵力,一目了然。

        唐思琪可以通过这一块块灵板,揣摩,深研,一点点剥离出刻画的细节,从而熟练掌控。

        自从知道炎日岛能有今天,都是因为那些他给予的基础古阵图的巨大帮助,他就在知道他所掌握的古阵图,会是令炎日岛真正崛起的关键。

        也是灰岛和天器宗抗衡的根本。

        墨海,通过几幅基础古阵图,不断蜕变,如今已经可以炼制地级六品的灵器。

        “天云甲”和“雷魄”的出现,也让他更加坚信,只要他能向灰岛提供更多复杂高阶的古阵图,灰岛就能带给他更多的惊喜!

        “新的古阵图?”唐思琪娇躯一颤。

        她急忙迎上来,两只柔嫩白皙的小手,不知是否因为心情太过于激动,在接那些灵板的时候,她竟匆匆忙忙抓在了秦烈的大手上。

        温润如玉的小手,抓在自己的大手上,秦烈禁不住心神摇荡,虎目中光芒炽盛。

        他看向唐思琪的眼神,也变得灼热了一些,如烙铁般烫人。

        他对唐思琪并非全无好感。

        相反,这个曾经在器具宗的时候,就给予他莫大帮助的美艳女子,一直都让他有些心动。

        只不过,当时凌语诗在他心中份量更重,让他一直压抑着对唐思琪的情感。

        以前他的确很专情。

        然而,随着凌语诗和角魔族进入幽冥大陆,随着他经历的丰富,随着一个个不知明日能否存活的绝境发生,随着他和往昔影子性格的融合……他对待感情的态度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他开始不想太多的将来,而是越来越珍惜现在,看重眼前。

        在感情上,他也逐渐变得不再压抑,而是遵循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现如今,唐思琪成了灰岛最有天赋的炼器师,在炼器造诣上的进步也是一日千里,并且还掌握着他所给予的种种古阵图。

        唐思琪还分明对他有情,且在灰岛有着超然的身份,若是唐思琪被他所伤,将感情转移到另一人身上,那么,灰岛,种种古阵图,他身上的许许多多秘密,都可能外泄。

        于私于公,他都要将唐思琪紧紧拴在身上,决不允许意外发生。

        这般想着,秦烈更是坚定了心中想法。

        ……(未完待续……)